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3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誕節的傳統

1993年的夏天我跟V開始交往,那個秋天我們的關係逐漸穩定,他才決定在電話中跟父母說明女朋友的存在。婆婆一聽說三十八歲還是單身的兒子居然有女朋友了,當下就邀請我聖誕節一起回去。我當時為了跟長我十二歲的美國教授交往,在台灣的家裡丟了炸彈也是兵荒馬亂的,可是當我跟爸媽說V的父母邀請我去過聖誕節,他們居然欣然同意。可能爸媽當時見到倔強的女兒一意孤行,那麼多認識V的家人也不是壞事吧。
 
那年我跟V一起回他家過節,第二年再回去時我們已經決定訂婚,那個新年前夕V跪在我的膝前將鑽戒掛上我的手指。除了2000年的聖誕節因為即將生產而“告假“一次,二十年來我們回去過節從來沒有間斷。
 
其實每年過節都是非常緊張的。他家的傳統是每人都要送禮物,因此感恩節後就得開始張羅,我自己工作上也通常還有好多事得完成,好不容易做到一段落,就得準備打包去坐飛機。在公婆家也是時間過得很快,趕著包禮物、聖誕節前夕佈置luminaria、交換禮物、第二天要做聖誕大餐,一晃眼假期又過了。
 
有時候,我會羨慕別人不用飛去別處過節,可以有許多時間在家佈置聖誕樹,裝飾屋外的燈飾,在聖誕節早晨穿著睡衣圍坐在聖誕樹下開禮物,過完節還能有許多放假的時間能夠好好休息。有幾年硬是逼迫家人在家裡放聖誕樹,但是近年來過節前總是特別忙,從箱子將樹拿出來組裝,需要花費許多功夫,也就不了了之。沒有樹,退而求其次,家前的樹叢撒上兩張燈網,我又親自爬上短短的爬梯,笨拙的將透明的燈纏上樹幹,應應景也好。以柔不懂媽媽的浪漫情懷,還要澆冷水:「我們又不在家過節,幹嘛掛燈?」我說燈是屬於十二月份,跟我們聖誕節在不在家無關,妳出力就對了。還好V比較識相,乖乖將爬梯和去年包裝整齊的燈拿出來,一家人快手快腳就將燈裝好了。
 

(這是今年聊勝於無的燈飾,不過弟弟說第二張有些像麋鹿,讓我開心了些。)
 
雖然過節奔波有些辛苦,這些年來也建立了許多去婆家非做不可的事,算是屬於我自己的小小傳統與儀式。
 
最近幾年,過節前我和小姑的伴侶丹妮絲都會約好出去吃午餐。我曾在“家常菜 ”寫過我們午餐約會的故事。過節期間一家熱熱鬧鬧的,但是很難說知心話,有一年丹妮絲過的有些辛苦,我想趁過節見面的時候讓她訴訴苦,於是用“in-law”的藉口找她單獨出去吃飯,也開玩笑的跟V的家人說,我們出去才能在背後說你們家的壞話。小姑不以為意,大方的讓我跟丹妮絲出去約會,V更是樂意當我們的司機,接送我們去餐廳。
 
剛開始,我們只是分享這年來發生的事情,公婆平常的生活都靠小姑和丹妮絲照顧,因此我能比較知道他們的近況。但是漸漸的,話題也連到彼此的過去,有一年丹妮絲說起和小姑認識的經過,那時小姑才十八歲。那是我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故事,可能連V也不清楚。那天我聽的感動萬分,也很敬佩她們這對伴侶三十年來一路相互照顧彼此和家人的感情。那天回到家,小姑出來迎接我們,我跳上前調皮的對她說:「今天我聽說了妳們相識的經過哦,哇!」平常非常直爽粗率的小姑,臉上居然閃過一絲羞赧,她堅強的手臂一把攬住我,說:「啊,是嗎?」
 
今年丹妮絲聖誕前一天還得上半天班,為了和我吃午飯,和小姑下班後匆匆忙忙開車來公公家,小姑上班的制服都還來不及換掉,真不好意思。但是半個鐘頭後,我們互碰彼此的雞尾酒杯,不禁就自心底揚起微笑:「啊,又一年過去,今年可好?」我們回想到許多年前,只因跟史家人結緣才相識,但只是客氣的交往。現在一年一度的午餐約會,讓我們能夠毫無顧忌的交換心情故事,雖然相聚的時間不多,一年才等得到一次,涓滴聚集的結果,是彼此明瞭的真心。
 
因此,每年開始計劃聖誕節時,我就忍不住要寫e-mail問丹妮絲:「什麼時候有空吃午飯?」這總是我安排節日的起頭。
 

(今年的午餐約會忘了先照相,後來丹尼絲的green chili stew太辣,害她鼻水直流,跑去洗手間處理,我才趕快照一下。有我的posole,右邊籃子裡蓬蓬的sopapilla,沾蜂蜜吃可以讓稍解辣味,當然還有溫熱香脆的chips和salsa。對了,我的那杯是來來吃墨西哥菜非喝不可的Margarita,對面丹尼絲的那杯則是有green chili辣味的Bloody Mary,這樣的午餐太豐盛了。)
 
來這個沙漠高原,除了要跟人約會,猛嚐想念已久的墨西哥菜也是很重要的。
 
剛開始,辛辣的墨西哥對我是非常陌生的味道,他家人如果帶我去吃飯,我將前菜的salsa and chips吃完,就不再吃太多的正餐。墨西哥菜加了很多起司,紅色的chili醬,還有黑豆等等,都不是我喜歡的菜餚,加上動不動一大盤,給我吃實在太浪費了。還好,幾年前我發現了墨西哥菜面常加的green chili,那是一種長長的青辣椒,烤過以後變軟,可以切碎加到許多菜餚。這種青辣椒的辛辣當中有一種清新的滋味,平常吃慣的菜,加上一點green chili,常能展開味蕾的視野,讓人驚喜。有一次,一家平常不過的餐廳的沙拉吧台放了一鍋湯,是chicken noodle soup,但是裡面加了青辣椒,讓我胃口大開。今年吃到一盤義大利麵也是加了青辣椒,洋菇雞胸肉添加了墨西哥特有的辛香,更是滋味無窮。


        (麵照糊了,主角變成Margarita,不好意思。這盤麵我只吃一半就飽了,第二天午餐熱了再吃,一樣辣的滋味無窮。)

        不過,最讓我驚豔的還是去年和V一家人去吃的墨西哥早餐。這家店以做hash browns(馬鈴薯切成細條,放到平底鍋煎成一大片)有名,他們加了chili(可以選綠的還是紅的),以及起司一起下去煎,外加一顆蛋,我選了半熟的荷包蛋,蛋黃流出來,和青辣椒的滋味混合,配上馬鈴薯的純香,真是極佳的滋味。偶爾嚼一下tortilla(麵餅),讓被辛辣刺激舌頭能夠稍微休息一下。自從去年吃到這道green chili hash browns的早餐,就一直想念不已,今年又馬上去報到。有時候期盼太久也不是好事,因為記憶有美化的作用,有時候與過去真正相遇,落差太大,反而只帶來失望。只是這一碗早餐呀,與我想念的一模一樣,吃了第一口,不禁滿足的讚嘆:「久違了,想念的滋味!」
 

 
另一個不變的傳統,就是挑一個晚上跟V出去看個電影吃頓飯。剛開始是因為以柔還小,我和V很少有獨處的機會,因此趁回婆家,有人看孩子,趕快出去約會一下。近年來若是以柔去朋友家過夜,我們也常自己出去吃飯看電影,聖誕節的約會其實已非必要,不過因為行之多年,也不想輕易放棄。以前V會帶我去吃香嫩的牛排,但是近來聖誕節我烤的牛排也很好吃,不想浪費錢,反而會提議去吃V喜歡的墨西哥菜。今年去舊城(old town),冰冷的空氣中,見到藍色系為主的燈飾在寧靜的夜裡含蓄的發光,還見到一棵用寶特瓶做的聖誕樹。 想到第一年來拜訪這個城市,公婆帶我去了好多景點,後來這裡也成了我的家,不再往遊客多的地方去,只有飯後漫步閒逛的時光,才又欣賞到這個老城浪漫之美。
 


 
每年要來婆家過節,有時不免會厭倦準備的工作,但是,與他們做家人,也讓我多認識了一家誠懇的人,並且擴展視野、也讓味蕾多嘗試許多新的滋味。對以柔來說,在Papa家慶祝生日和過聖誕節,聖誕夜大家圍坐客廳,輪流拆禮物,是天經地義的事。長大之後,會是多麼珍貴的記憶?我和V都是簡單成性的人,若不是有這樣的傳統,可能自己過節也會意興闌珊吧?生命自有安排,順著走就是了。於是聖誕節前夕的傍晚,我和以柔又爬上了屋頂裝飾luminaria,在夕陽餘光下,我按下了快門,紀念又一年與這家人一同過節。也用這張照片,祝福小城的朋友新年快樂!
 
 
 
延伸閱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