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成長

聖誕晚餐過後,公公將婆婆的首飾全部拿出來,擺滿一桌,讓女兒媳婦們選喜歡的帶走,將來我們戴著,也能時時記起婆婆。公公經常旅行,常常帶回當地的珠寶送太太,因此我們見到許多異國風情的珠寶;婆婆喜歡印地安人的手工,大串精心設計又顏色鮮豔的項鍊,掛在她胸前甚是搶眼。我們翻出一串串的項鍊、手環、戒指、還有配對的耳環,讚嘆不已。
 
當我們欣賞婆婆的首飾之時,以柔也沒閒著。她穿梭在我們之間,挑選自己喜歡的小首飾,尤其婆婆有許多夾的耳環,是她未穿耳洞時買的,讓以柔特別感興趣,姑姑們見到小巧的耳環或戒指,也會喚以柔過去試試。她甚至找到幾個秀氣的耳環,要留著以後戴。
 
看到以柔如此興奮,我和V都有些訝異。
 
早已聽過很多朋友的女兒在以柔這個年紀,甚至更早,對穿衣就有自己的喜好,拒絕穿媽媽選的衣服。有一位小女生,才小學就已經會上網購買衣服,我看她選的衣服搭配的還真有品味呢。倒是以柔從沒堅持過要穿什麼樣的衣服。
 
我對衣著一向不是很在意,挑衣服以簡單大方為主,因此幫女兒買衣服也是同樣的風格。尤其以柔長高的很快,一件衣服最多穿兩季,我不願意花太多錢置裝,因此我們都是去平價的Target買衣服,買容易搭配的顏色,全棉的材質,透氣又好穿。至於美麗的洋裝或裙子,都得靠乾媽或阿姨們趁生日時買給她,我很少在這方面操心。
 
以柔耳濡目染,也不喜歡看女生有太多的裝扮。她說過不喜歡化妝,因為太fancy了;還有走過女生有濃厚的香水味,她也會皺眉頭。因此當她興奮地拿著grandma的耳環照鏡子,讓我感到有些不習慣。珠寶之類的東西對我而言是大人的世界,以柔如此興致勃勃,似乎已經逐漸遠離小女孩的年齡,慢慢地進入少女的世界。
 
這些轉變,從其他地方也能開始感受到。
 
隔壁鄰居十歲生日,媽媽帶她去打耳洞,讓以柔羨慕的不得了。班上其他的女生也開始戴耳環,還會交換資訊,以柔回來就告訴我某一個珠寶店打耳洞是免費的,可是要在那裡買耳環。她當然也問我什麼時候才可以穿耳洞。目前我們的約定是上高中的暑假,當國中畢業禮物。以柔雖然覺得漫長了一些,但她也知道,比起她馬麻大學畢業後才打耳洞,已經沒有什麼好抱怨了。她也開始問什麼時候可以戴胸罩,馬麻嫁給把拔之前有沒有其他男朋友,(「叫什麼名字?」她還問。)一般人又是什麼時候開始交男朋友?(但是馬上乾笑地說,「當然不是四年級啦!」 )並且開始認真地問怎樣才會懷孕。既然問了,正好給她一點機會教育。也憶起我發現月經第一次來的那個早上,雖然學校已經教的很清楚,還是有點慌張。告知媽媽以後,她將姊姊也找來,我們三個女生鑽進書房裡,她倆示範如何用衛生棉,還有用完如何捲起來丟掉,才不會有礙觀瞻。我發現媽媽和姊姊嘴邊都掛著微笑,可能一方面覺得我的倉皇有些可笑,但是一方面也是欣慰我加入她們的行列。回想那天媽媽和姊姊帶給我的信心,及至今日以柔針對我的問題,倍加感覺輔導女兒長大的過程,做媽媽的責無旁貸,畢竟許多女生經過的歷程,只有同性的媽媽才能了解。
 
但這也不表示不需要爸爸了。
 
V一直有一個志願,就是教養女兒長大後不要當嬌滴滴的女生,怕蜘蛛蟑螂或其他昆蟲動物,要獨立自主,不靠別人就能處理許多事情。他有位同事,一直盼望有個女兒,可以「用養兒子的方式教育女兒」,看能不能教出一個不要有太多女生嬌弱個性的女兒,可惜連續生了三個兒子之後不得不放棄這個實驗的想法。V可能有所感觸,教導女兒的過程不知不覺就灌輸了這個信念。
 
他想教出的女兒恰恰是我的反面。記得要上大學的那個暑假,全家去六福村野生動物園玩,我拿了一把乾草走到羊圈裡想餵一隻羊,結果所有的羊見到我手中的食物,都紛紛朝我走過來,我還沒會過意來就已經被羊群層層圍住。明明是那麼溫馴的動物,也沒有做出任何動作,被圍在中間的我卻當場嚇的哭出來,僵在那裡眼淚滴滴答答的掉,最後還是我的英雄爸爸走過層層的羊將我拉出重圍,他無奈的說:「都這麼大了還這樣,你要怎麼去念動物系?」那時我填的志願是與生物有關的,爸爸才有如此的感慨。餘悸猶存的我用手背揩掉淚水,對自己的無用有些懊惱,可惜這是與生俱來的恐懼,無法克服。
 
前陣子因為我們在Benny的狗籠餵食,有隻老鼠可能鑽到裡面覓食,我洗籠子裡的床單時將之一起丟到洗衣機裡,等洗完時才發現一隻死老鼠躺在洗衣機裡。當我意會到那是一隻真的老鼠,血液一下衝上腦門,就跑到客廳無法抑制地尖叫,以柔和V聽了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只是歇斯底里地說:「洗衣機裡有一個東西,有一個東西...」終於搞清楚以後,V搖頭地指著我對以柔說:「拜託你長大以後不要像妳媽這樣。」然後他們倆去洗衣間將老鼠拿出來,還開玩笑地說起碼是隻洗的很乾淨的老鼠。
 
後來V在洗衣間設下了老鼠夾,每天早上檢查結果。對死老鼠有極度恐懼的我,從此拒絕進洗衣間,除非有人先進去幫我確定沒有老鼠。有個早晨,V還未起床,我就請以柔進去幫我看,她探頭進去,很興奮地說:「有耶,有抓到一隻老鼠。」還將電燈打開靠近看清楚。等把拔起床,他就示範如何將老鼠從夾子拿下來,以柔也學的津津有味。第二次又抓到老鼠,V就讓以柔自己將老鼠從夾子取下丟到袋子裡,也做得很好。我雖然還是拒絕參與這一切,但也很欣慰以後若是V剛好不在家,以柔也可以幫我做這些事了。以前爸爸幫我從房間趕鳥,或是將我從羊群包圍中救出來,以後也許可以靠女兒?
 
以柔不怕死老鼠的個性,其實一直都有跡可循,她向來就喜歡昆蟲,家裡有誤闖的小蟲,都由她小心地帶出去。雖然喜歡各種小動物,但是遇到死掉的老鼠又是非常理性。她就事論事的個性在對待Benny上特別明顯,平常與他膩在一起,愛的不得了,但是狗狗做錯事,她教訓的聲音比誰都大。去上課時,老師就說過給狗下命令要有權威,狗才會聽。有一次老師叫大家讓狗狗做”down"(趴下來)的動作,以柔一手拿狗食,一邊很嚴厲的說”Down!”,老師聽到童聲居然這麼有魄力,轉頭訝異地看著以柔說:「Good for you. You said it like you mean it.」我自認帶孩子一向很理性,但是對這隻無辜的狗特別心軟,即使指責他的語調也是軟弱無力,以柔常常糾正我:「馬麻,你的”No”講的這麼沒力氣,他是不會學會教訓的。要很有力的說”NO!”,他才會知道做錯事。」我看她那麼老練地帶狗狗,總會微笑地想著,等她長大了當媽媽,一定是像我一樣的理性,就像我的媽媽一樣,如此一脈相傳的林家女人的特性,想來是不會變的。
 
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卻還是有罩門的。
 
有天放學回家後,以柔跑過來跟我說,一隻魚好像死了,但她也不敢開燈仔細看。這和那次開燈去觀察死老鼠是天壤不同的態度。把拔回來後,主動地去要把魚撈出來,忙著煮飯的我叫以柔過去幫爸爸,順便跟魚說再見,她卻怎樣都不願過去見魚的最後一面。我有些訝異的說:「為什麼不去?你既然不怕死老鼠,魚更小,為什麼反而不敢去看?」以柔眼眶一紅,喃喃地說:「小點(魚的名字)不一樣。他是我們的寵物。」說著她彎下腰摸著腳邊的Benny,說:「他死的時候,我也不要看喔。」
 
我一下無言。
 
其實一直以來不願意養狗,有一個原因就是不想面對他們的死亡。但是我想這也是個重要的經驗。寧願從未愛過而不會有失去的感傷,還是好好愛過一場再承擔思念的創痛?中間的分野,要以柔自己去探索感受,我是無法幫她的。
 
以前看孩子,只感受到她的可愛與單純。但是這一年來,我清楚地感受到她的成長,與對未來的好奇與期盼。才剛過十歲生日的她,已經開始與無辜的童年告別,漸漸地往成人的路走去。
 
還好,有些喜好還是不會一時消失的。
 
以柔一出生就睡嬰兒床,四個月大就睡自己的房間,因此當她偶爾能跟我睡時,就是無上的滿足。她跟我睡,通常只有兩種情形,一是她生病,二是把拔出差。因此每次以柔發現自己不舒服,說的第一句話往往是:「 那我可以跟你睡嗎?」去年十二月中V去開會,以柔趕快將枕頭和絨毛玩具都搬到我的床上來,等V回來,以柔捨不得搬回自己房間,又因為V當時咳嗽的厲害,自願去客房睡,才不會擾我睡眠,於是以柔又多享受了幾天的福氣。等我們從婆家回來,我想離開學沒幾天,乾脆讓以柔待到開學前一天再回去自己房間,她聽了自然是喜上眉梢。可惜當天晚上她又因為小事不爽跟我發脾氣,我一氣之下就取消了與我睡的獎勵,這個宣佈當然讓她哭的更大聲,我也不理她,逕自做手上的事,以柔的情緒無從發洩,就跑回自己的房間。不久後她下來,已是談笑自若,這個孩子最大的好處就是不會讓負面的情緒持續太久。她遞給我一張紙,雙手合十放在額頭,重複地說:「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我看了紙上畫的圖案,噗嗤地笑出來。
 
 
-----------
 
永遠不會忘記,一次在飛機上看Meryl Streep演的Mamma Mia中的那段”Slipping through my fingers”,我的眼淚如斷線珍珠無法止住。只因身為女兒又是母親,那動人的歌詞就重重地打在心上,喚出一行行的清淚。
 


 
我的女兒正以急速的腳步長大,對成人的世界開始好奇。我對她的輔導,除了母親的身份還要像朋友,這對我而言,也是一個全新的經驗。這時我總會想到媽媽和姊姊帶我躲進書房那天,她們臉上的微笑。小女孩長大了!"這是她們當時的想法嗎? 以柔的那天也會來到,但是在那之前,我還是好好享受”Happy”的單純時光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