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跟雲比賽

以柔上初中後,自己騎車上下學,我不用接她回家,少去了開車的理由。因此只要清晨不需要去上“體育課”,我都會騎腳踏車上班。一個禮拜只有兩天能騎車,我特別珍惜。不過有時候很早要開會,或是當天得去較遠的地方,非開車不可。犧牲了騎車的機會,總會讓我懊惱。
 
今天又到了可以騎車的日子。昨天就知道有可能下雨,因此一起床,就到外面探看。只見地是溼的,可見昨晚已經下過雨,此時只是陰天罷了。於是我帶Benny出去散步,一路看到有些雲層已經慢慢打開,露出後面清亮的天空,因此心中篤定,絕對可以騎車上班。
 
以柔吃完早飯來問我,需不需要載她和隔壁鄰居上學。平常若是下雨,我們和隔壁鄰居都會輪流開車送孩子上學。我隨意的揮一揮手,把手機打開來給她看衛星雲圖,有一些零星的雨區在附近,不過都會掠過我們,不用擔心。根據氣象報告,現在下雨的機會百分之五十,到了下午只剩百分之十。只要到了學校,就不怕回家會淋溼了。以柔聽我這樣分析,爽快的回樓上準備。七點三十分,她就跟鄰居一同離家了。
 
十五分鐘之後,該我出門。才一滑出門,就發現豆大的雨點紛紛而下,頭上烏雲密佈。說也奇怪,我卻沒有轉身回家開車的意願。當時還覺得理由冠冕堂皇。
 
第一,基於剛才看過的衛星雲圖,加上清晨帶Benny散步的觀察,我想這一定是陣雨。陣雨不就是一片移動的雲澆著水嗎?因此我想,只要騎快點,到烏雲外圍,就不會下雨了。
 
第二,我真的不想放棄騎車的機會,只要到公司不會太濕,回程絕對是乾的。這趟不騎,回家時大好天氣卻要躲在車子裡,多麼氣悶。
 
第三,也有可能是最重要的一點,我對十五分鐘前讓以柔騎車出門,有些罪惡感。告訴她沒關係不會下雨,自己卻因為幾滴雨就轉身回去開車,不是表裡不一嗎?若是此時女兒在大雨中騎車,媽媽卻好整以暇的坐在乾爽的車子裡,太說不過去了。其實現在想來,我是乾是溼,跟以柔早已無關,純粹為了自己的罪惡感,不好意思享受該有的權利,不是很傻嗎?
 
我就這樣頭也不回的使勁往前騎。原以為可以衝出下雨的雲層,沒想到那片雲一定是跟著我移動,越往前騎雨越大。我身上穿著丹麥公司給的防風雨衣,裡面的衣服不會溼,不過牛仔褲一下就溼了,我也發現安全帽開始滴水,試著將夾克的帽子拉到安全帽上,可是一下就卡住,只能放棄。V後來告訴我,帽子可以戴在安全帽的底下,可惜當初沒想到。還好,有安全帽總比完全沒有遮蓋好。
 
若是在前面的三五分鐘回頭,也許還有挽救的機會,可是我只顧著往前猛騎,很快就過了那個黃金時間,等待我的,只有到底會溼到什麼地步的問題了。這也是無可救藥的樂觀吧,想著反正回頭已經來不及了,也許往前行反而比較有希望將雨拋到身後。
 
雨迎面打過來,臉一下就溼了。忽然天真的想到,瓊瑤書裡的女主角只要遇到挫折,總是衝到雨裡,大呼小叫的,然後就有一句經典的句子:「分不清是雨還是淚」。雨打在臉上帶來清涼的感覺,只是開始往下滑我就得擦一下,否則流到頸子裡就不好玩了。
 
往前衝的時候還好,等紅綠燈時,靜靜站著讓雨淋,感覺特別窩囊:這就是沒有建設性的淋雨。相反的,幾次過有遮蔽的“山洞”,即使是短暫的乾燥空間也是感激涕零。
 
在雨中快速的直直往前衝,開始覺得自己還蠻有氣概的,因為我從來沒有騎車騎的這麼快。可惜一到公司,這條龍就成了一條蟲(還是一隻雞?落湯雞!)。我草草將車子停到屋簷下,安全帽一摘下來就開始滴水,透氣孔下方的頭髮溼了,還好大部份沒淋到,我也連忙將臉擦乾,最煩惱的是大腿前方的牛仔褲都溼了,只好將辦公室的暖氣爐開大,希望暖而乾的空氣能讓褲子快點乾,否則溼冷的褲子貼著腿,真是不舒服呀。其實我從義大利島帶回了一件很好穿的雨褲,如果剛出門的時候,返回家套上就好了。
 
我一直是不喜歡淋雨的人,只要一點點的雨就讓我想撐傘。這次雖然是基於衝動,加上腦袋反應不靈光,才會白白淋雨,不過經過這次的歷練,若是我已經預知要在雨中騎車,有十全的保護措施(雨褲、雨衣、雨帽),只要不是傾盆大雨或是狂風大作,其實騎車是可以接受的。下次也許可以試試看,沒有不確定感,也許雨中行車也能有另一番樂趣也不一定哦!
 
後記
回到家,見到以柔第一句話就問:「你早上有沒有淋到雨?」她的嘴一撇,害我的心一沈,罪惡感一下就升了上來:「喔,你也溼了嗎?對不起」我還沒說完,她就笑了:「沒有啦,一點都沒有淋到。是把拔叫我騙你的。」這個臭把拔,我早上到了公司就打電話跟他說我的歷險記,他卻叫女兒來唬我。哼。
 
還有一個後遺症,就是我一整個晚上大腿都有燃燒的感覺,因為騎車太用力的原因,看來明天一定會痠痛一整天吧。不過,為了跟雲比賽換來運動的機會,也算值得吧。
 

 
(淋雨後沒心照相,用張以前的腳踏車照片充數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