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46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逛街

我的許多朋友,女兒年紀小小就對穿衣服很有意見,只要母女上街,因為眼光不同,就會有許多爭執。以柔選擇衣服向來很乾脆,而我們買的衣服也都是以實用為主,T-shirt、長褲短褲就可以打發。因此我總是以同情的眼光看著那些只要跟女兒上街就要生氣的媽媽們。
 
沒想到,隨著以柔開始進入少女階段,逛街的酸甜苦辣,我也得開始品嚐了。
 
 
起因很簡單,我們即將去參加外甥女的畢業典禮,於是想幫以柔買件洋裝。她的身高早已超過童裝,但是身材還沒有女人的曲線,是難選衣服的尷尬期,我們只好去Macys的少女區碰碰運氣。
 
我發現,美國的洋裝都非常花俏,不是細肩帶就是乾脆完全沒有肩帶;有袖子的衣服,前胸後背也拉的很低。以柔自己完全不考慮細或無肩帶的衣服,這樣就去掉起碼一半的選擇;其他的衣服不是不合身,就是成熟的剪裁完全不配她年輕的臉龐。幾件沒有那麼時髦熱情的,穿起來又不是很滿意,於是我們不斷挑衣、試穿、又放回架子。
 
我坐在試衣間外的沙發上,等待她換衣服出來給我看,可是只有滿意的她才會讓我看,否則就自己在裡面換了一件又一件,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就是不見熟悉的身影出現,無聊至極的我,終於知道平常陪我逛街坐在外面等的V是如何的心情了。
 
Macys的少女部找不到喜歡的,我們信步到mall的其他店,雖是女裝店,年齡層不是為少女設計,但我們還是進去逛逛,如果有適合的大小或樣式,也試穿看看。
 
在其中的一家女裝店,她居然找到一件喜歡的衣服。一看她興奮的表情,就知道很愛這件,那是一件V形領的黑色無袖蕾絲洋裝,上身極為貼身,到了腰部以下裙子窈窕地展開,她拉起裙襬輕搖,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想讓我同意。毫無疑問地,這是件漂亮的洋裝,但是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是因為太合身露出女孩的曲線,還是露出的臂膀讓我不放心,不然就是那件衣服流露出的嫵媚與那張十二歲尚存稚氣的臉不合,讓我無法馬上同意。於是我說:「再看看吧。」她噘著嘴說:「可是我很喜歡啊。」 我當然知道她喜歡,但是還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母女都滿意的,只好先行緩兵之計:「我們再逛逛看,找不到其他喜歡的,再回來買,好嗎?」
 
於是我們又走回Macys的少女部,看有沒有之前錯過的。還好許多排的衣服都還沒逛到,我們又開始翻找,然後又是一長串的試衣間外的等待。終於她穿出一件我一看就喜歡的衣服。那是淡綠色配米色細橫條的直形洋裝,領子是別緻的米色編織,紮上一條細細的棕色皮帶,俏麗中有端莊,因為是棉質的,上學也都能穿。我看的高興,但是以柔卻興致缺缺。我問有什麼不喜歡的呢?她說:「我們這種深色頭髮的人,穿深色的衣服比較好看。」這是什麼理論?春裝不是穿淺淡柔和顏色才好看嗎?那個喜愛粉紅色衣服的女孩,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
 
她不喜歡也不能勉強,唉,再繼續找吧!
 
走到一排衣服,我翻出一件深藍色紗質洋裝,叫她來看,她遠遠的見到這件深色的衣服,馬上就手臂伸得長長的衝過來,嘴裡喃喃地說:「我要我要我要我要!」我嘆了一口氣,將衣服遞給她,心裡祈禱著,希望這件能夠成功。
 
這次沙發還沒坐熱,她就穿著新衣出來,我的眼睛一亮,這件果然適合她。整件都是紗質的圖案繡在同色的內裡上,非常輕盈;圓領沒有太低,不會太成熟;袖子是紗質,若有似無的蓋出去一點點,小巧含蓄;裙子則是輕巧的流線,以柔拉起裙擺,輕巧的轉了一圈,這才發現後面的領子稍稍拉下,小露香肩,俏皮但不性感。她祈求地問:「可以嗎?可以嗎?」
 
就這樣,逛了足足三個鐘頭,終於找到一件母女都非常喜歡的洋裝,付錢時發現居然還有打折,多添一分驚喜。
 
回到家,以柔急忙換上新衣給爸爸看,期待讚許的眼光。沒想到他的指頭一勾,示意她走近一點,他將手指比在她的膝蓋和上方裙襬一比,說:「膝蓋上方一兩寸,太短了。」以柔說:「那是內裡比較短,你沒看到外面有一層紗蓋下來嗎?」他說:「紗不算,因為可以看得透。還是太短了。」我哈哈大笑,說:「等一下還有更露的,以柔,你轉過去,給把拔看後面。」以柔轉身,還故意將過肩長髮撈起,讓他看清露出的後背,果然他慘叫一聲,遮住眼睛:「你給我蓋起來!」 我說:「拜託,你每天在大學校園,女生的清涼衣服難道沒看過嗎?」他正經地說:「別人的女兒穿清涼的衣服沒關係,我的女兒就是不行。」聽到這個謬論,我和以柔都笑出聲來。過了半晌,他終於對以柔說:「好啦,是蠻漂亮的。」女兒這下才心滿意足。
 
以柔上樓換衣後,V對我說:「Our little girl has grown up!」他的語調裡殊無喜意,反而含著濃濃的失落。女兒長大了,將來如何的漂亮或打扮都是為別的臭男生,老爸只有落在後面感嘆的份了。
 
我拍拍V的肩膀安慰他,心裡卻浮起另一個爸爸的影像。
 
那年我初中,爸爸的一位同事去國外旅行,送我一件白色紗質的上衣和六分褲,這件紗衣穿起來輕飄飄的,媽媽從來沒幫我買過這麼時髦的衣服,我喜愛的不得了。有次週末要去台北找同學玩,決定穿這套衣服亮相,還沒出門就先打電話給朋友告知,今天要穿一套非常特別的、他們見到一定會驚喜的衣服。
 
興致勃勃地換了衣服,拎了包包正要出門,爸爸瞥見我的衣裝,忽然大聲說:「你怎麼可以穿這樣出去?去換掉!」我嚇了一跳,這件衣服的存在他不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不准我穿出門?而且爸爸平常從來不管我們的日常生活,他總是驕傲的說這些都由媽媽全權負責,這次卻介入我穿衣的選擇,讓我十分錯愕,當下傻傻的問:「為什麼不能穿?」爸爸嚴峻的說:「內褲都給人家看到了,像什麼話?」原來是這個原因,我將眼光投向媽媽,希望得到支援。她同情的望著我,可以感到這個原因對她並不成立,但是也不願意公然反駁爸爸,因此她只是默默的示意要我遵從爸爸的意見。
 
我衝回房間,委屈的放聲大哭,心裡只想,不能穿這件新衣,我也不要出去玩了,畢竟都已經跟同學宣布要穿特別的衣服了,這下不能履行諾言,多丟臉啊!可惜哭了半天,也於事無補,我知道若是跟同學解釋為什麼不去,反而更難堪,最後沒辦法,只能無奈地換上平常穿的保守衣服,垂頭喪氣的出門。我沒有跟爸爸說再見,連看都不看他地將門關上。漫長的一個鐘頭的車程,我都在心裡跟他生氣。平常他最疼我,連大話都不說一句,這次卻為了一件衣服,跟我大聲嚷嚷,讓我十分不解。而且平常他不是保守的人,這次在衣服的選擇上卻如此老派,真是讓我失望。
 
直到現在看到身旁的另一個老爸,斤斤計較女兒的大腿給人家看到幾寸,背又露了多少,終於明瞭自己爸爸當初的矛盾。
 
後來,媽媽特地去幫我買了一件襯褲,穿在那件白色紗質的褲子裡,這樣爸爸就沒意見了,但他還是從來沒誇講那件衣服好看,即使我那麼喜歡。
 
想來,女孩的父親們矛盾的心情,都要等她們長大之後,才能稍知一二,但也只是皮毛罷了。以下這張照片,是以柔六個月大的時候穿的第一件洋裝,傻傻的小娃兒拖著這麼大一片裙子,阿嬤笑說像隻鴨母(Ah Bu),當時拉著嬰兒胖手的把拔,可曾想過日後會為這個小傢伙品嚐那麼多酸甜苦辣的滋味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