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0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狗旅館

通常寄狗的地方都叫Kennels,就是狗籠的意思。小狗放在籠子裡,大一點的狗則是在runs,就是一間一間隔開的小房間裡,基本上只是大一點的籠子。如果Benny是從小就習慣籠子的狗,我也不會有那麼多的顧慮。但是這個傢伙不知為什麼,就是怕被關。籠子就不用提了,上次我們出門,放他在裡面,結果把欄杆前方的塑膠咬的慘不忍睹,地板也被抓的都是爪子的痕跡,血跡斑斑怵目驚心。不說籠子,將他圍在小一點的空間,像是廚房,或是洗衣間,他也是想盡辦法逃出來。他的foster mom也說他是會跳過柵欄(gate)的狗。這麼追求自由的狗,真的放著在家,他也只是舒服地選個沙發睡覺,家裡放低的東西,只要不是肥皂或狗食,他一碰也不碰,不是精力旺盛會闖禍的傢伙。不願被關,是他倔強的狗腦想法,這麼堅持,也只能甘拜下風。
 
我們鄰居都把狗寄在一個獸醫院的託狗處,也是Benny受訓的同一個地方,一天下班就去參觀。他們有所謂的luxury suite,本來以為是比較像家的場所,結果一看,還是像監牢一般,只是空間大一點,地板是磁磚,而不是粗糙的水泥地,但還是鐵欄杆的門,一樣是被關,多出來的空間對Benny不會有任何差別。這個地方的好處是一天中,狗可以被放出來三次到外面散步,一次大概二十分鐘,再多付點錢,還可以有cuddle time等等,不過唸著這樣的廣告:$5可以有十分鐘的hugs and cuddles$5又可以有十分鐘的individual playtime,再多付點錢,狗狗還可以去上跑步機,覺得有些可笑,真是用錢來換愛心啊。
 
去參觀關狗區的時候,許多狗興奮地站起來猛搖尾巴,也有比較愛叫的,乾脆開始狂吠起來,不過大致看來,狗籠都非常地乾淨,狗的表情也多閒適,我想除了無聊,基本上這些狗看起來都還好。這家中心收費合理,去過的人也都喜歡,除了得被關,算是合適的地方。我問能不能讓Benny來試一天,如果回來了所有的牙齒都還在(沒有因為試圖衝破突圍而咬斷),也許聖誕節可以來一個禮拜。那位小姐回答,有時候可能要兩三天才能適應呢。唉,這樣子我的心又有些沉重,畢竟這整個託狗中心給我的感覺就是狗監牢。
 
回來後又開始在網路上搜尋kennel-free dog boarding center。有一家是同事介紹的,她的狗非常好動,在家待不住,因此每週兩天送狗去daycare。這個地方的特色是不關狗,所以狗都在同一個大客廳玩,也有沙發可以爬,睡覺也是大家一起睡。因為要群體生活,個性特別重要,所以要去住的狗房客還得去做測驗,確定沒有攻擊性才能參加。這個我倒是不擔心,因為Benny個性溫和,不過他是喜歡人的狗,對其他狗沒有什麼一同玩的動機。倒是在foster home初見他時,看到她和foster mom的一隻小小狗玩得不錯,所以可能也要看對象。這個中心雖然收費不貲,但是綜合看來,可能對Benny來說算是最理想的。
 
後來又繼續搜尋其他不需要關狗的中心。這才發現靠狗賺錢的行業還真多,到家裡服務,帶狗出去散步的不計其數。溜狗是養狗人的基本義務,還要付錢讓別人來做,真是奇怪,但也是文明生活的產物吧。還有如果主人出門旅行,有人可以晚上到家裡陪狗過夜,其實我的同事們也都試過,這樣狗狗不用適應陌生的環境,是很好的安排。不過我對陌生人來家裡過夜還是有心理障礙,不太想嘗試。
 
在網上搜尋時,剛好看到一篇廣告,狗可以住在對方家,就像在家裡一樣。心裡一動,打電話過去,接電話的是個英文有濃厚腔調的女人,簡單問了幾句,就約第二天見面。
 
去找K以前,先打了幾個電話給以前請她照顧過狗的家庭,都得到很好的評語,讓我放心許多。午餐時間開車到她的apartment,只見小小的客廳放滿了小娃娃的玩具,連張椅子都沒有,想來大半的時間媽媽都是陪著娃娃坐在地毯上玩。K是個年輕的媽媽,女兒才十五個月大。委內瑞拉來的她,在國內是獸醫,來美國原是為了來小城的大學實習。本來住的是寬敞的房子,離婚後獨自帶孩子,只能住窄小的公寓。
 
因為美國不承認委內瑞拉的獸醫資格,她還得花許多錢考試,也想搬到獨棟的房子。目前她只能當大學獸醫院的animal technician,上夜班。白天她就找與寵物有關的錢賺,例如幫貓狗洗澡美容,溜狗,還有接受狗的寄宿。即使這麼需要錢,她在廣告上卻明確地寫著,一次只接受一家的狗寄宿。我心想,如果多收幾隻,不是能更有收入嗎?尤其她的收費實在太低了。見面時我提了一下,她搖頭說:「你看我家空間這麼小,根本無法照顧太多的狗。一隻就好,我才能專心照顧。」她這樣的說法讓我很感動。
 
我和K談到Benny怕狗籠,她說:「狗本來就是需要自由自在的,不該被關著。」她指著家裡說:「我的空間這麼小,也沒地方圍他。」她說每天會帶狗出去散步兩三次,到時候我們把Benny需要的東西帶來就好。我們約好過幾天讓Benny去她家,待個一天,彼此認識。K抱著她那可愛的金髮女兒,說:「她看到你的狗,一定會doggy doggy的叫。」當初託過K照顧狗的一位太太告訴我,她的狗特別活潑,每次她都會擔心會不會傷到K的女兒,反而是K不擔心,駕馭狗有術的她,把狗帶的服服貼貼,反而讓狗的主人驚訝,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聽話。我想交給這麼懂狗人帶,是不需要擔心的。
 
K抱著孩子,陪著我走出家門,小女孩笑嘻嘻地跟我揮手說再見。每晚K去上班,都會把孩子託到一位墨西哥女人的家。我說,等十一點以後下班去接,小娃娃可能已經睡著了吧。K說:「不呢,她知道我的下班時間,總是醒著等我,回家後我們還洗澡念書才睡覺。」單親媽媽不好當,可是這對母女已經找出自己的生活模式了。
 
開車離去時,特別感慨。尋找狗旅館的這段時間,發現有錢花在貓狗身上的人特別多,為了寵物的舒適不惜花大錢。但是也有像K這樣的單身媽媽,努力的在異國奮鬥,要照顧孩子,也爭取任何機會多賺點錢,才能考試或換房子。這麼辛苦的生活,卻在她熱情洋溢的笑容中見不到一絲的倦怠。
 
沒想到誤打正著,會找到一位獸醫照顧Benny。也許因為狗狗,會讓我多一位朋友呢,我這麼期盼著。
 
(只要有小主人在身旁,Benny都願意乖乖待在籠子裡。是我們不在,他才那麼麻煩。)
 
(倒是以柔比較喜歡跑到籠子裡窩著。她學Benny”懊嘟嘟的模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