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0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獄中行──遊Alcatraz

有句話說,不知羅馬美景的人,就是住在羅馬的人,實在是很貼切的說法。不知是否因為離太近,沒有神秘感,或是總想著反正想去就可以去,沒有迫切感,當地的居民通常都很少去附近的名勝古蹟,起碼我們就是這樣。最近幾年,以柔稍大比較懂得玩,只要放短假,我就拉著全家去舊金山做「遊客喜歡做的事」,像是去坐Cable car,或是去漁人碼頭吃海鮮等等。這次則是去有名的監牢島 Alcatraz
 
出發前先去速食店吃早飯,剛好看到電視的新聞有一張橋的畫面,心想不會是我們去舊金山需要通過的Bay Bridge吧?果然,原來有個男人揚言身上有炸彈,正在與警方對峙中,橋就封鎖了,許多車子被擋在收費站,動彈不得。我和V對看一眼,一個半鐘頭的車程,我們只提前兩個鐘頭出發,現在如果交通阻塞,橋又不通,不知還到不到得了?偏偏已經買票,不能更改,不知道如果沒趕上船,能不能用橋封鎖的理由要求換時間?
 
旅遊就是這樣,碰到突發狀況,也只能靈機應變。上車後聽了收音機,因為不能上Bay Bridge,車流都湧到南方或北方的橋,交通流量大增。我們決定不走那兩座橋,而走更北方離我們較近的橋,然後從北方的金山大橋(Golden Gate Bridge)進舊金山。
 
Interstate highway轉進快速道路,一條大河蜿蜒而過,不久快速道路變成一線道,兩旁是濕地,許多鳥在淺淺的水中棲息,有一大群則是刷地飛上盤旋,白色的羽毛映在有藍天倒影的水中,勾繪成壯麗的景觀。不久,熟悉的舊金山層級排列的房景映入眼簾,遠方的Bay Bridge恆常地在大水上跨過,然後我們的車就上了金山大橋,從紅色的鋼絲下通過,我的心跳加快,忍不住拍拍手,啊,沒想到換條路開,居然有這麼不同的體驗,而且本來擔心會遲到,也準時到達。我們發現出外旅遊,做最壞的打算,試著不要影響心情,敞開心懷享受不同的經驗,最後好事發生時,反而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如果當初抱著非搭上船不可的緊張心態,一路心情緊繃,反而得不償失。
 
明明都要冬天了,那天的舊金山卻有著異常的溫暖天氣,我們準備周全的大夾克都穿不住。陽光下的San Francisco Bay的顏色真美,水還是要有藍天的倒影才漂亮。而金山大橋,怎麼照都不嫌多。

 
記得以前坐船繞著bay走,海風冷的讓人直打顫,厚夾克、圍巾、手套都加上去了還是發抖。沒想到這次是懶洋洋地坐在船上,仰頭讓溫暖的陽光在臉上按摩,真是天壤之別。翻出去年的舊金山照片,五月天卻是這樣的嚴寒與灰黯。
 
 
這是從船上看到的Alcatraz島。被冰冷徹骨的海水包圍的小島,據稱是無法逃獄的,在1963年前是關重刑犯的監獄,甚至最近在討論拆除關terroristsGuantánamo Bay監獄時,有人都還討論是否重開Alcatraz來關這些犯人。我的印象則是Sean Connery演的電影The Rock,有著神秘的色彩,然而在燦爛的陽光下,看起來不過是個漂亮的小島。
 
 
只有鐵網的包圍,提醒這幢建築物曾是個監獄。

 
參觀監獄的門票包括audio tour,忍不住要強烈推薦。耳機裡放的不是無趣的訴說,而是指點你走到某一個監牢的前方,然後用前任犯人或獄卒親口述說那處發生的故事,加上傳真的音效,好似一幕幕的歷史在眼前發生,邊看邊聽真是會毛骨悚然。以柔聽得太投入,出來後說她以後不想進監牢,而且那晚害怕得差點睡不著覺呢。
 
這是牢房。三面牆壁,一面鐵欄,一張小床,就是犯人的生活圈。不過他們能夠去圖書館借書,也能去操場上呼吸點新鮮空氣、下下棋。失去自由的人,這樣也算奢侈了。


 
1946年在Alcatraz發生的逃獄事件,發生了激烈的槍戰,甚至後來動員軍隊從屋頂丟手榴彈進監牢,最後死了幾位correction officers和企圖逃獄的犯人,audiotape帶我們到當時逃犯爬上gun gallery(就是officer從裡面巡視監獄狀況的走道)的現場,和當初手榴彈在地上炸出的刮痕,事隔半世紀,還是能感受到當時狀況的緊急。

 

 
這麼殺氣沉沉的島嶼,當時卻也住著一些平常人,是在監獄裡工作的officers的家人,有婦女和孩童。這些孩子每天都坐船去舊金山上學,黃昏又乘船回島嶼,他們望著夕陽染色的丘陵城市,覺得自己的島嶼有世界上最美的view

  
孩子純真眼裡的對岸城市,犯人偶爾也能從操場"望見,只是心境截然不同。Audio tape中最令人動容的,是叫我們面向一扇高聳的鐵窗,望著窗外射入的陽光,想像那是犯人從牢裡仰望、嚮往的光線。耳機裡犯人低沉地說,風向對的時候,窗戶甚至能傳入城市中的音樂或人聲,尤其除夕夜的歡樂慶祝聲,在失去自由的人來說,是嚮往又殘酷的聲音。
 
 
這是Officers’ Club,職員和家屬平常辦活動的地方。但是1970年印地安人佔據島嶼,要求政府不隨便趕他們出家園的示威時,被火燒掉,現在只剩一個殼,然而漂亮的紫花草卻開得旺盛呢。

 
坐船回到舊金山來,已是飢腸轆轆,一家三口沿著漁人碼頭走到末端的一家餐廳吃clam chowder in a bread bowl。這家是我們上次天寒地凍時找到的餐廳,當時熱騰騰的熱湯端上來,幾乎要感激涕零的滋味,讓我們記到如今。雖然是溫暖的秋日,這碗濃湯還是帶來滿足的幸福感。尤其是那個麵包蓋子,翻過來把麵包剥下來,沾湯吃,真是人間美味啊。以柔嚐了一口說:「比我記憶中還好吃。」還有比這更好的讚美詞嗎?
 
 
聽足了故事,看盡了美景,嚐遍了美味,就總結了我們美好的獄中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