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初春的Yosemite

以柔的學校放一個禮拜的春假,去年開車去大峽谷和Zion國家公園 ,開了眼界,今年遂想再去另一個國家公園。翻閱國家公園的tour book時,才發現離家最近、開車只要三個半鐘頭的Yosemite,居然還沒去過,實在說不過去,於是今年的春假終於來拜訪了。
 
Yosemite的瀑布很有名,因為瀑布由山頂融化的積雪而來,只有春天到初夏最豐沛,等到秋夏,就完全乾涸。現在來的時機正好,只是因為初春天氣尚不穩,尤其前兩個禮拜大風雨,Yosemite因為停電,還關閉了三天。還好等我們來,已經是放晴的好天氣,也讓我們能盡情地遊遍這片美麗的土地。
 
探訪過的國家公園,例如大峽谷(見兩千哩路(之三):永恆的大峽谷)或Zion(見兩千哩路(之四):紅泥路鋪出來的仙境- Zion National Park),聳然矗立的大巖石令人屏息。這次在Yosemite也見到了巍峨聳立的山岩,但又是截然不同的面貌與氣勢。
 
這是北美最大的巨石(granite monolith),高達3593 feet,有個非常威嚴的名字:El Captain。Zion的砂岩看起來脆弱,這裡的岩石則有極為堅硬的質感。
 
 
還有另外一顆有名的岩石,就是夕陽下被染成金黃、或雷雨中黑暗深沈的Half Dome,從中被整齊地剖了一半。有一個hiking trail是直達Half Dome ,由繩索攀延走在光滑的石背上,危險而刺激。


 
初春的山岩幾乎隨處可見瀑布,遠遠的就能聽到轟隆作響的水聲,再一抬頭,尋著水聲抬頭,就能找到傾瀉而下的瀑布。我們這次走訪了許多瀑布,有時走到水花四濺的近距離,有些則是走遠了才能見到全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走訪任何地方,總是不願開車走馬看花,唯有用自己的腳步慢慢走,才能見到山谷原野最細緻的風貌;因為永遠不知道,一個轉折,不同的角度,就望見了截然不同的景緻。
 
這條瀑布叫做Bridalveil Fall,新娘的頭紗,多美的名字。 只見白紗一瀉千里,真有新娘紗迤邐牽延的味道。



 
遠看的婚紗瀑布。
 
另一條大瀑布是頂著Yosemite的名號,Yosemite Falls其實分成三條,Upper Yosemite Fall, Middle Cascade,和Lower Yosemite Fall。我們看到的第一眼,是從原野中看到的,那是最長的Upper Yosemite Fall。

 
Lower Yosemite Fall可以走一條小徑到正下方探訪。



 
只有站到遠方的原野,才能看清Lower Yosemite Falls其實比Upper Yosemite Fall短很多。

(左下方短短那條就是Lower Yosemite Fall )
 
從有名的Tunnel View眺望,能同時見到(由左到右)El Captain,Half Dome,和Bridalveil Fall。

 
一位同事曾經總結:Yosemite is just a large meadow.”我再同意不過了。群山圍繞的浩浩平原,既寬廣又深遠,很容易就將思緒帶到遙遠的境界。
 
初春尚寒,山谷的積雪未清,遍佈的層層白雪讓草原增添了更多的面貌。

 
加入穿著鮮紅外套的小姑娘,又是不同的畫面。



(用冰雪做的武器,這是俠女的姿勢嗎?)
  
偌大的草原在被森林包圍,讓我一直錯覺有隻灰狼會從森林中走出來,在空谷中孤傲的佇立,像Tolstoy小說的場景那般。沒想到眼尖的V真的發現了一隻coyote,低頭不知在看什麼。

 
任何的山谷,都有一條河貫穿,像是Grand Canyon的Colorado River,Zion的Virgin River,還沒進入Yosemite National Park,我們就見到了這個山谷的靈魂之河Merced River。這個季節的河水湍急,打在石頭上,撞出力道十足的水花。

 
但是一個轉折,又是如此寧靜。


                有一個步道,沿著Merced River的支流蜿蜒而上,沿途聽湍急的水聲,看著白滔滔的水花,實在是一大享受。
 

                但對以柔而言,只要有石頭可爬,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每次要走步道以前,她都會問:「有石頭可爬嗎?」爬上去就是這幅得意樣。





(喜歡爬石頭,也喜歡鑽到石頭下。)
 
森林深處,靜靜地躺著這片鏡湖(Mirror Lake)。光滑無波的水面,將藍天巨石均一一收到水底。很難說是實物美,還是倒影美。





 
我們在高山中吸進濃馥的林間空氣,走過許多原野與小徑,見到了石巖、瀑布、湍流,還有森林圍抱的原野,這張照片應該能作為總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