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放慢腳步的旅遊(北九州第四日-黑川溫泉)

北九州的山區因為火山的關係,溫泉遍布。黑川溫泉就是處於這個山區的小村莊,沿著一條河川蓋了許多溫泉旅館,這些溫泉旅館大多是傳統的和室,標榜的是獨特的溫泉浴,有各種不同的水質。爸爸一向喜歡泡溫泉,既然來到溫泉鄉,一定要來這個日本人評價最高之一的溫泉小鎮住一夜。
 
訂旅館的時候,發現大部分的旅館只有和室,父母年紀大,睡榻榻米如果要爬起不是很方便,因此一定要找有洋室的旅館,不過在這個小鎮,這樣的旅館不是很多,好不容易看到一家有和洋室(睡房是洋室的床,但是客廳仍是榻榻米),趕快訂下來。
 
阿蘇山包的計程車開到黑川溫泉,發現主要的一條道路只能容一輛車的寬度,不小心開過頭,也只能倒車回到原處。
 
(這是我們住的ふもと旅館。)
 
到了以後發現,我們住的房間在新建的別館,得開車過去。本來擔心距離本館會不會太遠,還好走路經過一小段樓梯就到了。但是住別館,早晚餐都得來本館吃,媽媽得爬樓梯,讓我很過意不去。不過就像在熊本城那天,媽媽一點都不抱怨,她說自己知道上下樓的訣竅,沒問題的。
 
我們房間的入口有一個寬敞的玄關,通到半套浴室。進去以後則是榻榻米的小客廳,面向小小的庭院,出去以後沿著小小的廊道就是能泡溫泉的半露天浴室。
 
(這是客廳。我們晚餐後回來,已經鋪上乾淨的睡墊和被褥了。)
 
(爸爸堅持睡榻榻米,把床讓給我睡。好像不太合理哦?不過我爭不過,最後恭敬不如從命。)
 
(這就是我們的溫泉澡盆,任何時間進去都可以泡,媽媽當晚和第二天一早各泡了一次。)
 
當時要訂房間的時候,爸爸交代要有大眾浴池的旅館,原因是他覺得大一點的浴池比較舒服。所以當媽媽自己在浴室泡澡時,我們跑去房間外一間間不同的公共浴池逛,傍晚時分沒有人,任我們參觀。有“家庭風呂”的,可以一家人進去把門鎖起來,不用跟外人共泡;也有男湯和女湯,這些浴池比較大。許多露天的浴池,吹得到涼涼的風,泡在溫暖的池子裡,很舒服。


 
 
晚飯後,我獨自去外池一個人泡,對第二天在黑川溫泉要做什麼,沒有頭緒。我們下午三點四十分才要搭巴士離開,但是黑川溫泉這個村莊似乎很小,沒什麼可走的,這麼多時間要做什麼呢?我無奈的撥著池子的水,忽然發覺年初爸爸說咱們出去玩吧,當時我想也不想的拍胸脯答應,其實非常膽大。如果跟V或以柔,他們或是出嘴抱怨或是插嘴給意見,不會有什麼壓力,反而是爸媽一路配合,無怨無尤,讓我義無反顧地非得讓他們玩的舒服才甘願。這次訂了一個害媽媽得在本館和別館當中反覆爬樓梯的旅館,讓我十分過意不去,第二天又不知道要玩什麼。我這個業餘導遊到了第四天,似乎快破功了。
 
我又想到,這趟出來,大部分的時候都很開心,只是媽媽和我不時會大小聲,為什麼呢?
 
我是老二,可是很多時候,更像老么。姊姊能幹就不用說了,弟弟一向體貼,也是他照顧我的時候比較多。如果姊姊回家,媽媽常常想也不想就讓她炒菜;如果是我,只有靠邊站的份,偶爾熱個菜,爸媽就驚喜的感激涕零。無論我走多遠、磨練再多,在媽媽眼中還是那個善感愛哭的女兒。然而這幾年我一趟又一趟的去陌生的國度,接受上山下海的磨練(見“荒野之旅“ 和“突破之旅”系列),早已不是嬌弱的女子。這次與爸媽同行,因為他們全然的信任,讓我升起保護他們的心情,加上自己的體力也能勝任,如果需要服務的地方我總是一馬當先。因此在火車上,我會主動將他們的行李箱丟到頭上的架子上,這時候媽媽就會忙不迭的說:「莫(Mai)啦,囥(放/khǹg)塗跤(地上)就好!」我就會尖聲抗議:「我可以啦!沒問題。」
 
到了黑川溫泉,路到旅館門口有一段短短的台階,大部分的人可能會等旅館的人來幫忙抬,性急的我,乾脆一手一個行李箱,將我自己連同爸媽的行李箱一同提下去,媽媽急著說:「一次一個嘛,太重了啦!」我還是同樣老話拋向肩後:「我──可──以!」
 
這就是時光的拉鋸戰,被爸媽呵護長大的我,已經成為強壯的主力,換我保護他們,但是在他們的眼中,我還是那個弱不禁風的女孩。一次次的抬高聲調跟媽媽爭辯,只是想將天平壓向我這邊,可是在媽媽的心中,這樣的做法產生不了太多的效果吧?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床,上網去看看別人是如何玩黑川溫泉的,沒看幾篇就找到重點,決定早上去泡幾家溫泉。
 
黑川溫泉有二十四家溫泉旅館,各有特色。可以買一個“入湯手形“的木牌,以此可以任選三家溫泉。於是我開始看各家的溫泉介紹,早餐的時候又跟爸爸商量了一下,決定去去哪三家泡。我們換上浴衣,掛上入湯手形,穿上夾腳拖鞋,就悠悠閒閒的去街上散步了。
 
(木牌的正面蓋的章是我們住的旅館,因為是在櫃檯買的。)

(木牌後面有三張貼紙,每去一家就撕下,還他們的章。逛完之後這個木牌就是很好的紀念。)

(重拾信心的導遊安排的溫泉之旅:見打勾的旅館。)
 
(先在旅館前照一張,胸前掛的就是入湯手形)
 
(這條河叫田之原川,大部分的旅館都是沿著這條河建的)




 

 
我們先來這個いこい旅館泡美人湯。赤腳進去,到處乾乾淨淨的,這裡的地勢高高低低的,於是我們要到二樓才能去兩個女湯。早上都沒有人,媽媽和我佔據整個池子。
 


(美人湯洗一次不能馬上變美,不過水聲潺潺,非常享受)

(這是立湯,站著泡,可以浸泡到整個身體,可是要扶著木條比較安全,我泡著泡著就把木條當槓桿將身體吊起來玩了。)
 
泡完溫泉通體舒暢,走路都露出輕鬆的神情。爸媽穿著浴衣和拖鞋,襯著古樸的街道當背景,十分有味道。
 

 
第二家是需要過橋的新明館,以洞窟溫泉著稱。我們去了發現大窟的是女湯,另一個則是男女共用的混浴。陪爸爸先去看他的混湯洞穴,告示牌上說不要獨自進去。一位遠親最近去日本旅行,獨自泡湯出了意外,也讓我們心上有些疙瘩,看到洞穴黑矇矇的,讓爸爸單獨泡,實在不妥。我那保護父母豪氣萬千的氣概又不由自主的興起,當下說:「反正是混浴,也沒有別人,我陪你們進去泡!」媽媽講的很順口的“莫啦”又冒出來了。我還沒來得及瞪她,她已經小聲的在我耳邊說:「恁爸爸會歹勢。」她一說,我的腦裡閃過V和以柔的影像,將心比心,哎,這果真是很爛的主意啊。哈哈。好吧,我乖乖去泡女湯,媽媽則自願“老太婆”陪爸爸進去泡。
 
這個洞穴一窟又一窟,暗淡的光線下慢慢往前走,像是探險一般,當時還有幾個女人也在泡,但是我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小洞穴,不用跟她們一起。後來還發現跟爸媽洞穴相連的牆壁,趕快過去打招呼。
 
(新明館。這裡蓋了章再往前走才能到洞穴泡湯)
 
泡完洞窟溫泉,我們去最大規模的やまひこ旅館泡仙人風呂,但是那天的大池是男湯,爸爸去泡的,所以我無法報告。媽媽和我泡的池子照樣設計的十分巧緻,涼爽的空氣中泡起來很放鬆。
 
やまひこ旅館佔地特別大)



(泡完了,店鋪前坐下來休息一下)
 
這三家各有特色的溫泉旅館泡完,也近中午了。我們閒適的走回旅館,換回衣服,把行李留在旅館,就出去用餐。這天是禮拜四,許多餐廳都公休,唯一營業的一家餐廳卻不讓我們進去,雞同鴨講一番,我只好回原來的旅館求救。一位女服務生幫我們打了好幾個電話,聽說只有一個豆腐店有開,但是距離比較遠,於是她自告奮勇去開車要載我們去,實在讓我們很感激。半途到了那家拒收我們的餐廳,她狐疑地說:「有開呀。」我說對,可是她們不收我們。她二話不說,車子丟在路當中也不管,就跑進去餐廳,幾分鐘出來,說:「你們可以進去了。」我當下對她九十度的大鞠躬下去,真是感激不盡呀。
 
下午,我們去吃不同的點心。
 
這條小小的路爬上去,有好吃的Doradora銅鑼燒。銅鑼燒內還夾不同口味的冰淇淋,是很好的組合。
 

 
吃完還有時間,我們跑去白玉子茶房吃有名的湯圓。濃濃的糯米香,紮實的嚼感,加上悠閒的用餐環境,是個品嚐美食外加休息的好地方。
 



 
黑川溫泉不像其他地方,有什麼非看不可的景點,那是前一晚讓我煩惱的地方。然而這也是這個小鎮的迷人之處,來這裡不要趕時間,而是放下一切安排,換上浴衣,套上拖鞋,然後輕輕鬆鬆的走在街上,聽聽流水聲、泡泡澡,想吃甜點就選間店進去。這裡的街道狹窄,遊覽車進不來,每家溫泉旅館也容納不了太多人,因此街道都是空空蕩蕩的,十分悠閒。我和爸媽經歷了目不暇給的福岡、熊本、阿蘇,到了這裡才真正放下旅人趕路的心情,躺在蒸騰水氣中,讓潤滑的溫泉水撫慰疲憊的身軀。這些照片中他們的神情特別輕鬆,因為不用趕路。我本來對溫泉沒什麼感覺的,但是一次次的踏進池水,冒汗後全身輕鬆的感覺,讓我也迷上泡湯的滋味。這個小鎮真的很值得一來再來呢。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