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8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救星

救星一
 
Benny是在沒有準備的情況帶回家的。第一天晚上在兵荒馬亂的情形下度過。第二天早晨,有點「百廢待舉」的心情,忽然晉升成為有狗之家,卻什麼都沒有準備,也不太知道如何開始。於是我捧著一本關於養狗的書 ,一邊啜著咖啡,開始謄寫該買的東西。但是越寫越沒有頭緒,忍不住拿起電話打給姊姊。
 
果然因為姊姊有養狗的經驗,經她一說,該買的東西就變得很有條理,有些書上說要買的,她覺得不需要買狗狗專用的,或是直接省去,就不用花冤枉錢。她問我會不會幫狗洗澡剪指甲,這我哪會,當下開始跟姊姊求救:「你什麼時候來吧,你示範我比較學的會。」剛好八月底以柔要和爸爸去找祖父母,問姊姊要不要那時候來。姊姊明快地說:「要教就快點呀,怎麼還要等到那時候?你下個週末有沒有空?」
 
放下電話時,忽然浮上熟悉的記憶。剛來美國唸書的時候,也是這樣常常打電話跟姊姊求救。記得當時第一次用微波爐加熱牛奶,結果中間還是冷的,這樣的小事我也要問姊姊,她只是輕描淡寫的說:「用湯匙攪一攪就好啦。」她從不會嘲笑我的問題有多麼白癡,只是針對問題直接告訴我答案。因此後來有比較重要的事,我也會詢問姊姊的意見才行動。理性實際的姊姊,與衝動的我個性相反,然而我們不因這些差別而疏遠,反而因為她能彌補我個性的缺失,凡事我總愛找她商量,有了她的建議,我就感到較心安。
 
七天後,我在火車站歡喜的迎接姊姊。雖然她是專程來幫我,她的來到就足以讓我感激不盡,卻還不忘帶來好吃的綠豆凸、鳳梨酥,還有給狗狗的兩包treats。(相反的我去找她的時候,從來不會想到要帶東西去,但是姊姊總也不介意。)到了家,也沒怎麼休息,我們就先去Petco再去買些需要的物品。當我們一個一個aisles逛過去時,我想起當姊姊帶我去研究所的學校時,也是這樣帶我去KMart,將必需物品一一放到推車裡。在Petco時,我們買了一套「理(推)髮機」,就可以自己剪狗毛,不用送去「 美容院」花大錢。要買指甲剪時,姊姊也說其實那種狗專用的看不清楚,用我們的指甲刀,口大點的就好了。聽了實用的建議,也省了不少錢。
 
回家後,姊姊示範如何幫Benny剪毛。因為Benny之前流浪了好多地方,毛都打結了,實在梳不開的就剪掉。剪臉和尾巴耳朵時,讓我看得膽顫心驚,於是她剪過以後,又讓我實際操作,確定沒問題了才放心。梳剪過,我們又帶Benny去洗澡。狗淋的一身濕時,模樣實在很落魄,不過他非常忍耐地一動也不動讓我們擺佈。跟姊姊一同洗完狗後,下一次就篤定許多了。
 
短短二十四小時後,又送姊姊上火車。她在繁忙的工作中還抽空來,第一時間就來教我怎麼照顧狗狗,讓我不必獨自摸索,弄得自己緊張,狗也可憐。其實多年來無數的經驗,也都是讓她這樣教會我的。想來有些關係,數十年總不會變,就像此刻心頭溫暖的感覺,還是如同二十多歲的我,手捧著姊姊寄來的雪靴,一般感激而深刻。
  
 
救星二
 
跟以柔說的很清楚,狗是為她養的。如果是我要養,大可等到退休後較有閒暇再來,但是為了讓她成長有珍貴的與動物相處的經驗,才會現在養。因此她得負責照顧狗。話雖這樣說,心裡也明白,許多孩子跟動物玩玩是好,真的要他們照顧,不必有太多的期待。
 
沒想到,這一個月來,以柔不但認真的當Benny的小主人,她對狗的認知與直覺,比我強太多,許多地方我還得仰賴她。
 
Benny來的時候,左耳感染,一天得點兩次藥。因為早上我去運動後直接上班,那幾天早晨,點藥的工作就交給以柔了。剛開始Benny不喜歡被擺弄,有些掙扎。以柔就把藥膏藏起來,只叫Benny過來,將他撫摸地很舒服的時候,輕輕把耳朵翻開,動作迅速地將藥膏點進去,神不知鬼不覺地就完成了工作。眼見以柔做得如此順手,就乾脆將點藥的工作全交給她,她可就更得意了。
 
早上要讓以柔睡久點,所以都是我和把拔輪流溜狗,但是晚飯後的那趟,以柔無論如何都要一起去。狗鍊由她拿,遇到Benny掙扎想去跟對面而來的狗玩時,以柔毫不猶豫就扯鍊子,Benny就乖乖聽她的話。便便了,我正要彎腰去撿,以柔說:「讓我來!」用塑膠袋包住手撿起來時,她笑笑地說:「嗯,暖暖的。」然後趕快打個緊緊的結:「啊,開始臭了。」臭歸臭,下次又是她拿著袋子彎腰撿狗大便。
 
Benny什麼都好,就是偶爾還會在家裡灑泡尿,而且專選有地毯的地方。我在那裡清的時候,以柔主動說要學清地毯的程序,教過一次以後,下次她看到我又跪在地毯上清的時候,她就說:「讓我來吧。」Benny剛來的那個禮拜,還不習慣我們家,有次以柔在房間玩,Benny就跑到隔壁房間大便,發現以後,她有點自責的說:「都是我沒看好他。」跪在地上清地毯的我,臉朝上看到站在身旁的她,覺得特別高,第一次覺得她真的長大了。
 
我也發現,以柔帶狗有自己的一套。在幫狗準備食物時,她會拿一小塊先給站在旁邊的狗狗吃;回家以後帶狗狗到後院尿尿,狗狗如果不理,她就把treats先讓他吃一小口,有了強烈的引誘後,再一直跟狗狗說「Go Potty」,Benny就真的會為了再吃一次treats,乖乖灑一泡尿。我和V如法泡製,卻得不到同樣的效果。有時候我教訓狗:「No.」以柔會矯正我:「馬麻,你的No說的太溫柔了,他不會懂。你要很兇的說NO!才會有效果。」說著她就示範一次。不過是小學生,她已經知道訓練狗不是溺愛,要教訓也要給獎勵,才會教出溫馴聽話的狗。看到以柔教狗狗這麼理性,不禁偷想,這倒是我的遺傳,因為以柔還是嬰兒時,我就是這般理性地照顧她,因此她非常好帶,到現在道理也都說得通。也許以後她當媽媽了,也會是像我這樣理性的媽媽?
 
這個禮拜開始帶Benny去上obedience的課,本來想這一定是我的事,沒想到以柔早就決定她也要一起去上課,因為訓練狗本來就有她的份呀。第一天是介紹,沒有帶狗去,以柔聚精會神地聽了一小時,回來後講給把拔聽,可見她完全聽進去。而且她回來以後就開始練習老師說的事,看來有她幫我訓練狗狗,成功指日可待。
 
乾媽最近在問以柔什麼時候可以去她家過夜(sleepover),我猶豫地說,狗狗還沒完全適應環境以前,還是先不要去吧。以柔幫我很多,暫時不想少掉這個好幫手。這當然是私下說的,後來也猶豫要不要跟以柔說拒絕乾媽邀請的事。因為以柔和她家的兩個小孩玩的很好,去乾媽家過夜是最盼望的事了,如果說了,也許她會很失望,失去這麼好的機會。不過後來我還是跟她說了,她的反應竟是我想像的相反。她有些撒嬌地微笑說:「你真的跟乾媽說,你很需要我的幫忙嗎?」我把她摟過來,揉揉頭髮,再送她一頂大帽子:「當然囉!你現在是我最棒的大幫手!」媽媽的肯定,對以柔就是最棒的獎勵,比去乾媽家過夜還要開心!
 
像我這樣一個生手,忽然收養一隻狗,應該是手忙腳亂才對。但是因為有以柔的幫忙,照顧起來順手多了。這次的經驗,發現以柔有許多比我更強的地方,我們的角色,開始有了互換,這就是成長,也是當母親最佳的安慰吧。

 
 

 
延伸閱讀:一本食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