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8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的音樂不好聽嗎?

教以柔鋼琴已三個多月了,我們既是母女又是師生,其中也發生許多趣事。


以柔第一次兩手一起彈,因為兩手要一起用力不知如何應付,於是每一隻手指都翹高高的,伸的又長又硬,真是像雞爪。我馬上糾正她,並親自示範。我說:「以柔,你看媽媽手多好看,手要這樣彈才好呀。」沒想到以柔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抓起我的手:「媽媽你的手一點也不好看,都是這個一條一條的。」我定睛一看,原來是我的青筋突起,在手背上蜿蜒像河流一樣,果然是很難看,可是我說我的手好看是在說彈琴的姿勢,以柔卻照字面解釋。她看完我的手,又舉起自己細嫩光滑的手背,,說,「還是我的手好看一點。」到這個地步我也只好附和,但是還是鼓勵她,手好看沒錯,但是如果姿勢好點會更好看。以後要矯正她得把話說清楚點才行。

又有一次她一開始就彈錯,我就叫她停下,要跟她說彈錯的地方,沒想到她假裝沒聽到,自顧自地一直往下彈。我沒停止叫嚷,但以柔也沒停,就在我的「停,停,停。」的叫聲中以柔把那短短的曲子彈完了。等琴聲歇止,我不高興的說,「跟你說停,你怎麼不聽?」沒想到以柔理直氣壯的回我:「難道你覺得我的音樂不好聽嗎?」我的天呀,她居然稱那些敲出來的音符叫音樂!她這樣的問題,我誠實的回答應是:「對,是不好聽。」可是我不太想傷她的心,就回了一句模稜兩可的話,「我覺得你可以彈得更好。」沒想到以柔沒聽出我的深意:「媽媽你沒有回答我的話,是好聽,還是不好聽?」我想孩子的世界還是黑白分明的,聽不出這種圓滑的話語。我只好再重複一次,以柔還是沒聽懂,但也不再追究她的音樂好不好聽了。

練完琴我跟Valley提到那段對話,我說你看我都在用你們美國人的說法了,沒有「不好」,只有「還可再進步」。這都是我這幾年來為我的同事寫年度評鑑學到的,剛開始不懂,用咱們誠實不欺的態度,老老實實寫他們的表現,好就是好,不好也照實寫,沒想到被我老闆幾乎全部槓掉重寫,原因是我寫得太直了會傷人心,所有寫的都只能點到為止,最好是讓他們往前看,不要太數落他們以前做不好的地方。這樣的好處是不傷人,但是被說的人不見得知道自己表現不好的地方在哪裡。我現在被訓練的能寫迂迴彎折的評鑑了,所以跟以柔的對話不知不覺就出現「你可以彈得更好」這種話語。沒想到我跟Valley吹噓時,他居然不以為然。他在大學教書,看過太多在家嬌生慣養的孩子,把自己看的高高在上,好像其他人都得奉承他們似的。這樣的孩子不能受一點點委屈,常會跟教授做過份的要求,如果不順意馬上就告到院長級的人物去。而學校的態度通常也偏向這些學生,好像這些教授們都是來服務學生似的,以前教授的權威現在已不復可見。常有這些感慨的Valley,明白地告訴我,對自己的女兒不用客氣,該講的就講,在家嚴厲點以後去外面才不會什麼壓力都受不得。既然有他的支持,要我回復本性那還不簡單嗎?

我跟Valley異國的婚姻,因為背景不同,有時想法或做法都有相當的差異,有時候會不知要採取誰的習慣才好。不過我們相處久了,現在已能了解對方對某事會採取什麼樣的態度,甚至會有像這次,我其實是採取美國人的做法,但是本身是美國人的Valley反而要我用台灣人的教法。以柔有幸生於一個異國婚姻的家庭,希望我們能用中美兼顧(或是取長補短?)的教育來教導她,可是也不免擔心她會不會被父母不同的基本信念給混淆?我想只要Valley 和我先溝通,用一致的態度對待她,也許有的規矩是美國版,有些是台灣版,又有誰能說這樣不能教出好的孩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