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個人的旅行(二)

來總公司上班後,見到的人總要問,這次要待多久?我從受訓那禮拜算起,再上班一個星期,然後是公司年度的聚會,為期一個禮拜,各地的人員,包括我們加州部門的代表都會到達還沒說完,聽者就會驚訝並惋惜的說:「天啊,三個星期耶!那你的家人怎麼辦?小孩一定很想你吧?」於是我就硬生生地吞下後面的話,其實我還沒數完,年度會議後還有事,我要多留三天才回家,總共是三個半禮拜,幾乎一個月了。

 

丹麥人是很注重家庭的,因此拋棄家人這麼久,就算不是罪惡重大,也是匪夷可思。我也不贊成長年離家這麼久,但是偶爾出遠門,對我們仨的成長,也是很有幫助。
 
先說以柔吧。她向來就是安全感很深的孩子,不知是不是因為她一出生,我們就請保母來家裡照顧她,她很小就習慣由不同的人照顧。早上「姨」來了,她就揮揮手跟我們說再見,等我下班回來,還不會說話的她就會提起姨的背包交給她,意思說你可以走了,又是快樂的說拜拜。無論是上托兒所或幼稚園,她從來沒有分手的焦慮,反而是感觸良多的媽媽流了一臉的淚。她三歲和五歲的時候,我們各去歐洲一趟,將她交給疼她的保母照顧。記得五歲那次,因為飛機誤點,我們到家時已經很晚了,但因為怕以柔等我們,還是去保母家接以柔。結果她見到我們居然說:「你們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我今晚還可以睡在姨家嗎?」
 
因次當以柔的馬麻,我從來沒有被孩子迫切需要的成就感,但也因為她這樣的個性,讓我和V有更多的空間。我不用擔心不在家的時候她會因為想念我而無法正常生活,更正面的想,短暫的分離反而能更深刻地感受到平常的互動。以柔跟我比較敢撒嬌,但這表示我沒什麼權威,她早就說過:「馬麻生氣不可怕。」跟把拔雖然玩笑話說不完,而且他的要求不多,可是一旦要以柔做什麼,她不敢反抗。我想這三個禮拜少掉馬麻的溫存,可能有些需要適應,但是換一個方向想,和把拔這麼朝夕相處,也未嘗不好。
 
比較虧欠的是V。我們從來都是分工合作,一個人送孩子,另一人就接回家,這樣兩人上班的時間比較好分配;一個人去買菜,另一個人就在家洗衣服;一個人煮飯另一人就洗碗;甚至連我們早上運動的時間都是平均分配,我去上課的三天他就負責以柔早餐,我沒課的那兩天他就早早去打高爾夫球,輪我送以柔上學。這樣的均勻分擔家事,當其中一人離家,就會感到負擔特別重。運動不能去了,接送都得負責的結果就是上班時間不夠用。另外對V挑戰最大的是每晚都要為做飯傷腦筋。他不是君子遠庖廚的人:我們的週末早餐,還有星期六的晚飯都是他烹調,以柔每天帶的飯盒也是他親手準備。但是要每天晚餐變花樣,還要考慮營養均衡,可能就負擔大了一點。因此我要離開的前幾個禮拜,有些菜煮多點就冰凍起來,都是以柔和V愛吃的,如此能稍微幫他們的餐桌換點菜色,也讓V可以休息幾個晚上。
 
前陣子翻出一張與爸爸在畢業的遊園會牽手的照片,他看了以後寫信給我:
 
阿慧,
站在學生活動中心門口臺階上你抓著我手的照片裡,橫的紅布條上---十四學年度字樣讓我記起六十五年六月的畢業遊園。那時爸是教務長,還不到五十歲,你是七、八歲吧,小學一、二年級。這麼小年紀大膽地跑來大家的面前抓著爸的手。可見你的性格是外向的,積極、自信 。在學業和事業上流露不遺。我常對你媽說你應該生為男性多好 ?!”
 
都說女兒是爸爸的情人,我在他的眼中也是如此,這麼微不足道的照片他都能解釋成我性格的優點,殊不知現實的我跟他的誇獎差了十萬八千里。不過坐在電腦前的我,還是對著他的信不由自主的傻笑。不久後我的眼光停留在他信中的最後一句。其實他常這麼說,大部分是因為我生性莽撞,衝動的時候多,他就會常常嘆息說把我生錯了,明明就是男生的個性。這倒是第一次流露出如果我是男人會更有出息(?)的惋惜。不知是不是因為他認為男人比較沒有羈絆,能夠放手闖出一番事業?以前男主外女主內的時代也許是如此,但是現在的時代,夫妻共同築造家庭,各有事業的天空,倒是沒有太多男女的分別;如果女人(或男人)不願因為事業而忽略家庭,也大多是自己的抉擇,不是因為性別而非得放棄。
 
我可以因為不願讓先生女兒可憐吃不好飯,而放棄越洋學習的機會;不過因為V的支持,讓我可以放心將家留給他,自己出去旅行。所以我想跟爸爸說,除了我的莽撞個性實在很難當淑女,其他的方面,當女人是沒有受到委屈的。
 
於是,兩個星期前的星期六,天還沒亮我就起床。下樓前先進以柔房間,坐在床沿輕輕揉她的軟髮,她稍稍動了一下,我輕聲說:「馬麻要去坐飛機了,你要好好照顧弟弟(Benny)喔。」她點點頭,也不知有沒有醒全。然後我俯身親吻她的臉頰和額頭,跟她說再見。「哇ㄞˇ哩。」她含糊不清地回答:「哇碼ㄞˇ哩。」我走出房間的時候順手將門闔上,不太確定她起床後記不記得和馬麻的告別。
 
下樓來,V已經將我的行李提到門口。要叮嚀的事我都寫在月曆上,此刻已不用多說。一分一秒在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中過去,V將窗簾稍稍打開:「接你的車來了。」於是他幫我將行李交給司機,我將新買的靴子穿給他看,他笑笑說:「很European。」然後我墊起腳尖擁抱他,說:「Thank you for taking care of our family. I love you.」坐進車後,我將黑色的車窗搖下,跟他揮手。看到他的身影逐漸消失,忽然想到,平常我很少親以柔,也不會跟V說 I love you。對遠行的焦慮是否也成為這些告白的催化劑呢?
 
上飛機後,只能前行不能回首,於是我告訴自己,要珍惜家人對我的支持,好好過在外的每一天,讓每一分收穫都當成對他們的回報。因此我調整心態,不將二十五天住旅館當成苦差事,也將對家人的思念變成動力,不是負擔。
 
上次在丹麥兩個多禮拜,我因為想家而對丹麥的食物生厭,什麼東西都不想吃,加上沒睡好,幾乎生病。這次我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也要樂觀的看待這次旅行。很快地我就找到許多可以振奮自己的小事。
 
先說麵包吧。丹麥人烘焙的麵包實在是說不出的好吃。不管是長條或圓形的麵包,外層是脆的,裡面則是鬆軟,但是嚼感又十足。丹麥人習慣上面擺一片起司,再放幾片黃瓜和番茄,但是單獨吃更能品嚐出麵包香。街上幾乎才隔幾條街就會有一家烘焙店,買個麵包,配杯咖啡,坐在鄰窗的吧台看街上的行人,是極大的享受。上班期間我都在公司的餐廳吃早餐,一個長條麵包旁邊放一個齒型的長刀,愛吃多少自己切,當我隔著一條紙巾碰著麵包,發現居然還是熱的,吃起來也是一樣外脆內軟,起司放下去馬上軟掉,因為整塊麵包都是熱的。原來我們公司一早就自己烘焙麵包,這麼平凡的員工餐廳居然有這麼好的服務,吃著吃著就覺得這一天一定會特別有活力。我想回家以後,最想念的一定是這一片片溫熱的麵包。
 
(My favorite food in Denmark is bread. They are crispy outside and soft inside, with great texture. I lost count on how many times the served bread was just freshly baked, warm to the touch and melting cheese naturally. This is the food item that I am going to miss dearly when I go back to US.)
 
上班的時間幾乎是馬不停蹄的開會、討論、做筆記,然後有疑問又回去追問。加上加州的公司還是有公事要處理,因此一個禮拜下來特別累。週末的時候即使還要在旅館房間加班,我還是會找時間出去走走。雖然每年都要來一次,但是近年來都只停留開會的一個禮拜,除了坐火車去公司,並沒有機會看哥本哈根。於是這次我又將旅遊書翻出來,運動鞋穿了,用我的雙腳走遍這個迷人的城市。
  
(Christiansborg Castle)
 
(Former Stock Exchange, with its spire sculpted in the form of entwined dragon tails)

 
(光線不對,這個龍尾還真難照)
 
這個螺旋型屋頂的教堂可以爬上去,看得到上面的欄杆吧?雖然懼高,我還是上去了,只是盡量靠牆站,而且照相機的蓋子小心收到口袋裡,怕掉下去就找不到了。)
 
(Vor Frelsers Kirke. I climbed up 400 steps and saw the fabulous view of the city from 90 m (295 ft) high. Just don’t ask me how windy it was up there…)


 
(Views from the top.)
 
 
(The lake is where the Christiania town is located.  It's a community which has their own government and infrastructure. I went there after getting off the tower. It’s nice to have the aerial view first.)
 
(Kongens Have (King's Garden)

 

 
(Amalienborg, this is where the Danish queen lives. I am amazed on how exposed it is. One could seldom see the monarch family’s residence so closely. The museum guide told me that because their queen smokes, her residence is the only building with FIVE chimneys.) 

 
(Amalienborg and the Marble Church)
 
在外面逛了許久許久,越走越北邊,發現離小美人魚很近,也好幾年沒見到她了,於是又信步走去。
 
這個代表哥本哈根,甚至整個丹麥的雕像是在這麼低調的岸邊。
 
(The Little Mermaid statue is located in such a low-key place.)
 
(小美人魚,別來無恙!)

 
 
上面兩張是我比較喜歡的角度。小美人魚微曲的上身弧度很美,遙望遠方的臉有些淡淡的憂傷,含蓄但又餘韻無窮。她流露出的氣質也是哥本哈根給我的感觸,沒有宏大的威力,逼人的富氣,就是這樣靜靜的讓遊客體會她的魅力。
 
定睛注視雕像的時候,忽然有人叫我名字。在離家遙遠的北國,聽到我的名字如此喚出,是種奇異的感覺。我一旋身,發現是同事,他就住在哥本哈根,趁放假帶全家出來散步。他介紹我給他的家人,親切地與我寒喧。我們臨著小美人魚的雕像站著閒聊,心中忽然生出一些感觸,如果許多年前問我哪一個歐洲的國家會最熟悉,絕對不會猜是這個城市。曾幾何時,我與這個都市,和這裡住的人,已經熟悉到會在路上碰到熟人。既然緣分這麼深,一定要好好珍惜。
 
寫這篇的時候,在小城裡又翻找到幾篇與哥本哈根有關的網誌,沒想到居然都是「天空與廚房」的話題。比起以前這兩篇,今年的我離家的掙扎已經減輕很多。與其一直帶著罪惡感的覺得虧欠父女倆,還不如用他們給我的愛,充分享受旅者孤獨的步伐,這也算是正面的成長吧。
 

 

 2007: 天空與廚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