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2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突破之旅(二)

              攀岩後的第二天一早就填飽肚子,去爬春雪未融的高山。

 
九千呎的高山,仍鋪著厚厚的雪,但是夏天即將逼近,大地的溫度逐漸回升,雪也急速的融化,因此我們得早點出發,才不會下山的時候,雪水濕潤不好走。雪鞋有寬廣的長葉片,走在雪地上不會陷下去,腳尖也有尖銳的”牙齒”,有冰的時候”咬”下去才不會滑,加上手上撐的長杖,就更能平衡了。
 
 (忘了靠近照雪鞋的模樣,希望這張能隱約看出端倪)
 
我們的導遊是身強體壯的麥提,一個人揹著七十幾磅的大背包在前面帶路,即使那麼重的負擔還是健步如飛,我們排著一列,緊緊跟著,較平的地面還好,但是面對長長的上坡,很快就聽到自己的喘氣聲。本來在聊天的,此時也喘的不得不停止對話,才能專心呼吸走路。上坡又陡又長,是殘酷的體力考驗,我提醒自己小小步的往上爬,不要看太遠。注視眼前的路,踩在別人已經踏平的路,才不會在新雪上踏空,更耗體力。後來聽克勞斯說,他覺得今天的考驗比攀岩難,他的汗流浹背就是證明。我覺得昨天的攀岩考驗爆發力,和相信自己的堅持;而今天則是意志力的考驗,無論山中的雪路多麼陡峭、呼吸多麼急促,仍要繼續前行。
 
(麥堤揹的這個大背包,我用一手提,無法離開地幾寸,非常的重)

 
這次的旅行,每個人都要念一段書給大家聽,早上聽到的是一個熱愛山林的人寫健行(hiking),他說出發時通常很興奮,在山野中看到奇異的景象也會很開心,但是徒步當中最大部分的時間只是在走路,畢竟樹就是樹,河只是河,心通常是放空的,只是顧著左腳出去然後換右腳,一步一步踏過途徑,這麼單調的旅程不知不覺的讓自己橫越很大一片土地。
 
 
我們在山中的雪地往前行的時候,只聽到此起彼落的雪鞋踩在濕潤的雪上發出窸窣的聲音,一步提起再往前邁下一步,行動變得非常簡單,只是想著下一步,早上聽過的那段話此時在心中重複,野外的健行不過是這麼簡單:在高山稀薄的空氣中聽著自己的呼吸聲,爬高時也注意到手臂不自覺的用力將行杖插下去幫忙,手與腿的合作變得十分自然。就這樣,長長的爬山時刻,我對自己的身體有了更多的體認,手腳也變得很和諧。
 
(一馬當先?其實沒有,我只是跟著麥堤的速度走。)
 
 
 山中的空氣冰冷,但是在太陽下行走卻又很溫暖,走久了開始流汗,外面的夾克得脫掉。群樹圍繞的原野,寂靜而浩大,這樣的地方,我們自己不會知道要來,有麥堤帶,又不時講解一些野外的知識給我們聽,真是太好了。
 
(麥堤正在講解剝下來的樹皮可以吃,嚼一嚼就像口香糖一樣,以前住在這裡的印第安人都是這樣利用原野的資源)
 
爬了三個鐘頭,從出發的九千呎又上了一千呎的高度,麥堤帶我們到一處有樹有岩石可以歇息的地方吃午飯。這時我們才知道他的背包裡放的是給十二個人吃的食物和水,連點心水果都準備好。這是和”荒野之旅”最大的不同,在義大利的島上,我們得背負自己的食物和水,加上睡袋繩子等等,這裡我們只要準備小背包放自己的水壺,水壺空了去麥提那加水就行,(他不知道揹了幾升的水呢!)晚上也有舒服的床可睡,因此只要在日間的”體力測驗”專心顧自己就行了。
 
野餐巾鋪開,上面的大盤子有麵包,各種不同的肉片、洋蔥片、番茄等等,另外各種作料都有,自己選喜歡的材料做成三明治。不知是不是走路很累,簡單的三明治卻有不盡的滋味。我將靴子脫掉,才發現襪子早就濕了,不過走路時倒沒發現,正好在太陽下晾。
 

(吃午飯的時候,我的相機滑到雪裡,後來照的幾張相片都有水氣,還好後來恢復了)

(長期與大自然相處的麥堤,總是笑嘻嘻的,又很樂觀。他的性格在照片中自然流露。)

(午餐後的點心)
 
吃飽後休息了一會兒,就開始往回走,本以為回程都是下坡,會比較輕鬆,殊不知此時許多雪已融化,腳下踩的不是紮實的雪,而是濕滑的雪水,加上是下坡,一不小心就會摔跤。這時考驗的不是體力,而是平衡的技巧。說到技巧,笨手笨腳的我就沒轍,摔了好幾次(不過不只我就是了),有一段路的雪實在太濕了,我才剛爬起來,沒走幾步又摔,加上穿著雪鞋,很難爬起來,蠻狼狽的。這時去年拉著我游泳過海的梅茲又來幫忙了,他教我每一步將腳抬起來往前滑,另一隻腳則牢固的定在雪上,等滑到底的腳陷入雪裡停下,再換下一隻腳。雖然滑的時候很沒有安全感,但是這樣真的比較好控制,我如法炮製之後果真不再摔了。越往下走,發現雪越少,許多雪已經融化流到山間的河裡,能聽到潺潺的水聲,聽說再一兩個禮拜雪就會完全融化,原野將會被鮮豔的野花蓋遍。大自然即是如此,有我在紅木國家公園見到的山林世代循環,也有等不及將冬天趕走讓花草新生命展現新氣象的山中原野。
 
(這是此次成員的合照,因為職位變動,換了兩位成員。上次不能來的兩位女生這次都來了,不像上次只有我一個女生。依照慣例,這張團體照兩個禮拜以後下架。)

(這張是版主的獨照,不會下架,嘻嘻。對了,我的背包連出來的是一個接到“水包”的吸管,這是Camelbak背包的設計,要喝水直接吸就可,不用把背包卸下來拿水壺,因此隨時都可喝水,健行時特別好用。)
 
我們從九點上山,下午三點才回到山下,整整六個鐘頭,除了中間午餐休息,都在大步前行,不只腿部運動,手臂的擺動以及用力將行杖插入雪裡,也花很多力氣。前一天攀岩回到旅館只發現傷痕累累,倒不覺得累,但是這天爬山回來,上床以後卻發現從肩膀到小腿都痠痛不已,每次翻身都要很慢很慢的翻,每一條肌肉都在痛;另外穿脫衣服時發現手臂根本抬不高,一件衣服就穿老半天。我想這是兩天連續劇烈運動的產物,持續了兩天才稍好。奇怪的是,肌肉痠痛並不阻礙後來的健行活動,走路的時候比較舒服,只有靜止的時候比較難行動,聽起來矛盾,但是事實就如此。
 
短短的三十個鐘頭當中,經歷了嚴峻的攀岩,和無止境的雪地行走,透過這兩樣嶄新的活動,我也對自己有了新的認識:只要我肯試,沒有什麼是做不成的,我們的潛能永遠超過自己的想像。那麼,以後就不要自我設限,有什麼機會就努力爭取,盡力去做。畢竟,就算失敗了又怎樣?不過就像是攀岩滑下被繩索吊住,或是雪地上摔跤,爬起來就是了,有時候因為摔跤反而學到怎麼下山的訣竅,不是更好嗎?
 
對體力的考驗,到這天算是大功告成,雖然後來到了黃石公園,開一整天會之後,麥堤仍會帶我們出去爬山,不過我已經習慣他快捷的腳步,只要控制呼吸和腳步,仍然跟得上。不過第三天的活動考驗的不是體力,而是腦力,對我而言雖然還是會緊張,但是很有趣也很有收穫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