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最初的愛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經驗:自己的孩子也許是最愛,但不一定是first love。最初的愛戀,通常是保留給年輕時遇見的一個稚嫩的小人兒。那樣的感情,因為不參雜任何需要半夜起來照顧及其他現實的考量,反而能純粹的愛他,沒有責罵,只有稱讚與獎勵,這樣的關係總是充滿了陽光。
 
Valley在沒有以柔以前對小孩一點興趣也沒有。第一個打動他心的小女孩,是姊姊的女兒涵涵。
 
他們初識時涵涵只有四歲。那年我們結婚回台灣請客,Valley第一次會見我那大陣仗的家族,和許多成員語言都不通,有些手足無措,只有和涵涵這個小朋友在一起,能夠稍微自在一點。雖然她和別人一樣也不會說英文,但是和小孩玩時,語言畢竟不是那麼重要的。
 
婚宴那天的下午,許多婆婆媽媽都跑來飯店的新娘房看我,姊姊也帶涵涵來,她那天穿著媽媽特地為她做的一件淺紫色洋裝,紮著兩個可愛的小辮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大人忙著聊天,她無聊了就跑到裡面的房間,剛好那裡也躲著被冷落在一旁又不知要做什麼的新郎倌,於是一大一小就自然地玩了起來。因為無法交談,Valley想到的遊戲是讓涵涵躺在床上,他再把她從床的一頭滾到另外一頭,到底了再滾回來,這樣一遍一遍玩,小的嘻嘻哈哈笑個不停,大的也是跟著開心不已。
 
這玩耍的經過情形我當然是沒親眼看到,後來Valley趁著宴客空隙偷偷跟我說,我第一個反應是,這樣在床上滾,涵涵頭髮不都弄亂了嗎?還有那件漂亮的洋裝呢?弄皺了嗎?Valley委屈的說,可是我們兩個都覺得那樣很好玩啊!我偷眼看涵涵,還好沒有太狼狽的模樣,可能姊姊已幫她重新綁過頭髮吧。當天新娘的蓬蓬裙子正是小涵涵的最愛,送客時她把我的裙子繞在自己身上,只露出一張臉,非常可愛,相簿中每一張送客的鏡頭裏都有這個小傢伙在裡面,形成有趣的畫面,這些照片也爲Valley和涵涵「第一次邂逅」留下了甜蜜的回憶。
 
後來姊姊一家搬回美國,我們較有見面的機會。Valley沒跟小孩玩過,每次和涵涵玩都是非常粗野的玩法,舉起來,翻過去,這些都讓姊姊暗自心驚,怕他若一鬆手孩子會受傷,偏偏涵涵興奮的笑聲又遮蓋過一切。有一次他們來,Valley剛好出差不在,我們出去散步,涵涵坐在腳踏車的座位上,腳縮著擱在槓子上,我在一旁扶著慢慢推,涵涵嘟囔地小聲說:「如果Uncle Valley推一定不會這樣,他會將把手扭來扭去東倒西歪的推,然後會說,哦哦哦,要摔下去嘍。」我這才知道,雖然以往Valley跟她玩得太粗魯,總是讓涵涵嚇得嘰嘰叫,其實她心下還是歡喜的,才會在阿姨安全卻無趣的扶持下,忍不住輕輕地抱怨起來。
 
這都是多年前的事了。涵涵現在是高中二年級的學生(高中總共四年),因為化學課表現優秀,老師鼓勵她參加科學博覽會的競賽(science fair),她靈機一動就想到在大學當教授的Uncle Valley,寫信來問姨丈能不能當她的指導教授,我們當然張開雙臂歡迎啦。就這樣,涵涵及姊姊在這個週末坐火車來訪。
 
火車月台上,遠遠地看到姊姊下火車,我張大眼睛卻看不到熟悉的小女孩身影,再仔細一看,才發現姊姊身後那個自己拖行李的少女居然是涵涵。什麼時候那個調皮可愛的小女孩變成了這個亭亭玉立的美麗少女。長長的頭髮打了層次,柔順地披在背上,瀟灑的穿著,成熟懂事的臉龐,見面後侃侃而談的自信,揮之不去的青春氣息,那是涵涵嗎?
 
當初被姨丈放在高高的肩膀上任由翻倒又嘰嘰呵呵笑著的小女孩,現在捧著厚厚的教科書問問題,不少問題還把姨丈問倒。看到她學習時認真的神情,不禁感嘆時光如水逝。
 
送走她們母女倆,回家路程我們討論著涵涵已是少女了,Valley感嘆地說,還清楚的記得第一次見到她呢,轉眼間都快大人了。但是我知道無論如何,他的記憶中總會有那個綁著兩個辮子,邊在新房床上滾,邊發出興奮笑聲的小女孩。
 
 
1996 年

2006 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