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8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近在咫尺的友情

以柔與海莉不記得了,但她們是打自娘胎出來就認識的朋友。
 
海莉的媽媽肚子開始看得出來的時候,我才剛懷孕,有一次在路上見到,我上前恭喜她,對照一下預產期,只相隔兩個月。海莉出生後,我知道他們忙著初生嬰兒,還有五歲的老大要照顧,可能沒時間煮飯,做了一盤義大利麵,和V端去隔壁她家,第一次見到這個粉嫩的金髮嬰兒。等我家的嬰兒也來報到,換她們一家人帶菜來給我們補給。海莉的媽媽抱著襁褓中的她,俯身看著紅通通的以柔,是她們第一次見面。
 
美國的孩子有所謂的play date,就是雙方家長約好,將一方的孩子送到另一家,約好來接的時間,在有限的時間讓他們一起玩。我對這一點一直很不習慣,小時候跟其他朋友玩哪有這麼正式?不就是跟鄰居的小朋友一起跑出去野,吃飯時間眾位媽媽在門口一叫,大家就鳥獸散。有時候玩一玩就跑到鄰居家,穿戴絲巾長裙的扮家家酒,在別人家進出,自在的很。
 
以柔和海莉的交情,就如我小時候和鄰居朋友一般的輕鬆自然。
 
我們兩家從來不用約play date,週末到了,海莉會來敲門,跟以柔確定今天能不能玩。她通常有許多事情要先做,要收拾房間、拉大提琴等等,以柔也是要先練完琴才能玩,因此他們算算時間,就分道揚鑣先去做該做的事,再放心地一起玩。有時候海莉的家人不久要出門,我會讓以柔先跟她玩,過後再練琴,也是有通融的空間。
 
她們喜歡在外面玩,騎腳踏車、滑輪、或是在坡上坐滑板車衝上衝下的。有時候她們在草地上鋪毯子,就坐在上面聊天或扮家家酒;他們也會跑回家做爆米花,端到草地上吃。好風好日的,總有無盡的時間可以盡情嬉笑,享受陽光與新鮮空氣。她們在外面裡面跑來跑去的時候,家裡的門一下合一下開,有時候穿鞋子出去,有時光腳丫,回來又穿另一雙拖鞋。到了星期一,常會發現海莉在我家已經留了好幾雙拖鞋,不然就是她的絨毛玩具忘了帶回家,得讓以柔送回去。
 
現在兩個女孩都開始進入青春期,她們的“玩耍”方式也變了。比較少在外面玩動態的活動,而是鑽到房間裡聊天,唧唧喳喳的說不完,不時傳出爆笑聲。有一天陽光太好,她們就並肩坐在後院的搖椅,一盪一盪的說話。
 
雖然這麼親,但是她們在班上卻有各自的圈子,最好的朋友也不是彼此。這不傷交情,到了週末她們又會去敲彼此的門。
 
有天以柔跟我說,科學課有一個計劃(project),要找一個伙伴(partner)一起做,因為在學校沒時間,老師說許多的工作得在校外進行,因此她和海莉就決定一起做這個作業,可能週末要花許多時間一起找資料和寫報告。
 
星期五到了,上學時我問以柔,這個週末和海莉一起作報告大概是什麼時候?以柔乾笑一聲:「我沒有伙伴了啦。海莉現在不跟我說話。」哦?怎麼了?她細說經過,只是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海莉對以柔生氣,以柔則覺得她小題大作,兩人就不理對方了。我心裡覺得好笑,但也有些感嘆,單純的童年畢竟過了,長大的女孩有情緒反應,相處不只是嘻嘻哈哈而已,也有不高興或吵架的時候。
 
我拍拍她的肩膀:「沒有伙伴了,你可要自己好好查資料做作業哦。」她聳聳肩,不置可否。還好,當天放學,以柔就說她倆又開始說話了,因此週末計劃照常進行。唉,女孩的情緒像是台灣夏天的午後雷陣雨,說變臉就變臉,但是放晴也是頃刻之間。老實說,有海莉當作業的靠山,我比較放心。她倆個性非常不同,海莉非常認真,凡事都要做最好。有時候上學途中,海莉的媽媽會問,昨晚以柔有沒有做作業到很晚啊?她女兒為了“bonus point”忙了好久。我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因為以柔對bonus point的想法就是,反正是多餘的分數,不做沒關係,通常都是主動放棄。果然這項合作,都是海莉主導,週末去她家查資料,星期三晚上也是她主動打電話來,晚飯後就帶著書過來跟以柔一起擬稿。
 
她們將laptop搬到廚房桌上,並肩坐著商量稿子的內容。她倆分用一個 ear bud, 合聽 iPod裡面的音樂,一會兒商量作業,一會兒卻又情不自禁地唱起激昂的歌,我和V坐在客廳,忍俊不禁,卻不好意思吭聲。要開始寫報告,以柔說:「起頭怎麼寫?」海莉說:「很久很久以前(once upon a time)」兩個人笑的東倒西翻,弄了半天才開始。但是一旦起了頭,遣詞造句的討論就嚴肅很多,如此工作了一個鐘頭,將報告印出來,大功告成。海莉跟我們得意地說:「老師要求200個字,我們寫了290個字呢!」她盯著以柔將報告放入書包,就準備回家。以柔說:「我送你回家吧!」
 
這是兩人從小就有的習慣,主人總是會負責將客人送回家,不過是走過一片草坪,也煞有其事。她們一離開,家裡忽然間安靜許多,我和V才將壓抑許久的笑意釋放出來。
 
有天以柔要帶Benny出去散步,她用iPod傳簡訊給海莉,先寫第一句:“我要帶Benny去走路。”還沒寫第二句“你要不要一起去?”對方已經寫過來:“我也帶我家狗狗跟你一起去。等一下見!”五分鐘後,兩個女孩各牽一隻狗,在我家前面的草坪會面。我從樓上的房間望出去,只見兩隻狗撲在一起,女孩強拉著鏈子,又笑又嚷的,然後就肩並肩走出去,路上一定有得聊了。
 
今年的秋天,以柔和海莉將去上離家稍遠的初中,到時候兩人會一起騎車上下學,她們的情誼也將會隨著同行的路,更遠更長。成長的過程,能有分享的伙伴,是求也求不來的機緣。幫她記下,也是媽媽為她珍惜與感恩的心意。
 
近來女孩講話比玩耍多,但偶爾還是有跑到外面玩絨毛玩具、或是隔著圍牆對話的鏡頭,偷偷拍下來,貼在這裡。
 





 
延伸閱讀:以柔和海莉的零星故事
剛剛發現,我也比小時候的隔壁鄰居天德(花落知多少) 只大兩個月,我的個性嚴謹像海莉,以柔大而化之像天德;兩人也都是高個子。多麼奇妙的巧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