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2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野火燒不盡

以柔學校附近,有一塊長滿雜草的空地。在一個颳大風的清晨,這片草原因為焚風而燃燒起來,致使所有的草全被燒光,連幾棵大樹的葉子也無法倖免於難。大火過後,昔日青翠的草原變成一片焦黑的枯土,每次載以柔經過,她都把眼睛遮起來,不願意看這片醜陋的土地。

 

數日前,下了一整個晚上的大雨,第二天下班後我去接以柔回家,她興奮地報告:「今天爸爸帶我來學校時,我們看到那片本來燒焦的空地上,全都變綠了!因為昨天下雨,草草有水喝,就長出來了。」聽她這麼說,我隨口就說:「對呀。那片草原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不見呢?這叫『春風吹又生』。」一說完就想到,其實這次草又長出來是因為雨水的滋潤,跟春風是無關的,幸好也沒有人矯正我。一說到「春風吹又生」,不禁開始試著想前一句:「那首詩是什麼呀?春風吹又生,喔,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才只想到兩句,也是來接孩子的丫丫爸爸就接口說:「離離原上草….. 丫丫,下一句是什麼?」四歲的丫丫想也不想的就接下一句:「一歲一枯榮」,她說的不是很清楚,聽起來有點像「一歲一窟窿」。不過沒有人介意,我們重新一起唸:「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才結束了小朋友在學校快樂的一天。 這個週末,我還是惦記著這首詩,遂把大學時唸的「詩選」找出來,這篇白居易的「草」才恢復了原貌: 離離原上草 一歲一枯榮 野火燒不盡 春風吹又生 遠芳侵古道 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孫去 萋萋滿別情 剛好最近和朋友聊到,他們「國內」(大陸)的孩子個個都能背唐詩,因此她的先生也想開始訓練兩歲的兒子背詩。我不是個勤奮的媽媽,以前也沒有認真教以柔唸過詩,倒是她的媬姆,有一次教以柔一首詩,我的印象特別深刻: 鵝鵝鵝 曲項向天歌 白毛浮綠水 紅掌撥清波 這首駱賓王的「詠鵝」,短短幾個字,就把鵝描述的美極了。可惜才兩歲多的以柔,聽到媬娒唸「白毛浮綠水」,就跟著唸「水水」,聽到「紅掌撥清波」,就說:「紅羅蔔」,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然而,教這樣的詩,我是喜歡的。後來我也買些兒童的唐詩唸給以柔聽,書上有美麗的圖畫,五言絕句也都淺顯易懂,我當講故事給她聽,她總聽得津津有味。有一次上床前,把窗簾打開,明亮的月光就大把大把地灑了進來,以柔不由地說:「媽媽,這就是床前明月光….」,然後她就把整首李白的「夜思」都背出來了。 不過說實在的,詩還是要年紀大了才能更了解其中的深意。現在唸給以柔聽的詩,哪一首不是以前就耳熟能詳的?例如王維的「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那麼空、靜的意境,只有步入中年的現在,才能真正體會。還有李商隱的「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翦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夜晚聽著雨聲而加深思念的心情,只有經過思念煎熬的人才能體會,那些稚幼的孩童們,就算能朗朗上口,也無法了解詩中蘊結的深意吧! 我想,只有將詩和日常的生活意境結合在一起,才能達到真正欣賞的目的。在孩子小時候教他們詩不是壞事,但也許更重要的是,在他們長大之後,鼓勵他們再重拾這些詩本,多年來的成長歷練,歡喜悲傷,都會在重新唸詩之後,有全新的體驗。 一日清晨我又是摸黑起來去上我的「體育課」,車子一開出家門前的這一條路,一輪滿月就猛然闖入我的視線,那天的月亮異常明亮,她低垂地掛在天邊,顯得特別大。我著實嚇了一跳,四周又黑又寂靜,我的車子緩緩駛在無人的路上,而路的盡頭就是那輪明月,靜静地陪伴我。算了算日子,才發現當天竟然是中秋節,在心裡計算一下,我的清晨是台灣的晚上九點,那麼,眼前這輪明月,不就是親愛的爸爸媽媽現在舉頭看著的月亮嗎?他們見到的月亮,有這麼透明如玉嗎?他們會知道此刻我也在看著同一個月亮嗎? 那時才了解,為什麼李白會寫:「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