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4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淹沒的山谷——Hetch Hetchy Reservoir

小時候最愛看亞森羅蘋的偵探小說,記得有本書叫“綠眼睛的少女”,故事最後寫到一片綠色的湖,深邃的湖水下埋藏了一個與少女身世有關的祕密。當我望著Hetch Hetchy的湖水,無法不聯想起那篇故事。
 
大部份的人去Yosemite,只參觀遊客最多的Yosemite Valley。其實北方四十英哩外躺著Hetch Hetchy 水庫,無論是開車過程在山中穿梭見到的風景、建造水庫的省思,或歷經曲迴山路後見到的那一潭綠水,都值得一遊。
 
Hetch Hetchy的名字來由是Hatchhatchie,印地安語的意思是能吃的草(edible grasses),是與Yosemite Valley景致非常相似的山谷,縱遊西部森林的John Muir一度稱Hetch Hetchy Valley為“a wonderfully exact counterpart of the great Yosemite”。這個山谷有清新的河水,牛羊可吃的草,不知孕育了多少部落與生物,提供寶貴的自然資源。
 
但是有資源,就有利用的價值,從1882年起,就開始有建議將Hetch Hetchy Valley作成水庫的聲浪。John Muir帶頭反對,說如果要蓋水庫就蓋在我們“wild mountain park”的外面。然而那個年代,山野都被認為是征服的對象,並且認為自然資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沒有保存的價值,只要能利用,毀壞了也無所謂。尤其舊金山的人口逐漸增多,無論用水或電力都有不足的現象,1906年的舊金山大地震, 更加促了尋找水電資源的迫切,讓水庫支持者有了著力點,1913年國會通過法案,同意在Hetch Hetchy Valley蓋水壩,從此這個水庫成為兩百四十萬舊金山灣區(bay area)人口的飲水來源,同時下游也蓋了幾座水力發電廠。
 
近年來,以Sierra Club為主的保育團體又有廢Hetch Hetchy水壩的提議,加州政府及州議會也考慮此項可能,但是評估結果還是認為廢水庫即無法有足夠水電支持灣區。近年來Hetch Hetchy常接到要炸水壩的恐嚇,因此通往水庫的路下午五點就關門,與其他國家公園日夜開放不同。
 
雖然只有40 miles,因為山路千迴百折,從下榻處得開一兩個鐘頭才能到。一路上見到不少寬廣的平原。從岡哨進去,又順著山路慢慢開了七哩的路,蜿蜒而下,好不容易才能從高處瞥到一眼。
 
 
這就是遠眺見到的水庫。中間那條大瀑布是Wapama Falls。我們那天只走到左邊高處的Tueeulula Falls。

 
遠方的山還覆蓋著白雪。這個山谷如此靜靜地被群山圍繞。

 
終於開到了水庫,路旁只畫了十多個車位,連停車場都沒有,可見進到深山內來看水庫的遊客不多。

 
水庫的水轟隆送出水壩,再由Tuolumne River流到下游。



 
我們走在水壩上方,再過一個鑿山而成的黑漆山洞,就到了沿潭而走的山路步道。

 
從這個角度,由於陽光方向不同,潭水由蒼涼的綠色轉為映照晴天的湛藍,整個湖水有了不同的容顏。





 
背後就是將滔滔流水擋住的水壩。

 
也許是季節的關係,步道旁處處是流水。被水噴到其實還蠻舒服的。

 
 
也有樹蔭下汨汨流著的細流,我真能聽這樣的水聲聽一整天呢。

 
於是我們繞著潭水、聽著水聲、望著青山,走過崎嶇不平的山路,餓了就停下來吃三明治,喝點水,這樣走到了第一個瀑布,才踏向歸途。
 
最後放兩張照片。這張照片是入園時發的說明書上的照片,1911年,尚未蓋水壩時的Hetch Hetchy Valley。

 
這張則是我拍的水庫。

 
回家整理照片時,才發現我照的角度跟1911年的照片一模一樣。 一路在猜湖底不知是何景象,未料都在這張照片中清楚呈現。昔日山谷的樹木,如今消失無蹤,想到多少動物因此無家可歸,心情更是十分複雜。以文明需要為由淹沒山林,提供產業與家居的飲水用電,但是我們是否也失去了什麼?開發與保育是否能並存,實是難解的題目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