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旅途

我其實不介意旅行,無論出發前有多麼抗拒,到了目的地總是能享受新的景色和經驗。但是我很厭煩銜接飛機的過程,尤其是因為延誤而在中途浪費時間,或是不知道如何找到回家捷徑而焦慮。
 
這麼多年來,旅行中碰過的延誤事件不計其數,但是都沒有這次嚴重,得紀錄一下。
 
我的行程是這樣的,從哥本哈根飛華盛頓D. C.,然後再橫渡美國飛到西岸的小城。第一程約八個半鐘頭,中間有兩小時十五分的過境時間,第二程則要花六個鐘頭,到家晚上八點。美國的通關特別緩慢,從驗護照,到提行李和再次的安全檢,都是大排長龍,沒有預留時間很容易就會錯過下一班飛機。只有兩個多鐘頭的過境時間,只要從哥本哈根準時起飛,應該是沒問題,但是我也曾經因為延遲出發而沒搭上回加州的飛機,而在華盛頓多待一個晚上。
 
這天我們起飛大概遲了三十分鐘,機長承諾會找最近的飛行路線,並且全速飛,盡全力讓我們早點到目的地。預計到達的前兩個鐘頭,開始上早餐。平常杯盤收走之後,再給乘客一些使用盥洗室的時間,通常就開始下降。奇怪的是,飛行地圖上明明已經很靠近DC了,但是我們遲遲還沒下降,並且路線開始繞圈。果然,不久機長報告,DC附近的有雷陣雨,許多飛機延遲到達(通常若是目的地的天氣不好,都會命令要來的飛機暫時不准起飛,以免到了無法下降),所以這時在DC上空的飛機很多,可能要再飛一個鐘頭才會輪到我們。一聽到會延遲一個鐘頭,機艙裡一陣騷動。大部分的人都還要轉機,一想到可能會錯過下一班飛機,大家都非常焦慮。我估計了一下行程,如果遲一個鐘頭,八成趕不上下一班飛機了。我了解旅行中的變數本來就很多,無論是機械或是天氣都是無法控制的,無論如何不要讓自己預先焦慮,到時候走一步算一步,最後總是可以到家的。
 
但是大部分的其他乘客沒有這種豁然(或是認命?)的態度,大家議論紛紛,逮住空服人員就一直問。五分鐘後機長又透過擴音器:「各位請冷靜,延遲降落的飛機不只我們一架,你們下一程的飛機也許會延遲起飛,所以不一定就會錯過。若是無法搭上飛機,地勤人員知道我們機上有一百多名乘客需要重新訂票,一定會開始處理。請不要再攔住空服人員,他們知道的情形跟我一樣多而已。」
 
半個鐘頭後,機長的聲音又出現:「好消息,我們可以降落了。十五分鐘後就能落地。」果然,我聽到起落架放下的聲音,飛機開始下降。但是正當我開始見到地面的樹木和道路,忽然聽得引擎加速的聲音,飛機又開始升高,很快地聽到機長:「天氣太不好,無法降落,我們將會降落在巴爾地摩(Baltimore)。Baltimore距離DC六十英哩,是最近的大機場。我有些驚訝塔台告知可以落地,到降落一半得放棄,只有區區十幾分鐘,可能是因為雷陣雨無法預測,降落一半才發現比預期嚴重?
 
一聽到無法降落目的地,原來的一絲能趕上下一班飛機的希望完全落空了,但是望之後機艙的氣氛反而輕鬆多。我開始計畫下飛機後如何訂次日的機票。
 
沒多久我們到達Baltimore的上空,起落架再度放下,機長當地的風大,所以降落時可能會有些震動。我原來是很害怕亂流的,但是這幾年來常搭飛機,已經習慣許多。若是動盪的太厲害,我會不自覺地握住手上的玉鐲,想像著家人的愛來平靜慌亂的心。但是這次真的動得很厲害,我得騰出握著鐲子的手來抓住手把,一次劇烈的震動,機身忽地往上飄,失去重心的感覺很像雲霄飛車的騰雲駕霧,我又騰出另一隻手扶住前座,想穩住身體。右前方的一位女乘客被震的拿出嘔吐袋,俯伏著上身無助的著,讓我很同情。此時螢幕上放映駕駛艙看出去的景色,只見跑道已在前方,但是飛機還是以很快的速度前進,照理已經飛這麼低,速度應該開始放慢,速度這麼快怎麼著地?我察覺不對勁,一顆心怦怦亂跳,果然又聽到引擎加速的聲音,而前方的鏡頭也由跑道的路面變成白蒼蒼的雲,機長又一次放棄降落,拉高機頭再飛上雲霄。
 
飛行的八個多鐘頭中,我們的機長一直很愛詳細地告訴我們一舉一動,但是這次的降落失敗後,他的廣播也變得非常簡短,甚至連英文文法都不管了:「Too strong wind.  Will find different runway.」當時的狀況緊急又複雜,也沒時間詳加解釋了。我旁邊的乘客:「他應該將螢幕關了,這樣太嚇人了吧。」這時的機艙變得非常安靜,原來的自憐自艾,或是為了未知的旅途的焦慮,現在都成為單一的念頭:「讓我們平安落地吧。不要再飛了!」這麼大一架飛機,重新升空後又繞了一大圈,二十分鐘過後我們又開始下降,機長只俐落的:「Prepare for landing。」起落架第三次放,螢幕上又開始遠遠的出現跑道,引擎轟隆轟隆地響著。這次我沒有勇氣看螢幕,只是偏著頭看窗外的風景,大概能知道我們的高度。平常不介意自己旅行,但是這種徬徨無助的時候,總是特別盼望親愛的家人能在身旁。我輕輕撫摸著玉鐲,那是一個晴朗的夏天,媽媽姊姊和以柔在淡水街上幫我選的。當我們一呎一呎地降落,我想著她們,和其他愛我的家人,心中一直:「讓我們平安落地吧。」
 
可能全飛機的乘客都是如此的想法,因為當機輪觸著地面,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熱烈鼓掌,夾雜著此起彼落的鬆了一口氣的嘆息。
 
飛機停穩後,機長走出駕駛艙,在走道上面對我們用空服員的麥克風跟我們報告狀況。他和副駕駛並從頭到尾在機艙走了一圈,回答乘客的問題。這樣沒有派頭,而且能了解我們焦慮的機長,是這趟旅行最窩心之處。
 
雖然降落了,但是下一步還是不確定。我們不確定是不是加油以後,再飛回DC;或是能不能直接從Baltimore劃位各奔前程。我們就這樣在機艙中呆坐,等待地勤人員作決定。只見窗外的大雨一直從窗滑落,像我們無助的心情,沒有答案。
 
記得一次生大病,回去上班後我跟老闆,生病的那個禮拜真是浪費生命,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卻什麼有意義的事都沒做。他聽我這麼,露出酸楚的微笑:「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浪費生命嗎?旅行當中等著通關等著安檢等著重新劃位,那才是確確實實的浪費生命。」
 
常出差的老闆那樣不是沒有原因的。幾百個乘客機艙裡呆坐,在出發點和終點之間徘徊,無數的問題卻沒有答案,是每一個旅客非承受不可的無奈。
 
終於,一個半鐘頭後,因為DC的氣候太惡劣,無法飛回去,因此決定用巴士將大家載回D C的機場。聽起來簡單,但是Baltimore的過關只有寥寥幾個窗口,幾百個人通關就花了很多時間,加上領行李,出去之後才聽航空公司剛從DC開始發巴士來,因此要一個多鐘頭之後才會到。等我們到達以後,有沒有幫我們重新劃位,沒有人知道。根據以前的經驗,我知道靠航空公司非常沒有效率, 等我們到了,又是一百多人擠到窗口,一個人一個人的重新劃位,不知要到什麼時候。於是我拿出手機,打給航空公司的服務電話,戴上耳機邊邊騰出手做筆記,開始問如何才能回家。來很難令人相信,這通電話居然打了一個鐘頭!(還好我的手機的電池足。)先是讓對方了解我的情形就花了十多分鐘,當我發現她居然要幫我從丹麥重新劃位,差點昏倒。我,目前人在Baltimore,等一下會回DC,隨便哪一個城市,請幫我找路回家。我的語氣幾乎像在乞求:Please please please!  Just find me a way to go home!
 
但是這位服務人員動作很慢,一直讓我等在線上,頻頻幾乎每班飛機都客滿。我開始懷疑她的能力,忽然想到也許樓上的櫃檯人員能幫我,因此一邊講電話,一邊又拉著行李搭電扶梯到樓上去。可惜櫃檯人員已經下班,唯一聯絡的方法是用電話,還是無法現場幫我。於是我又拉行李下樓,跟著大家等巴士,一邊繼續講電話。後來巴士來了,大家蜂擁地搶著上車,還在講電話的我騰不出手,於是將行李拉給司機放到車下方的行李箱。這時電話的服務人員終於幫我找到適合的飛機,我拿著筆抄下班機號碼和時間,一邊排隊上車。因為聽不清楚,我的聲音不得不提高,身旁的乘客都多看我一眼;雨滴打在我的紙上,筆寫不清楚,我劃了又劃,將紙戳破了好幾處;但是我一點也不在乎。至少終於找到回家的路了。
 
上了巴士,司機要我們多等幾分鐘,因為某些乘客要等下一班巴士,但是他們的行李在我們的車箱裡,因此希望能同進同出,才會不會因為到達時間不同,有人會丟行李。這個幾分鐘成為半個鐘頭,天色也暗了,不過我們習慣等待,已經麻木了。
 
這時,我的生理時鐘已是丹麥的凌晨一點,路上都沒睡,又因為久未吃飯,又冷又餓,偏偏巴士裡的冷氣特別強,飢寒交迫的我一直發抖。上路之後,我終於疲憊的睡著,車子的搖動感覺好像還在飛機上搖晃。一個半鐘頭後,我們終於到了DC,等我從車箱裡領到行李,只見清亮的櫃檯前已經擠滿了排隊的人們。我很慶幸自己已經安排好了機位,拉了行李到樓下開始找旅館。打到希爾頓問價錢,也許是我已經開始恍神,那位小姐講了四五次我還是沒聽懂,最後終於明白是$79一夜,沒想到這麼便宜,馬上訂房間。出了航廈等旅館的接駁車來的時候,看到兩位同機的旅客,原來航空公司招待今晚的旅館。我對自己浪費免費的旅館有些罪惡感,但是想到櫃檯前擠的人群,為了等旅館不知又要等多久,想到不用再虛無的等待, 就覺得這夜的七十九元非常值得。
 
當我進到旅館房間,將自己到床上,已經九點半,丹麥時間是凌晨三點半,距離我從旅館出發已經十九個鐘頭。虛的我想到前一天在丹麥坐火車去機場,好像前輩子那樣的朦朧。
 
在旅館裡終於有機會好好的跟V撒嬌,將行程上的恐懼和不安都一吐為快。當然,我也為了自己一路上能自己安排行程,並且順利找到旅館,感到有些驕傲。無法靠別人的時候只能自己勇敢些,這樣的闖蕩實在是學習新經驗的不二法門。我們又討論了第二天的行程,從舊金山接小飛機回小城的飛機不一定準時,也常取消,因此我們開始討論必要時如何將我從舊金山接回家。V用堅定的語氣:「無論如何,我們明天一定將馬麻接回家!讓妳睡洗得很乾淨的床單。」
 
不知何時開始,V開始一個慣例,就是在我回家的前一夜換上乾淨的床單,讓旅途疲憊的我能睡在清潔的床上。那是他歡迎我回家的表示。
 
第二天,我八點半就早早去飛機場,雖然知道行程安排好了,沒有拿到登機證總是不放心。當我將登機證握在手上,雖然還要等三個多鐘頭,起碼心情放鬆多了。十二個鐘頭後,我終於回到了小城,距離原來該到家的時間,總共遲了二十二小時。
 
不過,當我一一和家人擁抱,狗狗也在下又叫又跳,兩天旅途的焦慮與疲勞一掃而空。這就是旅行吧,無論路途如何崎嶇遙遠,終有到家的一刻。被卡在中途,狼狽不已、憔悴疲憊的旅人,不都是藉著這個信念支撐下去嗎:讓我回家,讓我平安回到家吧!

 
後記:幾點心得在此記下,供日後需要的人作參考:
 
·      行李儘量簡便,若不是太久的旅行,只帶一件隨身行李最好。飛機延遲的時候,若有隨身行李,就不用等托運行李出來,可以節省很多時間。有時候托運行李也不會在中途還給旅客,而是直接運到終點站,所以拿不到裡面的衣物。
·      若是行李太大件,非托運不可,最好隨身放幾件衣褲以及盥洗用品,飛機延遲被迫過夜時,會舒服一點。另外,貼身衣褲佔位不大,可以多帶幾件。我這次只帶剛好的件數,被迫在DC過夜那晚,洗完澡還要換回原來的衣服,實在很沮喪。下次一定多帶兩套。
·      一發現有可能趕不上下一班飛機,最好馬上開始用電話重新劃位。尤其因為氣候而誤點的情形,飛機場內大概有幾百或幾千名乘客都需要重新劃位,越早聯絡,劃到理想位子的機會越大。這種時候,航空公司的服務櫃檯通常是大排長龍,而且只有幾位服務人員,光排隊就可以等上幾個鐘頭,還不如用航空公司的服務電話,省去等待服務人員的時間。
·      能夠飽腹的Snack Bars最好多帶一點,有時候在飛機上一關、或是隊伍一排就是幾個鐘頭,這種時候,Energy Bars就是最好的能量來源,又因為輕巧,不會添加行李的負擔。我這次帶了四條,可惜上巴士前已經吃光了,以後還要多帶一點。
·      手機的外用電池(external charger)雖然貴,但是值得準備一個,才不會緊急狀況要用手機,卻因為沒電而束手無策。
·      當然啦,如果這些建議都用不到,那就再好不過了。祝大家旅途順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