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回首的十二月

前天參加公司的聖誕晚會,憶及去年自己一人參加,下著小雨的黑夜裡獨自開車回家,在疲倦與酒精的作用下,感到一絲無奈與寂寥。記得回來後在部落格貼了一篇日記,因此又去日記欄點來看。這一唸,才想起那一篇的留言區,變成跟Arkun討論North & South這本小說/影集,原來去年的十二月在迷那部影集。唸了前後兩篇日記,也重溫了去年此時做的一些事,例如唸DickensGreat ExpectationiTunes上買了聖誕歌曲,當寫聖誕賀卡的background music,還有開始印信封,而非手寫,省了很多力氣。
 
 
不知不覺地,十二月又到了。
賀年信
 
將近六十封的信,以前都是費力費時的工作。不過自從去年發現信封可以用印的,輕鬆很多。感恩節後的那個星期五,把雜事全部丟到一旁,花了五個鐘頭的時間,將中英文的賀年信全部寫好,讓V過目,修潤一下英文的版本,也讓他負責在聖誕信紙排版並複印。所有的住址早就存在我的Excel或是V Word上,因此兩個晚上的時間,就將地址全部印到信封上;郵票也很早買好,這樣就一切就緒了。
 
去年爸媽接到賀卡後,講電話的時候,媽媽有些吱唔的問:「嗯,我們在猜喔,妳那信上以柔的簽名,是她簽的還是你?」當時為了省時間,以柔和V的署名都是我代簽。媽媽聽了說:「對喔,我們也是這樣猜。」我忍不住要抗議,喂,言下之意未免太明顯了吧,這麼快已經嫌我的字沒有以柔好看了喔?因為避免又被埋怨,今年記得特地讓以柔自己來簽。
 
寫信之前,略為看了去年的名單,最先就發現,位於第二行,僅次於爸媽的阿姨住址得刪掉了;另外,平常寫習慣的”Dear Mom and Dad”要變成”Dear Dad”;最後,研究所好友的母親,當時我租住他們的房子時,她來探視時總是很照顧我,因為去年逝世,在給他的信上也不寫這位媽媽了。這麼多年寫卡片,這是第一次要刪名單,心情有些複雜。不過開始寫以後,對象是台灣的親友,就想起今年夏天回台時的歡樂記憶;寫給多年的老朋友,又喚起一些昔日的回憶;漸漸地,寫信又成為一件快樂的事,隨著一頁一頁信紙的翻過,我的胸口漫起一股溫柔。但是明明漸漸開心了,有時候寫一寫又開始掉眼淚,心情一激動筆跡就亂掉,得穩下心情再慢慢寫。最近常覺得歡欣與悲傷只是一線之隔,不小心就會跨到另一邊。不過當所有的信寫完,連同照片製成的卡片放進信封,還是很有成就感。這麼多年持續做同樣一件事,其實不為收信人,只因為每年就這麼一次,可以重溫舊夢、和昔日的朋友進行遙遠的對話,即使準備工程繁瑣,還是每年珍惜的時光。
 
 
 
 
聖誕節的公司晚會,通常到半夜十二點才結束,我們就讓以柔去朋友家過夜。餵完狗狗才出門,其實無所謂,但是因為聖誕節時得將Benny託給K這位dog sitter,想趁這次讓他去K家待一晚,適應一下,也彼此認識;我也想讓Benny知道,雖然去K阿姨家住,我們一定會來接他回家,聖誕節的時候去才不會太緊張。
 
晚會當天的下午,回家載Benny。才將他帶進車庫,他就主動爬進已經打開的車門。坐車待在籠裡,他已很習慣,不過這是第一次沒有以柔坐在他身旁,所以他一路Hin Hin Hain Hain的哭,鼻子湊到籠子朝我這方有洞的一面,企圖離我近點,有點委屈。進到K的家裡後,他在客廳裡東聞西聞,認識新環境。我要走的時候,Benny靠過來,很明顯的也要跟著回家,我只好把門開一個很小的縫,出去時用身子擋著,他才不能跟出來。我說:「Benny, Bye-bye.」就像平常上班一樣。Benny睜著大眼睛望著我,尾巴猛搖,但也只能如此。
 
回家後我跟V說,狗和小孩不同的地方,是小孩若是不要媽媽走,可以大哭大鬧地抗議,起碼讓大人知道他們天大的委屈;狗則沒有選擇,雖然明顯地不願意被丟下,被留在陌生的家也沒有抱怨的餘地。
 
第二天早晨我去接他。在外面敲門時就聽到他在Hain,門一開他見到是我,一下就撲上來,前腳搭在我的腿上,撐不住掉下去,迴身轉一大圈,又飛上來。我蹲下去抱他,這下子我是他的高度,於是他開始舔我,邊跳邊舔,撞的我的下巴隱隱作疼。
 
K聊了沒多久,Benny就走到門邊跟我猛搖尾巴,表示想跟我回家了。果然他出去找到我們的車,馬上跳進去,回程在籠子裡倒是不哭了,是否知道要回家了呢?到家時,因為我將車子停在路邊,不敢貿然讓他沒有鍊子就跳下車,怕若是路上有車過來會危險,也怕他往另一個方向跑。但是我過慮了,一下車他就用奇快的速度往車庫衝,耳朵跑到一翻一翻的,害狗鍊一端的我被拉著跑。
 
看他迫不及待地飛奔回家,讓我有些心酸,但又有滿滿的感動。有家的感覺,原來是這麼直接呀。
 
火車的掛飾
 
這個週末,以柔和把拔將聖誕樹立起來了。除了五彩顏色的ornaments,多年來也累積了許多比較特殊的吊飾。一面掛,一邊向以柔解釋這些吊飾的來源。其中兩個吊飾是火車,都是婆婆送我們的,因為V從小就是火車迷,童年住在科羅拉多的山城裡,只要有火車來,他就會衝到鐵軌前看火車。細心的婆婆,聖誕節時偶爾就會送我們精美的火車吊飾。以前掛還不覺得,這次才發現,婆婆這些年來,送了我們許多貼心的禮物。我們細細撫摸,似乎又見到了她看著我們拆禮物,滿足的微笑。
 
 
 
 
一年終了,從寫賀卡到裝飾聖誕樹,都像在回首過往,當執筆的手緩慢下來,或細細端詳吊飾的剎那,一時恍惚就有了浮生若夢之感。入了夜,每戶點起七彩燈光,似乎每盞燈都是一個故事,在歲末之際靜靜地流出。於我而言,十二月是個回首的月份。一年當中,可以抽出一個月來與過去銜接,是件幸福的事。站在樓梯的轉角望著樓下的聖誕樹時,我這麼想著
 
 
延伸閱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