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0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比基尼風波

媽媽在女兒心中的地位,可以在某天高到幾乎能觸到雲朵,次日又能乍然摔到谷底。這兩種滋味,我在週末的兩天當中,都嚐到了。
 
星期六那天,是以柔千盼萬盼才等到的日子,因為她終於可以去穿耳洞了。我原來沒想讓她那麼早穿耳洞的,但是因為她的朋友們都穿了,我也不覺得是那麼大的事,就約定如果她好好練鋼琴,七年級結束的暑假就可以打耳洞。
 
我們從台灣回來之後,以柔能感受出離願望實現的日子近了,每天都會叨唸地算著還剩幾天:「再“幾”天就可以打耳洞囉!」她的“囉”拖的長長的,盛著滿滿的喜悅。終於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到了“大日子”的早晨,她下樓宣布終於等到今天,笑容還掛在臉上,我卻叫她去幫我把咖啡端來。女兒心情那麼好,不好好利用怎麼行呢?結果她不僅將咖啡端來,還滿嘴的好話:「親愛的母親大人,您的咖啡來了。」那個早晨,歌功頌德的話不知說了多少。
 
打耳洞的時候,以柔很鎮定,完成了心願也很開心,我們又去逛書店,幫她買了一本書,再去吃韓國菜的午飯,下午又去Target買了一些她需要的用品。這個年頭以柔喜歡穿什麼樣的衣服已經有自己的主意,沒有我插手的餘地,因此她選短褲的時候,我就捧著Kindle坐在更衣室外面的小凳子看書,等她選好了,我檢查一下價錢和件數,就付錢回家。那一天為娘的著實服務了女兒一天,不過見她開心,也很安慰。
 
那天在Target唯一沒買到的是夾腳拖鞋(flip flops)和游泳衣,我依稀聽以柔說Target都是比基尼,她不喜歡。因此我建議星期天到我們家附近的一家賣運動器材的店找找,他們賣的游泳衣材質都很好,應該很有得選擇。於是第二天吃完早飯,母女倆上了腳踏車,就出去買游泳衣了。
 
到店裡,沒幾分鐘以柔就挑到一雙夾腳拖鞋,然後開始選游泳衣。不久,她拿了兩件比基尼給我看,問能不能試穿。我有些愣住,因為我記得她對比基尼不是很有興趣的,這不是在Target找不到游泳衣的原因嗎?為什麼這次拿的是比基尼呢?這些想法一閃而過,我想反正只是試穿,就揮揮手讓她去。不久她走出來,抽出其中一件比基尼,說:「我要這件。」
 
此時已經不再是試穿的假設,而是真真實實的要買比基尼,我的腦袋才轟然覺醒。瞪著那上下兩件幾乎是沒有衣料的“胸罩”和“內褲”,我的嘴巴就不覺冒出兩個字:「不行!」以柔不高興地說:「為什麼不行?」
 
被問為什麼,讓我愣了一下。說不行是非常直覺的,但是為什麼不行,其實我也還沒想過,因為壓根沒想到以柔會要比基尼,但是此時女兒怒氣沖沖的站在面前要求答案,我只能順著腦中冒出的想法說出一些理由。我指著比基尼說:「布料這麼少,很難穿,你知道嗎?」(什麼叫很難穿?意思就是那件三角褲遮的地方真的不多,可是我解釋不出口。)為了加強語氣,我又說:「而且你才十三歲。」她說:「然後呢?」我又氣結,只好再加一句話:「你爸爸不會同意的。」哼,V只要看以柔的短裙或是後領露出的一大片背就要昏倒,讓把拔看你穿比基尼吧。GOOD LUCK!
 
可是將爸爸抬出來是很沒有說服力的,我還是沒說清楚為什麼不可以穿比基尼。於是我反守為攻,問她:「那你為什麼要買比基尼?」她說:「我的朋友都有!而且她們的媽媽都讓她們買。」這算是什麼理由?我說:「那是她們媽媽的選擇,我就是不讓你買。你去看看連身游泳衣,也有很可愛的呀。」
 
以柔嘟著嘴繞了一圈,過來跟我說:「那些一件式的都是給女人穿的。」她說的“女人”二字帶著強調的語氣,充滿不屑,我知道若是讓她再說清楚點,就是女人的意思,甚至可以說是“像媽媽這種年紀的老女人”穿的。我攤手說:「那就不要買了。」不買就不買,以柔撅著嘴、拎著夾腳拖鞋轉身到櫃檯讓我付錢,出到外面將腳踏車的鎖打開後,她頭也不回的快速騎走,碰到綠燈衝過去,等我到了十字路被紅燈擋下來時,她早已不見蹤影。
 
我慢慢踩著腳踏車,全心都是不滿。虧她昨天把我捧在天上似的,現在因為不給她買比基尼,就生氣、給我看冷冰冰的背影。也不想想我昨天不只帶她去穿耳洞,還陪她去買衣服,那些時間有多麼無聊,也得陪著,結果她不但不感激,還說翻臉就翻臉,讓我感到說不出的不值。
 
等我騎回家,她早已窩到房間裡。不知情的老爸過來問買的怎樣,我一股腦的就將女兒生氣的原因說出來。以柔在店裡挑戰問我為什麼不能買,當時熊熊說不出話,但是經過騎車回來的那段時間,已經理出頭緒,順勢全部傾瀉出來說給V聽。
 
第一,我很擔心以柔要買比基尼是在意自己的模樣。天下沒多少人長的百分之百的美貌,或是擁有模特兒的身材,但是我們覺得好看的人,還是很多。因為我們感覺的漂亮與否,都非常主觀。如果一個人好相處,讓人喜歡,我們看久了都會覺得好看。我們也都要有接受自己的自信,覺得自己好看,就是好看。我常常跟以柔說,沒有哪種衣服就是最漂亮的。如果我的腿很修長,很多人說我穿迷你裙會好看,但是我穿迷你裙非常彆扭,那麼就算腿再美,穿迷你裙也不會好看。我們常常在路上看到女生穿很短的裙子,但是一直不放心的向下扯;或是穿著低胸的衣服,卻不放心的一直往上拉。這樣不自然的動作,怎麼會好看?只要衣服穿在身上自己覺得好看、自然、大方,這樣的衣服就能讓我們看來美麗。
 
第二,我也很怕以柔認為暴露才能展現美麗。其實最引人遐思的不是全部暴露在外面的比基尼,而是遮蓋適當,讓人對見不到的部分能有無盡的想像空間,那才是最性感的衣服。當然,健康的身體穿著比基尼也是美麗的,我只是不知道十三歲的以柔動機於何?
 
不過我也不得不說,最近的潮流都是衣服越穿越短。以前所謂的熱褲,現在是青少年的基本短褲;裙子更是短到幾乎很難走路。也許露多才是美麗已經成為常態,我只是在老生常談罷了。
 
第三,當以柔拎著小小的比基尼給我看時,我馬上想到前一天在紐約時報剛唸過的文章:”Tell Me What You See, Even if It Hurts Me”。這篇報導寫著,一些十三到十五歲的女孩子,很在意別人對自己面貌的看法,有些人會錄一段自己的video,對著鏡頭說“Be honest and tell me if I am ugly or not.  I can take it, but please don’t say really mean stuff.”,然後上傳到YouTube讓觀者自由發言。這樣的結果,當然是遭來許多無情的批判,原本就沒有信心的女孩,不知又為了這些陌生的留言掉了多少眼淚?我想所有的成年人,尤其是為人父母的人,都會覺得這樣的行為非常傻,為什麼要將自己放到大眾面前遭受鞭韃?面貌本來就是見仁見智,讓陌生人來肯定有那麼重要嗎?
 
我發現以柔也是非常在意自己的面貌,有青春痘就用遮瑕霜蓋,自己也偷偷買了畫眼線或夾睫毛的工具,她的同學小小年紀化妝的大有人在。我懇求的對她說,這個年紀的皮膚最漂亮了,拜託不要化妝蓋起來,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
 
V感嘆地說,女孩子這麼在意自己的面貌,其實只是同性當中的潛在競爭,她們想表現的對象,例如心儀的男生,在這個年紀其實注意不了那麼多,可憐這些女生連頭髮翹了一根都要在乎。
 
這篇紐約時報的文章讓以柔唸了,她聳聳肩沒有說什麼,言下之意是自己不會那麼傻,但是我想以後還是有討論的空間。
 
那天跟V叨叨的講了許久,他說:「你說的我都贊成。問題是,你跟我們女兒解釋反對比基尼的原因嗎?」當然沒有。那天我們都在氣頭上,是無法討論的。但是我想,她早晚還是需要游泳衣,到時候心平氣和一點再討論吧。
 
以柔的氣來得快去得快,第二天我們又有說有笑,不過彼此都沒有再提這件事。直到一個多禮拜之後的星期一,以柔說,星期四的下午要游泳,不過不游也沒關係。我說:「你本來有機會,是你不買的。」以柔聳聳肩,不怎麼在意的樣子。不過為娘的心軟,星期二下班回家,我問以柔,吃完晚飯以後要不要去買泳衣?她聽了,淡淡的說:「要。」我心想,上次買游泳衣不歡而歸,這次總要好好說清才好。
 
在重回Target的路上,我手握著方向盤,轉頭看身旁的女兒,問:「你為什麼想要穿比基尼?」她不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卻說:「你知道我為什麼生你的氣嗎?」「為什麼?」「因為你不買給我。」我在心裡撲哧一笑,我當然知道這是妳生氣的原因,這還用說。我說:「我知道你生氣呀,不過我要知道為什麼你想穿比基尼。」她說:「如果我的身材比較好,你會不會就讓我買了?
 
還好我在開車,沒有騎腳踏車,否則我一定摔下來。原來她以為我不讓她買比基尼是因為她的身材不好,只有身材好的人才有資格穿比基尼。這實在是天大的誤會呀!這下我終於有機會告訴她我對“美”的看法:自信就是美,不需要暴露。以柔聽了不置可否,她說:「游泳衣濕濕的貼在肚子上,不舒服。比基尼空空的,就沒有這個問題。」聽起來有些像藉口。於是我說:「你知道在沙灘上,沙子沾到皮膚上有多不舒服嗎?還不如有游泳衣的布料保護比較安全。」說到這裡,車也開到了。
 
以柔從小就是個很好溝通的孩子,我這個媽媽的獎懲都是說到做到,從來沒有收回承諾過,因此她一直知道,哭鬧是沒有用的,即使長到十三歲也一樣。既然上次我已說過不給買比基尼,這次她就自動不再看那一區,反正看也沒用。我知道以柔對“女人”的連身衣沒有興趣,也指點她去看看Tankini那種兩件式的游泳衣。果然她挑了幾件之後試穿,很快就找到一件中意的,成交之後順利走出店門。我發現上次會爭吵,是因為彼此都沒有先問對方的意見,我以為她對比基尼沒興趣,她以為媽媽對游泳衣沒意見,等到發現真相,震驚之下,也沒有心情慢慢溝通。這次已經知道彼此的限度於何,就沒有爭吵的必要了。
 
我沒有跟以柔說,上次跟她爭吵之後,有天帶Benny出去散步,見到鄰居前院鋪著一條小毯子,上面躺著好幾個小女生,有兩位似乎跟以柔年紀差不多,她們身上穿的都是比基尼。那時我心想,也許是我大驚小怪。也不禁自問,反對以柔穿比基尼的心情中,除了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有沒有一個原因是我自己的穿著一向保守,因此才不希望以柔穿的那麼暴露?會不會我眼中的暴露,在其他家庭眼中卻一點也不是問題?雖然我希望自己不是那麼古板的母親,但到底是不是,我自己其實也不是很清楚。
 
我想一切還是要回到一項堅持:美與不美,出於一心,覺得自己美,就是美,別人的觀點不重要。如果以柔想穿比基尼只是希望跟朋友一樣,或是朋友覺得穿比基尼才美,這樣的出發點都不對。但是如果以柔穿上比基尼看鏡子,覺得自己那樣才美,我也就無話可說。不過,既然她這次沒有堅持,我也開心(及一點點奸詐)的讓她再多穿兩年的“多布料游泳衣”,畢竟,為娘心中還牽著一絲絲眷戀,希望將那個不介意穿連身游泳衣的女兒,再多留幾年呢!
 


 
(這張照片中的以柔才四歲半,她正在沙堆成的城堡前趴下來,說自己是Clifford the Big Red Dog,要保護城堡。當時V和我見了這張照片,才第一次發現她的腿很長。沒想到這個小女孩這麼快長大,已經想要穿比基尼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