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荒野之旅(一)

大約是一個多月前,大頭來小城巡視,一同用餐的時候,我跟他詢問義大利島團隊活動的詳情。他問我,習不習慣原始的露營?我問什麼是primitive camping?他說:「就是沒有帳篷,席地而睡。」我搖頭說:「不要說是原始的露營,我連露營都沒有嚐試過,我只睡有鋪床單的床。」他瞪大眼睛看著我,換他搖頭:「啊,那你可能會不習慣喔。」我喝了一大口紅酒,心裡開始怪罪老闆,什麼活動不好辦,非要把我們放到蠻荒之地去求生存。
 
去義大利島的前一個星期五,即將前行的我們電話開會,由主導的帶領人宣布需要帶什麼東西。其中一項是毛巾,但是不用帶太大條的。我沒聽怎麼懂,通完話後偷偷跑去問上次跟大頭去冒險的一位女主管,毛巾帶那麼小條,洗澡擦身子怎麼夠用?她似笑非笑的望著我,說:「Janine,根本不要想洗澡,那裡是沒有水的,要帶毛巾是因為你會常常弄濕,得擦。」她望著我迷惘的神情,已經想到我腦裡想的事,繼續補述:「當然也沒有廁所。記得帶衛生紙就是了。」我大大的嘆了一口氣,未來的冒險旅程,越來越原始而黑暗了。
 
可惜別無選擇,就像許多第一次的經驗,硬著頭皮去就是了。
 
第一日
 
我們下午三點半在飛機場集合。我前一天抵達這個純樸的義大利島,中午吃了一盤培根義大利麵,還點了一杯紅酒,心裡想著,這是最後一頓的飽餐,未來不知道會吃什麼樣的東西。時間到了就坐計程車回機場,見到未來五天將朝夕相處的夥伴。除了我以外,是七個男人,加州除了我還有另一位主管,美東來了三位,南美一位,丹麥兩位(包括我們共同的主管),除了工作的地區分散全球,國籍上丹麥人占了五人,一個西班牙人,一個印度人,再來就是我這個台灣女生。因為大家的背景和工作單位不同,才會讓老闆起意希望藉由這個活動讓我們以後能更合作。除了我們八個人,還有公司的人事主管,負責這次行程的活動,以及活動的帶領人G,他辦著種戶外歷險團隊活動已經二十年了,頭髮已經斑白,但是行動矯健,一點也不輸年紀輕的人。還有一位醫生則要入夜後才會來。
 
集合後,兩輛車將我們載上高速公路,飛快地前行,下了公路後,開始往山裡攀爬,左轉右彎的,越爬越高,越進越深,路也越來越顛簸,終於無法前行。我們下車提自己的行李要走到100公尺之外的空地換成背包。這是我遭遇的第一個難處,碎石地無法拖行李,我也尚未換靴子,舉步難行,還好G前來營救,左手提他自己的行李,右手拿我的,自己還背著一個背包,我將他的小背包搶過來背,聊表心意。
 
好不容易走到一片空地,高處能眺望美麗的海岸線。我們開始將貴重的電腦手機護照等等放到一個行李袋,然後開始將未來幾天需要的衣物放到發給的背包。我坐在地上換靴子,身旁的男生則紛紛脫衣脫褲,換上健行的裝備,光著上身的老闆跟我說:「不好意思,第一天就讓你看我們的內褲。」我稍微側身,沒有正眼看他,笑笑地說:「沒有關係,這些景色對我並不陌生(”There is nothing I haven’t seen before.”)。」這時遠處的雷聲隆隆,暴雨正要朝我們而來,G叫我們動作快,行李收拾好就快去找避雨的地方,而且我們的背包是不防水的,得用帆布包起來才不會被淋濕。我本來以為會去旅館做"交接,身上穿的還是棉質的T-shirt,也得換下,但是已沒時間找地方換,反正裡面已經穿了運動胸罩,於是面向海洋,快速換上新的T-shirt
 
美國人算是保守的,歐洲人則是完全不介意身體的裸露,他們若是要湖裡游泳,直接走到湖邊,快速脫衣穿衣,沒有到更衣間或留在車子裡換衣服這檔子事,男人女人都一樣。後來幾天,我們全身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只要到可以換衣服的地方,這些男人都是當場更衣,剛開始還會告知我一下,後來根本不說,我也習慣將眼光移開,不去看他們。至於我自己,通常得走遠一點的路去岩石或草叢後,無論如何,還是無法卸下心防當個歐洲女人。有一次從海裡剛游上來,所有的男生一上岸就公然擦身換衣,我專心的將包包打開,低頭找可以換的衣服。一位體貼的男生指著海邊的一顆大岩石,說:「那是你的更衣間。」但是岩石的背面面向大海,我蹲在岩石後面,還頻頻往後確定海上沒人。等我回來,男生們開玩笑的說,你有沒有看到一艘遊客船從你的背後開過去?我瞪了他們一眼,只能在心裡怨嘆當女人真麻煩。
 
這只是與日常生活不同的一個例子罷了。一群人在原野朝夕相處,文明生活中的定律都改變了,是不是也同時卸下了心防呢?
 
(換行李的美麗風景,只是我完全沒有心情欣賞)

(這是我們換上健行衣裝前的照片)
 
回到原題吧。
 
我們一人分到一個登山背包,裡面放水、繩子、睡袋等等的用具,也領到夾克、雨衣雨褲,短繩一人一條,還有非常重的長繩,以及可以拿來搭帳篷或避雨的蓬布,非常沉重,這些東西就有勞強壯的男人去背。雖然我的背包份量最少,第一次提起,還是嚇了一跳,沒想到那麼重。老闆看到,說:「讓我來。」他將我的背包提起,拿到身後,好像為我披上外套那樣將背包放到我的肩上。另一位同事則過來幫我調腰帶和肩帶,讓背包緊緊地貼著後背,使重量由臀部承擔,而不是腰部。也還好有他們幫忙,即使每天背著15公斤的背包,也都沒有腰酸背痛。
 
 
果然雷陣雨很快地到來,我們將蓬布搭起,在裡面躲雨。還好雨來的快也去的快,我們圍一個圈圈由G解釋這個活動的規定,通常都是分成兩隊,四人一隊,選一個領導人,共同達到目標。這個隊伍的成員會時時變,因此整個行程可以與不同的人相處。
 
我們的第一個任務是下到海邊,在天黑以前紮蓬。這種戶外的事情我一竅不通,只能讓其他有經驗的人來動腦筋,因為怕海灘上風大,於是到內陸去找紮營的地點,偏偏這處海灘的人很多,隱密的地方都是廢棄的衛生紙(也不帶走,真沒公德心!)。終於找到一處合適的地方,將繩子綁上樹,然後穿過帆布紮好。我們知道當晚會下雨,因此小心的讓帆布有弧度,雨才能滑下。後來有點擔心搭的有點高,若是風大會不會整個吹翻,但是那時已經天暗,由不得重新搭。
 
(這就是我們第一天的帳篷,遮風避雨,mat鋪在泥土上,就這樣睡在泥土地上。)
 
帳篷搭好了,我們將頭燈(head lamp)戴上,拿了筆記本和筆(沒錯,蠻荒之地還是要做筆記)去海灘邊圍圈圈。我們的身旁放著螢光棒,隱隱能看到大家的身形,只有發言的人才會將頭上的燈打開,否則就是靜靜坐著聽別人說話。那天我們一個個說自己希望這趟旅行能夠達成的目標,和我們每人帶來的特質。不過我很不專心,因為天空的星星好多好亮,好幾道星河非常清楚,我從來沒看到這麼暗的天空,襯著那麼亮的星星。
 
那晚結束的時候,已經十一點,自從下午集合,我們都還沒吃任何東西,奇怪的是,我一點也不餓。等我們回到帳棚,每個人分到一個energy bar,草草配著水吞下去。凌晨十二點的時候,G發來了泡麵,我們將水煮滾了,泡麵放在塑膠杯裡,滾水倒進去,就這樣吃。有人說:「明明來義大利這個美食國家,居然吃泡麵!」大夥也只能苦笑。

    (第一天待的海灘)

 
        (我和我的大包包)
 
雖然已經累的不行,但是還沒有睡覺的奢侈,因為入睡前,命令傳來如下:
 
·        凌晨一點到日出前,會有一艘漁船從外海開來。因此凌晨一點開始,每半個鐘頭派一個人在沙灘等船來。等船來以後,用無線與之交涉,請船長盡量把船往岸邊靠近。
·        睡覺前,所有的人得將背包準備妥當,裡面的衣物都要用防水的塑膠袋綁緊,否則海水進去就泡湯了。
·        船來了以後,待在外海等帶時間有限,大家得游泳將背包帶上船,然後那艘船會將我們在到下一個活動地點。
 
這是我行前最擔心的活動,因為我不會游泳,怎麼上船呢?活動負責人的答案是,如果我真的不願意參與,有一艘安全閥,可以過來接我去。若是我想參與,他們可以讓我穿上救生衣,然後讓我的隊想法子讓我游到船上。
 
隊友們當然不會輕易讓我放棄,他們七嘴八舌的討論,如何協助我上船。初步的決定是,將繩子綁在一起,由最會游泳的兩個人先帶到船上,另外一端則是由另一個人在岸的這一端持著,然後我可以攀著這條繩子緩緩游到船上。我則是想,為什麼不能讓繩子一端綁著我,往船上拉去就得了。但是他們不同意,覺得這樣反而危險,繩子另一端是可以用手拉著,但是需要能隨時鬆手才安全。有人也建議,讓我跟著他們游就是了。我卻擔心若是海浪大,將我沖離怎麼辦?
 
討論半天也沒結論,也還未想清楚行李怎麼拖著游,但是大夥都累了,先睡再說。我選了最外的位置,將背包當枕頭,鑽到睡袋裡,但是一點睡意也沒有。雖然成行之前,信誓旦旦地說絕對不下海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到了當頭,卻又猶豫不決,畢竟若是有一點成功的可能,我怎樣也不想當一朵壁花,在救生筏上冷眼旁觀夥伴們辛苦游上船。
 
最後我決定不想了,看明天的浪多大再說吧。
 
我承諾當第二個守夜人,反正時差也睡不著,因此一點半被叫醒的時候,都還沒有完全入睡。K陪著我走到海灘上,將無線通話器交給我,就返回睡覺。我在海邊打包了好幾次,將衣物放在垃圾袋裡,嚴嚴的打了結,這樣明天船來了以後只需要將鞋子放到另一個塑膠袋就可以馬上行動。一切就緒,我終於將頭燈熄了,望向黑暗的海洋,沒有漁船的燈光,只有遠方的閃電不時將夜空點亮。我猜船是不會那麼早來的,黑夜裡什麼都見不到,多麼危險。躺在沙灘上,頭枕著睡袋,看著滿天星海與星河,微風打在臉上,很幸福的感覺。這麼靜靜躺著,反而捨不得結束守夜,我多守了十分鐘,才回去叫醒下一個人。這時候已經兩點四十分,身體的疲累終於讓我稍微闔眼。聽說另一端的人睡下才發現旁邊有便便,可能是設營地的時候我們掃地,被掃出來的,哇哇大叫一番。我倒是不怎麼介意,平常最靈敏的鼻子,大自然中無限的通風卻聞不到什麼,反正就是泥土的味道。睡在最外面的我,臉上迎著飄進來的微風,稍有涼意,我將睡袋的帽子"拉上包住頭,就暖和多了。我們四個人都值完班,換另一隊的時候,開始下大雨,不過我們的蓬子蓋得很好,躺在裡面非常乾爽。大雨打在帆布上滴滴答答的奏出和諧的自然之歌,平常最愛聽雨聲的我,從來沒有這麼近的在雨聲中過夜。本來擔心男生打鼾會太大聲,那天帳篷裡的人只傳來均勻的呼吸聲,伴著淅瀝的雨聲,應該是幸福的體驗,我卻一再擔心早晨後海水不知狀況如何,無法放開心懷享受這一夜的經驗。
 
好不容易朦朧入睡,五點的時候卻被一道的燈光吵醒,是另一隊的人叫我們去守夜,我們遮著眼睛擋光,雖然驟然被吵醒腦袋還不怎麼清楚,但是科學家還是條理分明,我們這隊四個人都值過班了,最後一個人將通訊器交給他們隊上,已經三點半,怎麼可能那麼快就輪回來?將這個冒失鬼趕回他們隊,才重新睡下,只是沒過多久,就聽說船來了!
 
我們快速地打包,拆帳篷,走到海灘上,只見漆黑的海洋遠方果然有一盞船燈,孤單的亮著。此時我們將背包都放進大型的垃圾袋,外面又用繩子纏起,這樣才能拉著游,試驗以後發現居然浮的很好。也還好有幾位很會打童軍結的人,將這些垃圾背包裹得很好。於是,兩位強壯的同事,將重繩扛在肩上,開始往船燈游去,另一位帶來防水的頭燈,牽著繩子的盡頭,也下水而去,只見到那盞孤燈緩緩的往海洋中心而去,另兩位則是完全消失在黑暗中。
 
這時隊友M走來,他說:「來,我們去感受一下海浪。」這時我已穿好救生衣,若是掉入海裡也會馬上浮起來。當海水及腰的時候,有些涼意,不過浸下去以後稍稍習慣,其實蠻溫暖的。他教我海浪來的時候側身相迎,海浪就會順利的過去,不會在我們身上施力。這時遠方的天空開始出現曙光,我們見到持著繩子末端的那位同事的頭燈已在遙遠的一方,原來繩子還是不夠長,無法採取原來的計畫,讓我順著繩子游到船上。M說,你看,今天的海很平靜,只要過了這幾個浪頭,外海像游泳池一樣,我們一定可以游到的。我遲疑的問:「可是有波浪的地方呢?」他說:「前面這區很淺,用走的就可以了。」這時女醫生也走過來,她指著停在內海的一艘救生筏,說:「我會陪著你們游,任何時候你決定不游了,我們就去那艘救生筏。」我那時並沒了解其時那艘救生筏可以駛到離我們比較近的地方,只是想著,救生筏也得游去,那還不如去船上。
 
M過去拿了纏著童軍繩的一袋大背包(所有的人都要拿自己的背包,只有我不用負責,因此有人要游兩趟,再回去帶我的背包過海),將繩子掛在肩上,開始走下海,醫生則走在我的另一邊,柔軟細緻的沙地踩在腳下,溫暖的潮水一波一波的打來,只要側身,不覺得太兇猛。終於海水到了胸部,於是我們開始游泳。救生衣因為浮力,一直卡到我的脖子,得用一隻手往下推,因此我無法藉由手來幫忙自己前進,至於腳的打水力量也有限。M察覺我實在游得太慢,將背包上纏的繩子另一端叫我拿著,他游泳拖著背包前進時,也拖著我前行,基本上我就是他的第二個包袱。有他游泳的力量,我們前進快多了。因為海水平靜,之前擔心會被波浪沖走的疑慮也消失了,那時我就下決心要游到船上,不去救生筏了。
 
身在海裡,才發現那艘船停的真遠,雖然我不是真的游泳,可是不一會兒就喘氣喘的很厲害。M和醫生一直問我好不好,到了一半,我說:「可不可以休息一下。」於是他們反躺在海上,讓我喘一口氣。林良的"小太陽"裡有一篇寫他載女兒騎車,有時候半途女兒會說叫他停下來。「為什麼?」他問。她說:「你需要休息。」再騎一段,她又說:「停!」這次又是為什麼呢?「換我休息。」拉著兩袋行李游泳的壯漢都沒叫累,我這個被拖著游的行囊反而需要休息,實在有些滑稽。等我的重喘稍停,又開始打水向前。於是我們三個人緩慢但持續的前行,終於游到船上,M將背包先交給船夫,又指示我如何爬梯子上船,我爬到一半時,海中的他高舉左手,對我大聲說:「騰一隻手出來,我們為成功擊掌!」於是我從上方與他用力的拍了一下。
 
沒有M的帶領,我絕對不可能完成這項任務。以後與他合作公事,這個體驗一定深植於心,這也是這種團隊活動的深意吧。
 
上船後,才發現許多男生早已將背包交到船上,但是他們捨不得上船,都還待在海裡,有人上船了,又跳下海。畢竟昨晚大家都沒洗澡,在溫度適宜的海洋中泡著,非常舒服。終於大家都到齊了,見到我完成任務,也都為我豎起大拇指。船開始飛快的打浪前行,太陽也開始從東方升起,將海邊的雲彩染成一片柔和的橘色,沿岸則有很多奇異的景色,例如岩石的洞穴。我的心卻還在騰雲駕霧,無法相信擔心了那麼久的項目,因為有同事的幫忙,和老天爺的合作,海水無波無浪,才能如此輕易完成。
 
終於船轉了方向,開始往一片碎石密布的海岸開去,然後在外海打停。我還沒搞清狀況,老闆就轉頭跟我說:「你沒有想到還要再游一趟吧?」唉,其實我就是有預感,因此救生衣遲遲未脫,但還是存著一絲僥倖,希望停泊的時候有碼頭,可惜,如何來就得如何上岸。男生紛紛提起背包跳下水,M對我說:「起碼這次我們知道怎麼做了,對吧?」於是他找到我們的背包,先行跳下水,醫生和我也隨他下去。海灘遙遙,而且這次逆風,比較難游,前進的特別緩慢。M游一段就反過來休息一下,他開玩笑的說:「你被拉上癮了,這次就放著讓我出全力喔?」
 
那天的海洋碧綠地像翡翠,水清見底,實在美極了,我們雖然游的很累,還是忍不住讚嘆顏色的美麗。我想著,這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如此近的觀察海水,都要感謝隊友的幫忙,才讓不會游泳的我,有機會在這麼美麗的海洋中倘佯。活動結束那天,我們乘船要去旅館,遠遠的又見到這片登陸的海岸(正中間的白色海灘),趕快拍下,不過身在船上,多了一層距離,感動就沒有那麼強烈了。無論如何,這一輩子,這片碧綠如玉溫柔擁抱我的海水,永遠會在我的記憶裡的。


 
上岸後,如釋重負,我志得意滿的告訴大家,這麼困難的任務都能達成,再也沒有什麼可以難倒我的了。
 
那時我不知道,渡海的任務,是這趟荒野之旅最簡單的項目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