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約會

很多年前跟V一起去波士頓,看到一家中國餐廳,遂進去大快朵頤一番。旁邊的桌子坐了一對老夫婦也在用餐。他倆從頭到尾都是低頭吃飯,沒有說一句話,V和我看了有些驚訝,那時候的我們,無法想像伴侶相偕吃飯可以完全不交談。但是結婚日久,尤其孩子變成我們的重心之後,開始了解若是夫妻之間交談的都是孩子,彼此之間少了交集,等空巢期後真有可能變成這種相對無言的局面。於是我們很早就未雨綢繆,一定設法抽出獨自相處交談的時間(怕小孩聽見而關在洗衣間爭吵不算),因此我們很早就有自己出去約會的習慣。
 
最平常不過的約會,只是上班時出來吃個午餐。其實不是天天晚上都會見面嗎?為什麼還要這樣約?因為平常回到家不是上班太累不太想說話,就是許多家務事和孩子讓我們轉移注意力。午飯時只有兩人,能夠好好談談一些心中的事,就算是聊孩子,起碼眼光是對著彼此,而不是女兒。
 
但是上班時間出來吃午飯,有時間的限制,無法盡情聊天;但若要出去吃晚飯還要找baby sitter,也不能太常如此。還好我們很快地就發現,聖誕期間在婆家,有現成的褓姆,就算怕老人家照顧小娃娃太吃力,還有小姑能擔當。因此從以柔一歲第一次去Papa家,我和V就一定抽一天晚上出去看場電影,再吃一頓晚飯才回家。這個習慣成了我們戲稱的Annual Date,那個晚上我們拋棄當父母的角色,重新作比較能focus on each other的情侶。
 
平常若是全家出去看電影,一定是老少咸宜的家庭電影,只有年度約會時能選擇適合我們喜好的電影,不用顧慮小孩能不能看。V也會慎重其事地問他的家人,有什麼比較好的餐廳可以帶我去的。因為公婆家在山丘上,我們看完電影天已黑了,沿著山丘開車能看到山腳下的萬家燈火,在小城住久的我很久沒看到大城市的夜景,總是會感到無名的興奮。有一年我們去吃的餐廳的牛排很有名,還附salad bar,那天的湯是green chili chicken noodle soupChicken noodle soup是再普通不過的湯,但是將湯嚥下去之後卻嚐到一點似又若無的辛辣,僅僅是這麼一點green chili的影子,都讓每口湯回味無窮。 那真是我喝過最有味道的chicken noodle soup,居然不顧到時候會吃不下正餐,菜還沒上來就先喝了兩碗湯。
 
今年我們選了一家墨西哥餐廳。V感嘆地說,這次我回婆家,居然出去吃了三次墨西哥餐,很難想像許多年前我只吃chips and salsa,其他東西完全不碰。我笑著說,高原上的墨西哥菜這麼道地,跟他家的人也相處這麼久了,不被感染還真困難呢。尤其這裡都會附上一種麵包叫做sopapilla,剛烤好就送上來,中間非常蓬鬆,咬下去都是麵包的甜香。墨西哥菜的辣椒可以辣到舌頭要燒起來,這時候配一口沾了蜂蜜的sopapilla,就能稍稍中和辣的滋味。
 
 
這家餐廳在Old Town,飯後順便在附近逛逛。Old Town 的中心有一個很有名的天主教堂,是Pablo style土牆般的建築,非常樸實,我們走進教堂,發現裡面坐了許多人,有人在禱告,有人只是靜靜地看著前方,我們也坐下來感受那靜謐的氣氛。這個城中心每年的聖誕夜,都會擺出上千個luminarias(紙袋裡面點蠟燭),是許多觀光客喜歡參觀的地方,不過我們家的聖誕夜有自己的luminarias要擺,就不來湊熱鬧了。我們走進一條小巷弄,裡面的plaza佈置了一棵小小的聖誕樹,很少見到聖誕樹跟仙人掌在一起,非常有趣。晚上的空氣特別冷,但是酒足飯飽後的臉有些熱,接觸到冷冽的空氣反而覺得很舒服。
 
 
這樣聖誕假期間溜出來約會也九年了,還未間斷過。其實夫妻間的約會再平凡不過了,聊的話題不是什麼海誓山盟,只不過圍繞著彼此的家人、自己的工作、一些生活中的感想罷了。也許我們在乎的不是聊天的話題,而是能離開扮演慣的角色;即使只是短短的一個晚上,能夠偶爾脫離既有的軌道,也是好的。
 
 
DUNKIN DONUTS
 
 
住在東部的時候,週末喜歡跟V一同出去吃早飯。其中常去的就是Dunkin Donuts。他們的donutscake style的,比較鬆,特別好吃。但是最特別的還是他們現煮的咖啡,香醇濃郁。咬一口donut,享受香甜的滋味,再嚐一口稍苦的咖啡,真是絕美的組合,難怪有人會將donut沾咖啡吃(就是Dunkin Donuts名稱的意思)。記得那時我們開車去,只要看到熟悉的看板,我就會開心地唱自己編的DUNKIN DONUTS的歌,把donuts一字拉的又長又高,表示心中的興奮。
 
可惜Dunkin Donuts在加州不流行,這裡比較風行的是Krispy Kream,他們賣的是bread styledonuts,可是實在太甜,我吃過一次就不願意再去。每次看棒球轉播,瞥見東岸球隊本壘後方的Dunkin Donuts的廣告看板,只能自嘆自憐。
 
還好婆家的高原有幾家Dunkin Donuts,這些donut的店,大多是移民開的,我們最喜歡光顧的一家,每一個booth都是圍繞著廚房(就是煮咖啡和擺donut的區域),服務生可以自在地在每個booth之間走動,幫忙添咖啡。顧客們大都是老主顧,咖啡和donuts的香味中彌漫的都是快樂的氣氛。V和我愛極了這家店,每年聖誕假期回婆家一定會抽出一個早晨去吃donuts。可惜幾年之後,這家中東人開的店關了,只好去另一家。這家就沒有如此親切的服務,完全是免洗的杯子,也不能添加咖啡,還好食物的滋味都符合我們心中的標準,所以我們就換來這家吃。這幾年以柔比較大了,我們也帶她一起來吃,她也學會了馬麻十幾年前編的Dunkin Donuts的歌,只要看到招牌就會跟著大呼小叫的唱歌。
 
十幾年來我點的種類總是沒變,一個old fashioned,一個chocolate glazed,配著黑咖啡(不加糖或cream)。先把old fashioned吃掉,再吃比較甜的巧克力(若是先吃巧克力的,那old fashioned就比較沒味道了)。
 
 
今年剛好選以柔生日那天去吃Dunkin Donuts。我早就跟她說好,領養狗狗就是給她十歲生日最好的禮物,所以不會有其他的生日禮物。不過既然剛好在她生日那天去吃早餐,就順水推舟地說那是她的「生日早餐」,小妮子也很開心。幫她照相時,心中有點感慨。這個吃Donuts的傳統,是早在才剛跟V開始交往時就開始的。週末的早晨迫不及待地相約去吃早餐,在咖啡香瀰漫的餐廳中感到無限滿足。時光倏然飛逝,我們不僅已是老夫老妻,連女兒都十歲了。感嘆之餘不禁會想,我們這樣年復一年的回來吃donuts,是真的無法忘懷食物的滋味,還是趁機回顧年輕歲月的悸動?也許兩者都有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