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重逢

人生的軌道無法預期,有時候一條路直直的走了很久,但是說轉就轉,再也沒有回頭。然而如果幸運,能與舊時的人物重逢,那一霎時,不但舊時的記憶潮湧而回,也能因新的相聚而有更多的認識與體會。
 
去年秋天,V捎來一封他們學校的演講佈告,上面居然有指導我博士後研究的教授名字,他將在次年五月來演講。我與這位教授朝夕相處了三年,離開東部小城後仍然每年寄聖誕卡向他問候,然而除此以外,這些年來並沒有太多的聯繫。見到他要來小城,非常興奮,馬上發了一封e-mail給他,邀請他若是有空,請來參觀我的公司,並邀請他來我家吃晚飯。他很快回信,接受我的邀請,並承諾等時間近了,會跟我聯絡。
 
兩個月前,他果然來信跟我商量訪問的計劃,但也帶來令人難過的消息。原來他的妻子才剛去世,他陪著經歷她生病晚期的折磨,是段艱難的過程。因此他想趁著此次的加州訪問,當成一次散心之旅。於是我和V商量,除了來我們家吃晚飯,也帶他去別的地方走走。
 
禮拜四下午是他的演講,我早了五分鐘直接從教室的前門進入,一眼就見到久違的教授,他的鬢角白了些,但仍是熟悉的面貌與身形。我走到他身前,叫了他的名字,他微笑起身與我親切的擁抱。因為演講快要開始,沒有多聊,我在前排找到位子坐下。
 
他的演講直接切入正題,是我熟悉的題目,然而近年來他早已擴展到更廣的領域,許多研究結果在Science或Nature上發表,成就顯著。我對他開展出的新發現感到十分敬佩,另一方面他講話的語調和速度都沒有變,好似又回到十多年前,他坐在辦公室的書桌前,我拿著實驗數據與他討論的時光。一樣的語音、一樣快速的思考能力和講話的速度,讓我感到熟悉又激動,一個鐘頭當中思潮起伏洶湧。
 
他在我的眼中,絲毫未變,不過我的變化在他看來,應該不少。離別的時候,我只不過是個單純的postdoc,十多年後,主管小小的單位,而我研究的方向,有了公司發展產品的考慮,與當時完全不同了。當初我想要往生技公司發展,他其實有些疑慮。在學校教授的眼光看來,第一等的科學家應該繼續朝教授的目標奮鬥,只有第二等人才會去為公司效命,他們覺得,只有在大學殿堂中做出來的純科學,才有其價值。以賣產品為目標的科學,似乎就不夠嚴謹了。他也是看得起我,當時才會婉轉的說:「你的選擇很多,不要侷限在目前誰願意雇用你,還是要好好考慮。」我了解他的想法,但是我看到V獨自帶領研究室、每幾年就得重新申請計劃的壓力,很不想走同一條路。生技公司的發展,不用擔心研究資金的來源,又有許多同事能一同奮鬥,這種team-work concept,是比較適合我的工作環境。
 
今日的我,早已超過需要指導教授肯定的階段。但是既然當初他對我事業的選擇有些許疑慮,我熱切的盼望能夠當面介紹我目前的研究方針,也帶他在公司走走,讓他能對昔日的學生放心些。
 
禮拜五我請了一天的假,專程陪他。早上我開跑車去旅館接他,他見到這麼帥氣的跑車,大大的讚嘆一聲,然後自嘲的說他還在開2003年的Honda Civic,他可是康乃爾德高望重的教授,仍在開舊車,讓我對自己追求物質享受有些汗顏。急忙解釋,這輛跑車是我唯一的奢侈,家裡的另外兩輛車分為2003和1999年的老車。但這些都是我的多慮,因為他主動要求幫我和跑車照相,說要貼到他的研究室的網站,註解就是:「Former lab member, doing well!」
 
我們乘車一路曬著加州暖和的太陽到了公司,我在會議室中做了簡報,介紹公司的研究路線以及近來研發的重點。雖然是不同領域,教授仍然給了許多很寶貴的建議。健談的他也開始說自己研究室的近況,我偷偷瞄了手錶,本來留了兩個半鐘頭來公司覺得很充裕,但是再聊下去,可就沒時間帶他參觀公司了。只好趁一個空檔,打斷話題才能開始我們的參觀行程。公司和學校的研究室最大的差別,就是我們分工比較細,有專門的部門負責清洗或消毒實驗器皿、或是配置培養基或溶液等等,放在固定的櫥窗裡,方便取拿。另外,許多的其他實驗步驟也都有專人負責,不用花每一個研究員的時間來分別進行。這些設備,都讓教授讚賞有加。
 
下午,V帶著我們去幾處比較具有代表性的校園,讓他多認識一點這個學校,然後我們就回家休息。坐在後院的陽台上聊聊這幾年發生的事,也順便問了舊系裡的人事,有人已離世、也有些教授開始考慮退休,加上他剛失去太太,對癌症的醫療方式、以及病患及家人選擇終止生命的決定,都有詳細的討論。不久以柔放學回家過來打招呼,十六年前道別我們還沒有孩子,轉眼下一代都這麼大了。
 
這晚V烤了好吃的London Broil的牛肉,那是婆婆的食譜,前晚開始用蒜粉、紅酒、醬油、糖、clove醃透,再用BBQ grill烤,五分熟就拿出來切,肉質鮮嫩,加上紅酒的調味,非常好吃。配以馬鈴薯和四季豆以及紅酒,飯後還有新鮮草莓配shortcake,菜餚雖然簡單,但是因為有趣的話題不斷出現,是賓主盡歡的晚餐。
 
晚上的夜風沁涼,我用跑車將微醺的他送回旅館,並約好第二天早上接他去Napa逛葡萄酒園。
 
小城到Napa可以走山路,一個半鐘頭可到,不用在高速公路上跟大家擠。蜿蜒的山路上處處可見到平原或山景,以及靜靜低頭吃草的牛羊。我們在Beringer酒園簡單的品了一點酒,教授當場為午餐買了兩瓶酒(一紅一白),我們就在這個葡萄園中野餐。這個酒園的野餐區,有潺潺水聲、還有樹木的蔭涼,還有一棵好大的橡樹。V一早出去採買了新鮮的麵包,還有野餐吃的肉和起司、葡萄、櫻桃,甚至連甜點的巧克力都準備了。我們將食物拿出來,選個人喜歡的食物放到麵包上,在樹下坐著,吃著好吃的三明治、配以美酒,享受著眼前的美景和有一搭沒一搭的話題,真是閒適又美好的時光。
 



 
我們選的第二家酒廠,不是因為他們的酒有名或是特別好喝,而是因為這個酒廠高居山丘上,坐纜車上去,得以飽覽Napa Valley的優美風景。
 
(Sterling Vineyards在這個山丘上的白色建築,是希臘式建築,可惜無法照到全景)
 
(現在葡萄還算是早期,還是清新的嫩綠色。)
 
(遠方的葡萄園是仿造中古時期的城堡造型,下次得去參觀)
 
(所謂的Valley,就是群山當中的平原,這樣的平原,總是帶給我寧靜的感覺)
 
結束了Napa之旅,我們路經金門大橋將教授送到舊金山的旅館,又一同在附近的餐廳用餐,才結束了相別十六年後的會面。
 
以前的關係純粹是師生,他用本身的智慧和自然的態度教會我許多科學上的知識、和做學問的態度。這十幾年來我算是有稍許進步,這次見面,我們可以平等的討論學問、俏皮的說笑,我也請教了正向誘導青少年的方式,我們之間的年齡及歷練距離,因為時光的醞釀,消失無蹤。我想著第一天下午默默聽著他的演講,心中的情緒起伏,到最後一天在舊金山人來人往的街頭擁抱告別,師生當中的關係拉近許多。人生中的遇合很難預測,但是若能因為某些機緣能與某些人續緣,是多麼幸運的事。最後放一張師生的照片,作為紀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