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Full circle

感恩節是一年中我最喜愛的節日。我總會準備滿滿一桌的菜餚,邀請三家最親的朋友,共同度過快樂的夜晚。這些孩子幾乎是從小就來我家過感恩節,他們無法想像如果不來我們家的感恩節是如何的模樣。
 
十二歲的A,在中文學校的一篇作文“我最喜歡的節日”,這樣寫著:
 
傍晚時,大餐準備好了!朋友一家特別會燒菜,他們烤了多汁的火雞,加上奶油玉米,和塗有蜂蜜的脆麵包。可是,最吸引人的是小孩喝的”啤酒“。其實,不是真的啤酒,而是蘋果汁,只是我們小孩假裝它是啤酒。我們喝很多,然後表演昏頭轉向,好像喝醉了。好好玩噢。
飯後,大人會叫我們彈鋼琴給他們聽。我們都帶了鋼琴譜,一個一個輪流彈。不管好不好聽,大人一定要我們彈,我們小孩好可憐哦。
我最喜歡感恩節,朋友們可以聚在一起,聊天玩耍,和吃大餐。希望下一次感恩節快點到!“
 
ABC的孩子一筆一劃誠懇的用中文寫下感恩節的記憶,讓我讀了感動不已。其實從計劃到採買,以及當天的作菜,都要費一番功夫。但是為了晚上的歡樂與滿足,我總是心甘情願的準備。另外,畢竟已經請了十多年的客,我已經有一套系統,能夠有效率的變出一道道的菜。
 
平常我都是感恩節當天做所有的菜,雖說美國菜沒有中式的菜費工,但是從早忙到晚,還是很累。去年我前一天就請假在家,將甜薯(yam)泥先做好,第二天早一點從冰箱拿出來回溫,吃前放烤箱就行。我發現即使只有一道菜事先做好,當天就輕鬆很多。今年我多加一道湯,也是前一天做。這是第一次碰Butternut Squash,到了超級市場才發現我根本不知道這種squash長什麼模樣,還掏出手機,google一下才能著手採買。這道湯的手續很簡單,去子削皮,切成塊,用蒜和洋蔥炒香後,加雞湯下去煮軟,再用果汁機攪碎,調味後就是濃濃的湯了。只是我沒想到squash那麼硬,拿了一把大菜刀,切一半進去卻動彈不得,很難使上力,又怕傷到手,好不容易兩個squash切完,已是兩手痠軟。後來一位朋友告訴我,應該先蒸軟再來切,就不會那麼困難;我也聽說Trader Joes有賣已經切好的squash,這道程序可以更簡單。
 
今年的火雞基本上都是以柔做的。我連填料(stuffing)的香料和調味都讓她自己來,只有芹菜和洋蔥是我切,火雞因為很大一隻(20磅),我洗比較快,否則全程都是她來,我反而是幫她收拾、洗碗盆的二手。每回過節,無法不想起教我這些菜的婆婆,看以柔熟練的操作著火雞,她長大以後,一定也能將這個家傳的作法承續下去,婆婆若是天上有知,一定會很欣慰吧?
 
今年沒照什麼菜的特寫,倒是人照的比較多。




 (小朋友手上拿的飲料,就是A作文裡寫的啤酒,那是“sparkling cider,很像香檳,但是沒有酒精的成份。我們用塑膠的酒杯,讓他們過過“喝酒”的乾癮。)

 
 
飯後小朋友們一一去表演彈琴,一年沒聽,大家的琴藝又進步多了。比較特殊的是,一位媽媽陪女兒學琴數年,今年忍不住也請老師教她,一起進入學琴的行列。她小時候學過琴,大約在小奏鳴曲的程度,所以重拾琴譜,並不是那麼困難的事。她也帶了譜來,夾在小朋友中間演奏了一曲。雖說音樂從小學比較容易上手,但是成人經過歲月的洗禮,也許手沒有孩子靈巧,但是音樂中的百轉千折,聽起來就是不一樣。
 

(“演奏會”的觀眾。)
 
我看著這位媽媽彈琴專注的表情,以及她手下流出的十分誠懇的音樂,心中有一絲感觸。
 
以前我帶以柔去上鋼琴課,都是坐在後方唸我的書。但是近來她的曲子越來越好聽,我常不自覺地將書闔起來,專心聽她們上課,尤其老師示範的時候,聽著悠然的琴聲,總是讓我神往不已。回家後,忍不住就將以柔的曲子拿出來彈,週末比較有空,有時會將以前彈過的譜拿出來練。感恩節那晚,我也表演了一首舒伯特的即興曲,其實那首我只練過一次,只因為都是熟識的朋友,不怕現醜,可惜一首曲子被我彈的千瘡百孔,只有舒伯特美好的旋律隱隱還聽得出來。
 
為了感恩節其實忙了兩天,但是第二天,不知為何,總是惦記著我那首支離破碎的舒伯特,早上將昨晚請客的桌巾丟到洗衣機,就坐到鋼琴前練那首曲子,不知不覺彈了一個多鐘頭,雖然V在樓上聽了,丟來一句:“Needs more work!”我還是練得很開心。
 
小時候去台北練琴,都要爸爸載,車裡的我總是委屈地望著窗外,想著其他車裡的人都要去快樂的終點,唯有我要去嚴厲的老師家上課。後來上了國中,又到了高中,許多人都因為課業繁忙停止學琴,我還是每到週末就拎著琴袋上課去。因為每晚都要練琴,爸媽總是將電視的聲音關掉,光看字幕,犧牲不小,但是他們不知道,我可以從鋼琴面板的反射看到電視螢幕,邊練琴、連續劇的情節也沒錯過,呵呵。學到這個階段,完全是我自己的選擇。為什麼要繼續彈?從來沒有想過要走音樂這條路的我,也說不出所以然。
 
留學的那段時間,雖然沒有鋼琴,但是我參加華人學生的合唱團,每個禮拜還是有摸琴的機會。結婚之後,很快地我們就去挑了一架鋼琴,好似家裡要有琴,我才能安心,但是我彈琴的時間卻明顯減少。這架鋼琴千里迢迢地隨我們到加州,一次高中朋友來訪。她的個性鮮明,敢愛敢恨,男朋友一個換一個,總是定不下來。我們蜷在沙發裡聊天,她說:「我單身太久了,很難想像為另一個人放棄自己的生活形態。」我笑笑看著她,說:「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放棄自己。妳遇到對的人,就知道了。」她的眼睛忽然一亮:「妳知道嗎?我最近遇到一個男人
 
她的嘴角頑皮的上揚:「他會彈琴哦!」
 
我朋友的歌聲很美,有一次她參加獨唱比賽,我還幫她伴奏,只是她不會彈琴,因此特別羨慕。
 
 那晚,她窩在沙發上聽我彈了許多曲子。她說,他們第一次見面,他也彈琴給她聽。
 
兩年後,去參加她和這位“會彈琴的男人“的婚禮,發現他不是她交過的男友裡最帥的,但是內涵與見識都是一流,我和V不自覺地微笑,感到也只有這樣的男人能夠贏得她的心。
 
已經許久沒有她們全家的音訊了,不過我每次彈琴,總會想起那個晚上彈琴給她聽的往事。
 
後來生了孩子,鋼琴完全被冷落,就算後來以柔開始學琴,我也沒什麼想彈琴的動力,反而在部落格抒發情感讓我得到更多的快樂。直到今年,以柔老師家的琴聲緩緩地喚醒心中的一條弦,我又回到了陪伴我成長的鋼琴前,開始在琴鍵上尋回一絲絲的快樂。
 
生命常常如此,繞了一大圈,又回到起始之處。當然我早已不是當年的自己,但是今日的面貌中,總還能找到一些過往的痕跡。如今重尋彈琴的樂趣,我想應該不會再放棄了。
 
末了放一首最近以柔在彈的曲子。她要求我將母女的錄音都放上來,還要大家投票看誰彈的比較好。我笑說不用了,媽媽覺得你彈的比較好。孩子沒有心思,音樂很直接很乾淨,是我已經失去的能力。不過彈琴帶來的快樂,非常主觀,無論音樂的面貌如何,只要自己彈的時候,開心就好,不是嗎?








 
延伸閱讀:
感恩節的菜單 (2009)
火雞大餐(20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