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堪薩斯來去

如果提到堪薩斯(Kansas),你第一個會想到什麼呢?綠野仙蹤裡被龍捲風吹走的桃樂絲?我則是想到Truman Capote的小說In Cold Blood。1959年堪薩斯州發生了匪徒在晚上登門而入,殺死 一家四口的事件,住在紐約市的Capote到當地採訪寫成這本小說。這本書將堪薩斯的農夫生活描述的非常生動。那裡基本上都是一望無際的平原,種植玉米、麥等農作物,畜牧業也很繁榮。書中描述被殺的一家人,住在農地當中的一幢大房子,女兒的“寵物”是心愛的一匹馬,從小騎著長大。因為腹地廣大,人口稀少,農舍之間的距離都很大,因此半夜歹徒進入沒有鎖門的家中,完全沒人知道。
 
書中這樣的段落在我的腦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象:
 
The land is flat, and the views are awesomely extensive; horses, herds of cattle, a while cluster of grain elevators rising as gracefully as Greek temples are visible long before a traveler reaches them.”
 
星期三的晚上,去堪薩斯城(Kansas City)的飛機一再延誤,因為有維修的問題還要換飛機,等飛到目的地都已經凌晨一點半,在飛機場外苦等接駁車送我去旅館。三更半夜的,機場外冷冷清清,其他的人等到他們的接駁車就走了,只剩我和另外一位乘客還在等。倚在站牌邊,夏日涼爽的微風頻頻吹來,若不是上了半天的班,坐了許久的飛機,半夜了還要等怎麼也不來的接駁車,其實蠻舒服的。終於,半個鐘頭以後我們的車終於來了,在高速公路上又開了將近三十分鐘,我在凌晨兩點半終於到了旅館,累的連臉都不想洗就滾上床睡了。
 
這趟旅行其實是上個禮拜才安排的。我的工作與Biofuel有關,也就是致力於用農產品、農業廢料、或都市廢物提煉製造出酒精,加入汽油當中減少石化產物的用量。2007年美國立法RFS(Renewable Fuel Standard)規定石油公司得採買renewable fuel的數量。最近美國的EPA(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公佈這三年所需數量的建議,然後在堪薩斯城舉行公聽會,聽取民眾及代表單位的看法,十一月才會定案。因為EPA建議的renewal fuel數量嚴重少於法律規定,我們公司決定在公聽會中派代表去陳述我們的立場。我是上個禮拜才被詢問,剛好星期四沒事,就答應來參加,沒想到一路波折,那麼晚才到旅館。
 
第二天的七點半,我們公司的人就要一起吃早餐,並討論當天的議程。我僅僅睡了四個鐘頭就得起床,加州的生理時鐘才半夜三點半,頭昏腦脹的。不過洗個熱水澡精神好些,等到樓下跟其他人會合,咖啡灌進去,又神彩奕奕了。
 
我們公司雖然在堪薩斯沒有正式的辦公室,但是營銷單位有人在此工作,金就是其中之一。當天她的三位高中的女兒都在場,身著深藍色絨布的長袖外套、黑色短裙、絲襪黑鞋,非常正式的穿著。她們屬於Future Farmers of America(FFA)的組織,穿的就是FFA的制服。這三個女孩在農家長大,對整理農地、開耕耘機都非常熟悉,想來FFA在她們的學校裡也是非常重要的組織,雙胞胎之一的愛比是當地FFA的領袖,當天也要跟我們一樣,出席公聽會作證。這三個女孩深知農業發展的重要,對RFS的決策相當關心,談吐進退都非常成熟,相形之下,我家那位十四歲的女孩,幾乎是不知人間甘苦了。
 
這天的公聽會,有超過兩百六十人作證,因此分兩廳進行。作證的人們分成大約六人一組,坐在右邊,左邊則是三位EPA的代表。我們每人只有三分鐘的發言時間,已經將內容寫好,並且準備兩份用樣的發言文件,公聽會結束後呈交給EPA的人員。
 
來作證的人不是支持就是反對EPA的建議,不知是不是地處農業腹地,希望EPA 遵從RFS法律的人特別多。我聽到許多不熟悉的美國口音,想來是中西部(Midwest)的腔調。輪到我們這組上去,我忽然發現自己是第一個有外國腔的發言人。平常參加慣了學術會議,就算是美國單位來演講的,幾乎半數都是外國人,南腔北調混雜在一起,有時候對耳朵也是一種負擔。往場中看去,發現我居然是唯一的黑髮黃皮膚的亞洲人,其他幾乎是清一色的白人,這在號稱世界熔爐的美國還是第一遭。尤其我一直住在大學城,總有不同的人種,去灣區更不用說,到處都是亞洲人,霎時變成少數,覺得有些突兀。
 
(我們坐在右邊的桌子,左邊數來第三的黑髮女人就是我,臉朝著我右手邊的EPA官員講話。)
 
這天,愛荷華以及密蘇裡的州長也來了,帶著他們的農業部長一起來發言。他們的發言當然沒有時間限制,因此能夠侃侃而談,為州民的主力農人們爭取利益。此外還有許多家傳幾代的農人們來發言,這些人的生活離我甚遠,但每天吃的都是他們的心血,因此他們的陳訴更能打動人心。
 
我們這組講完,已十一點半,外面的集會早已開始。此時兩位州長和他們的人馬早已轉到集會地區繼續憤慨的演講。
 
(發言的是密蘇裡的州長,適才在公聽會西裝筆挺,這裡則是袖子捲起,與農民們一起打拼)
 
(這位是農業代表Captain Cornelius,跟我們公司的Flex Fuel汽車照相,很有氣派吧。)
 
聽了一會兒,肚子有些餓,去看看帳篷外的桌子有什麼可吃的。供應的食物簡單但美味:炸雞(很難用刀叉切,我就非常不淑女的用手抓著吃,還啃軟骨,呵呵)、玉米(好甜啊,不愧是玉米的產地)、馬鈴薯泥(淋gravy很好吃、不膩),還有麵包。聽說堪薩斯最有名的是BBQ,任何肉都可以烤來吃,那也是最適合農夫、容易飽足的食糧吧?
 
吃完午餐,我又匆匆趕回機場準備回家了。這趟旅行,從去到回,整整只有二十六小時,卻讓我見識到幅員廣闊的美國的另外一面。回家後忍不住跟以柔說,念大學千萬要出加州以外,多見識一點,才不會誤以為整個美國都像小城一樣。不過我也暗自慶幸,在美國這二十幾年,都住在大學城,人種眾多,所以總不覺得自己有多麼突出,得到這麼多年後,在一個大平原的農業地帶當中,才發現原來我屬於少數民族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