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0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流感來去

星期天是夏令時間開始,時間往前推,表示要比平常早起一個鐘頭。我將次日要穿的運動衣都整齊疊好,早早上床,準備第二天一早的運動。那時除了月事將至,有些疲累之外,沒有不舒服。但是睡到半夜,輾轉反側。不知為何一直發冷。我有一條非常暖和的毛毯,平常只要蓋上,再冷的天氣都不怕,但是那天完全沒有效用。過沒多久,又忽然很熱,被子全踢掉還是從身子裡燒。
 
到了早上五點半鬧鐘響的時候,我決定不去運動了。六點半V起床,我繼續賴在床上,等他和以柔八點要上學了,我只說很累,想多睡點。躺在床上就從手機寫e-mail告訴組裡的人,感覺不舒服,可能晚點上班。那時還沒想到其實已經生病了。
 
等到再張眼,已經中午,從寒顫中已經知道發燒了,一量果然102°F,加上頭痛,看來是得了流行性感冒,跟兩年前的發燒生病完全一樣。流感(influenza,跟流鼻涕咳嗽的感冒是不同的)通常很慘烈。病毒來了如軍倒,整天都躺床上,除了上廁所不得不起身,其他如洗澡或吃飯完全都是奢談。就像某年的大地震或大淹水,得過的人都記得哪年得過(“My 1998 flu”),可惜我在短短十年內,就記得有三次,實在太頻繁了一點。
 
因為兩年前才鉅細靡遺地記錄了生病的過程,被笑說“連生病都很認真“,我就不再重複敘說過程。只是記幾件比較特殊的事。
 
不棄不離
 
兩年前生病,就是天荒地老的睡。這次的不同,是我們家多了一隻忠心的狗。第一天生病,以柔和把拔在樓下吃早飯,Benny吃完狗食後也沒在樓下多待,馬上跑上來到我床邊躺下。平常以柔上學,Benny都會一起出去走路,但是這天他寧願在我床邊躺著,也不願跟著出門。好不容易被拖出去,他回家又一路衝上樓,進了我的房間馬上回到我的床邊躺下,寸步不離。每次張眼,都會見到地毯上那團毛茸茸得小白球,有他的陪伴,就算躺在病床上也比較安慰些。
 
聽說狗狗是沒有時間概念的,平常我們上班,他在家也許也是這樣天荒地老的睡。不過每隔一陣子,他就會將前腳搭到我的床沿,輕聲的哭,叫我起床帶他下樓了。剛開始不是很瞭解他要我起床做什麼,房門明明是開的,他若是要出去尿尿,大可自己去,不需我陪。只是當我勉強坐起,他的耳朵馬上翹高高,一蹦一跳的,一副要出去走路的興奮樣。我想也許他睡到忘了時間,以為是過夜後我該帶他出門散步了?
 
有幾次被他哀求太久後,我真的起床下樓,順便盛點水帶上樓喝。當我坐在樓下的沙發,他就迫不及待的跳上來,頭枕在我的腿上,要我撫摸。也許因為我不准他上我的床,因此當我躺著,他只能在床下待著,只有在樓下他才能跟我親近,這才是為什麼他每過一段時間就要下樓的原因?
 
可惜隨著每天過去,我愈來愈不舒服,連在床上翻身都難過,Benny要求下樓時,只能置之不理。不過他也很認命,真的就一整天陪我在樓上躺著。偶爾他發現我要下樓拿水,開心的陪我下樓,不過我將杯子裝滿水後馬上回房,他又跟著我上來。我生病了五天,他就是如此的寸步不離,尤其那個禮拜都在下雨,連陪以柔上學都省略,他完全沒有出門散步的機會,光是每天陪我躺著,偶爾我坐起來休息,他能被我撫摸,就滿足的不得了。我看他依偎着我,也是打從心底感到溫暖。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人們會想要養狗吧?尤其是獨居的老人,若是沒有其他的朋友或活動,忠心的狗就能填滿心中的空虛。當他全心全意貼著我,睜著大眼睛望著我,真的感到這隻狗需要“很多很多的愛”,而我有能力給他這些愛,又是多麼幸福的事。

 
Through health and sickness
 
第一天早上決定晚點上班,還不知道生病了,等到晚上V下班回家,看到我還躺在床上,就知道不對勁。我平躺著,手無力的放在頭痛欲裂的額頭上,病懨懨地說:「我想我是得了流行性感冒了。」他同情的哦了一聲,馬上就走到床的另外一邊,將他的枕頭抽走,說:「好,那我就搬到客房睡了!」我愣了一下,反應遲緩的想,他那樣說好像在回應我的話,可是我沒有叫他去睡客房啊!
 
V若是去睡客房,通常是因為他感冒引來的劇咳,一發作就驚天動魄,讓我晚上不得好睡,而他因為顧及到我,要頻頻忍著不敢咳,也是不得好眠。因此只要他一咳嗽,就會自動搬到客房,等好了才搬回來。因為平常都是他生病而主動出去,這次我一生病他居然也是避之唯恐不及的拿枕頭,讓我心中小小委屈的想:「你起碼也等我開口,要求你搬出房,才拿枕頭吧。哪有人一聽說太太生病了,第一件事就是奪門而出?」不過這個小女兒心態一瞬即逝,因為我很快的就明瞭他要避免被傳染的動機。我倒下來,接送以柔都要靠他,如果他也生病了,那誰要照顧以柔呢?因此他保護自己,其實也是為家庭著想。結婚久了,想法都很實際,沒有時間小情小愛的。
 
那一個禮拜,他每天接送以柔,晚餐也是全權負責。四月底我將去丹麥出差三個半禮拜,照理在那之前應該多負點顧家的責任,沒想到這一病,讓他提前嚐到單親爸爸的滋味,一次就是五天,也難為他了。我們家電話有三只手機(hand set),可以互相呼叫。生病期間,因為沒力氣下床走到樓梯口呼叫,只能拿起床頭的手機,打樓下的手機,請他幫我換熱水等等。(也是我後知後覺,一直到第四天才想起我們其實有熱水壺,可以放在樓上煮開水,才免了他一趟趟的往樓上跑。)這段時間的感觸特別多,沒有孩子的時候,只要彼此照顧就好。但是有了家庭,照顧配偶最好的方式其實就是將孩子帶好,讓另一半能“安心生病”,沒有後顧之憂。有天我由衷地向他道謝,說辛苦他了。就像他當初拿枕頭那麼順手地,他只是揮揮手說:「Through health and sickness… You see.」那是我們結婚時說的誓言,其實說穿了就是這麼簡單呢!
 
救火
 
上次生病是新年假期,可以“專心”生病,這次可沒有那麼奢侈。我沒力氣開電腦,但是每次醒來,還是掃瞄一下手機,看有沒有新的e-mail。星期三那天,是最不舒服的一天,身體仍是“乍冷還熱”,又是畏寒又是出汗的很不舒服,加上頭已經痛到連吃止痛藥都沒有效的地步,我難受的無法入睡,在床上輾轉反側。
 
中午的時候,在手機上看一下早上的e-mails,不看還好,看了連被子都忘了掀就跳了起來。原來是我的組上有些人員的變動,而人事室已經準備好當天要向全公司的人宣布,完全沒有考慮到我的組員得先從我這裡得知這個消息。若是我沒生病,一定會在宣佈之前先將我的組聚在一起,親口跟他們說這個消息,他們有任何疑問也可以當場問。不過既然我沒上班,也只能寫e-mail跟他們說明。
 
第一件事就是通知人事室,暫緩送出給全公司的e-mail,要等我跟組上聯絡過後才行。因為手機上打字太慢,決定打電話。但是一下找不到人事室的號碼,在手機上按了半天才找到,打過去的時候對方不在,只好留言。等我開口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已經完全沙啞,並且無法說完一句就要劇咳一番,就這樣停停頓頓的,一邊解釋一邊抱歉咳嗽的,將事情勉強交待清楚。然後我下樓將公司的電腦打開,坐在書桌前開始寫信給我的小組成員。已經燒了三天的腦袋其實不管用,而這封信既要顧及他們的感受,又要周詳的解釋來龍去脈,實在不好寫。我一邊啜著溫水撐著,一邊讀改,花了比平常久的時間才寫完信。按完寄出的鍵,已經筋疲力竭,又爬回床上倒頭大睡。
 
這次的例子也很感嘆,責任在身,連生病都不能完全放開。不過換一個方向想,這也表示就算病得再厲害,人還是有足夠的潛力能夠應付緊急狀況,救完火後再回去繼續生病。
 
這幾年每隔一陣子就要大病好幾天,其來有自。真正壓力大或沮喪的時候,反而不會生病,因為當時的狀況不容許,不過當繁(煩)忙事過境遷,心情一鬆懈,馬上倒下,這樣的“報應”似乎屢試不爽。如何讓自己少生病,其實要從心理調適做起。學習做事論事,不要將任何困擾攬到自己身上,盡力之後就不要再想,才是心理與生理健康之道。前一陣子兵荒馬亂之際,我在記事本上寫著:“無法掌控的事,就不要太在乎。”雖然如此告訴自己,這次生病證明還是“不在乎”的不夠。不過,病中心情消沈,病癒後尤其嚮往陽光燦爛的晴空。我希望以後的心也可以如此乾淨,不要被無法左右的事牽絆,如此才能擁有真正健康的身心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