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8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兩千哩路(之二):走在空中的Skywalk

U型走道幾乎完全是透明玻璃,矮矮的圍牆也是玻璃。走出去的時候,我只敢走在靠近兩側圍牆、玻璃底下可看到有水泥支柱的地方,比較有安全感。雖然緊緊地握著把手,四周環繞的深谷還是讓我有昏眩之感,最後還是決定蹲下來,隔著玻璃看外面比較安全。V和以柔看著我這副窩囊像,紛紛哈哈大笑,他們毫不猶豫地直接走在玻璃走道的中間,低頭看腳下的澗谷,以柔更乾脆在玻璃走道上大剌剌地趴下來,埋頭往下看比較痛快。
 
他們就這樣在我面前走來走去,讓我頭都暈了。以柔更是千方百計地要我走到玻璃走道中間,但是我總覺得那透明玻璃隨時會破裂,實在沒有安全感,怎樣也無法踏步到中間。還好每隔幾公尺會有幾個金屬的隔條,我就利用那個部份移到靠山的那一端,只見石壁上老鷹的翅膀非常驕傲地展開翱翔,心中想像著印地安人第一次見到這隻老鷹而命名為Eagle Point,不知是如何的心境。
 
 
(看得出老鷹的身體和展開的雙翅嗎?)
 
以柔和V在空中走道上逛過來又逛過去不知多久,我才肯牽著以柔的手,非常緩慢地走上中間的玻璃走道,但是幾秒鐘後就得回到邊邊去扶著把手,緩一緩急促的呼吸及心跳。這樣子小心翼翼地試探又回收之後,終於鼓起勇氣在透明的走道走了一遭,而且還是順著光線能看到谷底的方向走。以前去泛舟從穀倉下降的幾次經驗,都是克服自己恐懼的經驗,這次硬逼著自己將腳放在玻璃上,還朝下看,也是又一次的自我突破吧。
 
-----------
 
其實很希望遊記僅記到此。可惜這回探訪有名的天空步道,正負的經驗太過懸殊,我想還是都記下來吧。
 
本來是單純的要去Grand CanyonSouth Rim,但是許多朋友一聽我要去大峽谷,都問我會不會去有名的用玻璃作成的走道。乍聽下還以為是個玻璃橋,將南北兩端的峽谷連接起來,氣勢多大呀。後來查資料才知道是個U字型的玻璃走道,下面完全是騰空的,因此是建築上很大的突破。雖說是大峽谷的景點之一,其實它處於長達277 milesGrand Canyon的西邊,和東邊的South Rim的入口相差兩百四十哩,開車單程就要五個鐘頭,反而跟Las Vegas比較近。剛好我們要去South Rim就是從Las Vegas出發,因此決定途中折過去看這個有名的Skywalk
 
Skywalk網站,查知一張票就要30元,小孩打八折,另外還得每人加付四十多塊。雖然貴,畢竟是一輩子的經驗,一張票七十多元也值得。另外我從別的網站得知,到Skywalk 之前,有段十四哩的泥土路,還特地打電話去問,我們的minivan會不會有問題。那位小姐說路還是有rangers維修,只要不是底盤太低的小跑車,不會有問題。
 
有這樣的心理準備,我們就上路了。
 
Interstate寬直的高速公路轉進小路後,雖然還是柏油路,但是路面是白色而不是黑色,開起來不是非常平穩。大草原中稀稀落落地散佈著一些簡陋的房子,一下就知道已經進入印地安人保留區。他們當初居住的肥沃土地被入侵者佔據,被趕到這般荒涼的地方,感到有些心酸。這時候V就開始嘀咕:「你確定遊客會來這種地方嗎?這種路遊覽車怎麼開?」他不知道的是,比起第二段路,這段已經算是很好了。
 
半個鐘頭後,我們轉入第二條路,路口的標誌寫著Skywalk21哩就到了,預計還要四十五分鐘。我心下覺得奇怪,21哩路怎麼需要開到那麼久呢?果然,不久後我們就上了泥土路。其實比泥土還糟,全是碎石子,開在上面就聽到石頭在底盤下方飛跳撞擊,車子更是顛簸不已,V只能將車速降到最低,緩慢蝸行,這時才恍然,這就是為什麼短短的路程要開那麼久。
 
這樣顛了將近一個鐘頭,忽然間出現一個管制站,一位穿著制服的女人揮手叫我們往前開,她說:「把車停進去,然後過來這裡坐Shuttle Bus。」V狐疑地轉頭問我:「她剛剛說Shuttle Bus嗎?」我點點頭,又搖搖頭,有些搞不清狀況。到了停車的曠野,才看到有幾百輛車早就停在那裡了。我們面面相覷,剛剛開車時一輛都沒見到,沒想到早就上到這高原了。我們也看到許多從Las Vegas來的遊覽車,但大多是SUV型的車,想來可以開得快多。
 
排隊買票時,櫃檯小姐說要去Skywalk,一律得加入Bus Tour(這就是之前在網站上唸到的那四十多元的費用),等到了Skywalk,若要進去看,就得再買三十塊的門票。這下終於揭曉,那四十元多加的費用不是什麼入園費,而是bus tour,但是在Skywalk的網站上,只用” Legacy pass”這樣的字眼草草帶過。櫃檯小姐解釋Bus Tour會到三個景點,Skywalk是第一站。我急忙問,我們只想去看Skywalk,能不能看完就折回來呢?她淡淡地說,你只要另外兩個景點不下車,就可以直接回來。我聽了才稍稍放心。這時她又解釋另外的packages,包括Meal plan。她解釋如果去景點再買食物,會比較貴,選這個package只要十六元,是打折的價錢。那時早已超過午飯時間,雖然車裡的零食很多,我們還是飢腸轆轆。我們想如果到Skywalk總是要買東西吃,還不如在這裡先訂,就選了那個meal planpackage
 
坐上遊覽車後,印地安人的司機講著非常商業化的笑話,一邊介紹他們的景點,帶我們到了Skywalk處於的Eagle Point。進到Skywalk的建築物後,不能將背包、手機、或是照相機帶上玻璃橋。這是我唸簡介時就知道的,當時我想他們不讓人照相,保留神秘性,才能更吸引未來的遊客,也無可厚非。但是到那裡才發現他們的理由是怕若是不小心失手(請問這樣的機會有多少?),這些金屬物會將玻璃砸裂(真的嗎?)。對我而言,去走空中步道是一輩子的寶貴經驗,照不照相一點也不重要,因此雖然覺得他們用的理由有些牽強,也不在意。沒想到一上步道,就看到三個手持單眼相機的員工早已在橋上等著。他們大聲地宣傳,可以「免費」幫任何人照相,照多少張都沒有限制,也沒有規定要買,但是如果你們出去的時候喜歡,一張只要三十元,如果你付一百元,就可以把digital file也帶回家。
 
原來只想在玻璃橋上欣賞岩壁的風景,眺望遠方的科羅拉多河,並且試試自己的膽量,卻一下就被這非常商業的行為層層包圍。許多家人一聽照相不用錢,紛紛擺姿態照相,這些攝影師也有一些範本,例如叫全家人趴在橋上,腳和手翹起,他們再從上而下地照,好似在大峽谷飛行一般。我們只是小心翼翼地跨過這些人,並且盡量小心不要入鏡殺風景。至於攝影師的招攬照相,就不理會了。
 
Skywalk出來,想吃個東西再坐車回去。這麼有名的地方,賣食物的地方只是一個小小的trailer。看了才發現,那裡有賣小樣的東西,例如熱狗漢堡等等,頓時有被欺騙的感覺,在入口買票時,我以為到了景點唯一能吃的就是十六元的meals,如果知道四塊錢就能買熱狗(雖然很貴),絕對不會買那個meal package。已經有些懊惱了,結果低頭看手上的meal ticket,才發現在Skywalk是不能兌現的,只能去另外兩站才能。我萬萬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情形。賣票的人沒有解釋所謂的meals不能在Skywalk兌換,她明明知道我只要去Skywalk,還賣我票,不是欺騙的行為嗎?
 
這時我們見到trailer外面的看板上有寫Meal Ticket,因此又抱著一線希望,排隊試試看。這當然是奢望,賣漢堡的人看到我的票,只是淡淡的說,你得去下兩站才能用這兌換,這裡是不收的。我說:「這票每張十六元,你們是同一個風景區,可不可以給我兩個熱狗就好,我也不要你們十六元的飯。」那人只是搖頭。V看我的臉開始脹紅,拉拉我的袖子輕聲說:「算了,你要抱怨就去找賣你票的人,這也不是他的錯。」
 
後來發現不是只有我一個人上當,排我們後面的人也是拿著同樣的票,結果只能摸摸鼻子,坐遊覽車去下一站用餐。那時已經將近三點,我已無心再看其他景點。轉頭跟V商量,因為還得趕路,沒有在這裡繼續浪費時間的必要,這四十八元的餐卷就算是學到的教訓,我們別再去兌換,否則還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V聽了同意,因為以柔很餓,我們就在那個小小的trailer買了兩個熱狗(再花八元!),兩三口吃掉,上遊覽車回去。
 
經過第二個點時我們沒有下車,但是看著那小小的岩壁,並不覺得如何特殊。如果是Las Vegas來的遊客,沒有機會見到South Rim,自然能在這小小的西邊一角好好遊玩。而我們來這裡純粹是為了看Skywalk,未來兩天還能在Grand Canyon慢慢走慢慢看,這樣的風景並不吸引我們。還好遊覽車先到停車場,才會去第三個景點,是個人工的Ranch,純粹為觀光客設計的。我們在停車場那站就匆匆下車,也沒有折回去找賣票的人理論,只是上了自己的車,落荒而逃般地離開。
 
之後我們又開了四個多鐘頭的車,傍晚時在Interstate highway的最後一站坐下來飽餐一頓,才折往北邊朝South Rim前進。那段的路面平坦,開起來完全沒有負擔,與Skywalk入口的石子路是天壤之別。入夜後我們到了進入國家公園的哨口,標誌上寫著每輛車只要付25元的管理費,但是因為已經過了上班時間,請放心地免費進入。在Skywalk飽受欺騙滋味,荷包又大失血後,現在進入這個國家公園卻一毛錢都不收,讓我們受寵若驚。後來去Zion National Park也是一輛車收25元,並且一個禮拜內憑收據重新入園都不用再付錢。在國家公園內,可以免費搭shuttle bus,或是自己開車。每個景點都有詳細的標示,可以學到許多新知識。這些免費的設施,與Skywalk的商業化管理,讓我們感觸良多。後來也見到在South Rim的眾多標誌中,以非常明顯的字眼寫著:「Skywalk is NOT part of the National Park。」劃清界線的意味非常強烈。
 
回來後,我又上網查Skywalk,只是這次googlekeyword加了”review”一字。這下才發現,跟我一樣感覺受騙的人非常多,從門票到照相的收費行為,都有人抱怨。有人開了一個鐘頭的石子路,才發現要七十幾元才能看到Skywalk,掉頭就走,但是對於大多數的人,顛簸了那麼久,又還沒看到Skywalk,也不甘心就此離開吧?其實在我們而言,錢的多少還是其次,我們痛失的是時間。還沒有去以前,我們以為Skywalk就像其他地方,可以直接開車到前面停著,逛完就可以走。但是當我們得依靠十五分鐘才來一班的遊覽車,就完全失去了自由。尤其這個bus tour的設施,在網站上沒有解釋,也有欺騙的嫌疑。
 
我又找了更多的資料,原來這整個景點被Hualapai族人規劃為Grand Canyon West,是他們收入的最大來源。賭場通常是印地安人最大的經濟來源,但是因為Hualapai族距離Las Vegas太近,賭場根本招不到遊客。若要比Grand Canyon的景色,又比不過South RimNorth Rim的國家公園。但是自從建了Skywalk後,忽然間遊客多了。我想他們將Skywalk納為Grand Canyon West的一景,強迫要去Skywalk的人就得付Bus tour的錢,也是增加收入的一種策略。而空中步道上為人照相的行為,不也是賺錢的手段嗎?然而那段碎石子路,又顯示出印地安族沒錢修路的窘況。將他們的風景區與財大勢大的國家公園相比,本來就不公平。然而,我唯一想要求的是一種誠實的態度。讓我們有足夠的資訊,這樣起碼我們有所心理準備。至於賣票人員售票的誠實態度,只能盡憑良心了。
 
如果問我Skywalk值不值得去,我想光是Skywalk這個建築,是值得上去體會。但是如果付七十幾元美金是負擔,我想,只要站到大峽谷的任何沒有柵欄的岩壁,低頭往下看,其實也可以有同樣的暈眩之感。如果純粹欣賞大峽谷的壯觀,不需要去Skywalk;但是若要感受這個特殊建築的滋味,則值得去。去或不去,還是瞭解所有狀況後,斟酌自己的意願,再做決定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