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3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Billy Elliot

很多年前,看了Billy Elliot這部電影,演一個喜歡跳舞的小男生的故事,其中一段,鏡頭伴隨著Billy沿街跳舞而去,印象非常深刻。去年審視要來鄰城演的音樂劇,看到這個熟悉的題目,是Broadway全國巡迴的演出,沒怎麼想就訂了票。
 
原來這是導演和編劇根據他們的電影編成的音樂劇,配上Elton John寫的曲子。這個故事的背景,在八十年代的英國北方,當時的首相柴契爾決定消滅工會,煤礦的礦工罷工,她不僅引入替代工人,而且當礦工去picket line抗議的時候,她派出國家的鎮暴警察來控制,造成了許多流血衝突。
 
雖然整齣劇主要在述說這個與“傳統印象”反向而行的喜歡跳舞的男孩,但是重心一直離不開這個貧窮的礦區小鎮,明明一群小女孩在上芭蕾舞蹈課,忽然鎮暴警察和礦工的衝突湧入課堂,穿著蓬蓬舞裙的小女孩擠在拿著盾牌和警棍的警察中發出甜美的歌聲,既突兀又令人歎息。
 
大場景的Lion King,布景和燈光都讓人目眩神馳,相較下,Billy Elliot的景設樸素,變化主要在於燈光,和巧妙的佈景和舞蹈設計。例如Billy獨自跳舞時,燈光打在布幕上,變成三個巨大的影子,在幽明的光線下,伴隨著前面微小的身影起舞。木椅也是一再重複的道具,一舉一放總是會敲出清脆的響聲;坐在椅子上的身影前傾,是專心聆聽的姿勢;而舞者單手舉起木椅繞過頭頂再放下則是力道的表現。
 
有一幕,Billy在無人之處,將一張木椅單腳著地,手掌含著椅背的一角,緩緩地旋轉著椅子,然後他抬起腿,隨著椅子起舞。忽然間燈光一亮,舞台的右邊,一個相同穿著的男人也同時在轉動一張椅子,我想這個隱喻是長大後的他,天鵝湖的音樂可能也是暗示他後來成為芭蕾舞者。這時白色的煙霧緩緩在舞台升起,大小Billy跳著同樣的舞步,成熟的男人肌肉強壯,舞步成熟;襯著輕盈舞動的男孩,讓人感到無名的感動。他倆轉著椅子,踩著同樣的步伐、舞動一致的手勢,椅子的旋轉幾乎沒有停頓,是恆常也是韻律。

 
(Source:New York Times)
 
椅子一忽兒旋轉,一忽兒變成他們登上雲端的階梯,一同放下時發生清脆的響聲,既是道具也是樂器。他們後來開始共舞,舉手抬足之間俱是和諧。忽然大Billy單手握男孩的手,將他在頭上繞著圓圈,男孩的身體飄著,非常不真實。當天鵝湖的音樂揚起時, 他也同時將小Billy往空中推去,男孩就此飛起。拘禁於礦城、欲舞而不得的他,終於在空中自由的翱翔,他往上飛去又滑下,我們的心也被釋放似的,隨他飛翔。
 
 
Billy是個沒有媽媽的孩子,電影中有一段演他將一封媽媽生前寫給他的信給舞蹈老師看,是十分精心的安排。他和老師遠遠地各坐自己的椅子(又是椅子,總是一再出現),遙遙對望,老師拿著信,不願觸動男孩的心事,他卻鼓勵她開信,並要她唸出來。
 
這時音樂奏起:
 “I must seem a distant memory,
Which is probably a good thing,
And it will have been a long, long time…” 
 
老師哽咽唱不下去的時候,Billy就接下去唱,因為那是他早已背的滾瓜爛熟的信。忽然間加入了另一個甜美的女高音,原來那是去世的媽媽,她緩緩地走向Billy,捧著他的臉但是並不擁抱,陰陽兩隔的溫暖只能藉著歌聲傳達。後來舞蹈老師和媽媽合唱,她們倆是Billy母親的代表,一生一死,和諧的歌聲卻表達她們對他一致的愛。從這幕開始我的心中就小聲的說“Oh no,因為聽了第一句歌詞,我就知道一定會催淚,一直強忍著,但是到兩位母親與Billy對唱,眼淚終於溢出來,從觀眾席的安靜,知道我不是唯一掉淚的人。 
 
 




 
Billy除了對跳舞的熱愛,也有不願拋棄家庭的矛盾,另外一個沒有直接點出的暗流則是他對自己性向的遲疑。他最好的朋友Michael喜歡穿女孩的衣服,有一段兩人同時跳舞唱歌的“Express yourself,從房間隨心亂跳,到後來變成在閃亮的舞台表演,非常有趣。那次Michael想親他,Bill慌忙躲開,他說:“雖然我愛跳舞,不表示我喜歡男生。”Michael不置可否,只是將女生的衣服一件一件幫他套上,拉他的手一起跳舞。但是最後一幕,提著行囊即將去倫敦學跳舞的Billy,被騎著腳踏車前來送他的Michael喚回:“Oi, dancing boy! Billy走向Michael,說:See you, Michael.  然後湊上Michael的臉頰上輕輕一吻, 才緩緩走下台。這樣的結束,也許表示他不但走向舞蹈的未來人生,也能面對真實的自己。
 
這齣劇的主角只有十來歲,可能怕體力的負擔,因此由三到四個人分場演出。年紀輕輕,卻要多方位的表現,不僅演唱俱佳,還要會不同的舞蹈:芭蕾、踢躂舞、翻滾,真是令人讚嘆。表演過程,我們熱烈拍手之時,以柔一再轉頭跟我說:「他好厲害哦!」
 
這段訪問是在紐約的Broadway 上映時,三位 Billy去電視台表演音樂劇裡的“Electricity”。 那是去倫敦面試的時候,被問“舞蹈對你而言,是什麼?”,他的回答。
 
 
 
平常的音樂劇,多少會有舞蹈的表演,但是Billy Elliot裡舞蹈佔著更重的份量。舞者行雲流水般地跳躍與伸展,讓我們感受到,人體能夠流動地如此舒暢,是多麼美好的事。除了欣賞想像力無窮的編舞和舞台變化,以及美妙的音樂,再次見到舞蹈的單純與流暢,可能是最大的收獲吧。
 
最後,寫一點題外話。
 
當初見到Billy Elliot,知道是述說一個男孩找到自己心底聲音的故事,覺得應該適合以柔看;加上主演者與以柔同齡,我想也會給她一點發,因此不假思索地就買了票。沒想到去了音樂廳,我四處張望,沒見到另一位小孩,連青少年都沒有。我的心底有些狐疑,為什麼見不到年紀稍小的觀眾呢?回家後找Billy Elliot的電影,發現也是R級的,原因是裡面說了許多“髒話”。音樂劇裡也是,F或是S開頭的字很多,連Billy都很自然地順口說,這是小鎮的工人社會自然的交流方式。我也不擔心以柔聽,照她自己說的:「你們大人怕我們聽到的髒字,我早就知道了。」這齣劇裡的內容不是迪士尼過濾之後極度天真的故事,而是參雜了許多人世間的矛盾與痛苦,我想以柔已經夠大,能夠吸收真實的現象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其他的父母沒帶他們的孩子來呢?
 
走出音樂廳,以柔滿足地說:「這是我最喜歡的音樂劇。他們明年如果來,我們再來看好嗎?」再看一次當然沒問題,但是我覺得可以隔久一點,歷練多了,回首看同樣的故事,會有更多不同的感觸吧。倒是可以去看電影的版本,再審視音樂劇的詮釋方式。等我重看電影,想到什麼再回來補充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