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見青山多嫵媚(記淡水河畔的步道)

回來五天了,過著懶散的生活,不是吃就是喝,今天起早,決定恢復運動的習慣,出去走走。
 
淡水的捷運站有一條步道,經過紅樹林一直到關渡,過了關渡大橋還能去更遠。騎腳踏車或許能騎遍這條金色步道,但是因為用走的,我也不貪心,走到哪裡算到哪兒。(沒有帶照相機,隨手用手機照,很多花瓣都沒法照清楚,還請見諒。)
 
沒走幾步,就見到菜田旁圍著的鐵絲,爬滿一排金銀花(Honeysuckle),霎時有種見到熟人的親切感。在小城的腳踏車步道上,也有一叢叢的金銀花,清晨露珠初現之時,甜馥的香味溢滿空氣,讓我路過總要駐足聞香。雖然花香類似梔子花,我查了以後才發現是金銀花,長長的花蕊添加婀娜多姿的韻味。在家鄉又見到,讓我又驚又喜。
 
以下兩張是小城的金銀花:


 
這張則是淡水的金銀花:
 
沒走多遠,就到了紅樹林水筆仔保護區的步道。

 
小時候從淡水去台北總是會見到這一大片的水筆仔,和棲息在上方的一群群白鷺鷥,但是以前遠看不分明,現在有了建在沼澤地上的步道,能湊近看個清楚。這個時節水筆仔正在開花,剛好牽牛花也攀爬其中,成為有趣的景象。可惜我總是暑假回來,每次都只能看到開花,沒機會見到結胎生苗和落地生根的機會。





 
走到一處菜園,看到菜瓜的黃花開的正盛,棚下那條又長又胖的菜瓜,不知吃起來味道如何?
 
(逮到一隻蜜蜂採蜜)

 
捷運鐵道旁的蟛蜞菊開的正美。Arkun說現在是昂貴植栽,但是這麼大一片,明明就是不值錢的野花。而且要任其自由發展才能開的這麼燦爛漂亮啊!



 
每次看觀音山,總似觸到心中最柔軟的部位。這座從小看到大的山,從淡江的丘陵上是一番風情,到得淡水河畔近瞧又是一番模樣。但是近來我反而看不出觀音的模樣,是因為角度不對還是失去了想像的能力?幾年前親愛的阿姨帶我去八里的十三行博物館,那裡看的觀音山,能清楚見到美麗女人的側面,飽滿的天庭和俊挺的鼻梁,長髮如瀑地披在地上。記得當地人非常驕傲地說:觀音山就是要從我們這裡看才漂亮。但無論是如何的容顏,都是離我心中最近的一座山。

 (特別喜歡這一層層的綠色,在我而言是鄉愁的顏色。)
 
這棵有淡黃色的花的樹原不知名,我原來猜是“木槿”,但是查了圖發現不像,Arkun留言才知道是黃槿,原來差一個字差這麼多。




 
大清早的,農夫就在澆水了。他背後的那株樹好像是香蕉樹。

 
相機調近一點照那串香蕉。對了,背後那個波浪形的房子,聽說很貴,一看就知道景觀一定很好,那一排排的波浪都是寬廣的陽台,正好坐賞青山綠水。

 
走著走著,見到紅色的關渡大橋就在眼前,還以為到了關渡,後來才發現只走到竹圍而已。小時候坐火車上台北,竹圍就是第一站,坐車覺得距離很短,沒想到要走一個鐘頭。明明是很熟悉的風景,慢慢走來,又是一番不同的感受。忽然想起小時候的玩伴曾經對我說:「我們可以一輩子都住在淡水,永遠在一起。唸書可以上淡水國小、淡水國中、淡江中學、淡江文理學院,然後我們死了還可以葬在淡水公墓。」當時我們的爸媽輪流帶我們去台北學鋼琴,回家時經過淡水公墓,她見到了突發異想,遂有此一說。記得她說到最後一句,指著野草蒼蒼的墓區,我們相視哈哈大笑。孩子的想法單純,以為只要搞定了學校和安息的地點,就再沒其他的變數。結果她列出的學校我們只唸了淡水國小,現在我們一人在美一人在英國,都嫁了洋人老公,在淡水長相伴隨的願望像蒲公英的種子,風一吹就散了。
 
到了竹圍我就往回走,八公里的路整整走了兩個鐘頭。每次旅行我總是用雙腳走遍陌生的城市,回到家鄉也是一樣。但是故鄉的景色對我意義更深,望著恆常不變的風景總是無法不想起早已不在的往事與故人。實在無法釐清,走路的時候到底是看風景,還是想往事的份量多呢?
 
 
 
後記:寫這篇的時候,一直隱隱覺得某些內容以前已經寫過,例如兒時的朋友提到可以老死淡水一事。剛剛一查,果然,這些內容在四年前的淡水河畔已經說過,而且也寫到十三行博物館見到的觀音山。真可怕,部落格沒開幾年,卻已經到了重複敘述舊事的階段了。想來生命太單純,記得的事寥寥數件,因此觸景生情想起的往事都差不多。還好見到的風景不同,因此還是全文照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