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森林與海──北加州沿海之旅(一)

不知不覺又到了春假全家旅遊的時候。雖然離聖誕節的假期不過三個月,但是因為工作都是全力以赴,真的需要出去走走,讓腦袋放空,藉著新的風景充充電,回來才有力氣繼續工作。
 
如果不願意花太多時間準備,開車旅行的Road Trip就是最好的安排。因為不需買機票,能節省費用;用自己的車,打包也比較隨意,尤其我們有一台minivan,要帶的東西丟進去就可以了。十一年前買這輛車的時候有些掙扎,想說一家三口買這麼大一台車做什麼?後來才知道,用這種箱型車長途旅行,實在非常方便。
 
這輛車帶我們去過 Lake TahoeYosemite、最遠去過大峽谷(Grand Canyon)和Zion National Park,這次要去哪裡呢?我常聽說加州的北海岸非常與眾不同,巍峨的紅木聳然林立,大海波濤令人敬畏,我們在加州住了十五年,卻還沒去拜訪,實在說不過去,因此決定將健行的靴子穿上,看看這片未經雕琢的土地是什麼形色。
 
雖說是車旅(Road Trip),我並不喜歡每日長途跋涉,如此對開車的人負擔太大,因此我設計的行程,除了其中一個旅館只住了一晚,其他都是住兩晚,而且長途開車之後的次日都只在附近走走,才不會每天都開遠路。
 
在幾百哩路的行程中,我們經歷了許多美好的時刻,在此選印象最深刻的記下來。
 
陽光下的酒鄉
 
我們家離北加州的葡萄酒園Napa Valley不遠,那裡的酒廠都很大,有觀光酒廠的規模,一日當中有好幾次的機會能參觀酒廠,有專人講解製酒的過程,末了還有大片場地可以坐下來試喝。這次為了去北海岸,策劃到海邊的路線,發現要去目的地的Mendocino,有一段山路可以經過Anderson Valley,那裡也有好幾家葡萄酒園。Anderson Valley已經非常接近海邊,氣溫比內陸的Napa Valley低,因此紅酒中以Pinot Noir著名。我倒是很少喝那個山谷出產的酒,正好趁“路過”的機會,去品嚐看看。
 
Anderson Valley的128號公路,在山中蜿蜒而行,一下右傾一下左彎,坐久了還真會頭暈。不知多少曲折迴轉之後,忽然眼前一片開朗,在山丘之間出現了一大片原野,在陽光下舒暢地伸展著。葡萄需要陽光的滋潤,有平坦的原野,才能有葡萄園。
 
這裡的酒廠,要參觀得先預定,等我們到了,才發現只是一幢小小的建築物,而參觀的也只有我們一家人,等於是專人帶領,任由我們問問題。Aimee帶著我們走到葡萄園中,目前仍是光禿禿的,要再一個月才會開始發芽,到了十月就可以採收作酒了。Navarro擁有的田地,有平原有斜坡,種植的葡萄種類也不一樣,可以製作不同的酒。我們在田園中走著,Aimee不時提醒我們,小心別踩到地上的羊糞,原來他們養了一大群羊,不時放出來吃地上的草,排泄物則成為天然的肥料。不過這些羊必須屬於比較矮的種類,如此才吃不到葡萄葉或果實。除了羊,他們還養了兩隻lama(駱馬),能夠保護羊群。因此除了參觀他們製酒的工具和藏酒的酒窖,還能親近動物,真是一個動植物共生的小世界。
 


(提早發芽的一株葡萄)


 
(這只是羊群的一部分)



 
(這隻大眼睛長睫毛的駱馬實在太可愛了,多貼幾張。他特地走到我們身前,不知是不是等我們餵他?)



(這是另一隻駱馬,不過她顧著吃草,不理我們。)


 
(這些“酒桶(wine barrels)“都是橡木(oak)做的,如果喜歡有橡木的味道滲透(oaky flavor),通常會用比較新的橡木酒桶,反之若不要太oaky,則用舊的酒桶。)
 
逛完了葡萄園,我們走進小屋品酒,連以柔也可以品嚐葡萄汁。另外還有他們飼養的羊的新鮮羊奶做的起司能夠試吃。白酒中我很少喝到Gewurztraminer,這次試喝了,每一口的滋味千迴百轉,十分有意思。從前紅酒的最愛是Cabernet Sauvignon,這次喝到了他們的Pinot Noir,醇酒的芳香,單純但又餘韻無窮。想來以後我們家的餐桌,一定會多這兩種酒的蹤影了。
 
Navarro的品酒空間很小,只能靠著櫃檯站著喝,但是停車場的車越來越多,許多人紛紛進來提酒。原來Navarro產量不多,很少在賣場賣,除了少數海邊的餐廳,幾乎很難見到,因此想喝他們的酒都得親自來提,不然就得付運費。我的一位同事特別迷葡萄酒,為了省運費,常會跟附近幾家酒廠約好,一次到三四家葡萄酒園提酒。也因為有他的建議,參觀完酒園之後,我們才知道要去附近的一家比薩店吃午飯。
 
Anderson Valley並不是商業化的區域,因此大部份的葡萄酒園只提供品酒,沒有包括餐廳的服務。這家Stone and Embers賣熱騰騰的薄片pizza,配上清香的白酒,和精心調製的青菜沙拉,在暖洋洋的陽光下享用,恬淡又舒適。
 


 
比起遊人如織的Napa Valley,Anderson Valley只是藏在山間的一小片山谷,藉著一方陽光照得到的土地孕育出的葡萄園,更得我心。也許以後前來提酒的人群中,也會出現我的身影哦!
 
充滿森林清香的Skunk Train
 
Skunk Train是從北海岸往森林裡開駛的火車,以前燃燒汽油推動火車,味道很難聞,有人說“還未見到火車就先聞到“,而取得臭鼬的名稱。V從小就愛極了火車,他的祖父母住在科羅拉多山中的小城,每次他在前院玩,只要聽到火車的汽笛,就會衝到鐵軌旁看火車駛過。為了他這個火車迷,我們決定去坐森林火車。
 
這個臭鼬火車有兩節載乘客的車廂,一節餐車,另外還有一節露天的車廂,行進的時候可以自由走動,想吹風的人就可以去露天車廂。我們上車的時候才十點,靠海的森林區仍然晨霧凍骨,還好我們都有帶厚外套和手套,身體包緊緊的,仰頭看沿路而過的大樹,比在車廂裡隔著窗戶和受車頂遮擋要清楚多了。
 
(剪票的車長,沿途中他說了許多鐵道和火車的故事給我們聽)






        (沿途中看到許多小木屋,住裡面的人只能靠我們這輛火車帶他們出去買東西。因此火車快到的時候會鳴笛,他們若出來到鐵軌邊招手,火車就會停下載他們。他們買的是一年的年票,隨時都可以上火車。)


(火車上還有餘興節目,這位先生隨大家點關於火車的歌,尤其小孩子特別愛聽。不過我還是寧願出去吹風看樹去。)
 
到了終點Northspur,我們被請下車用餐,趁這段時間,火車也能掉頭。Northspur不過就是森林中的一個地區,火車公司在這裡造了一個木頭亭,販賣午餐飲料,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在原始的森林中見到火車這個龐然大物,感覺有些不協調,不過我們吹了兩個鐘頭的冷風,能坐著曬曬太陽,非常舒服。





 
回程時,氣溫已經回暖,我和V整個車程都站在露天的車廂,仰頭看大樹,盡情呼吸森林的氣息,不時見到小河潺潺,也看到木屋人家的大狗躺在土地上曬太陽睡覺。我們在徐徐的風中交換一些最近的心得,包括對以柔的觀察。平常不是沒有聊天的環境,但是換了環境,心情輕鬆,話題自然流出。這一趟森林火車之旅,造成了夫妻交心的機會,倒是始料未及。
 



 
坐火車在森林穿梭之際,其實心情並不輕鬆。出發那天早上,才讀到服貿學運的消息,心中甚是記掛。拂過眼前的森林景象,在在讓我想起小時候全家坐小火車上阿里山的記憶,如今在異國定居,卻無法他鄉變故鄉,畢竟我的心中仍然牽掛撫養我的土地。這趟火車之旅,見到一棵千年老樹,中間有一節沒有葉子的樹幹,是遭到雷劈的印記,但是並不影響他的生命力,希望我們的國家也是如此。貼這篇的今天,許多朋友都將上凱道,期盼大家都平安。
 
(就是這棵千年老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