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8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手工書

美國華人稍多的城市多半有中文學校,小城就有兩所。但是以柔從來沒有去過。從一出生我們就雇了中國的保姆來照顧她,三歲半後開始在張老師的學校上學前班,小學後則變成放學後在張老師的教室繼續上課後班。她很幸運的每天都在中文的環境成長,比每個禮拜只有幾個鐘頭教學的中文學校,更能深入理解中文的美麗。
 
張老師的教學總是以生活為主,不侷限一定要教孩子什麼,只要是他們感興趣的,她就會引導他們學習,從中感受到中文的樂趣。這次小朋友們主動做手工書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星期三學校早下課,當天張老師的教室都沒有排固定的活動,是以柔口中的Game Day。張老師農曆新年要辦派對,通常有小朋友的表演,然後吃各家帶來的美味料理。這天鬼靈精的以柔忽然開始把教室裡的草稿紙折成四摺,幾張紙黏起來變成一本小冊子,開始在上面寫故事畫圖,說要在星期六的新年派對上賣書。其他的孩子有樣學樣,也都開始“做書“。張老師沒有想到小朋友會想要賣東西,隨口說:「農曆年的慶祝會怎麼可以賣英文書?若是要,也要中文書啊。」她本來以為孩子們會知難而退,沒想到以柔馬上拿出新的紙,開始編中文故事,不確定的字就查字典,勤快的很。另外兩個四年級的好朋友也要加入,於是以柔寫/畫完的就交給她們抄,她們決定一本賣五十分錢。小小孩看有錢可賺,也都躍躍欲試,也要幫忙寫書。以柔不願意他們稚拙的筆跡破壞手工書,又不想傷他們的心,於是要他們當幫手,遞剪刀和膠帶,許諾到時候賣完書一人給二十五分錢,於是大家有份,抄寫的抄寫,遞漿糊的遞漿糊,一個下午忙得不亦樂乎。原來以為孩子們一聽要寫中文會打退堂鼓的張老師,見到孩子那麼興緻盎然,也覺得十分有趣。
 
那天去接以柔時,張老師微笑地說起此事,但說若是孩子到時候賣書可是跟她無關。我想五十分錢是小錢,家長們應該不介意,也沒有阻止。反而以柔很驚訝大人這次都沒反對。其實看他們這麼對自己定下的目標這麼努力,欣慰都來不及,怎麼會反對呢?那天以柔又寫又畫,也開始抄到空白的書,開始複製。一直寫到晚上十點,我一直催才依依不捨的上床睡覺。

 
第二天,以柔總共想好了三個故事,也畫好了圖(她的圖都是率性而寫意,兩三筆就畫好了。),其中一本讓另一個女孩帶回家抄,大家又雄心大志的貼摺了三十本書,連海報都畫好了(“好看的手工書,一本五十分!”)。那天回家,以柔還問我,是一“條”龍還是一“隻”龍,我說因為龍很長,所以要說一條。她又問,那恐龍呢?我說恐龍就用隻。原來其中一本書叫做“龍和龍”,說的是一隻恐龍和一條龍的故事,所以才有此一問。我心中偷笑,這孩子還真認真,連坐車都在想句子呢。
 
沒想到吃完晚飯,張老師打電話來,才接電話我就心知一定出了變數。果然因為一些原因,張老師對在慶祝會上“販賣“的行為有些顧慮。經過她的解釋,我也同意雖然金額小,還是不要賣書才好。但是我們都有同樣的想法,這次孩子們自動自發的認真寫書,連要怎麼吆喝賣書都想好了(那天在教室外,以柔已經向另一位來接孩子的阿姨練習:「阿姨,買本書吧!只要五十分。」害我覺得很像賣火柴的小女孩呢。)絕對不能因為實際的顧慮而抹煞他們的苦心,也不能讓他們覺得一切都是白費。
 
於是我們在電話裡絞盡腦汁,想著若是不賣書,有沒有其他的變通方法,讓孩子還是有推銷書本的樂趣。後來我想到一個主意:書不要用賣的,而是分給大人們看。但是孩子們可以請求他們寫評語。到時候我可以用評語的多寡來獎勵他們, 要什麼獎賞就由我這個媽媽負責就好。張老師很喜歡這個主意,也允諾她在教室也會獎勵孩子這次做書的活動。放電話前,她又請我先跟以柔說明,讓她有心理準備,明天在課堂上宣佈不能賣書時,才不會大吃一驚。也怕她太失望,傷心的情緒感染全班,會有負面的影響。
 
才放下電話,以柔就溜進我的房間,好奇地問:「張老師跟你說什麼?」我攬著她的肩頭說:「不要緊張,最後是好消息,不過也有壞消息。你要先聽哪個?」她說:「壞消息。」嘻嘻,先聽壞消息再說,果然是個實際的孩子。我說:「今天張老師才發現,因為慶祝會租的場地是教堂,那裡的規定是不能賣東西。所以你們不能賣書了。」這是實情,但不含括其他的顧慮,因為我和張老師商量後,認為這是最直截了當的解釋。以柔的失望完全寫在臉上,第一句話就是:「那為什麼不能換地方?」當然她也知道,臨時換場地是不可能的。我說張老師和我都很感動他們做書這麼認真,因此可以用家長的評語來換獎勵。沒想到以柔認為這個更難,臉馬上沈下來:「我們寫的書是給小孩子看的,如果大人看了覺得太簡單,不寫好的評語怎麼辦?」我說不會的,大人當然知道那是給小孩看的,看他們做的那麼好,一定會嘉獎的。
 
以柔沒說什麼,扭頭就到樓下去。我在樓梯間看到她跑到前面客廳的角落,背向我低著頭。以前若是什麼不合心意,都是當面大哭大叫,從來沒看過這樣“低頭飲泣”的鏡頭。這下為娘的也起了惻隱之心,趕快跟上前去再開導一番。我先抱抱她,然後說這個變通的辦法是我想出來的,如果她有什麼其他建議可以跟我說,我們可以考慮。果然這招讓以柔感到受尊重,嘴角馬上浮出一線微笑。她傾著頭想了一想,說:「我們本來不是說一本書要賣五十分嗎?那如果家長們願意寫評語,可不可以一個評語也是五十分錢,然後你帶我們(做書最出力的)三個女生去Target 用錢買喜歡的東西?這在我當然是小事,但無法確定另外兩個女孩的家長會不會同意讓我帶她們去買東西,因此我說原則上可以,但是到時候怎麼獎勵,我們還得跟其他的爸媽商量。以柔感受到我們大人能體諒她們的用心,終於破涕為笑。
 
果然第二天張老師的助理來接以柔時,另一個做書的女孩一見面迫不及待地說:「壞消息。我們不能賣書了。」以柔馬上偷偷說:「我已經知道了。沒關係,我媽媽會給我們獎勵。」雖然獎勵是什麼沒有說得很明顯,但是這對孩子們就夠了。
 
星期五晚上,以柔帶回三十本的空白書,雄心大志的要在第二天的慶祝會前全部抄完。但是因為完全手工,抄寫和畫一本書就要花很久。那晚又是被催很久才上床,第二天七點起床又開始抄,果然到了八點多,她發現總共才做完九本書,沒完成的書還一大疊,心一急,眼淚就滴滴答答掉,趴在沙發上傷心。
 
也是以柔沒有經驗,野心又大,她先折了那麼多本,每本都畫好了封面,才來寫內容。若是早知道不可能寫那麼多書,應該折一本寫一本,就不會浪費那麼多功夫。不過這是經驗,以後她就知道了。
 
我本來安慰說,做多少算多少,沒有關係。但是她聽不進去,反而越哭越起勁。我看很難解釋,乾脆不理她,先去印評語的小單子。上面寫著:
 
“請寫下您對書的看法,謝謝。
Please tell us what you think of the books. Thank you!“
 
最下面還有簽名的地方。
 
在印簽名紙的時候,我已經想出一個主意,其實書抄不完是沒關係的。於是我將裁成四份的簽名紙拿給以柔看,說:「你本來要賣書,才會想要做那麼多本書。現在你不賣了呀,到時候將這些書擺出來,讓你的幫手們拉家長來看,然後請他們簽名就好,到時候是數簽名的多少,跟你的書沒有關係。」她聽懂了,眼淚稍稍止住,於是我們一起數到底每種書有幾本。
 
我們發現她的第一本書“糖果工廠”有六本,第二本“龍和龍”只做了兩本,最後一本“小貓和小狗”是前晚才想好的,只畫了一本。我勸她小貓和小狗再畫一本,這樣就夠了。以柔聽了真的將最後一本書抄好,然後又用橘色蠟筆寫了中英兩張海報,就細心的將所有的紙張放到書包裡,開心地去會場了。
 
慶祝會的表演節目結束後,大家開心的吃午飯。以柔惦念著吃完飯要分享手工書,匆匆吃完,就與朋友討論如何將書擺出來讓大人來看。不過很快的她們就發現,大家都分散在每個桌子吃飯,很難在中間的場地找到一個顯目的地方放書,因此她們決定一桌一桌去“推銷”,一個人拿書和簽名的紙,另外兩個就拿以柔事先畫好的中英海報,先從其中一位朋友的媽媽開始。爽朗的她毫不考慮地就寫了很好的評語,孩子們哈哈大笑,有了信心後,再去比較不熟識的家長或爺爺奶奶那裡“推銷“。




 

 
大部份的“中文家長”對他們的努力都嘉獎有加,而不會說中文的家長,經由他們的解釋,也願意留下鼓勵的評語。後來有好心的叔叔們,還特地過來問她們,你們是在賣書嗎?以柔說,不是賣書,只是唸完後請簽名。叔叔笑嘻嘻地說:「喔?唸完還不准帶走呀?」說是如此,他們也是唸完後開心地留下評語。最後結算,總共收集了二十三張評語。第二天我邀請了另外兩位幫手來家裡玩,我說當初她們要賣一本五十分,現在我就用評語來代替,23乘以0.5算是十二元吧,那就一人四塊錢。我帶她們去Jamba Juice,一人一杯果汁奶昔,基本上每人的四塊錢就沒了,但是我又給她們紅包,裡面有一個一元的硬幣,算是獎勵完畢。
 
寫了這麼長,不把以柔“畫“的書貼出來好像說不過去。等一下就貼兩本吧。我得先說,她編的故事和用詞都非常淺顯,還夾雜許多英文文法,畫圖也是非常”印象派“,幾筆就帶過,掃描的時候我也發現了幾個錯字(”入“寫成”人“)。記得當初讓她在張老師這裡學中文,很大的野心就是希望她以後可以唸金庸小說。那時想,這麼精彩的文字,不能看太可惜了。不過現在看以柔的程度,這樣的期望應該是不可能了。但是我喜歡她用中文的自如,當初張老師說要寫中文書,她二話不說就開始自己編自己寫,完全沒有懼怕的心理,表示中文還是很親近的語言。這麼多年來,她和阿公阿嬤寫卡片,都還是用中文,他們唸以柔的信,就像親耳聽她說話似的。另外最近小妮子感情衝動,有時候生我的氣就用寫信表達,因為我們的對話都是中文,她給我的紙條也都寫漢字。我想中文能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很夠了。
 
這次的經驗,也是“主動學習”最好的例子。平常課堂上抄課文,學生字,都是被動的。這次孩子自己出主意,在沒有大人的幫忙下,決定如何分工合作,比平常的作業還要認真。理由很簡單,因為這是他們自己要的,因此做來心甘情願,拼勁十足。在美國聽過的一些中文學校,許多都還是傳統的教學,老師在上面寫黑板,孩子在下面抄,課程與生活經驗無法連結,怎麼可能留下印象?即使如此,還是照“國內”的標準時時小考,要求進度,這樣的教育,還在中文學校時也許還勉強能寫幾個字,只要一停止,一定馬上忘光光。語言就是要在日常生活中時時應用,才有可能持續。這次的經驗也教了我一課,很多時候我們只注重將知識塞進孩子的頭裡,其實對他們來說,遊戲才是最有趣的。如何將學到的東西轉為有趣的活動,讓他們開心到完全體會不到是在“學習”,那才是最高的境界呢。
 
最後就讓你們看看以柔寫的書吧。不要忘了這是“給小小孩唸的書“,別太苛求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