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札幌行──兼記與父母同遊的時光(上)

作研究的職業,最好康的就是常有國際會議可參加,開會之餘還能順便遊覽陌生的國度或城市,增長見聞。今年一月底,剛好有機會,公司決定派我參加九月在日本開的國際會議。日本這個國家我只在大學時代去過一次,沒留下太多的印象。這次能先去東京拜訪分公司,再去北海道的札幌,充滿期待。
 
但我馬上想到,上次去中國開會,爸爸忙不迭地問,怎麼都回到地球的這端,卻沒想要回家一趟?那次被唸過之後,就暗自警惕,下次再拜訪“鄰國”時,別忘了回家。但是我明明知道夏天要回家,相隔兩個月好像沒什麼必要再回家一趟,靈光一閃,與其我回家,不如他們來日本找我,順便旅遊吧。
 
除夕那天剛好跟弟弟Skype,他說爸爸前一天從學校出來,跑著追公車,因為天色暗沒看到一處溼滑,摔了一跤。摔跤之後還是趕上了車嗎?總之他回到山下後,自己去了一趟家醫科,包紮好了才回家。弟弟開門後看他一張臉全是紗布,嚇了一大跳。還好後來與醫生確定只是皮肉之傷,大家才鬆了一口氣。雖然知道沒事了,我還是趕快打電話回家,除了拜年也順便親口跟爸爸說幾句話。
 
結果爸爸熟悉的洪亮聲音從聽筒傳來,我心頭一熱,也不管日本行還沒有完全確定,就衝口而說:「爸爸,我九月要去札幌開會,你和媽媽也一起來吧!」
 
在醞釀要爸媽同遊的主意之前,就知道要打動爸爸輕而易舉,只是對不愛輕易變動常軌的媽媽可能要下一番工夫,因此已經打好腹稿,打算若被拒絕可以用來說服他們。沒想到我的話尾未歇,爸爸就說:「 札幌喔?北海道我還沒去過。啊,你媽媽也在“Dim Tao“(點頭),那就給你安排了喔!」爸爸爽快的應允不意外,但是電話一旁的媽媽居然沒聽我的“說詞”就不假思索地答應,讓我摔破眼鏡。
 
與爸爸說完話,換媽媽來接電話,她說五年前爸爸大手術時跟她說,“等我好了,咱們一起去日本玩。”,是人生苦短及時行樂的感觸。她當時一口答應,但是爸爸康復後也沒有認真兌現。及至這次見到爸爸意外摔傷,感觸萬千,剛好我邀請,觸及她的心事,遂一口答應,也好履行當初對爸爸的允諾。
 
我去陌生的城市開會向來獨來獨往,這次忽然加了兩位慨然允諾的成員,又興奮,又有些許的緊張。過幾天和姊姊通電話就不自覺地說了,沒想到她一聽就說: 「嗄,你們要去旅行?什麼時候?我看看能不能配合回台灣看爸媽,一起去吧?」姊姊是行動派,沒幾下就安排好她的台灣行,讓我先去開會,等會快結束,她再由台灣陪爸媽飛來日本與我會合。於是我這個自助旅行團,又多了一位成員,後來也證實,有姊姊陪爸媽來,令人安心多了。
 
爸爸一輩子因為公事的原因,走遍大江南北,總是有人帶隊,他對這次的外行女兒帶團特別沒信心,夏天回家時他就一再問,要不要找他認識的人安排一下行程。媽媽總是幫我說話:「你看阿慧連羅馬都可以去了,讓她帶就好!」媽媽信心十足,我可是沒有十分把握。尤其在美國買的日本旅遊書,因為文字不同,總覺得講不到重點。還好回台時買了一本北海道的旅遊書,在家時翻了翻,心裡比較有底,加上參加會議的旅館有優惠,就先訂了一家有大眾浴池可供爸爸泡澡,離車站及市中心都近的旅館,其他只能等到時候再說了。
 
飛往日本的十個鐘頭,我埋頭看演講的資料,完全沒時間唸旅遊書;在東京時又忙著找去哪裡玩比較好,把北海道完全拋在腦後。只有從東京飛往北海道的一個半鐘頭,匆忙抱著旅遊書劃重點;早晨到了旅館還不能進房間,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將地圖攤開試圖搞清東西南北,吃午飯的時候才連圖帶書一起拿著出去逛。只可惜那天只逛到三點多,開始下雨,我為了先去勘查去會場的路線,坐地下鐵到了東札幌,在滂沱大雨中依照總是會弄錯方向的慣例,多走了不知幾百公尺的冤枉路,才拜託另一位路人帶我走回正路,等到了會場,牛仔褲的膝蓋以下全部溼透,鞋和襪子更不用說了。聽說大雨是颱風外環的影響,難怪雨是那樣猛,那天晚上我用吹風機吹著晾起來的牛仔褲,隱隱擔心四天後家人來了,若是還這樣下雨,豈不是很掃興?
 
還好雨只又下了兩天,就沒有繼續。而札幌於我,除了到達那天的下雨前看了兩個地方,僅止於晚上會議結束,與同事踏馬路的一些零星印象。最值得一提的,是鞋壞的那個晚上,她帶我去吃的麵。
 
札幌的味增拉麵非常有名,那晚我們去走過最熱鬧的大通市區,到了霓虹燈與大螢幕隨處閃亮的Susukino,走進一個不起眼的小巷,只容兩人並肩的窄巷,都是小小的麵店。中間的小空間容老闆煮麵,圍起來的兩邊座位就坐客人,我們選的小店只能坐七八個人,再來的人就只能在外面等。還好來這種店,吃麵是正事,大家埋頭吃麵,吃完就走人,通常不會等太久。




 
我點了店內的招牌麵,照片中可見味增拉麵是這麼濃稠,一看就知道湯頭燉了多久,浮著的那層油每口都是滋味。湯乍入口讓我想起麻油雞湯,有一絲酒味,濃濃的肉香,配著拉麵和筍子,非常夠味。沒吃幾口開始冒汗,能夠想像寒冷的冬天鑽進麵店,望著煮麵上升的水氣感到一絲溫馨,及至那口肥厚的湯汁滑下喉頭,終於溫暖了忙碌了一天疲憊的身心。這樣的麵,配這樣的氣候,實在再適合不過。只是這麼濃厚紮實的湯,對亞熱帶來的我來說太鹹了一點,剛開始很好吃,但是等麵吃完了,我就無法單獨喝湯,最後還是留下了不少湯未喝完。
 
 
我們來札幌的這個時節,既看不到夏天熾熱的花海,也見不著秋天燦爛的楓紅。但是這次家庭旅遊的初衷並非為了看最熱門的風景,也不是去多有名的旅遊勝地。年幼時父母每年的帶我們出遊增長見聞,現在我們成年了,換我們能招待父母出國看看不同的風景;又因為長年住在國外,這次有藉口能和父母多見一次面,在短短的六天當中朝夕相處,實在是極大的福氣,此行到底看到什麼,也不那麼重要了。
 
我總是認為每個城市自有其迷人之處,只要用心去感受就能發掘潛藏的美麗。因此雖然來北海道旅遊的人很少會在札幌待那麼多天,但是與其每天旅途奔波,時間花在坐車上面,我還是安排大家在札幌住,調整每天出遊的距離,如果一天去遠一點,第二天就緩衝玩近一點的地點,而且每天一定堅持下午三四點就回到旅館休息,喜歡泡澡的家人就去大眾浴池,讓熱水化去身體的疲憊,洗完澡又有精神再去飽餐一頓,才滿足地入睡。
 
就這樣不貪心的玩,還是被我們找到許多有趣的地方。
 
知事公館
 
知事公館是北海道州長招待賓客的所在,白底紅櫺,特別顯目。
 
 
但是最有趣的畫面要繞到後院才見得到。公館佔地不大,卻被這麼大一片的青綠草坪包圍,漫步其中呼吸芬多精,讓人精神百倍。
 


 
草坪上的一角躺著這顆名為意心帰(ISHINKI)的石雕,與背後逐漸轉紅的樹葉輝映,甚是美麗。

 
另一端則是兩個人的雕像。看得出來嗎?
 
進去公館內參觀,發現裡面非常樸素。我最喜歡這個會議室,地毯是罕見的亮綠,剛好延展到窗外的翠綠草坪。如果有這樣的窗景能瞧,開一整天的會也不會厭煩吧。



 
參觀時,忽聽爸爸急切地找我,原來他看到一張昭和天皇坐過的椅子,要我幫他照一張相。回去可以跟人家說,阿慧開會見到天皇(天皇來參加我們的閉幕式),他則是坐到“天皇坐過的椅子”,還正經八百地拿著說明書,才有證據。爸爸就是有這麼天真的時候,我忍著笑幫他照了一張。才照完,媽媽也逛進來,聽到爸爸坐到天皇的椅子,開心的大笑,我建議既然當時天皇是帶著皇后一起來的,你們也夫婦照一下吧,媽媽趕忙摸摸頭髮,自言自語的說:「皇后的頭髮可不能太亂耶。」我笑嘻嘻的說:「你們夠美了,沒問題!」按下快門前,爸爸又忙不迭的舉起「證據牌」,咖嚓!我們就有了這張新版的天皇與皇后照片。


 
 
獨自旅行時,是景色與孤獨的心靈對話;與家人共遊,卻是這種平常的對話,讓我特別記憶深刻。玩過什麼地方,看過如何的風景,相形之下反而沒那麼重要了。
 
白色戀人公園
 
飛往札幌的飛機上就看到白色戀人的廣告了,後來在地下鐵的車廂或街頭的大型看板又見到熟悉的藍色看板,還以為是什麼偶像劇。有天安排行程時,剛好發現“白色戀人公園“剛好在當天要去的景點附近,就決定午餐後若有時間就去走走。
 
原來白色戀人是個巧克力工廠,這個牌子出產各種餅乾和甜點,是北海道最有名的伴手禮。我以為只是可以參觀製造巧克力過程的工廠,沒想到一踏進典雅的紅色磚牆,迎面而來的除了濃濃的巧克力香,卻是夢幻般的玫瑰花園,襯著背後的歐式鐘樓,好像進入到不同的時空。
 


 (姊姊還沒露面,貼張美美的吧!)
 
進館參觀,裡面除了介紹巧克力的製作過程,還有更多珍貴的收集,例如巧克力盒、杯皿、包裝標籤等等,參觀製造的現場也不含糊,牆壁上方有許多突出的雕飾,生動有趣。

 


(左下方那個踢足球的男孩的腳還會動喔。)
 
參觀累了,我們就坐下來喝香濃的熱可可。這個“巧克力吧“視野非常寬廣,不僅將美麗的庭園盡收眼底,也能見到白雲飄浮的蓊鬱群山,坐這裡吃甜點,真是一大享受。



 
裝熱可可的磁杯要賣美金80元,用一下就好。最重要的是那杯熱可可又濃又香,讓人回味無窮 。



 
買入場卷送的白色戀人餅乾,此時拿出來配熱可可剛剛好。可惜打開以後光顧著吃,沒能照到裡面兩片香脆的薄餅夾著薄薄的白巧克力。




(這張媽媽愉悅的神情很好看)


(公平起見,也放張爸爸喝咖啡的照片,我是配角喔。)
 
喝熱巧克力時隨意往外看,忽然見到下方的亭子冒出七彩泡泡。很快地鐘樓開始出現變化,一道道的門伴著音樂慢慢打開,一個遊行樂隊緩緩而出,裡面的動物還會一上一下的搖擺,原來是每個鐘頭整點都會出現的遊行,居然被我們撞見,真是幸運!

 


 
最後說說白色戀人的取名由來吧。原來是創業的幾位老闆某日步行滑雪後歸來,見到天空徐徐飄下的白雪,隨口說了一句感性的話:「白色戀人們飄下來囉!」就決定了餅乾的名字。
 
白色戀人不夠看,還是來看看我家這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