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墓園今昔

又來華盛頓開會,趁著開會空檔去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參觀。埋在這裡的都是戰亡的軍士、或是退休的榮民,最有名的是甘迺迪總統。
 
一進門,只見一排又一排的潔白墓碑整齊的排列在翠綠的草坪上,遠方的山丘上一個橘黃色的大房子巍巍的矗立著,降半旗哀悼這些遠行的靈魂。


 
這個昂然而立的房子是南方最有名的將軍Robert E. Lee的舊居。他的父親Henry (Light Horse Harry) Lee是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領軍時親信的大將。華盛頓自己沒有孩子,但是他的太太之前婚姻有孩子,可惜兩個孩子都早逝,因此華盛頓收養並幫忙撫養太太的孫兒孫女,視如己出,其中之一的孫子的女兒就是Robert E. Lee的太太Mary Custis(好複雜的族譜啊,這樣寫比較簡單:Mary Custis 是華盛頓太太唯一的曾孫女,所以繼承了許多華盛頓的遺物,她的父親由華盛頓撫養長大)。Mary Custis 這個有錢人家的女兒結婚後,不習慣軍人駐守的寒酸房舍,總喜歡回家住,最後全家也都搬入了Mary父母的家,就是這幢矗立在山坡上的豪宅Arlington House。
 
Robert E. Lee是個悲劇英雄,美國南部開始分裂之時,他是公認最有能力的將軍,林肯總統希望服他領導Union的軍隊打南軍。這個維吉尼亞長大的人,雖然同意國家不能分裂,但是又無法拿著槍桿子對準自己的親,矛盾不已。最後終於在血濃於水的的感情趨動下,向林肯辭去軍職,馬上就被南軍命為領軍大將。
 
這種情形下,他倉皇的與家人離開親愛的家園,北軍馬上沒收並佔領他的家以及周圍屬於他的土地。後來林肯政府物色國家軍人墓園,一位Robert E. Lee昔日的同僚痛很他投入叛軍,在一種自私的心情下選了Arlington House所在的土地當墓園,並且馬上在房子旁的花園葬下軍士,他知道一旦埋下屍體,Lee就再也回不了家了。花園左邊的墓碑下,埋的就是1860年代戰亡的士兵。
 
 
南北軍力太過懸殊,Robert Lee最後仍然難敵天命,不過受降的時候,北軍因為尊敬他,讓他乘馬遞降書,沒有羞辱他要求他下馬。雖然戰敗,南方人仍然視他為英雄,到處都能見到他名字的街名以及雕像。
 
在他的房子前站著,遠方的Lincoln Memorial,連到右邊昂然而立的Washington Monument,國家首都一覽無遺,那條灰色的Potomac River正是隔開南北的河流。
 
 
下面這張照片裡很多人站的地方就是甘迺迪、賈桂琳、以及兩個早逝的孩子的墓園,剛好在Arlington House的下。

 
甘迺迪的墓碑非常簡單,黑色的石頭只刻著名字和出生及死亡年月日。不遠的不熄之火(eternal flame)是他的葬禮時賈桂琳親自點的,如今點火的人也已長眠此處。
 

 
甘迺迪的兩個弟弟Robert和Edward也埋在近旁,Robert跟他哥哥一樣,也是在那個動盪的年代被射殺,他和Edward的墓碑是國家墓園中唯一的兩個木製的十字架。墓碑很小,也非常簡單。
 
(近處的是Edward Kennedy,遠方則是Robert Kennedy的墓地)

 
 
叱吒風雲的人物,回歸塵土之後的標記不過如此。
 
我緩緩踱步於墓碑當中,偶爾駐足念墓碑上的字,見到許多越戰死亡的年輕士兵,不過十六七,這些還是有運回來能安葬的,更多是無名或是回不來的士兵,統一在”Tomb of the Unknowns”紀念。紀念碑上寫著:Here rests in honored glory an American soldier known but to God
 
 
這個無名戰士紀念碑全天都有士兵巡迴,每半個鐘頭到一個鐘頭換人守衛時有交接儀式,不時也有學校的學生來獻花,我們依照指示站著,手撫在胸膛上致敬。士兵面向紀念碑,舉起小喇叭奏起悲歌,悠揚的曲調在丘陵的墓碑當中迴旋,我的眼睛一熱,不想再聽,就轉身離開觀禮的群眾。
 
 
沒走多久,又聽到音樂聲,轉身一看,一大群人正在遊行。開路的是一輛黑色禮車,再來是海軍的樂團,跟在後面的有好幾匹馬整齊的行進,最旁邊的馬沒有人騎,象徵落馬的士兵,我拿著相機按快門,才猛然發現馬匹拉著的是一個蓋著國旗的棺木,我的心一緊,拿相機的手不自覺的就放下。跟在棺木後面開著車的應該是母親,她把窗搖下,嚎啕大哭著,她右手扶著方向盤,左手只是不斷的揩淚,卻怎樣也趕不及流淚的速度。


 
我選了另一條路走,避開喪禮的路線,只見樂團的聲音漸行漸遠,慢慢往安息的地點行去。這個墓園中,每天平均有二十個葬禮,也難怪我會遇見其中之一。我想著那些跟在後面開車的親友及同僚,每一個人也都有面臨死亡的一天,包括今日駐足等喪禮行列過去的自己。
 
希望我們走的時候,都有親愛的人為我們送行,也願死者安息。
 
延伸讀:
戰士 (200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