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突破之旅(一)


        離上次的荒野之旅還不到一年,又到了與老闆手下的管理人員一同出差的時候了。這次的旅行不像上次那麼辛苦,不過對我仍是嶄新的經驗,五夜六天下來,又成長了許多。在這裡記下,也是一種自我鼓勵。
 
自我對話的攀岩
 
還沒出發,就得簽很多切結書,不外是專業的帶隊人會盡力維護我們的安全,但是若有三長兩短,要自行負責。這種切結書簽起來心裡毛毛的,不過還是得簽。介紹中說要攀岩,更讓我忐忑,我完全沒有經驗,近年來雖然定時運動,身體還算強壯,但是我既怕高,手腳又不是很靈活,怎麼跟大夥攀岩呢?
 
我一向很有學習精神,為了攀岩,問了許多有經驗的人,有天騎腳踏車回家時,路過一個室內的攀岩場,還特地進去參觀。本來走前的週末想去練習,但是想到那些掛在牆上的人,一點也提不起興趣,就賴在沙發上度過最後一個週末。
 
比起上次去荒野之旅前的緊張憂慮,這次比較放鬆,畢竟經過那樣的體驗,發現許多時候,事前的擔心只造成無謂的負擔,還不如碰到了盡力做就好。
 
下了飛機,一隊人就被載往攀岩所在的Gallatin Tower,馬路旁已經等著五位攀岩專家,戴上頭盔穿上登山鞋,就爬上一小段山路到了石壁,仰頭望只覺得高不可攀,只是這裡的”攀”不只是一個比喻而已。那些爬山專家揹著繩索先快手快腳爬上去,將繩索固定在岩石裡插入的金屬環裡,再丟下來,我們從胯下到腰間套著harness,繩索穿過harness就能將我們固定住,爬石的時候繩索基本上是張緊的,這樣子就算不小心滑下,也能牢牢的套住,不會有危險。 

 


 
我們分成幾組一批一批往上爬,也不是刻意的,但是我被留在最後,看著別人爬,自己卻不能開始試,只是造成無謂的緊張,我仰頭看的脖子有些痠,腿卻不自覺的開始發抖。只能試著深呼吸,有一下沒一下的跟留在後面的同事聊天,試圖轉移注意力。不過,見到幾位身強力壯的男人攀在石頭上,腳下卻沒有著力點,唯一突出的地方又太高,他們將腿抬的高高的,但是手沒有地方抓,因此整個人在石頭上動彈不得。陪我爬的吉姆是我們請來帶團的人,剛好他的野外經驗很多,因為之前我跟他談過,說自己不是很有把握,因此他特地留在最後陪我爬。看著同事們被卡在半空中,他指點我到時候不要往上看,而是往下看腳要放哪裡,畢竟腿比手有力,所以不要靠手將自己拉上去,而是要一小格一小格用腳讓自己往上去。
 
說來容易做時難。遠遠看,石頭的稜角好像很多,真的貼近了才發現很多光滑的石頭筆直而立,完全找不到放腳趾的地方。有幾次我硬是踏上去,不到一秒就滑下去,掛在繩索上盪著,只能回到原來的踏腳處。摔下去卻馬上被繩索住的感覺很踏實,對我而言是一個定心丸,這表示我可以嘗試不同的踏足點,試到成功為止。但是有一處,我怎麼試都無法爬上一步,一次一次摔,往石壁撞。那是我第一次產生怯意,心中升起一絲懷疑的聲音:「我實在做不到。不然算了?」
 
還好我心中的聲音不是唯一的,因為吉姆在我的下方嚷著:「不要往上看,往下看!左邊。」果然左下方有一小塊突出處,我膽怯的踏上去,居然沒有摔,經過那麼長的時間,終於上升了幾吋。肩膀的那處有一小處平台,我將手搭上去,腳下往上一蹬,一咬牙往上一撐,聽到自己用力發出的喊聲,膝蓋硬是爬到平台上,吉姆從下方發出歡呼聲:「你做到了!」我感到心跳得很快,用力的那麼厲害因而喘息不已,不過那時我才了解攀岩就是要用這樣的爆發力才能有進展。之後,我雖然有時還是會摔下,但是比較會找”立足點”,往下看時,完全沒有分心看我已經爬得多高,只是專心的看石頭有沒有突出的地方。這樣的專注完全讓我忘記原來的懼高。
 
摸清訣竅之後,我不再有退卻的想法,只會專心的往上攀,有幾次實在沒地方踩了,用膝蓋頂上去也成;更多地方需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撐上去,我聽到自己不由自主發出的用力聲,雖然有些可笑,可是也成為激勵自己的伴奏。每一次上到可以休息的平台,都氣喘如牛,這個運動看起來不怎麼樣,其實非常耗體力呢。
 
這個石山被切成三個垂繩的地區,上到一個平台就將繩子換到下一個控制台,上到第二個平台時,才有機會見到其他同事,稍微休息一下。
 
(這就是第二個平台,可以見到已經上到一定的高度了,公路和河水都在腳下。)
 
(從平台往下看,回首來時路,實在很險峻啊。)
 
(在平台想著下一步怎麼上去。我特地穿STEM for Girls的T恤,想用那些仰望我的小女孩的眼光來鼓勵自己。)
 
沒有多少時間享受成就感,就又要爬最後一段的石山了。這段看起來幾乎是垂直的,很難想像怎麼上去。如果只有我,可能會選擇不要爬最後一段,但是大家都一一上去,我也只有硬著頭皮跟著爬。還好我們分批上去,下來的人告訴我上面岩石的情形,還有爬這種垂直山岩的訣竅。這些建議後來非常有用。



 
下一段可以直直的上去,也可以從旁邊先上去一段,再切到筆直的山壁。這段路只有我自己上,沒有人指點能夠踩在哪。還好經過前面兩段的訓練,我大概知道怎麼找踩腳處或手攀的地方,不過從左邊切到中間,有一大步要蹬上去,我用力一爬,還沒開心慶祝跨上一大步,腦袋卻重重地撞到上方突出的一塊大岩石,的好大一聲,嚇了一大跳,還好有戴頭盔,沒有受傷,看來這些安全措施都還是需要的。
 
(我就是從左邊上去的。照片中的人正要下來。)
 
爬最後這段石山,是最安靜也最寂寞的時光。
 
之前有吉姆在後面護衛,我嘰哩呱啦的抱怨沒地方放腳擺手。但是到了這段,只有我一人懸在崖上,往哪裡走都要自己決定。喘息聲特別清楚,也不自覺的跟自己講話:「One more step.  You can do it!」「Just like that.  Keep going.」我一再鼓勵自己,需要大步上去的時候更是使出瞬間的爆發力硬是把自己送上去。浩浩穹蒼之下,從來沒有這麼真實的面對自己過。我的懼怕、憂慮、但又倔強不願屈服這項挑戰的心情,從石壁反映回自己的內心。
 
這樣的情形很像生以柔的時候,推她出來的過程拖的特別久,嬰兒被推一公分又縮回去兩公分,護士的鼓勵只有一定的限度,還是要靠我自己的力量將孩子生出來。攀岩讓我想起生產的經驗,無論外界有多少鼓勵,最後還是要靠自己完成任務,孤單但又義無反顧。
 
繞到陡直那段,已經看得到上面掌繩的人。兩邊的石壁都沒有著腳或是手抓的地方。唯一的方法是將腳插進裂縫,手也可以垂直的插進去,然後拇指彎曲的與石縫接觸,就可以產生阻力然後將身體往上拉。但是下一步又需要將腳抽出來,想辦法爬下一步。
 
看一下這段過程吧:
 


 
(這位同事正要下去,我們的繩子在當中打結,上面的人指揮我們往左往右的移動,繩子才沒有纏在一起。)




 
 
到了這段,有上面的人喊著我的名字鼓勵我,增添了更多勇氣,最後終於爬到頂端,照相時擺出勝利的手勢,沒想到後面的帥哥也比相同的手勢,哈哈。
 


(我特別喜歡這張的笑容,實在是如釋重負呀!)
 
(請看我腳踩的地方,只突出那麼一小塊,現在知道為什麼我抱這顆石頭抱的這麼緊吧。)
 
(這是最高處的風景,真的很美。有些風景真的是沒有付出就無法享受的啊。)
 
要來以前,一直很擔心不知道攀岩之後如何下去。原來就是用繩索將我們降下(rappelling)。荒野之旅那次我沒有從石壁上下降,因為一手要從身後放繩子,我總是嚇得不敢放,結果就是僵在上面。起碼這次他們放繩子,我只要抓緊,走在石壁上控制方向就可以。我以前最怕一開始從高處身體往後傾,但是此時我只想到,這樣總比自己爬下去要簡單,腳頂好,就慢慢往後倒。以下這張照片可以看出全身僵硬,而且死抓著繩子,不過心完全沒有恐懼的空間,因為我得專心將腳蹬在石壁上往下走,有時候走偏了,還被提醒往另一邊走。真的下降了才發現我們爬得很高,因為繩索放了半天還沒到底。後來才知道我們總共爬了兩百呎。
 



(快到底的時候,吉姆從下面喚我,匆忙一瞥居然笑的這麼開心。)
 
到了崖下,只能說是如釋重負,大家互相擊掌恭喜,情緒都很亢奮,回程嘰嘰喳喳的,大家都有被掛在石頭上動彈不得的趣事可分享,就算身強體壯的同事,也有找不到掛腳處的困境。我自我反省,發現第三段雖然最陡,在我而言卻比較好爬,可能是找到訣竅、之前又有爬過的同事分享如何利用石縫上昇的原因。所以這趟攀岩還是很有收獲。不過我回到旅館要洗澡的時候,才發現全身傷痕累累,兩片膝蓋和右臂都有一大片淤青、手肘和手背也有刮痕,尤其手肘去了一層皮、流著血,實在很狼狽。奇怪的是,除了手肘流血很明顯,都不知道自己撞的那麼嚴重,想來是專心攀岩、聆聽自己的聲音,卻完全沒注意到身體其他部位的感覺。
 
後來見到我的傷痕的人都驚呼不已,以柔甚至叫我在家不要穿短褲,淤青太難看了,不過老實說一點都不痛,反而很驕傲,這麼笨手笨腳的人,都還爬得到最高點呢。
 
攀岩是測驗自己的體能和意志力,第二天也有考驗,不過測的又是不同的潛力。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