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8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教車記

這個秋天以柔上幼稚園大班了。
 
她上的這個學校離我們家很近,有一條只有腳踏車和行人才能通行的專用道(這個專用道有個美麗的名字叫green belt)直通學校,綠蔭扶疏,旣漂亮又安全,很多小孩偕伴就踩著腳踏車一同上學去了。鄰居中很多和以柔同齡的孩子都早已會騎兩輪的腳踏車,常常看到他們在我們家門口飛馳而過。
 
因為以柔天生謹慎的個性,遲遲還沒拿掉她腳踏車的護輪。我跟Valley 提過有拿掉護輪的必要,否則這樣要騎到什麼時候?偏偏他不慌不忙的個性,一點也不擔心,只是把護輪稍微提高,他們父女倆去公園時,他就提醒女兒不要讓兩個護輪著地,但是只見以柔一下倒向左邊一下倒向右邊,反而騎的更東倒西歪。他們這樣試了好幾個月之後,我實在看不下去,終於在不久前的一個週末,我獨斷地作了決定,對Valley 發出命令:拆護輪!
 
於是,我們母女倆推著小腳踏車,走向家門口的green belt,開始了我們的學車歷程。她的腳踏車從三歲就用到現在,離地面很低,只要把腳往下一放就能著地,因此不用擔心騎不穩會摔跤。我在後面幫她穩住車,然後要她開始踏踏板,起動後我才發現她實在是一點平衡感都沒有,完全得仰賴我在背後扶她的一隻手,才能不掉下來。這樣子我這個教練就非常的吃力,要彎腰彎得低低的,手臂很出力,還得跟著小跑步。艷陽高照之下,我們這樣騎騎停停,使我累的氣喘吁吁,汗流浹背。
 
這時我們的鄰居和她五歲的女兒經過,我趁機詢問她女兒學車的秘訣。她說這與個性有關,她的兩個女兒都是大膽的孩子,所以她跟在後面跑跑,往前一推,她們就會騎了。我一聽就不禁氣餒起來,如果要膽子大才容易學得會,那以柔要學到何年何月呢?我的鄰居又提醒我,在後面推車得推快一點比較能平衡,這倒是個很好的建議。她好心地借給以柔她女兒保護膝蓋和手肘的護墊,她說有這個保護,孩子會比較有信心。於是以柔全副武裝,又是安全帽又是護墊,再次跨上她的腳踏車,我跟她說,「這次媽媽會推快一點,你要一直踩踏板哦!」然後我在後面就邊推邊跑了起來,沒想到這對從來不跑步的我是極為吃力的事,沒幾秒鐘我就氣喘如牛,腳步像是拖了鉛塊似的沉重,再加上彎腰駝背,我的腰像是要斷了的那麼痛。在烈日下,只聽到我粗厚的喘氣聲在安靜的空氣裏迴盪著,我從來沒有如此強烈地感受過自己已不再年輕。最殘忍的是,在我已盡全力推著以柔跑時,她忽然抬頭對我說:「媽媽,你不是說你會推快一點嗎?為什麼這麼慢?」以柔這句話一出口,我忽然間力氣全失,旣好氣又好笑,也沒有心情再繼續下去了。
 
我狼狽地回到家,汗水浸透衣衫,頭髮又濕又黏,真有打敗仗的感覺。我一口氣灌下一大杯冰水,忍不住就有點埋怨地對Valley 說,教腳踏車這種事不都是爸爸的責任嗎?只見他好整以暇地回答:「要我教就得用我的方法。」我一聽也實在是有道理,畢竟要拆護輪也是我的主意,但是若要就此把護輪重新裝上,我又不甘心。這樣想想,只能哀怨地把擦肌肉酸痛的藥往自己的腰厚厚地塗上一層。
 
下一個週末再度來臨時,我不免有點遲疑,我真的能再陪以柔那樣折騰嗎?這時我們已幫以柔買了護膝護肘,我想,總不能這樣輕易放棄吧。咬一咬牙,就跟以柔出去了。說也奇怪,雖然已一個禮拜沒練,但我能感覺她的平衡感有進步,我在後面撐著也不像上個禮拜那麼吃力,有時候偷偷放開一兩秒她也不會掉下來,現在面對的是信心問題,因為膽小的她,只要知道我放開手就馬上把腳放下,而不再繼續前進,我一直鼓勵她,媽媽在旁邊,沒有把握是不會放手的,更何況你的膝蓋和手肘都保護好了,就算摔跤也不會受傷呀!我說的是真心話,跟在以柔後面跑,看她把手扶得戰戰兢兢,歪歪扭扭的,我其實也蠻緊張,扶著她椅墊的一隻手,不知不覺就遲疑起來。要放手嗎?還是再等一會兒?這樣思前想後,手就越發不敢離開。我不禁想到,這跟孩子大了點後,考慮要不要讓孩子獨自做決定時,是不是一樣的心情呢?是不是都得有這樣的天人交戰才能做出放手的決定呢?
 
於是我都得到非常確定才放開手,但是以柔每次發現後就馬上停下來,這樣反覆幾次後我也開始有些不耐煩,明明是會做了,為什麼這樣對自己沒信心?再下一次,沒推幾下我就放手了,以柔因為沒準備好就摔跤了,她像是慢動作似的讓車倒下,膝蓋先著地才摔到車的另一邊,到了地上已是坐著的姿勢,我觀察一下,旣沒擦傷也沒流血,沒什麼事,沒想到她坐在地上就委屈的哭了。我說,沒關係呀,你是膝蓋著地,但是有護膝所以沒受傷,起來就好了。她指著小腿一處,委屈的說,「可是我倒下來時這裏碰到腳踏車的踏板耶。」說完她就把頭低下去,不再理會我。我蹲在她和倒下的腳踏車旁邊,靜靜的陪著她,也不再說話。近中午的太陽光大把大把地灑在我們身上,以柔帶著安全帽的頭低低的,看不到她的臉,只見到大滴大滴的眼淚安靜地滴落在她面前的柏油路面,漸漸暈灑開來。我知道她絕對不是在哭摔跤的疼痛。她是氣餒嗎?還是傷心自己學不會腳踏車?我是不是太逼她了?其實這天她本來是不願意出來練車的,但是我再催一下,一向溫順的她就被我說動了。我這樣強勢的作風對嗎?我要她學會騎車,到底是為她著想,還是為了我的面子問題?
 
我蹲在以柔旁邊,思緒紛亂,可是一時也不知道要跟她說什麼好。過了許久,她終於抬頭看我,眼睛濕濕的,我只問她一句:「你要起來嗎?」她點點頭,我攙起她,然後兩個人一起把腳踏車扶起,我這時已決定,如果她真的不想學,也就算了,再大一點學也許更快也不一定。我說,把車騎回家好嗎?她默默地上了車,我在旁邊扶著她又慢慢地小跑步起來,不知是哭過後比較專心,還是她坐在地上時偷偷下了決心,我再放手時,以柔居然撐著,車的把手歪來歪去也沒有把腳放下來,就這樣騎了十幾公尺。等她停下時,以柔望著我微笑著,神情得意中參雜著一絲矜持,我因為有自己的心事,沒有像往常那樣誇張地稱讚她,只是摸摸她的頭,說:「你看你騎得多好,我不是早跟你說你已經會了嗎?」
 
這是幾個禮拜以前的事了。現在以柔雖還騎得不是很穩,但是基本上已沒問題了。今天早上我們讓爸爸出來看,驗收這幾個禮拜以來的成績,他佩服地笑著對我說,「你這個媽媽,只要是決定要做的事,沒有不達成目標的。」我平常聽到這樣的稱讚都會得意的飛上天去,可是這次不同。
 
以柔學會腳踏車是件值得高興的事,以後再熟練些,我們可以一家三口一起騎車出去玩。我並熱切的期待她能開始感受騎腳踏車時,風在耳邊吹起的那種快感。但是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以柔用她安靜的眼淚對我的傾訴。她溫和的個性,碰到我這個急性子又強勢的媽媽,容易讓我為所欲為,而忽略她微弱的心聲。那一個盛夏的中午,在路上安靜地暈染開來的淚漬,將永遠在我心中停格,提醒我不要用自己的意志操控孩子,要給她一個能發表意見的空間,與願意和媽媽溝通的輕鬆心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