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2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雙各自為政的眼睛

不知道為什麼,在台灣成長的過程,好像認識的其他小孩,沒近視的不多。報紙上常將之歸咎於升學壓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從來沒戴過眼鏡的我,常被問到為什麼沒近視,我總是說因為看綠色看得比別人多。住在山上,放眼處都是濃綠的樹;甚至國中後通學上台北,交通車上望出去的也是綠油油的田。但其實上學前通常還趕著復習當天要考的試,所以在晃動的公車上唸書是家常便飯,冬天光線灰暗讀書,也沒有影響到我的視力。
 
我想綠色不是原因,因為同時長大的鄰居玩伴,大多近視,我的姊姊和弟弟也很早就戴眼鏡了。我可能是遺傳到爸爸和阿嬤的好基因,才有健康的眼睛。阿嬤到八十幾歲了還能穿針,爸爸至今還是不習慣戴老花眼鏡,頂多用放大鏡就能唸報紙的小字。
 
但是好遺傳我只傳到一半。很早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的完美視力其實全是左眼的功勞,右眼根本看不遠,腦子因此訓練成看任何東西都用左眼,是名符其實的獨眼龍。
 
四十歲後,很多朋友都開始抱怨看書要拿很遠才看得到,紛紛進入老花眼的世界,我還是老神在在地照樣用正常的距離看書, 如同小時候遠方黑板上的字一樣清晰,朋友們看到我不但沒有近視,連老花都不上身,羨慕的不得了。可惜得意的時間還沒太久,有日唸書的時候伸手去揉右眼,驚然發現書上的字一片模糊。天啊,怎麼會這樣,趕忙把右手放掉,這下子字又清楚了,這才發現一輩子用來看東西的左眼早就老花了,反而是近視很深的右眼,這下擔當大任,負責看近的書,一點問題也沒有。原來傲人的視力,只是一雙各自為政的眼睛,左眼看遠右眼看近的結果。
 
很多近視的人開始老花後,雷射治療常用的策略就是,將一隻眼睛的近視治好,不管老花;另一隻眼睛的老花調好,但放任近視的問題,然後純粹靠腦子來調整,假以時日,自然能用不再近視的眼睛看遠,然後用另一隻不遠視的眼睛看近。眼科醫生想造成的就是我天生的眼力用法 ,但是聽說有些人雷射手術很久了以後還是不能適應,看來還是我循序漸進的方式比較有效果。
 
可惜我這麼(各自)完美的眼睛還是出現了罩門:我發現電腦螢幕越來越看不清楚,非將字放大1.5到兩倍才看得到,否則就是要將臉幾乎湊到螢幕前才看得清。在公司用大螢幕也就算了,回家用laptop,螢幕本來就不大,若是還要將字放大,一頁很難讀上幾行,非常辛苦。
 
V每每看到我捧著laptop到臉前看字,就會提醒我去配眼鏡吧。但是我一輩子沒看過眼科醫生,實在不想破例,就一拖再拖。直到最近看電腦越來越吃力,上禮拜終於突破心障,去眼科診所測視力去了。
 
真正測視力,才凸顯出兩眼的天壤之別。看eye chart時,左眼可以看到最下方的小字仍然清晰不已,等到測右眼,護士一直往上移,我還是一直搖頭,直到最上面一行,我終於看出那是一個模糊的E,真是狼狽。可是當我拿著一張紙測讀力時,左眼只能看最大字的段落,但是右眼可以讀到蠅頭小字都沒問題。後來測光醫生進來,再一次確定雖然我的兩眼各有缺陷 ,但是繼續“各自為政”下去也沒什麼不好。至於電腦的閱讀問題是因為電腦和眼睛的距離剛好在“無眼管轄”的地帶:對看近的右眼來說太遠了;但對看遠的左眼又太近,所以才會模糊。最後我們決定幫我配一副reading glasses(就是老花眼鏡啦),讓左眼戴了能看近距離,看電腦時戴就好。
 
這個禮拜去拿了眼鏡,果然戴上眼鏡後,螢幕上的字剎然清晰無比,這下終於可以將螢幕還原到正常的比例,帶給我無限的滿足 。只是當別人進辦公室來找我,就得摘下眼鏡,拿下拿上的有些不方便。V建議我裝個鍊子,就不用手拿著;以柔示範將眼鏡推到鼻梁低處,就能從鏡框上方瞪著人家說話,很有威嚴的樣子。他們知道我對“老花眼鏡=老”的心理障礙,故意這樣跟我開玩笑。其實我再實際不過,這副眼鏡讓我能輕鬆地工作與上網,此後與之親近都還來不及,哪裡會排斥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