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磨鍊

我想,每個人總是要勇敢的挑戰自己的極限,才會一直進步。剛結束一個會議,感觸特別深。
 
這一年多,領導一個研究計畫,由於大家共同的努力,有不錯的結果。因為是政府給的經費,每個月都要經由電話報告進度。幾個月前,其中一位每個月跟我開會的國家研究中心的研究員邀請我去他主持的會議發表研究成果,我欣然答應。不久,又接到一個好消息:我們公司榮獲這個領域的一個榮譽獎,會議最後一晚的晚宴將會頒獎。這次申請獎項都是由某一位領導團隊的同事負責,因此老闆請她去代表領獎,於是我和其他同事樂得到時候在晚宴吃飯一同慶祝。
 
很久沒有在正式場合演講,上次去華府穿的那套西裝實在太舊了,無論如何得去買新衣。剛好前一陣子姊姊買了一件西裝褲,發現不合身,就送我穿,我回台灣將褲管放長,穿起來很合適。另外,阿姨以前給我一件她的黑色窄裙,質料非常好,還能穿,因此我決定只要買西裝外套就好。
 
兩個禮拜前,我穿著西裝褲,窄裙放包包裡,就出門去買外套。我不是有耐心逛街的人,因此,一進這個淑女店,就跟店員說明來意,請她拿適合的外套和裡面穿的上衣給我配,剛好看到喜歡的,就買了。至於上衣,我決定買兩件不同顏色的,適心情而穿。請店員幫忙還有好處,她教我怎麼穿,例如把外套的袖子末端捲起,比較有親和力。
 
回家後,我請以柔幫我照相,迅速的將照片傳給姊姊,請她幫我決定新外套配褲子還是裙子。姊姊說穿褲子比較能顯出我的曲線,V也說窄裙給人很正式的感覺,去拜見國會議員可以穿,不過討論科學的會議,穿褲子是比較輕鬆的打扮,也許比較適合。兩個最親的人都這麼說,就這麼決定了。後來跟媽媽視訊,她也同意。
 
那天傍晚跟公公電話中聊天,我跟他說,演講的衣服買到了,現在只要準備演講內容就行了。他哈哈大笑,說:「對對對,你的優先順序(priority)很正確。」女人嘛!即使我這麼不重視裝扮的人,也不願意上台太邋遢呀。
 
要出門的前幾天,要代表領獎的同事過來找我,她沉重的說,到時候有可能無法出席領獎,並問:「如果到時候我無法去領獎,你可以代替我上台嗎?」我的直覺反應就是想推辭,還想推薦其他的同事,可是她比較希望我去,於是我說好吧,可是你可得幫我準備好講稿喔。她說講稿很短,沒問題。
 
我的思緒馬上又飛去一個念頭:「ㄨㄚˊ,那我有領獎的衣服嗎?」還好,我可以穿阿姨給我的窄裙,另外,第二件上衣也可以派上用場了。
 
就這樣,到了風光明媚的聖地牙哥,一頭栽進緊湊的發表會。我的演講在第三天的晚上,因此前兩天就專心去聽演講、看posters。可是,第一天的中午,就收到同事的e-mail,原來晚宴那天她真的不能代公司領獎了。我很為她難過,尤其她在這方面貢獻很大,不能在晚宴上接受這個榮耀相當可惜。不過既然我有這個機會,也要好好表現才行。
 
原來想說第三天晚上的研究發表講完就可以放鬆了,現在晚宴還要演講,勢必要緊張到底了。
 
星期三,也就是要發表演說的那天早上,很早就醒了,雖然已經準備齊全,但是心中還是有些煩躁,可能因為星期四晚上的領獎演說還沒收到草稿,我很少這樣被趕鴨子上架的。於是我開始打信給爸爸、媽媽、姊姊、弟弟(誰都沒漏掉),撒嬌一下:
 
爸爸,媽媽,瓊華,阿雋,
 
我正在San Diego開會。今天晚上要給一個十五分鐘的talk,是過去一年半領導的project的演說,都準備好了,應該沒問題。希望回答問題的時候不會聽不懂別人的問話,或答非所問就好。
 
今年我的公司得到這個會議給的大獎,可是代表領獎的同事不能去,因此(終於講到重點了), 她請我上台代表公司領獎,並代她致詞。
 
她會寫好(大概三分鐘)講稿交給我,我得熟背,並且也可以加入我自己的感想,然後明晚在大會結束的晚宴上領獎並致詞。(這個會議有六百個人參加)
 
我忽然得到這個機會,又興奮又緊張。希望能順利講完這個簡短的演說。如果有照片我會跟你們分享喔。
 
最後,媽媽和瓊華都看過我為了這次開會特地買的西裝外套,還有兩件不同顏色的柔軟上衣(穿在外套裡)。當初無法決定配西裝褲還是窄裙,現在簡單了,演講穿褲子,正式的晚宴我會穿窄裙去領獎。
 
褲子是瓊華送我的,窄裙是阿姨以前穿的,有兩位親愛家人的愛心陪伴我,我想我一定會表現不錯的。(握拳)
 
好,我要去開會了。又會是忙碌的一天。
 
阿慧
 
我原來並不會這麼擔心演講的,只是一年多前有兩次在公司發表演說,突然呼吸不過來,每一口氣都很急促,聲音像在發抖似的。那是很奇怪的經驗,而且喘不過氣的聲音,讓全場的人都聽得出來我在緊張。這樣的事後來沒有再發生,但是我總還是擔心會不會又無影無蹤的來襲?
 
還好,晚上的時候,一點都不緊張,我最擔心的呼吸急促沒有發生,從頭到尾手都暖暖的,微笑自若的述說我們公司的成就。結束後有三個問題,都很容易回答,沒有丟臉。天知道我之前查了多少資料,預先準備可能被問的難題,都沒派上用場。
 
不久也收到爸爸的信:
 
阿慧:
 
你媽有興趣的是你的臨場穿著。昨天的信她看完了後第一句話,天保佑你!因為適時有了配合演講大場面的衣服。她又說能夠早一點看到你的舞台上的容姿。從小你的講演比賽都是前茅的。總而言之,恭喜,恭禧!
 
領獎致詞,了不起照稿念。不過,還是當著自已有誠意感激的心情訴動主辦者的心。
  
 
讀完他的信,我的嘴角浮上微笑,媽媽真可愛,不過我也是一樣啊,一聽到有表現的機會,第一時刻想的是:「有衣服穿嗎?」
 
第二天,也是會議的最後一天,到了中午終於收到同事寄來的草稿。我草草在旅館買了壽司,就躲到房間研究講稿,順便照我的想法改一下,比較有了頭緒。下午又匆匆去聽演講,四點後才回來開始認真準備演講。三分鐘的演講其實沒什麼,重點大至抓一下,每一個段落要說什麼弄清楚,假裝腦裡有幻燈片,一片片翻過去就是了。我在房間裡一遍遍的練習,吃螺絲的部分拿出來反覆練習。但還是有些擔心萬一緊張,腦筋一片空白怎麼辦?我跑去樓下把講稿印出來,每段又手寫重點。我不想照稿念,這樣反而不自然,但是可以把講稿藏在麥克風下方,忘記了可以瞥一下重點,應該沒關係吧?
 
晚宴之前有一個鐘頭的雞尾酒會,我晚了四十分才去,反正也沒想要喝酒,後來吃飯也不敢喝,怕演講的時候舌頭打結怎麼辦?不過同桌的演講者和另外兩位受獎者可沒有在意喝酒呢。(V說這就錯了,喝酒才不會緊張呀!呵呵。)
 
除了不敢喝酒,我還有另一個顧忌。
 
當天問主辦人,頒獎在晚宴的什麼時候?他狐疑的問:「你急著要走嗎?」我說沒有,只是想知道大概的過程,比較有心理準備。他們可能很少看到這麼準備周全的人,但是在我而言,想知道程序是很自然的啊。他幫我打聽了以後告訴我,吃飯的過程,有一位邀請的學者會發表演說,等他的演講結束,大家也吃完了,就會開始頒獎。我心裡暗暗叫苦,到時候我跟其他領獎者一同坐在最前面的主桌,人家在演講的時候我不好離席吧?可是這樣我哪有時間在上台前去洗手間整裝?如果齒縫夾了菜餚多難看!
 
於是那晚我完全不敢碰生菜沙拉,主菜的牛肉沒吃幾口,鮭魚顏色淡吃一點,馬鈴薯泥沒顏色可以安心吃,但是紅蘿蔔和青菜花,我連碰都沒碰,旁邊的人一定覺得很奇怪,我怎麼不吃蔬菜?不過主菜吃了一會兒,我就知道主辦人給我的資訊是錯的,主講人跟我們同桌,他也得吃飯呀,怎麼可能我們大快朵頤而讓他演說?領悟之後,晚飯吃不到一半就不吃了,匆匆跑去洗手間整理儀容,補一下口紅,才回來安心坐好。
 
我前面是兩位學者前去領獎,他們的演講較長,我忙著幫第一位領獎的長者照相,沒什麼時間想自己的致辭。不久,鴨子終於得上架了。剛開始的致辭,原來的講稿寫的是“I am pleased to accept the award on behalf of…”,不過我走上講台的時候,靈機一動,把第一句話改造成:「It is my great honor to accept…」這樣不是更有誠意嗎?
 
下面坐了好幾百個人,講台上的燈亮亮的,我將手放在講桌兩端,眼睛誠懇的看著台下的人,先簡短的解釋為什麼是我代表領獎,然後我說:「很遺憾她不能來,但是我已經答應她一定會儘量記得謝謝所有該謝的人。」在場的人都笑了,因為我是微笑的說這樣的話,自己的心情也放鬆了。
 
講稿很短,所以我可以不慌不忙的慢慢講,幾個鐘頭前在旅館房間踱步練習的講詞順利的流出來。我強調這是所有同事的集體成就,並且請在場的同事站起來,讓觀眾能幫他們鼓掌。另外我也點出幾位擔任重要任務的同事,當場謝謝他們的貢獻。
 

 
短短的幾分鐘順暢的流過,我要下台的時候,主辦人似乎想上前幫我拿獎牌,因為獎牌很重,而我還有好幾個階梯得下,不過體力強健的我不假思索的就自己捧著獎牌下台。
 
結束的時候,另外的兩位得獎人要找我合照,我說這不是我一個人的獎,他們照就好,但是那位可愛的長者一直把我拉過去照相,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張照片因為有別人,兩個禮拜後下架。可是我很喜歡這張的笑容,可能把另外兩位裁掉再放上來好了。對了,V說我會笑的這麼開心,都歸功於不用擔心齒縫的菜餚,呵呵)
 
晚宴結束後,我邀請所有同事到前台來跟獎牌照相,畢竟這是全體的光榮,此時我就自然的退到旁邊去了。
 
我想常常上台演講的人,讀完這篇一定會覺得我小題大做。(回頭想想,爸爸在台上講話無論講多久,從來不需要打草稿,為什麼我沒有他的本領呢?)但是對我而言,直覺都是不敢面對挑戰,或是先想好最壞的情形。只有這樣被迫去做,才會開心的發現,其實自己是可以勝任的。我想,什麼事都不要預設限度,一步步的將自己往外推,慢慢的能做的事會越來越多,也會越來越有信心。
 
至於那些可笑的擔心、暗自的緊張,留在小城和大家分享就好,對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