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非童言童語

小城裡有一個專欄叫做童言童語,那是以柔小時候常講可愛的話,我為了怕忘記,通常都馬上記下來,貼在那欄裡。現在的她,早就過了說童言童語的年紀。但是這一年來,我們聊了許多不同的話題,我仍然忍不住會在心中微笑,但是臉上不敢有表情,怕她會誤以為我取笑她。
 
以柔上初中後,我的生活形態最大的改變就是不用從課後班接她回家,因此可以騎腳踏車上班,有幾次下班後還要去downtown吃飯,我照樣騎車去,將腳踏車鎖在餐廳外。開車的同事要花很多時間找停車位,反而比我慢進飯店。我喜歡酒足飯飽後,蹬上腳踏車,迎著晚風騎車回家。選擇自己喜歡的速度踩著踏板,放任腦筋翱翔,愛想什麼就想什麼,那種孤單但又滿足的感覺,總讓我覺得好幸福。
 
以柔需要去買香香的乳液送姑姑們當聖誕禮物,老早就央求我可不可以帶她去。上禮拜六我剛好要去downtown剪頭髮,不過想騎車去,因此我說,如果她要星期六買,就騎車來跟我會合,否則要等到星期天,我才能開車載她去。以柔上學都騎車,因此放假期間若還要叫她騎,她總是不耐煩。因此當我如此建議,就已猜想,她可能寧願多等一天,也不要自己騎車來找我,尤其她沒有騎過這趟路程,不見得有把握。星期五這樣跟她說的時候,她不置可否,沒想到星期六早上我快要出門的時候,她說:「我還是去找你好了。」我有些驚訝,看來想去逛街買東西的動機,贏過不想騎腳踏車的心情。我簡單的在手機上把地圖找出來給她看怎麼走,就先出去了。
 
我剪完頭髮到外面的廳堂,見到她已坐在外面等我。我的俄國美髮師本來還很失望,以為無法見到我女兒,因為我們以為她會找到裡面來,沒想到她只在外面等。我趕快將以柔拉到裡面見樂麗莎,我們剪髮的時候總不免聊到家人,因此她對以柔耳熟能詳,初見面,誇她很高,頭髮很漂亮。以柔的頭髮是大把大把的波浪,不同的梳洗方法,有不同的風貌,跟小時那個小捲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
 
離開美髮店,我們騎了一小段距離去吃日本料理。因為是正午時間,人蠻多的,於是我們坐到壽司台,並肩坐著吃飯。我點了便當,以柔則照例點烏龍麵,我們還分吃六片生魚片。這個時期的青少年,手機不離手,耳機不離耳,然而這天以柔輕鬆的坐著,隨意的與我聊天,跟我說同學的事。其實每天晚飯時間,以柔都很愛聊學校發生的事,總是說的口沫橫飛,但是只有母女倆人,可以講點其他的細節。例如我問她這個時候交男女朋友的同學們,是怎樣的情形?以柔說,他們不過是進教室的時候會手牽手,而且通常兩三個月就分手了。我問了現在最好的女生朋友是誰,男生朋友是誰?現在大部份都還是一群人一同玩耍,因此以柔說的都是一群人的名字。她有些得意地說,伊絲瑪(她最好的朋友)喜歡的男生,通常都在她的朋友群中。前陣子伊絲瑪喜歡詹姆斯,他偏偏跟以柔比較有話聊,最近又喜歡另一個人,也是同樣的情形,讓伊絲瑪羨慕不已。有天以柔跟伊絲瑪用facetime準備一個模仿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辯論的project,晚飯後講了兩三個鐘頭(還好不用錢),後來課業準備好了,她們開始聊天,聽到以柔說:「有個男生喜歡你哦,可是他叫我不能跟你說他是誰。」伊絲瑪被撩起好奇心,開始要以柔給她暗示,她認識嗎?有同班上課嗎?我在另一個房間聽到,不禁莞爾。
 
在壽司店裡,我跟以柔說,現在還小,不用太早交男朋友,但是跟男生當好朋友,做媽媽的卻是非常鼓勵。我跟她說,自己初高中都是女校,沒有這樣的機會和男生當朋友,好處是不用為這些暗戀傷腦筋,但是壞處就是沒有先“消毒”的機會,上了大學若是遇見稍微體貼的男生,很容易就會錯意。我直到後來,才領會跟男生交朋友的樂趣。(Boyfriends這篇記錄一些跟男生當好朋友的記憶。)以柔對我有那麼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跟男生交朋友,感到匪夷所思,眼睛張的大大的。我試著轉移話題,故作輕鬆的追問一句:「那,有喜歡你的男生嗎?」以柔瞥了我一眼,嘴巴斜斜的翹起,說:「我哪知道?」嘿嘿,看來是不想延伸的話題,做媽媽的就識相的打住了。
 
以柔有時候會抱怨,別的同學的母女時間是去店裡修指甲/塗指甲油(manicure),偏偏我對此沒興趣。這次好不容易有母女約會的機會,她卻還要戴上安全帽,騎車來找我,一點都沒有女人聚會的氣氛。我調侃地說,起碼我們去逛的店香香的,夠女人味了。但是後來以柔居然跟我說,同學們聽說她和媽媽去Bath & Body Works,都非常羨慕。就是說呀,不同的母女應該找適合自己的相處方式,我覺得騎車享受新鮮空氣,找一家好吃的餐廳閒適的聊天,就是最好的母女時間了。至於充滿香水味的店,不過是引誘女兒出來跟媽媽約會的誘餌罷了。
 
最近以柔上床前常常會先來我的房間,她自然的躺在被子上,頭枕在我身上,臉朝著天花板講些心中的想法。她說覺得這一年自己長大好多。我也覺得這年她開竅很多,學校的課業她都能自己掌握,不用我們操心,同學們也似乎都喜歡她,上學對她來說,仍是非常快樂的事。我摩挲她一頭長髮,說:「我覺得你的性情很好,難怪你的朋友都喜歡你。」她說:「哪有?我很容易就發脾氣耶。」她轉身將頭撐起來,揚起眉毛望著我,說:「你忘了我常常對你發脾氣,然後就跑回我房間嗎?」我笑笑說:「可是你的氣很快就消了。」她嘆口氣說:「對呀。我太容易就原諒人家了。有時候我很生朋友的氣,很生氣很生氣,可是第二天他們一說嗨,我的氣就不見了。」
 
不記仇、不放心事,一直是以柔性情上極好的優點。就算再大的挫敗,過不久她就丟到腦後。今年有一次我們去教堂參加一個蠻正式的演奏會,可惜以柔明明練習的很好,臨場緊張,又打結了。我在台下其實覺得她掩飾的還不錯,而且後來也順利的結束,她回座的時候我還遠遠的給她一個超大的鼓勵微笑。沒想到她演奏會結束,一頭衝出去,甚至不願意跟老師道別,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這麼傷心激動。
 
在車上,她將臉別過去面向窗戶,繼續流淚。我討好地說:「不然我們回家之前去買個你最喜歡的點心,慰勞慰勞,畢竟我覺得你今天表現的很好呀。」一想到吃,小妮子的心情就稍稍轉好,開始說起演奏前,臭男生在後面聊天的討厭舉動,等我們走到點心櫃檯前,看著琳琅滿目的點心,她的微笑已經溢滿眼角。一回到家,她捧著點心和一本心愛的書,窩到沙發去享受,演奏會的挫折早就拋到腦後。
 
以柔這樣隨和、並且不記掛挫折的個性,其實一點也不像我和V,我們常不由自主地要求完美,有一點不如意,就無法釋懷。近年來,我已經試著不要求完美,若有掛懷的事,也盡量往好處想。不過說來簡單,午夜因為心中有事而醒來無法入睡之際,不免羨慕那些事情過去就算了、晚上照樣好睡的人。因此以柔生來就有這樣不牽掛的個性,讓我們非常慶幸。
 
今天是以柔十四歲生日,記下這些對話,也算是回顧十三歲這一年。一路走來,都還算平穩,雖然我們之間的年齡距離不會變,但是隨著少女慢慢長大,我們能聊的話題應該會越來越多。期待她和我能當好朋友,就像我和媽媽一樣。
 
 
(這是今年感恩節照的。以柔身上穿的襯衫,是從我的衣櫥找出來的。看來得有心理準備,以後需要分享的,不只是心情而已呢,呵呵。)
 
(這是2008年的感恩節相片。媽媽有沒有變老很難說(咳咳,讀者請勿發表意見),但是孩子長得很快倒是真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