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5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孩子們(兩則)

 
這兩天發生了幾件跟我的兩個孩子有關的事,隨手記一下。
 
(一)     
下班回來,在書桌前做功課的以柔抬頭望向我,用委屈的音調說:「我今天吐了。」是嗎?我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不自覺的問:「妳吐在哪裡?」她狐疑地望著我,說:「馬桶呀。」我還傻傻地問:「有時間跑到廁所哦?」她說:「當然啊。你在想誰?」
 
還有誰,當然是Benny。他有時候會莫名其妙吐,吐之前有幾秒鐘的乾嘔,通常這都是在地毯上,來不及將他推向地板,也沒時間衝到廚房拿報紙,有一次在手邊看到V的雜誌,匆忙間抽了一本以為不重要的來接嘔吐物,結果V跟我說那是他本來要留的,還是選錯了。這還是他在我面前吐,更多時候是起床或是下班回家才看到Benny在地毯上留下的“禮物”。這個傢伙,總是選去地毯吐,都不會在廚房比較好處理的地板吐。可能受害太多次,聽到以柔吐,會不自覺的問吐在哪裡這種蠢問題。
 
以柔明顯的沒什麼精神,晚上只喝了一點湯,早早上床睡。我入睡之後不知多久,忽然被人推醒,原來是以柔,她說:「我又吐了。」我一下子醒轉,趕快坐起來,摟著她先走回房間再說。
 
那時候已經十一點多,我們回到她的房間,以柔坐到床上,我則坐在床邊的小沙發上,跟她輕聲說話。本來在我床邊沈睡的Benny,一有動靜興奮的很,搖著尾巴跟著我們走進以柔房間,這裡湊過來那裡擠過去的要人摸。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以柔沒有燒,我也不太確定吐是怎麼回事,只能叫她再休息。此時上樓要睡的V,看到我們房間亮著,也過來看看究竟,一家四口在燈光暗淡的房間聚集,只見Benny的尾巴衝著爸爸搖的厲害。
 
等我重新躺回床上,想起她來把我搖醒的情景,心中感到一陣溫馨。 她三四歲的時候,常常來床邊把我叫醒,用稚嫩的聲音說:「馬麻,尿溼答答。」半睡半醒的我,會摟著她走回房間,燈打亮,檢查被子或床單,濕的拿下來,換回乾淨的被單,然後將尿濕的床單放到洗衣機開始洗,一切妥當之後,再將以柔塞回被窩裡,燈關掉,自己又回床倒下繼續睡,一個程序才算結束。這樣的事不時就會發生,處理習慣了不當一回事。除了尿床,以柔不舒服也半夜會來把我叫醒。我想這次她會來跟我說,也是持續以前的習慣,否則我其實沒什麼能幫她的。時光荏苒,早已遺忘睡眼惺忪洗床單的日子,直到這晚,舊時的記憶如潮水般的流回心中。
 
(二)
以柔吐過的第二天,還是有點虛弱,微燒,所以在家休息一天,還好到了晚上食慾恢復,精神也好多了。這個小病,來得快去得快。
 
晚飯後,我發現餐桌的椅子沾了東西有點髒,用洗潔劑擦過以後,要拿到後院去風乾。我赤著腳,扛著椅子擋在身前,將落地門打開後,不是很好抬出去,退了一步想調整椅子的角度再試一次的時候,忽然感到腳下踩到一團軟軟的東西。覺得不對勁,把腳抬起來看了一眼,是一塊深咖啡色的泥土般的東西,我一看就知道是什麼,開始哇哇大叫,語無倫次的一大串話夾在尖叫中滾滾流出:
 
「你這個臭Benny!啊────好噁心!以柔你快點來。拿塑膠袋,拜託。啊────好倒霉,真噁心。臭Benny!」
 
我一邊大叫,一邊又覺得碰到這碼子事,實在太好笑了,又哈哈大笑,笑到眼淚流出來。我難得光腳丫,居然就結實的一腳踩上狗大便,實在太巧了吧。
 
以柔終於出現在客廳,瞪著抬著一隻腳、又叫又笑又罵的媽媽,完全無法理解。我提起沾著便便的腳給她看,她霎時皺起眉頭,往後退了一步,我大嚷:「你不要走,拿紙巾和塑膠袋來呀。」以柔說:「馬麻你真厲害。」這句話裡面一點誇獎的意味都沒有,只充滿濃濃的無可奈何。
 
我將手伸得長長的把腳上的糞便揩掉,發現便便上還連著一根黑色的頭髮,這下才明瞭,為什麼家裡有Benny的便便。他每天舔東舔西,吃下灰塵,也包括地上掉落的頭髮。頭髮纏在糞便裡,有時候排不乾淨,會連著便便吊在屁股外。這種事我帶他去散步有時會發生,我總是將手套在塑膠袋裡捏下來,這次剛好發生在他跑去外面上廁所,沒便乾淨又帶進來,走了幾步以後才因重力掉到地毯上,然後被捧著椅子沒看路的馬麻一腳踩上去。
 
擦掉之後,我只用乾淨的腳踩在地上,一拐一拐的爬樓梯到樓上去洗腳。心中感嘆,養這隻狗,除了偶爾要除去嘔吐物,還有三不五時在報紙上尿,居然現在還要從腳上洗掉他的便便。V從書房伸出頭來,說:「請問你剛才大呼小叫的,出了什麼事?」我先把腳洗乾淨,才出來說這件糗事,說著說著又忍不住大笑。V攤著手說:「他是你的baby,你有什麼話好說呢?」我嘆口氣說:「你知道嗎?碰到這種窩囊事,應該會很懊惱才對 (我從來沒光腳踩過任何的動物的糞便呢!),可是我只覺得好笑。我們女兒小時候,把屎把尿、或是被她吐在身上,我從來沒有覺得噁心。Benny也是一樣。我踩下去以後,第一個反應就是將那團軟軟的東西甩掉,一半的便便被甩到地毯的另一端,卻沒有將地毯沾髒。我還忍不住心裡誇獎我們將Benny養的這麼健康,因為他的便便一條不乾不濕,被我踢掉還是維持一樣的形狀,心下有些竊喜呢。」不管Benny幹什麼壞事,或是闖禍,我總是可以幫他找到自圓其說的理由。連這次碰到這麼窩囊的事,還能找到值得慶幸的理由──例如我的狗兒子很健康。V啼笑皆非地看著我,說:「十五年前的你,可以想像有這樣的今日嗎?」
 
剛認識V的時候,我是很怕狗的,好不容易對婆家溫馴的狗比較習慣,還是不怎麼親近。沒想到Benny來到我家,輕易攫取我的心。V說的沒錯,他就是我的孩子,像以柔一樣。但是以柔會長大,已不需要我亦步亦趨的照顧;而Benny則永遠需要媽媽,總能夠填滿心窩裡“被需要”的角落。
 
─────
 
很快地又回到日常生活中,不過,偶爾還是會想起那晚在以柔的房間,昏黃的燈光下,一家四口聚在一起輕聲說話的情景;或是我又哭又笑地邊罵Benny邊笑自己的糗相。我的生活平凡不已,不過總有這些小小的溫馨時刻,能夠在心中灑下陽光的印記,無論多久,總還能感到當時的溫暖。未來若要為我們這個小小的平凡家庭做總結,珠鏈般串連起來的不是轟轟烈烈的大事,而是這種微不足道、但總能帶起嘴角微笑的芝麻小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