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0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大西洋畔

因為住加州,台灣又是我的故鄉,夾在當中的太平洋對我而言非常熟悉,尤其是北加州的海岸,無論冬夏,總是波濤洶湧,寒酷的海水,遠觀不可褻玩,不是戲水的好地方。美國另一端的大西洋,除了去丹麥時常常從上方飛過,沒什麼機會接觸,直到這次出差的機會。
 
去北卡羅萊納(North Carolina)是為了參加老闆的主管會議。他最近升職,管轄範圍遍及加州、北卡、丹麥,以及巴西,為了開年度會議將大夥們召到北卡,還好會議只有星期中間三天,第一次不用犧牲週末出差。
 
星期一的早晨,我的車五點十五分就來接了。當上小主管的一點小小的奢侈,就是上飛機有人來接送,不用自己開車,或是搭機場的接駁車。V照慣例起床將最後的漱洗用具放到行李箱,他是我的打包工, 因此連最後的放置也都由他負責。他幫我將行李箱提到樓下,我則從冰箱拿出他昨晚幫我準備的牛排三明治,放到背包裡。我對吃一向不是很在意,還要靠他提醒我要準備午餐,當然啦,他做的三明治特別工整,我也就賴著交給他。
 
離開的時候外面仍是漆黑一片,墜落的雨滴在昏黃的路燈照耀下更顯淅淅瀝瀝。司機頻頻抱歉沒幫我準備傘,害我上車要淋雨,反正跑一下就好,我沒在意。一次她來機場接我,沒車好用,居然開了八人座的長型轎車 (limousine),我一人坐在空曠的後座,看著車屋頂的黑絨布上畫的星星,覺得很好笑,遂傳簡訊給家裡的兩人。等車開到家,父女倆還跑出來看送馬麻回家的拉風車,已經換上睡衣的以柔臉上露出羨慕的神情。我年輕的時候也很羨慕這種黑玻璃的豪華轎車,不知神祕的車內有多麼豪華,現在才了解,無論再貴再美的事物,看久了用慣了也不過如此。真正值得珍惜的是那些無法秤出價值的東西。
 
這次先去拜訪北卡的公司,除了參觀實驗室,也給了一個seminar,報告加州公司的project,互相交流一番。下午的時候,與另外兩位同事一同搭車去海邊。這是老闆接新職務後第一次將所有的主管召集在一起,他選擇不在公司內開會,而是在三個半小時車程外的海邊租一棟房子,我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共同負責煮飯燒菜,除了開會討論之外,也希望藉這個朝夕相處的機會,讓主管們彼此認識,以後合作能夠更順利。
 
我們住的地方叫Outer Banks,在北卡臨海的一端,許多小島串連起來像一條細細的項鍊,開在這些島上不過就是中間這條路,向西的一面雜草叢生,這個方向的海非常平靜,一波一波打著很像湖水;向東的一面全是細緻的白沙,因為沒有內陸的保護,則能見到波濤,浪也大得多。我們的房子在面西的海邊,三層樓高,停車道旁有一個恆溫游泳池,一樓擺著撞球桌和有許多橫桿能轉動踢足球的遊戲桌,陽台上的Jacuzzi可以泡熱水按摩,二樓都是房間,三樓則是很大的一個廚房、客廳,還有十二人坐的餐桌擺在飯廳,開放式的設計,我們十三個人走來走去都不嫌擠。這間大房子總共有十二個房間,每間房間起碼能睡兩個人,幾乎每間都有海景,從落地窗通向陽台,可以坐在房間外看海吹風。
 

 
十二個房間要睡十三個人,很快就要決定哪兩個人要住同一間。當然大家都想自己住一間,是要抽籤,還是有哪兩個人要自願同一個房間?十三個主管內只有我和另外一個同事是女生,工作上我從來不覺得因為是女人而受到不同的待遇,但是越爬到上層,越常發現自己的性別是少數,這又不知如何解釋?如果在這麼多男人當中居然最後是我和S兩個女生要用同一個房間,未免太說不過去。當時只有另一個男同事與我們同時到達,他當機立斷的說,你們去選自己的房間吧,其他的房間我們再決定如何分。此時我們也不爭兩性平等,拎了行李就開心地去選房間。
 

 (屋後的這個池塘有一隻大烏龜會爬出來在石頭上曬太陽)
 
房子向西, 海的另一端雖是美國的國土,只是太遠,看起來還是一望無際的海洋,我們煮飯的時候見到夕陽緩緩降到海平線下,忍不住將沾滿油漬的手隨便揩一下,跑到陽台去看夕陽。 鹹蛋黃一般的太陽一寸寸地跳下海面,不過幾分鐘,天空的顏色就瞬間染上一層深紫色,我永遠無法形容從光明到黑暗之間那般神秘的暈黃帶來的感受。


 
 
十三個人在這個大房子內, 共同做早餐煮晚飯,開會就在客廳,落地窗敞開,微風緩緩吹進,坐在沙發上邊聽其他主管報告,邊看著外面的海景,真是極大的享受,也要靠很大的意志力才能集中在報告上。
 
我們找了一個下午跑出去聯誼,英文是team building,用意就是藉著輕鬆的活動,多認識彼此。開到一個海灘,租了jet skis,就是在水上的摩托車,可以開到很快的速度,也能夠快速的轉彎,對隊上的男生來說,刺激不過,但是我一向對快速沒有感覺,又是個畏水的人,避之唯恐不及,還好另一個女生是kayak的高手,她也不想去開水上摩托車,我逮到機會問能不能跟她一起划雙人的kayak。於是那個溫暖的下午,所有的男生在海上瘋狂的衝馳jet ski的時候,我和S拖了一艘小船下水去了。
 
S教我如何持槳入水才不會費力,我坐在前方,她從後面控制方向,在溫暖的陽光下沿著岸邊在海水中前行。那天的氣溫特別溫和,海水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岸上白色的芒草散出金色的光芒,一處的岸上散佈著頹圮的墓碑,彎過去就是一條河,我們尋著划過去,許多魚不斷地跳出水面,令我和S不斷驚呼。划了許久有些累了,我停下槳,發現四周寂靜地很,芒草飄呀飄地只有海水規律地拍打在船上的聲音。西岸的太平洋多麼冷酷,東岸的大西洋卻是如此平靜溫柔!
 
 
我的思緒漂到將近二十年前,指導教授帶我去紐約的長島當他的助教,教課之餘帶我去海灣划獨木舟(canoe),也是這樣一前一後地划船。那個夏天的陽光也像此時一般溫柔可親,年輕的我停下槳,閉著眼睛仰著頭,伸展雙臂,讓陽光灑在每一寸肌膚上,說:「The sunshine is kissing my every single cell!」這位美國教授從來沒聽過這樣的文法,哈哈的笑出聲來。
 
他的笑聲,還有我歡喜滿溢的快樂,隨著獨木舟緩緩移動的水紋,在那個夏天的湖面迆邐不絕。
 
在大西洋的海濱,又有機會划槳,看著只有水道上才享受得到的景緻,無法不想到V。
 
每一次出差,無論多麼心不甘情不願,到了目的地,接觸到不同的視野,總是說不盡的開心滿足,但隨之而來的就是罪惡感。我在這裡划船看夕陽,與同事興奮地討論如何計劃前景,V卻得提早下班接以柔去練習足球和鋼琴課,這樣想著,我的心就像落海的夕陽一般黯淡下來。
 
那晚,睡在十二個房間的大房子裡,我作了一個夢。
 
以柔應該傍晚五點先行回家,我六點回到家卻遍尋不著她,只有Benny在我的腳下興奮地又叫又跳。焦慮萬分地正要打電話詢問時,以柔開門進來,還沒來得及歡呼,卻見到一位臉色凝重的陌生人,說:「你的狗跑出來咬了我的狗一口,我的狗傷口發炎不治死亡。我帶來了一位獸醫,針裡的藥已經準備好了,把你的狗帶出來吧!」美國如果狗咬傷人或其他人的寵物,於法是可以“賜死”的。我嚇了一跳,沒想到這麼快就要跟Benny永別,支吾地說:「你確定沒有弄錯嗎?你看得出來他是這麼溫馴親人的狗…」我說不下去,心中的沈重壓力讓我醒了過來。
 
剛醒還不知身在何處,腦筋尚渾沌,幾秒鐘後才明瞭只是夢。又仔細想了一下,我家的狗門只通後院,Benny沒有可能跑到外面去咬別人家的狗。這個夢中我幾乎失去了兩個親愛的孩子,是罪惡感才讓我作這樣的夢嗎?
 
 
此時的我,正爬到事業的一個分野點。這次在大西洋畔,參與到許多政策性的決定,讓我的視野更廣;另外我也參與了另一個全公司的決策,九月份為此而去丹麥,這禮拜被告知明年一月可能又要去;還有公司的大頭下星期六要飛來舊金山與另一個公司商討事宜,為此我也得單獨開車與會。但是下禮拜六是以柔足球的決賽,有兩場球要打,當媽媽的我自然希望去加油,本來還想,早上九點的會,應該十點就會結束吧?沒想到起碼要開到下午一點,不知來不來得及趕上第二場球賽?越往高處爬,越得犧牲家庭生活,似乎是不變的定律。我無法不想起那幢大房子裡的十一個男人和兩個女人,這樣懸殊的比例是否與男女對家庭的責任感有關?為什麼每次我在職業上感到成就感時,隨之而來的就是罪惡感?
 
回到家後,第二天就是以柔的足球賽。晨霧未消的草地上,我和V並肩坐著看著青春的少女追逐著球跑著,我喃喃地告訴他這幾天的見聞和感想,還有,可能一月份又要出遠門了。V看著球場上奔馳的女孩們,手摸著搭在他膝上的捲毛白狗,說:「你唯一要知道的就是,只要公事上需要旅行,妳都可以直接應允,不用問我。」他頓了一下又說:「你想想其他的男同事,需要出差的時候,他們可會想,可是…可是我孩子的足球賽呢?」沒錯,下星期六與另一個公司的接洽會議,也是因為我們公司的高層大頭其他時間都沒空,只有週末能飛來美國接洽,如此一來誰會在乎週末是家庭時間呢?
 
那天泛舟的時候,我和S除了聊所見所聞,也談了很多公事,放眼望去汪洋一片,在豔陽下亮晶晶地閃著,想著許多在工作上可以盡力的地方,無法控制心中的雀躍感,似乎只要自己努力,未來有無限的可能性。那晚回到房間後,還不想睡,坐在陽台,聽到波浪打在岸上的規律聲,配著蟋蟀此起彼落的鳴聲,天上繁星點點,半圓的月亮很亮很亮的掛在那裡。我在暗夜中坐著,呼吸著沁涼的空氣,似乎與自己的心特別貼近。
 
我是誰?我想當什麼樣的人?
 
我想,我非常貪心。想要在職業上盡最大的努力,看自己能貢獻多少,但是同時也想當個好妻子、好媽媽。還好當年泛舟坐在我身後的那個男人,如今總是毫無保留地幫我顧好身後的家庭城堡,讓我像風箏一般翱翔之時,還堅定的拉著繩索,不管飛得再遠再高,終有著陸的一天。
 
那麼,想飛的時候就放心乘風翱翔,不要再有任何顧慮了吧?

  
(這是Kiteboarding,站在衝浪板上放風箏,漲滿的風箏就像帆一樣地帶人在海上滑行,我們房子外整個下午都見到如此的畫面。)
 
PS:雖然這篇寫的是旅行的所見所聞,但決定放在“天空與廚房”的分類欄。事業與家庭兼顧的掙扎,可能永遠不會消失,那麼無論見到的是如何的好風好景,心中總還是會有那麼一絲猶豫。只有不斷的與自己以及V溝通對話,也許會有這麼一天,這樣的紀錄終能毫無猶豫地放在“旅遊札記”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