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2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的長輩朋友

與我家最親的,是四叔和五叔。這兩位是爸爸的姐弟中,唯一住在北部的,加上四叔和五嬸都在淡江工作,因此來往特別頻繁。
四叔的事我陸陸續續寫在一些網誌裡,其中一篇(台灣印象(下))寫著:
 
爸媽結婚不久,唸中學的四叔就北上來新竹與他們同住,一直到考上師大為止。那幾年長兄如父、長嫂如母的關係,讓他不但與父母很親,對我們這幾個小孩也非常照顧。記得當初我學開車,他特地帶我去停車場,讓我用他的車練車,後來比較會了,他又帶我上路,選通往淡海、路況較單純的路開。他總是如此對小輩的我們自動關懷付出。這幾年每年回家,他見到我總是不像一年未見,例如這次他也是一通電話打來,聽了我的聲音:「阿慧嗎?你下來一下好嗎?」好似我們昨天才剛聊過天似的自然。等見面了,他將東西拿給我以後就走了,我們連別來無恙的寒暄都不用,想來極親的親人也就是這樣了。
 
四叔和我家還有一件讓媽媽如數家珍的往事。大學畢業後,他隨爸爸的步去唸同一所美國研究所,爸爸畢業後搬到水牛城做博士後研究,他也來看過我們。當時媽媽大腹便便,即將臨盆,爸爸卻得去遠方開一個研究會議,已經延期幾天,看媽媽一點也沒有徵兆要生,最後還是上飛機了。就這麼巧,他一上飛機,媽媽就開始陣痛。幸好當時四叔在,能開車送媽媽去醫院。三更半夜的,路上無車,叔叔卻每遇到紅燈就停車,旁邊痛的死去活來的媽媽,只能感嘆這位小叔實在太守規矩了。這當然是玩笑話,護送媽媽而讓弟弟安全順利出生的,都要謝謝四叔呢。

 
(這是四叔來Buffalo看我們,同遊尼加拉瀑布的相片。他手上抱著的就是我。)
 
每年帶以柔回家,四叔總是會開車帶我們出去兜風。若是V也回來,叔叔更會抽空帶他去看一些台灣的風景名勝。以柔六那年,他帶我們去宜蘭的傳統藝術中心,去看中國的童玩等等。沒想到我們吃的午飯可能不新鮮,不久以柔就開始不舒服。還沒來得及衝到洗手間,就吐在一家店的門口,我急忙帶她去廁所繼續吐。等我們回來,只見四叔已經從店家借了水桶,在走廊接水一趟一趟地將嘔吐物沖到水溝裡,我見了非常不好意思,趕忙過去說:「阿叔,我來吧。」叔叔揮揮手:「不用,妳看著以柔,我來就好。」我這麼大一個人,就杵在那裡讓叔叔辛苦地忙碌。當小輩的,小時候讓叔叔疼也就算了,長大了還這樣,很不好意思,但是我想叔叔已經當慣保護者的角色,除非無法做到,他還是無法不幫我。
 
以柔吐完就好了,後來還是玩的很開心,當天阿姨也一同去,留下這張珍貴的照片。
 
比起古道熱腸的四叔,五叔相形之下沈默許多,但是爸爸這麼多兄弟當中,他是最幽默的,朋友都喜歡他。每逢過年打麻將,我最喜歡坐到他那桌,聽他妙語如珠,特別有意思。他和五嬸都有著溫暖心腸,默默地對我們好,知道爸爸喜歡吃水蜜桃,季節到了就開車去老遠的復興鄉買一大箱來;哪裡有好吃的白斬雞也會買來與爸媽分享。他們靜靜不說什麼,對我們的好,都表現在行動上。
 
 有一次我在教練場學開車,五叔剛好要回家,順道來看我,等我下課就用摩托車載我回家。這些長輩與我們的親密,在這個例子特別明顯。那天回家,剛好五嬸在我家,媽媽說:「怎麼好意思讓阿叔去接!」五嬸卻哇哇大叫地對五叔說:「你也不知道阿嫂要不要讓阿慧坐摩托車,就自己跑去載?」其實這樣先斬後奏也好,否則我就沒有在摩托車後座吹呼呼的風,享受快速感的經驗了。
 
五嬸則是第一位讓我有“當朋友”感受的長輩。
 
2006年我開始寫部落格的時候,沒敢讓爸媽知道。主要的顧慮是怕他們不能苟同將私人之事公諸於眾的行為。這樣在網上盡情揮霍好一陣子,有一年回台灣,五嬸和五叔照例來看我們,五嬸一進門就握住我的手說:「以柔好厲害哦,我在部落格看到」我一聽心臟差點沒停,趕快往廚房一瞧,還好媽媽在裡面準備熱茶,應該沒聽到。趕快把話岔開,否則媽媽過來問「什麼部落格?」就完蛋了。
 
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堂妹告訴五嬸我的網址。因此她午休時,會開我的部落格瀏覽,並且很喜歡。我知道以後,有些不好意思。之前不知道有長輩在看,有時候寫的很沒分寸,沒想到五嬸每篇都唸,並且不以為意。並因為知道我的一舉一動,與我和我的家人有了更親密的認識。
 
之後,只要我寄聖誕卡,她總是會用e-mail回我,順便告訴我一些家裡的事。筆談實在是很奇妙的事,平常見面不好意思說的事,在筆下就自然的流露。後來幾年,五嬸甚至會去選卡片,親自回我信,收到她親筆的信函,特別感動。今年,連四嬸也寫卡片給我,在漂亮的信紙上工整地打著字,她說每年都會期盼收到我的賀年卡,不但一一保存,偶爾也會拿起來重新溫習以柔長大的過程。她說常來瀏覽我的部落格:
 
“確實,紀錄生活中重要事情的心路歷程,養育子女的甘苦過程,即隨著歲月變化的心理轉折,點點滴滴就串成了人生旅程的註腳,在往後的歲月裡足供您回味無窮。”
 
短短幾個句子,就將我寫部落格的用意總結的精簡漂亮。在臉書上有時見到堂弟的文字,字短情深,一直很喜歡,這次收到四嬸的信,才知道堂弟的文采應該是從他母親來的。知道連四嬸也會看我的部落格,大受鼓勵,以後一定會繼續寫下去。
 
(堂弟生日,五叔,四嬸,四叔,還有我的阿公阿嬤)
 

(五嬸帶我和姐姐出去玩。五嬸美的很含蓄,與她溫柔婉約的個性非常相符。)
 
在網上才開始進一步認識的長輩是舅舅。
 
相較於和兩位叔叔的親密,我對舅舅的敬畏勝於親近。舅舅工作能力強,是個自豪的人,對小輩有什麼缺點,總是直言。我被批評過幾次,長大了還是有些陰影,因此開始向親戚們寄賀年卡時,對其他的叔叔嬸嬸都沒什麼顧忌,只有寄到舅舅這封,有些猶豫,只想,他收到了會不會跟媽媽說,怎麼這麼多年了,阿慧的字還是這麼醜?
 
結果還是硬著頭皮寄了,沒多久媽媽說她與舅舅討論我的信,結論是,畢竟在美國太久,許多文字用的不太順。
 
我是從小被媽媽撕作業本長大的(因為寫字太潦草,媽媽常常撕本子叫我重寫,可憐,撕了那麼多頁還是沒有長進,還是爸爸比較有同情心,他說我們阿慧長大要做總統,日後有人幫忙打字,才不用自己寫字呢。),她是對我最嚴苛的批評者,已經很習慣,只是我在電話這一頭,嘴還是翹得老高。
 
還好,常被批評的孩子,耐壓性比較高,我在這裡開始偷偷用部落格練習中文寫作,聖誕節到了就寫封賀年信,寄出去後就等著台灣來的評語。終於有一次,媽媽說,舅舅覺得今年的信很“通順”,裡面寫的心得也很有意思。我聽了,嘴角揚的高高的。別人的誇讚對我沒什麼,但是讓舅舅誇獎,即使這麼輕描淡寫,對我的鼓勵可大著呢。也是那時開始,發現原來舅舅也開部落格,他將旅行見聞與相片在上面分享。見到他的文字和照片,我才開始認識舅舅的另一面。
 
他和阿妗到處旅行,每到一處,總是以細緻的心靈領會當地的美麗,有時候以鉛筆畫下,有時則是以相機代筆,每張畫或照片都蘊藏著不盡的故事。來看舅舅部落格的人,許多都是他以前的同事或是部屬,因此我要留言前都有些猶豫,總要思量許久,字字句句斟酌之後才寫幾句話。但是有一次,看到幾幅畫太漂亮,忍不住賴皮的留下這樣的話:“不知今年可會拿到舅舅的手繪賀卡?(好像在大眾面前伸手要,有點不好意思呢,嘻嘻。)“。
 
就這樣開始在網上與舅舅交談。回台灣時,忍不住將筆下的交情移到當面的交談上。他和阿妗都疼以柔,知道她愛吃台灣菜,每年我們回去就帶我們去吃各種好吃的佳餚,我嘴裡吃得開心,話也說得比較開,常常與舅舅討論他的旅行見聞,並且請他介紹台灣好玩的地方讓我帶父母去玩。每次遊玩歸來,最想跟舅舅分享,拿起電話就可以講的天花亂墜;部落格上若是寫了遊記,也會特地請他去讀。我發現這幾年來,已經不再擔心舅舅會不會批評,反而成為能夠分享心得的好朋友。以前回台灣,第一個打電話的就是阿姨,現在阿姨不在了,我不自覺地就會先打給舅舅,先報告回來了,再來就是討吃的。這麼耍賴的交談,是許多年前擔心被嫌的忐忑是天壤之別。
 
今年舅舅又親自回我的賀卡,(媽媽跟他說,那麼麻煩做什麼?他說:「阿慧上面寫的啊,要我們回信!」)他附上以前服務的學校今年為他舉辦的畫展的卡片,我最喜歡後頁他寫的一段話:
 
“人生,不一定要當畫家,但把畫畫當作樂趣,當我們拿著畫筆畫冊,靜靜的欣賞眼前美景的時候,世界真的很美好,我們的人生也很富足。”
 
這真是說到我的心坎,我想,我的部落格也是這樣,沒有要當作家,但這是我汲取人生美好時光的方法。寫作讓我交到朋友,也讓我快樂。
 
除了這張卡片,舅舅還送我一張他的複製畫作,當天我就跑到店裡將這張郵寄時還摺過一半的畫裱起來。現在掛在鋼琴旁邊,以柔彈琴時忍不住會說:「舅公(ㄍㄨˇ ㄍㄨㄥ)很會畫畫耶。」對我而言,這幅畫是我和舅舅交流的見證,家裡放一幅他的畫,提醒我,能夠進一步認識長輩,甚至當朋友,是多麼幸福的事。



 (舅舅(左二)和他的兄弟姐妹們,及我的”奶奶“)
 
寫完這篇,台灣的你們也過完除夕夜了。僅用這篇網誌,謝謝這幾位陪伴我成長,即使我都長大了還是無私地疼我的長輩們。祝您們健康平安,新年快樂!
 
延伸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