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0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娘家的姓

美國這個自由開放的國家,有一個我覺得相當保守的傳統:結婚的女生通常換上夫姓。

 

不是冠夫姓,是把自己原來的姓去掉,換上丈夫的姓氏。在妻子都不上班的多年以前,這幾乎是每個女人奉行的規範。換夫姓的好處就是一家人的姓都一樣,而且夫妻同姓,寫邀請函就寫John & Mary Smith, 或是Mr. and Mrs. Smith 就行了。由於如此,婦人婚前的娘家姓氏(maiden name)歲月移轉之後就成了一個只有至親好友才知道的秘密,因此信用卡公司最喜歡用來確定是持卡本人的問題就是,你媽媽的娘家姓氏是什麼? 如果只是換一次姓也就罷了。然而當婚姻結束,女人就得決定是否換回原來的姓。有些人決定不換,如此才能繼續和兒女用同樣的姓,不過如果孩子的爸爸再婚,新太太也換上丈夫的姓,那小城裏就有兩個女人是同樣的姓,(美國人的姓通常相差甚遠,很少能在同一個地區找到多人有相同的姓,除非是一家人。)通常新太太總是不高興先生的前妻跟自己用同一個姓,更諷刺的是,不知情的人看這兩個女人同姓,還會以為她們是妯娌,新太太更是心上一把火。 也有女人離婚後不改姓,但不是為了小孩的原因。一位好友離婚後,雖然沒有孩子,但也沒有把姓改回來。問她理由為何,她說因為大學畢業就結婚改姓,工作以後用的都是夫姓,如果改了會覺得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她寧願繼續用這個使用了七年的姓。現在她有要好的男朋友,我問她如果和男朋友結婚會改姓嗎?她想了想:「大概不會吧。因為我保留前夫的姓不是感情的因素,純粹是因為在事業上一直是這個名字,改了好像就不是自己了。」我問,男朋友會介意她結婚後還沿用前夫的姓嗎?她回說不會。我笑笑說:「要是我就會吃醋喔。」只能說每個人的想法不同吧。 公司裏一對各自有家庭的男女同事陷入熱戀,後來他們分別離婚,兩人暫時住在一起。我記得有次在實驗室內,剛與先生分手的女當事人B坐在我旁邊看著我為她示範實驗,我隨口問她現在離婚了,要改回娘家的姓嗎?她說當然囉,我無法再忍受用前夫的姓,而且這次換回娘家的姓,再也不會變動了。漂亮的她認真的說著,嘴巴微微噘著,大有錯一次,不會再錯下一次之悟。一年後她與那位也是為了她離婚的男同事結婚,果然沒有再換名字。然而又一年後我們收到一封公司發的電子信,宣布從那天起B要換成先生的姓了。還記得坐在電腦前的我看到這封通知,不覺微笑起來,當時坐在我旁邊信誓旦旦的B,還是決定再次換姓了。忽然有些了解這個我一直認為太保守的美國傳統的深意。也許,希望和心愛的人長相廝守的心願,只有由和他用同一個姓氏才能表現出來吧。上一次的婚姻雖沒能持久,但這次一定會不一樣。決定再次換夫姓的B是不是這樣想的呢?愛情的極至,是不是就是放棄父母賦予的姓氏,從此冠上心愛人的姓呢? 我結婚的時候,完全沒有考慮換姓,主要是無法想像當個Janine Stewart。而且這樣做好像有些欺瞞的意味,別人乍看這個西洋的名字,然後發現來到面前的是個黑頭髮黃皮膚的女子,會不會以為我在騙他們?曾是我博士指導教授的Valley更是不贊成我換名字,他說,你現在改名字,那唸研究所時發表的那些論文不就都變別人的嗎?未來的丈夫能理解,但是他的家人就不一定了。公公婆婆尊重我的決定,但是心直口快的小妹妹就無法按捺她的不以為然。她問我,妳不換姓,以後小孩姓什麼呢?我說台灣的女生不換姓,但是孩子都是跟爸爸姓。雖然這樣解釋了,他們一家一定還是心中惴惴。五年後我們生了孩子,Valley打電話報喜,他們詢問了嬰孩的名字。First name是什麼?回答了,Middle name呢?回答完畢就想換下一個話題,沒想到電話那邊繼續傳來非常遲疑的問話:「那….那孩子姓什麼呢?」Valley聽了那麼莫名其妙的問話也獃住了,好不容易Valley回過神來,才回答:「Stewart。」那邊的一家人才放下心中的重擔。我在旁邊聽了這段對話,不禁哈哈大笑起來,懷中的嬰兒也被我吵醒了。難為這一家人了,為了孫子或孫女會不會姓他家的姓,是不是擔了五年的心呢? 雖然沒改姓,但是Valley一家人一定還是不太習慣,我會偶爾收到當初問我為何不換姓的妹妹送給我的卡片,信封上就寫Janine Stewart。Valley每次都揮著卡片逗我,嘿,妳又變成Stewart了喔。只有最疼愛我的公公,卡片信封上不但寫我正確的名字,而且每次都會加抬頭:Dr. Janine Lin,他不只尊重我的決定,還用他的方式表示我不但是嫁入他家的媳婦,而且還是保有自我的獨立個體。 生活上,不換姓有時會有些許不便。譬如說搬家時填寫單子通知郵局換住址,同姓的一家人填一張表就行了,但是我這個「外姓」的就得再填另一張。別人介紹太太只要說名字就行,Valley每次都連名帶姓介紹我,我向他抱怨這樣感覺真不親呢,Valley解釋若不這樣說,下次他們就會把我的名字寫成Janine Stewart。最好笑的是美國人總直覺地認為一家人都是同姓,於是超級市場收銀機前的小姐打完收據,瞥一下單子上我的名字,嘴就會非常甜的說:「謝謝光臨,Mr. and Mrs. Lin」,這下子,不僅我沒冠夫姓,Valley還戴上太太的姓呢!櫃檯小姐喊完Mr. Lin,抬頭接觸到Valley的眼光都會愣一下,畢竟這個白人怎麼看都不像林先生,這樣的事發生不只一次,我每次都得忍到超級市場的外面才能捧腹大笑。 以柔開學第一天,需要填一些單子,我每次想寫自己的名字就會遲疑一下,我的姓氏跟以柔的姓不合,光寫我的名字老師也不知道是誰的家長,只好都填Valley的名字。可是這樣地越填就越覺得不太甘心。這時,再婚後把好不容易改回的娘家姓氏又換為新任先生姓的B的臉又浮上眼前。因為不換姓,就表示我對婚姻的真誠度不夠嗎?換了姓,又表示失去自我嗎? 這樣越想越頭大,偏偏Valley又來出餿主意:「不然妳改姓叫Janine Lin-Stewart好了,或者Janine Stewart-Lin也行。還是把Lin 變成middle name,然後姓用我的?」這個傢伙,知道我在庸人自擾,故意來攪局。我們家複雜的還不止如此,給以柔取了中文的middle name後,Valley 就宣布若是在台灣,不用跟他姓,因為「史都華」這個翻譯的中文姓對他毫無意義。所以幾次在台灣帶以柔去看醫生,她的病歷就填「林以柔」,她也知道自己的中文名字是林以柔。因此我們這個家,媽媽姓自己的,爸爸用他的姓,女兒一個人兩個姓。 從沒想過,一直以為是既定事實的姓氏,還有這麼多的麻煩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