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1330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二十六年(四:紅毯之後)

上一篇的末尾,寫著我坐在Ithaca College跟V勾手指,決定結婚。其實還有一個原因,讓我起了想結婚的願望。這個過程,寫在“約會”:

 

想結婚,其實是很偶然的決定。那幾年身體有問題,發作就會腹痛如絞,連呼吸都困難那麼的痛。那時年輕,痛就痛,也沒想要進一步檢查。直到一次,發作時在實驗室,也是怕到了,遂要V帶我去學校的醫院,我痛得身體直不起來,由他攙我上車,在車上,我把頭埋在大腿上,感到他的手輕輕摸著我的頭髮。到了醫院又折騰許久,護士給的止痛藥我全吐出來,只好打針止痛,還是沒有效,照我以前的經驗,這種痛只能讓它耍過了才會自動離去。直到今天,V還會說起當時我單薄的身子蜷曲地躺在病床上的模樣。那天,V有既定的會要開,把我留在醫院,開完會又來將我帶回家,他回去上班,晚上又來看我,見我好點才回他家。那天他這樣也不知道跑了幾趟,劇痛過後的我只感虛脫,看他這樣來來去去,感觸很多。不久我就寫信回家,告訴爸媽我想結婚了。

 

 
後來查出卵巢長瘤,複診時發現瘤增長的很快,得開刀割掉。媽媽特地來美國照顧我一個月,也有機會見到V。這個經過寫在“以柔的問題”裡:
 
那個冬天她飛來美國來照顧我,也第一次見到女兒執意要交往的人。我進手術房後,媽媽和V並肩坐著等候。開完刀後醫生出來向家屬解釋手術的情形,V聽完後,用英文慢慢地解釋給媽媽聽,遇到艱深的術語就寫在紙上。細心的媽媽早就準備了一本英漢字典,她照著V工整的字跡一個字一個字查,終於瞭解了我的病是什麼原因。自從我跟V交朋友,媽媽和他一直處在不同的立場,那是第一次他們站在同一方。
 
我休養的那個月,V常來看我,也會載媽媽去山下的大超級市場採買,雖然語言不通,還是培養出一些情誼。一個月後,康復的我和V一同送媽媽上飛機。在機場,我們並肩坐著,媽媽的眼睛望著前方,故意不看著我地說:「你嘎伊講,伊即人袂(不錯)。」我翻譯以後,V鄭重其事地站起來跟媽媽說謝謝,然後準備說這次與媽媽相處的感想:「謝謝你這次來…」,沒想到善感的媽媽最聽不得這種帶有感情的話,她強忍著眼淚,手慌忙的一搧又一搧,直說:「莫講了,莫講了!」V不懂媽媽為什麼忽然頻頻搖手,只能莫名其妙的硬生生打住。他們第一次的道別就在V話說一半被打斷的情形結束。
 
1995年的四月,初春尚冷的日子,在少數家人朋友的見證下,我和V結婚,那時我們只交往了不到兩年,但是認識彼此已經六年了。(結婚的紀錄見“I thee wed”。)其實結婚的過程有些曲折,結婚前一晚帶V的家人和幾位遠到的朋友去吃晚飯,V租了一台箱型車,倒車的時候不小心掉到溝槽裡,車上的賓客得下去推車;那頓晚飯害我食物中毒,大喜之日的前一晚趴在馬桶前吐,因此結婚當天一口食物都不敢吃;我們互餵蛋糕的時候才發現沒送對蛋糕。不過印象最深的是,結婚的前一晚與V的家人吃完飯,他們先送我回家,V陪我下車,在我與朋友分租的公寓前,他說:「今天是我最後一次看你回家了。」交往之時總是送來送去的,道別的話也不知說了幾百次。這是他最後一次送我回家,以後我們終於可以回共同的家。
 
婚後搬進V單身時買的小房子,是一幢立於森林中的黃色木屋。阿姨來訪,忍不住脫口而出:「好像一個火柴盒啊。」 這座木屋的空間不大,小小的廚房位於入口,唯一能用餐的地方就是爐台另一側像是吧台的小桌面,連放菜的地方都沒有。問他平常怎麼吃飯,他說自己煮一煮,放到一個盤子就能吃了啊。新嫁娘進門之後,他搬出祖母以前用的小餐桌,放在客廳的一角,終於有可以“上菜”的桌子。(V的家到處都是老傢俱,他祖母用的餐桌現在是我們每天用餐的桌子,以柔的床則是V的叔叔以前睡的床(見“以柔的問題 “)
 

(這就是我們的小廚房,連到客廳,沒有獨立用餐的空間。)    
 
我還發現經年沒洗的洗澡間的瓷磚是黃色的,污垢常常將我的浴袍沾髒。他抱歉的說會負責洗乾淨。沒想到他的方法是每天洗澡順便刷幾塊瓷磚,因此我洗澡的時候,會發現幾塊潔白的瓷磚無辜的被他口中的“golden brown”包圍著。這個平常最沒耐性的人,遇到清潔工作居然這麼能拖延,讓我歎為觀止。這也證明談戀愛的時候,即使常常上他家,還是有些東西要到結婚後才看得清楚。有天週末我實在忍無可忍,去浴室看如何洗刷才好。蓮蓬頭高掛,噴不到整個浴室,於是我把紗窗卸下,從屋外牽進一條澆水用的長水管,拖到洗澡間裡邊刷邊沖,終於將所有的瓷磚洗的乾乾淨淨。這是我當主婦後的第一大貢獻。
 
我們在台灣舉行婚宴的時候,爸爸的主婚人致辭非常吸引人。他說,夫妻相處之道就是要互相體貼,V陪阿慧吃米飯,我們阿慧偶爾也要陪人家吃點麵包。當時賓客們哄堂大笑。這二十年來,V陪我吃的米飯,比我陪他吃的麵包多的多。
 
雖然自出國念研究所就得自己做飯,可是我平常不是很在意吃食,所以也沒有真正學到什麼做菜的手藝,結婚後才認真學煮菜,常常打電話給媽媽,邊問邊做筆記。還好V很好餵食,明明不是很好的滋味,也都點頭說好吃,反正他的胃口好,怎樣都吃得下去,讓我不會有挫折感。廚房天地,只要多練習總會有進步,慢慢也就煮出差強人意的菜餚了。有時候我也很欽佩,他半輩子沒有吃米食的習慣,結婚後卻能夠每天跟我吃飯,實在很了不起。
 
我們決定結婚當時,有些長輩擔心我們文化不同,將來會有衝突。其實這跟文化無關,他是個合理的人,又愛屋及烏,只要我覺得需要做的事,他一定支持。平常聖誕節,公婆總會給我們紅包,他們覺得與其去世以後再給遺產,還不如在世的時候把錢慢慢給兒女,也樂意見到我們將紅包用在需要的地方。到了春節,變成我們包紅包給台灣的爸媽,與V家的作法是相反的,不過V了解那是我們的習俗,每次商量要包多少,他都沒意見。他知道我跟爸媽及其他長輩感情深厚,每年要回台灣,總是鼓勵我多留久一點,享受當女兒的時光。
 
V的美國家人,也帶給我許多溫暖。公公風趣、婆婆真誠,從我一開始跟V交往,就把我當自己女兒一般的疼,當時我要買新娘禮服,婆婆跟我去逛,還主動幫我付禮服的錢。結婚後,我定時打電話回婆家聊天,公婆都說自從V結婚,他們更了解兒子的近況,因為有媳婦會報告。
 
拿到博士學位之後,我去另一個實驗室做博士後研究。有一天,教授告訴我們,維吉尼亞大學邀請他去當系主任,他還沒有做最後決定,但是希望我們先考慮有沒有可能跟他過去。我知道V不可能離開他的教職,心裡開始盤算能換哪一個研究室。沒想到我回去跟V說這個消息,他卻冷靜的分析,若是我跟教授過去,目前的研究能夠持續,而且未來高升系主任的教授資源較多,對我助益不少。當時我們結婚尚未一年,尚處於新婚的狀態,他沒有想把我綁在身邊,反而鼓勵我隨教授去外州發展,讓我十分訝異。他認為人生很長,如果兩年的分離對我的前途有利,就是值得做的事。而且維吉尼亞開車就到得了,我們還是能利用週末見面。
 
為了多得到一些資訊,我們請假開車南下去維吉尼亞,那所學校剛好是V修得博士學位的母校,他很熟悉,因此也介紹了附近的環境。回來之後,教授很佩服我們行動如此迅速。不過他將離開的消息公佈之後,康乃爾極力挽留,最後他決定留下來,我和V也就不用分隔兩地。那件事帶給我很大的啟示,原來我的丈夫真是如此重視我的事業發展,並且理性無比,不會為了小情小愛硬要把我留在他的身邊。
 
我的博士後研究總共做了三年,到了最後一年,開始忖度將來事業走向。康乃爾所在的小城,除了這所大學,沒有其他工作的機會。通常教授的妻子若也是從事研究工作,不是在丈夫的研究室當主管(lab manager),就是在別的實驗室長期做研究,只有少數夫妻檔各有自己的研究室。我知道自己無法在V的研究室工作。畢業後還未去下一個實驗室之前,曾繼續在V的研究室待了幾個月。我發現工作時若是有些許不滿,很難回家跟丈夫發牢騷,因為那些事都與他有切身關聯,很難公正的看我的問題。而且很多時候我只需要他的同情,沒有要他幫我解決問題,可是若是他跳進來,就夾纏不清了。我去另一個研究室後,就很享受可以回家發牢騷,講過也就好了。
 
我不想幫老公管他的研究室,但也不想在當時博士後研究的研究室留下來。當時的教授很器重我,希望我留下來,以後一起退休。但是我總覺得在大學校園裡,除了教授們,其他人都是次等動物,我希望能打造出自己的前途,不願一輩子只當教授的副手。另外,見到V當教授其實不輕鬆,每四到六年申請研究計劃總是特別緊張,如果中斷,就得暫時裁員,精神的負擔不小。我想日後成立家庭,若是我倆都有壓力這麼大的工作,對家庭也不見得好。不想在學校當教授,又想要有自己的事業,一個可能性就是去生技公司做事。可惜綺色佳附近,完全沒有這樣的公司。
 
V體會我對未來的想法,二話不說,就開始申請別的學校的教職。那時他已經拿到副教授的資格,如果不是為了我,沒有離開的必要。就如同他當時鼓勵我去維吉尼亞一樣,只要是對我有益的事,他總是盡全力配合。後來他在西部找到教職,我也順利進入小城裡的生技公司,有機會開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都要感謝他當時的決定。
 
時光往前快轉,搬來加州兩年後,孩子出生,那晚我奮鬥了二十二個鐘頭終於把嬰兒生下來,一切就緒後,護士問要不要鋪個床讓V睡,我說不用了,我們家只隔一條街,他回家睡就好。護士狐疑的望著我,剛生產完不要老公陪,很奇怪的樣子。我卻想,家那麼近,有舒服的床,為什麼不回家睡?反正他在這裡也幫不了什麼忙。這其實也是我們夫妻相處的一貫之道,需要一起的時候在一起,不需要的時候也不用黏著。
 
第二天早上,他精神飽滿的回來醫院,彎下腰跟坐在床上的我道早安,然後他走向嬰兒床微笑的說:「Look at this little thing。」我忽然有種異樣的感覺,因為我們結婚五年中,他總是只有跟我道早安,這是第一次他去跟“第三者”打招呼。不久嬰兒哇哇大哭,需要換尿布了,我自然的準備起身,沒想到他揮揮手說:「你坐著,我來。」剛出生的嬰兒的糞便是全黑的,他原來是從來不碰小孩的人,卻一點也不猶豫的前去擦拭、換新的尿布,好像已經做了一輩子似的。這是他第一次分擔照顧孩子的工作,後來也是如此,家庭是我們倆人的,任何事我們都彼此幫忙。
 
如今結婚二十年,我們的責任也隨著孩子進入青春期有了一些改變。有些時候以柔頂嘴讓我憤憤地想一個耳光賞過去,還好這段時間有他能夠討論孩子的事,他總是比較理智冷靜,跟他談過以後,比較能以平常心看孩子的反應。我們一冷一熱,至今倒也配合的不錯。
 
寫這幾篇回憶錄,發現再轟轟烈烈的愛情,經過二十年的朝夕相處之後,還是會褪色。不過慶幸的是,V仍是我最好的朋友,無論是有好消息、或是受到挫折,他都是我第一個想要分享的人。這麼多年來,我們也揣摩出溝通的方式,教養孩子能夠一致。結婚時覺得能跟另一個人共此一生,是多麼鄭重的決定。現在覺得,就算是二十週年紀念,也不過是婚姻中的其中一天,每天好好相處,珍惜共同生活的時光,才是最重要的。而這些美好的回憶,寫下來好好珍藏,在年輕的朝顏褪去之後,總會是溫暖的能量。
 
就用這四篇的回憶錄,給自己慰勉一下。期望未來的婚姻之路,真心攜手前行,也不要忘了初衷。
 
是為記。
 
 
延伸閱讀:
約會:想結婚的動機。
以柔的問題:結婚前手術,媽媽來照顧我,第一次跟V見面的故事。
I thee wed:這篇寫了我們結婚日。
不同的冬天:這是新婚後住在東部小城的故事。
An unlikely father:當了爸爸的V。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