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森林與海──北加州沿海之旅(三)

古老的森林
 
這次旅遊,除了看荒涼的海岸,也想看巨大古老的紅木森林(redwood forest)。北邊這段的101號公路,就叫做Redwood Highway,沿途都是蒼鬱的樹木,讓人精神一陣。
 

        (要接101公路,得先行經穿過山岳的20號公路)
 
(我們爬過一山又一山,在路旁到處可見氤氳的浮雲)
 
Humboldt County內有一段101號公路分叉出去,是風景優美的 Avenue of the Giants.  Giants指的就是紅杉(Sequoia),粗大的樹幹、筆直高大的立在路兩旁。這段路太有名,聽說在秋夏的旅遊旺季都是車頭接車尾擠得水泄不通,此時是淡季,沒有這個問題,但還是忍不住放慢車速,車窗搖下,貪婪地呼吸森林的芳香。
 
 
(從車裡照出去,真真是森林籠罩下的路。)
 
 
 
上面這張相片,這讓我想起一個故事。一位朋友來北邊念大學,年輕的他夥同另一位朋友開著一輛小卡車(pickup truck,後面是露天的,沒有車頂),準備搬家到新城市。他的家當包括一台心愛的鋼琴,載於小卡車露天的後方。開這段山林之路的時候,忽然下起大雨。行李淋雨也就算了,可是那台鋼琴怎麼辦?可沾雨不得呀!(年少的他根本沒顧慮到天氣的變化,連遮蔽鋼琴的帆布都沒準備,就大剌剌地擺在卡車後面。)他和朋友情急之下將車開進森林躲雨。由於樹木高大茂密,在下方居然淋不到雨,鋼琴也躲過了落湯雞的命運。那時晚上九點左右,反正要等雨過去,左右無事,乾脆爬到卡車後方,把琴蓋打開彈琴,他朋友也把吉他拿出來閒閒地與他合奏。黝暗的古老森林裡,傳出他倆彈奏的音樂,非常不真實。
 
這個男人現已中年,因為知道我要去他年輕時住過的城市,忍不住與我提起這件舊事。年少時的欠顧慮,卻也造成最美麗的回憶;那樣的舉動,在經過幾載歲月的磨練之後,是不可能發生的了。
 
要來Avenue of the Giants之前,甚至進來以後這段路,一直在下雨,時大時小,不知會不會沒機會下車好好親訪森林。還好雨勢漸漸變小,到了步道區時,雨居然停了,真是好運氣。
 
這一個步道叫做Founders Grove,走在裡面像是走過歷史,這裡許多樹齡超過一千年,仰頭只見重重疊疊的枝葉,望不見盡頭。明明下了那麼大的雨,腳下的土地仍不顯泥濘,可見森林保護下的土地,不會受風吹雨打的摧折。
 


 
 
我們也見到許多大樹,遭森林大火撲擊之後,中間都鏤空了,卻有能量繼續成長,令人歎為觀止。
 
以下這幾張照片是在更北邊的National Redwood Forest裡的Lady Bird Johnson Grove Natural Trail照的。



 
 
挺直的樹幹當中,夾雜了許多傾倒的樹。紅杉能夠抵抗疾病、昆蟲、甚至火或人類的摧殘,這也是他們能活很久的原因。不過老樹越長越高,一旦大風來襲或是大雨將紮根的土壤浸濕變軟,這些蒼老的樹就首先倒地。我們見到許多連根拔起的樹,這些原來高不可見的樹,一旦橫躺下來,才讓我們體驗到他的高大。
 

 
老樹躺下雖是這棵樹的終點,在整個大森林環境來說正面的意義更大。這些老樹長年來盤據高空的世界,雖然有遮風擋雨的功用,但是也奪去了地下的小樹需要的陽光,讓他們生長緩慢。老樹倒下來,天空乍然晴朗,盡情吸收陽光滋潤的小樹才能伸展枝葉,順利成長,森林中的樹木榮枯、世代傳承,千古不變。
 
生命結束的老樹,貢獻卻不終止。橫躺在在泥土上的樹幹具有營養,可以讓灌木及小樹開始從上生長,漸漸的,倒下的樹幹從上面長出小樹,下面則逐漸化解融入土地,要歷經四百年,倒下的死樹才會徹底與大地歸一。
 
(看到遠方橫躺的樹幹上長出的小樹嗎?)


 

(樹幹上長了小草,幾百年後,會是何種景象?)
 
意想不到的木材博物館
 
Eureka這個加州北方的小城,是以出產及搬運木材起始的。來到這個城市,當然要認識一下製造木材的過程。所有的旅遊介紹都見到這個Blue Ox Millworks and Historic Park的大名,入城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拜訪。我心中把這個歷史公園想成上次去日本北海道的白色戀人公園,有著現代的設備,也許透過玻璃還可以參觀木頭加工的情形,因此當我們照著住址越開越偏遠,最後越過火車鐵軌之後在一片荒土上停下來,只見旁邊置著一座頹圮的木屋,門口睡著一隻身形龐大的白狗。
 

 
這座木屋跟我想像的一點都不一樣,只是木屋前那個雕像正是美國民間故事裡的伐木工Paul Bunyan,故事中還有一隻相伴的藍牛(blue ox),與這個歷史公園的名字相呼應,應該沒走錯地方。我推開車門,但一時間不確定到底要不要下車。V看出我的遲疑,問:「我們還要下車嗎?」我還沒回答,只見對面走來一位女人,說:「你是來參觀伐木歷史公園的嗎?」被這樣問,不好意思推卻,乾脆整個人站出車門。她指著大狗躺的破木屋,說,跟我來吧!
 
此時那隻大狗跑出來對著我們大叫,他的身材那麼高大,幾乎及腰,吠聲洪亮,沒經驗還真會嚇一跳,還好V對狗十分熟悉,他將手友善的伸出來,說:「你對我們好奇嗎?想做朋友嗎?」果然狗開始聞他的手掌,一會兒就開始興奮的搖尾巴,親熱的湊過來要我們撫摸。他的名字叫做Bluto,知道名字來由的人一定會微笑。因為Bluto就是大力水手卡通裡面的那個大鬍子壯漢,老是跟卜派搶奧莉薇,將這隻碩大的狗取這個名字,不是很傳神嗎?



 
我們付了些微的門票費後,這位女士將我們帶入撲鼻木材香的工作室,告訴我們這間工作室的來由。原來創辦人是自學的,起先是做家具,後來發現維多利亞的建築更有潛力,致力於恢復老屋舊貌的工作,現在更發展成為社區學校,教有興趣的孩子紡織、木工、或是其他打造的技藝。有人聽說他們的理想,將古老的木工工具送他們,她也示範給我們看。這些工具是藉由腳踏來轉成動力,像裁縫車那樣,非常有意思。目前他們正在申請經費,希望將這個老舊的建築更新,有更好的教學環境以及更像樣的博物館。


 
我們踏著吱呀的木板走到樓上,見到一些老舊的器材,有裁木的或是鋸齒,和一些刻木的模型,走道上還有說明。這些工具若是有更完善的安排,一定會是受益良深的博物館。雖然它的規模和裝設都非常破舊,但是由那位女士親自講解示範,又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參觀每個工作室,感覺更親切。旅行中發現與預期完全不合的目的地,也是一種樂趣。


 
維多利亞建築
 
以木材業著名的城市,當然有許多美麗的維多利亞建築。最有名的是這幢Carson Mansion。它以墨綠色為主,深淺中搭配出層次感,窗櫺及屋簷的裝飾都非常細緻,聽說蓋這個房子,有段時間甚至用到一百多位的木工來刻出這麼多精巧的弧線。
 
 
Carson Mansion對面,與之分庭伉禮的則是Carson House,為了和深色的Carson Mansion對比,漆成亮麗的粉紅色,因此又被稱為Pink Lady。我覺得深綠色的Carson Mansion美則美矣,但是太嚴肅了,還是比較喜歡溫暖的Pink Lady。
 
 
我們又經過了一家Eureka最有名的旅館:Carter House Inn. 本想住這裡的,但是要訂的時候已經客滿,但還是從外面參觀一下,過過乾癮。
 
 
伐木工人的餐點
 
來到伐木業的本地,怎能不去嚐嚐最道地的伐木工餐點呢?Eureka的北邊有幾個小島,其中之一就是Samoa Cookhouse的所在地。這個餐廳從1894年就開始營業,從早餐到晚餐都提供,對象就是伐木工人,一直到1960年以後才開放給一般食客。這個餐廳有著一條條的桌子,被分到哪裡就得坐,當天吃的菜也是沒有選擇的,廚師當天決定做什麼我們就得吃。
 
要去吃傳統的伐木工菜餚,我家另外兩個都很猶豫,尤其是以柔,一聽到有可能跟其他客人坐一起,就皺眉頭,畢竟這是從來沒有的經驗。還好當天的客人不多,我們旁邊沒坐人,小妮子才稍稍釋懷。
 
4409(這個長長的建築物就是Samoa Cookhouse。靠近左邊的是起始的建築,右邊的則是增建。)
 
(這個伐木工食堂還連接著一個小小的博物館,有伐木的器材及古老的照片,還有以前煮飯的器具)

 
 
餐桌如此簡單的排列著,左邊就是廚房。

 
我們當天吃的是絞肉燉出來的濃濃肉汁,最簡單的豌豆,還有馬鈴薯,都是簡單但又吃得飽的食材,可以想像一日在森林裡伐木後疲憊的工人們,是如何的狼吞虎嚥吞下這些溫暖又能慰藉腸胃的食物。我們雖然只是遊客,有機會能吃到這麼實在的晚餐,一樣有幸福的感覺呢!
 
 
對了,來到紅木國家森林不能不去找麋鹿(elk),但是這種野生動物又不能太靠近,還好有望遠的照相機,被我逮到,真是不虛此行。最後貼在這裡獻寶一下吧!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