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恭喜涵涵──兼記杜克大學畢業典禮

大約是一年前,姊姊打電話說:「涵涵說要邀請你們來參加她的畢業典禮。」
 
我愣了一下,涵涵不是才剛上大學嗎?怎麼已經要畢業了?時間真快。在美國,大學畢業是很重要的里程碑,V大學畢業的時候,他的家人,還有祖父母都跨州去參加他的畢業典禮。我們在涵涵成長過程中扮演過一些角色,她的畢業大事,自然是義不容辭地要去見證並親自恭喜她。
 
涵涵是我們家第一個出生的下一代,她剛生的時候,我已經在美國,因為是暑假,就去幫忙。單身的我笨手笨腳的,能幫的不多,姊姊不但親手照顧初生嬰兒,也負責煮飯,我所做的就是最簡單的倒垃圾、洗晾摺衣服、洗碗洗菜,姊姊騰不出手的時候,幫忙遞東西。那個軟綿綿的嬰兒,我不太敢碰,這是那次探訪少數合照的相片。
 
 
後來姊姊一家回台灣,我再見到她已是活潑可愛的兩歲女孩,任何人都說她簡直是我兩歲時的翻板。爸媽說,涵涵聰明活潑多了,阿慧小時候比較呆。我看她鬼靈精的模樣,也是自歎弗如。
 
後來V跟我結婚,也認識了這個可愛的孩子,他和涵涵的故事寫在“最初的愛”,直到現在,他和我談起往事,還是會想起我們喜宴那天將自己裹在新娘的蓬蓬裙裡的小女孩。
 
(原本是我們和叔叔嬸嬸照相,但是這個小娃娃每張都要來插花,因為新娘裙實在太誘人了。)
 
姊姊和姊夫對孩子的教育,只注重大方向,不太管細節。姊姊謙虛地說她只是個懶惰的媽媽,從來沒幫涵涵檢查過功課,也不管她需要修什麼課。其實這也因為她是個主動的孩子,沒有父母督促,也能夠抓住自己的方向,這也造就她日後獨立的思想。在Duke的最後一年,她去許多公司面試,並得到許多offers。她有自己的想法,即使許多熱門公司(例如Google)邀請她去,但是她覺得那些公司規模太大,學習機會不一定多,寧願選擇新開的小公司,有機會接觸潛力大的projects,對未來發展較有幫助。她沒有對有名的公司趨之若騖,反而周詳地找資料並積極與未來的主管會談,最後做出選擇。我想,對自己的未來如此自信掌握,她以後一定能夠走出自己要的人生。
 
就這樣,離畢業還有一個學期,她的工作已經有了著落,而且是精挑細選的所愛。不知不覺的,冬天過去春天來臨,踏出大學的日子也到來。
 
前一天下過大雷雨,畢業典禮這天,是個晴空萬里的天氣,而且沒有南部常有的潮濕,涼風徐徐,是個清爽舒適的日子。V為了外甥女的大日子,特地穿上西裝外套,本來擔心若是濕熱,他流汗一定會很不舒服,出旅館後發現是如此宜人的氣候,鬆了一口氣。
 
畢業典禮在露天的美式足球場舉行,講台和畢業生的椅子都已經整齊的擺好。因為學生不多,只需要一半的場地,觀眾席上也沒有坐滿,不需要跟別人擠。相較下,公立大學的學生越收越多,V說他任教的加州州立大學,畢業典禮只能分學院進行,每個學院就佔滿一個足球場。

 
足球場中立著幾個象徵學校建築物的塔,裡面藏著大喇叭,將現場演奏的樂團音樂傳遠遠的。姊夫和姊姊很早就去,找到很好的座位,到時候涵涵和她們工學院的學生進場,就從我們身前走過。
 
(我和姊姊,等待畢業生入場)
 
果然畢業生開始入場,工學院是第一隊,我們張大眼睛希望找出涵涵。還好,他們只是兩人一列,操場又離我們很近,很快就看到她。我們亞洲人比較含蓄,不好意思大叫,還要仰賴V這個美國姨丈,他以手圈者嘴,大聲嚷著她的名字,然後加上一句中文:「 Jia Yo(加油)!」涵涵聽到有人喊加油,馬上轉頭看我們,並且開心的揮手。我拿著長鏡頭一直按快門,當阿姨的見到這個穿著學士服,漂亮又甜美的外甥女,真是說不出的驕傲。


 
 
每個學院批在肩上的袍子顏色或設計都不一樣,有的學院,像是法學院,連帽子都不一樣。學生到位之後,就歡迎教授們入座,這些教授穿著拿到的最高學位的母校袍子,服裝五顏六色,十分耀眼好看。

 
畢業典禮的主講人是Melinda Gates。她和Duke淵源甚遠,大學念這裡的電腦系,曾經和同學瘋狂幫自己的籃球隊加油,某年打敗Michael Jordan的UNC(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三次,非常過癮。畢業後她又回來念Business,因此兩個學位都是Duke。事業成功後,她也回報母校良多。
 
(離題一下,畢業典禮前一天我們去逛UNC的校園,V詭異地說:「知道誰在這學校打過籃球嗎?」看我沒表情,他說:「你最討厭的人。」我長長的哦了一聲。Michael Jordan大學一年級的時候,V正在University of Virginia念研究所。教練Dean Smith不太用大一的學生,不常讓Jordan上場打,即使如此,UNC和UVA對打時,V還是見過他打球。)
 
緬懷一些大學回憶後,Gates轉而進入她演講的主題,是“Connection”。她說如今科技進步,人與人之間可以說是更近了一些,但是也有人覺得科技讓人疏離。電腦界出身的她,自然不會摒棄科技進步的優點,但是她鼓勵每個人更重視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畢竟科技只是工具,人的情感才是最真實的。她開始提到她重視的議題:幫助貧窮國家。她說“第三世界”這個名詞其實有問題,只因為那些人住得遠,生活品質與我們不同,就籠統地歸為一個名詞,好似他們是另一種人類。但是當她拜訪那些貧窮的聚落,發現那裡的婦人與她聊天時,她們希望的和我們其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達到夢想的可能性相差很多。面對面的深入交談,與閱讀數據,或是選部落中的一個人來報告,完全不同,更能產生交流。
 
這讓我想起雲小小和她的先生,在辦報與不同的發聲管道幫外勞/移工爭取福利,他們的方法不是高高在上地幫忙,而是從讀者投書知悉他們的故事,然後親自去了解不平的地方,因此他們最能瞭解這些外勞最需要的幫助何在。這也與Melinda Gates說的“connection”一樣。有人說Gates夫婦太有錢了,無法了解窮人的問題;但是她用電腦用語來反駁。電腦語言不是一就是零,就是所謂的binary。她說世界上分兩類,一是有生命的,另外就是其他。她和先生是一、Duke畢業生是一、喜馬拉雅山下與她聊天的婦人也是一。要瞭解不同世界的人,其實沒有那麼難。
 
她的演講對象,都是學業上的佼佼者,許多學生,像是涵涵和她的同學們,早已被一流的公司網羅,日後前途無量。她並不要求這些人都立志幫助窮困國家的人民,只是要求最基本的交流,無論對象為何。至於深入交流之後會迸出什麼樣的火花,我想那也是她暗自希望能夠撒下的種子。

 
再來是每個學院的學生代表到台上領取畢業證書,然後典禮就在唱完校歌之後結束,許多學生將帽子丟到空中,我們也致以最熱烈的掌聲。

 
解散後,涵涵很快地找到我們,我們一一上前與她擁抱恭喜她。她的學院頒發畢業證書在下午,因此我們有時間在校園走走。 
 
杜克大學的建築都是Gothic風格,舊石砌成的磚牆林立,若不知身在何處,可能會以為在歐洲。隨眼見到的城堡,以為是什麼重要的建築,沒想到只是學生宿舍。但是大部份的學生宿舍都沒有冷氣,也難怪,石牆很難打洞,這麼漂亮的玻璃窗,也捨不得裝上醜陋的窗形冷氣機吧。偏偏宿舍搬家的秋天及春天,常遇到最濕熱的天氣,涵涵說她都乾脆穿輕而薄的運動服,因為絕對會汗流浹背。
 

 
這就是杜克大學的地標Duke Chapel,許多年前來這裡出差,離上飛機前還有些時間,老闆就開車帶我來看這個教堂。但是這次有陽光藍天映襯,加上愉悅的心情,看起來更漂亮。前面站上這位甜美的小姑娘,是不是很賞心悅目?
 



(涵涵和姊姊、姊夫,開心的一家人)
 
我們也去了杜克花園,這個時節百花盛開,色彩繽紛,加上土地高低起伏,視覺上多了許多層次變化。涵涵帶著我和以柔,越走越深,很快地就擺脫了人群,還好我沒有穿高跟鞋,一雙涼鞋還蠻好走路,明明是盛裝參加畢業典禮,最後卻變成健行,非常有趣。在森林裡行走,見到許多少見的花卉,有時候花香撲鼻,不禁停下來找香氣的來源。


(日本花園)

(我們還見到這麼美的伊藤牡丹(Itoh Peony)。) 
 
逛完了花園,我們就去籃球場看工學院頒發畢業證書。這個籃球場因為Duke的球隊和教練(Coach K)而非常有名,進去才知道其實場地很小,屋頂上掛著非常多的旗子,最醒目的是四張大學籃球冠軍的旗子,最近的一次是涵涵當新鮮人那年,她非常幸運,入學第一年就見到自己的學校一路拿到冠軍,度過了瘋狂的三月。
 
發證書的過程比較冗長,工學院長致辭後,開始發幾個獎,然後就照姓名次序一一頒發證書,跟院長握手拿證書的時候,我們能夠在天花板掛的大螢幕看到特寫,學校的攝影師也為每人照相留念。(這讓我想起,我研究所畢業的時候,跟最心儀的校長握手,攝影師按門的時候,我的帽穗剛好甩過去遮住半邊臉,幸好開心的笑容還是非常明顯,現在這張照片還是擺在家裡的書桌上。)
 
那一整天,我都處在一種奇異的快樂情緒裡。有人說快樂是一種短暫的情緒,不能久持,但是那天我的心裡漲滿喜悅,遲遲不散。那種感覺很複雜,是開心也是安慰、感動,以及滿滿的感恩與祝福。當初在我懷裡暖乎乎的小嬰孩,如今亭亭玉立,談吐合宜,即使人生如此順遂,也沒有一絲驕傲。這是她的資質,也是父母的支持和栽培下的結果。小小的一家三口,一步一腳印,今天又跨過另一個里程碑。我們有幸能夠目睹這個過程,只有說不出的感動。
 
另一個讓我窩心之處,是以柔和涵涵姊姊的互動。她們相隔十歲,照理是沒什麼交集的。沒想到她對姊姊處處表現著孺慕之情,在校園裡,她總是跟著姊姊走在很前面,聽她說起校園生活也是津津有味。無論是畢業生入場、或是領證書,她都認真的找姊姊,大聲鼓掌。兩人的合照,能見到姊姊篤定成熟的神情,襯托出以柔的稚氣,我希望她們在日後的人生能夠互相照顧,也期待這天的經驗,帶給以柔一些啟發。
 
(涵涵踮腳尖,終於比以柔高一點了)
 
(小小畢業生)
 
 
那天回到旅館,雖然有些累,還是忍不住趕快將照片貼到臉書上。一邊貼,台灣的弟弟就開始一張張地點讚,他平常很少上來,這天卻一反常態地一直留言,稱讚有加。爸爸也留了這樣一段話:
 
“恭喜!涵涵畢業同時巳成人,一位美麗的小姐,進入另一挑戰的社會。我相信她以電機、電腦(double E)的專業在二十一世紀資訊的時代能勝任挑戰吧,加油!“
 
媽媽也請爸爸代筆這樣寫著:
 
“好漂亮的相片!我們感受到大家的快樂幸福。很滿足感恩,擁有好子孫。恭喜涵涵畢業,開啟另一段人生旅程。“
 
我們家人分散各地,很難齊聚一堂,但是這些留言能感到大家的心都還是緊緊地連在一起,互相的關心不會稍減。祝福涵涵今後在事業上不斷的學習進步,聰明又努力的孩子(啊,不是孩子了),前景一定無限光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