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思變

說來這都是Crayfish(小螯蝦)引起的。
 
以柔的班上這個月養了好幾隻crayfish,讓小朋友觀察、觸碰,學習crayfish的習性與認識身體部位名稱。幾個禮拜前她說,老師說等這個課程結束,可以讓小朋友領養這些crayfish,她信誓旦旦地說知道怎麼設置魚缸,會去找適合的盆子,和可以讓crayfish躲藏或爬上休息的東西,而且她會自己照顧。我想這是應用學來的知識來飼養,她又願意自己負責,就答應了。
 
前兩天以柔帶回一張permission form,要我們簽名答應領養crayfish。正要簽的時候,V卻說,如果現在領養,我們下個禮拜去旅行時,誰來餵魚和換水呢?這樣說也對。以柔一時無法反駁,眼淚就開始潸潸滑下。但是哭了一會兒,她忽然靈機一動:「可以把螯蝦養在我們guppies的魚缸裡呀。」我懷疑的說:「螯蝦難道不會把我們的guppies吃掉嗎?」以柔堅持不會。最後她去找把拔查資料,原來如果養在同一個魚缸,guppies是給螯蝦吃的食物!本來以為好不容易找到能養crayfish的好方法,卻是這樣的答案,害她好不容易眼淚才收,又開始大哭。她一再地說:「我要我自己的寵物!」可能在她心中,魚缸裡的那幾條魚不算她的寵物。並且她說的也對,魚不能抓出來拍拍頭,再放回去。
 
找不出能養crayfish的好方法,我也愛莫能助,只能抱抱她安慰。還好,等她哭完,臨到上床睡覺,又快樂的跟我討論我們家魚的事。我想這就是她性格上的好處,不會傷心太久,過了就算了。
 
但是樓下的把拔只聽到以柔大哭,不知道其實她後來因為無法找到更好的方法,只能放棄,因此早就開開心心地想別的事情。以柔入睡後,V過來跟我說:「我知道以前我們說過養狗不實際的事,但是她現在九歲了,也許我們應該重新討論這事。」
 
第二天早上,V特地打電話到我辦公室,說以柔起床後開開心心地,一點也看不出昨天的陰影。他鬆了一口氣說:「還好,否則我還以為得考慮讓她養狗呢。」
 
我笑笑地說:「你錯了。因為你提起,我今天運動時想了許久,雖然以柔不在乎這事,也許我們還是可以談談。」
 
我們家唯一有養狗經驗的人是V。他八歲的時候家裡為他養了第一隻狗,每天放學後他都帶狗出去散步;晚上睡覺時,狗睡在雙層床的下層,他則睡上層;每年夏天回祖父母家過暑假,這隻狗總會坐飛機跟他一起去;白天的時候,他們放任狗狗出去逛,所以小小的城裡誰都認識Shaggy,也不知道讓多少家的母狗懷孕;有時候吃完晚飯Shaggy又出去,半夜才回家,會在門口吠一聲:「Ruth!」媽媽就得睡眼惺忪地來幫他開門,所以V的媽媽總是笑說,Shaggy一定以為她(V的媽媽)的名字是Ruth
 
成長過程有這一隻忠心的狗陪伴,可能會以為V一定贊成家裡養狗。其實剛好相反。他認為狗是需要與人親近陪伴的動物,因此唯有家中總有人在的家庭,才適合養狗。這樣說當然沒錯,但是現代的社會,可能一半養狗的家庭,白天都是沒人在家的,總有變通的方法。我這樣跟他辯駁,他卻總不改主意。
 
我不是個dog person,所以他這樣想,我也無所謂。我對狗沒什麼感覺,路上有朝我奔來的狗,總會讓我嚇出一身冷汗。公婆家的狗,不是路上撿回來的,就是公公去收容中心領養回來的,沒有一隻是純種,但是因為家人的愛心,溫馴的不得了,特別好相處,即使如此,我對他們也是淡淡的。
 
倒是上個聖誕節後,發現同事們都紛紛添了新狗,因為新年假期將至,上班的人不多,他們就乾脆將狗帶來公司。見到這些狗和主人的親密互動,忽然有點動心。那時候想,以柔離家後,生活變得單純許多的時候,也許會想要養狗?
 
但是被V一提起,前一陣子的心動又被攪起。我又想,如果真的要養狗,為什麼不趁以柔尚未長大的時候先養,如此她也能在成長的過程享受養狗的經驗?週末時乾脆跑去書店買本書,讀讀看到底養狗,尤其是現代人要上班的情形下養狗,到底需要做什麼。大致瞭解之後,我想了許多不該養狗的理由:
 
  • 目前的生活。需要為以柔操心之處越來越少,除了工作,我也有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養狗的話,可變性太多,實在無法想像會如何打亂目前生活的規律:
    • V不喜歡像玩具般的小狗,如果養中型以上的狗,是不可能整天放在家裡。早晚各帶狗散步(或出去丟球)是跑不掉的。這是不是代表如果冬天寒冷的早晨也得爬出溫暖的被窩帶狗出門呢?
  • 現在如果全家要旅行,說走就走。養狗的話就得考慮如何託養狗。
    • 我出差的時候,V不僅要照顧以柔,還多了狗狗的事。
  • 養狗後家裡會不會變得比較髒?我能不能忍受狗毛和髒地板?是不是又多了許多家事?
 
詳細的考量目前既然還未發生,也不用多做臆測,但是總而言之,如果養狗,一定會失去目前的逍遙自在,讓我猶豫不決。當然養動物一定會有感情上的回報,是金錢無法衡量的,只是因為我沒有經驗,無法猜測。只是要拿我的自由自在來換養狗的付出,如果只考慮我,我會很堅決的說No
 
但是如果為以柔想,這個「不」就會變得有些猶豫。
 
以柔第一次見到狗是快要一歲時去祖父母家,看到跟她同樣高度的狗,感到特別親近,她在地上爬呀爬的,看到狗喝水的盆子,還忍不住想湊過去喝。後來每次回去,都跟Papa的狗特別親,拼命拿狗餅乾給他們吃,溜狗也搶著拿 leash。最傳神的該是她說,世界上最喜歡的味道是媽媽,第二則是Equis的味道,可見狗在她的心中有多麼高的地位。EquisPapa第一次見過以柔後,回家後馬上去領養來的狗。在那之前他們養的三隻狗因為年齡大,在幾年中一一去世,公婆原來信誓旦旦地說因為年紀大了,怕比狗先走,不願再養狗。沒想到這樣的信念,只因為抱過粉嫩嬰兒,感受到溫暖和滿足,聯想到與狗相處的時光,一下就放棄。因為如此,Equis也帶給以柔許多珍貴的時光:
 
好久沒聽到以柔的動靜,才在走道上看到她將Equis當枕頭,雙雙躺在地上。

 
 2003
 
有了Equis後,Papa又去領養了ScruffyGrandma第一眼見到他,就說:「What a scruffy dog。」Scruffy就成了他的名字。
 
 2004
  
我非常喜歡這張照片,辦公室也放了一張。以柔看起來是不是很滿足?

 
 2004
 
祖孫帶狗散步,一起去公園。以柔摸著Equis的尾巴,坐在Papa腳邊的則是Weeble,是姑姑的狗。Weeble常來Papa家,發現他家的狗零食比較多,就賴著不走了。以柔第一次見到Weeble,沒看過這麼大隻的狗,趁Weeble趴在地上,就爬上去坐在她身上,我們還來不及阻止,Weeble就站起身若無其事地走了,以柔輕輕摔下來,愣愣地看著遠走的狗,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2003
  
以柔很小的時候,下手不知道輕重,明明是喜歡的不得了的摸,卻像在打狗,所以每次她去Papa家,狗都躲的遠遠的。後來倒是知道要給狗吃餅乾,狗就喜歡靠近她,但是這樣一來,狗的正餐都不吃了。
 
(以柔很小就會幫忙溜狗,可是剛開始總是狗、小孩、繩子全部打結,很難跨步。2004
 
Equis最喜歡讓人家搔他的肚子,可以享受地躺成這樣。
 
2006
 
 
                2006 
 
以柔已經九歲了,再九年就要離家上大學。家中多了狗,在情感上能擴展領域,以後回想童年,又多了一個記憶。如果我們讓她也負起照顧狗的責任,她會學到任何感情的回報都是需要付出的。我現在列條分析養狗的pros and cons,任何養狗的人看了一定會嗤之以鼻,畢竟愛一個生命不是這樣分析的。
 
上個週末是陰沉稍冷的天氣,出去拿報紙時,看到一位和以柔差不多年紀的女孩,正獨自帶著狗散步,左手拿著一個塑膠袋,是準備撿狗狗大便用的。沒有人陪伴的她,帶著狗走的很怡然舒適。我想到V的成長過程,也是這樣天天帶狗散步,隨著年齡的增長,越走越遠,直到這個走路的習慣成為生命的一部份,甚至狗遠離之後,還是不變。
 
我們六月份的時候會全家回台灣參加弟弟的婚禮,因此在那之前還不會去找狗。這段時間,可以多蒐集資料,看哪種狗比較適合我們的作息。但也可能就像Papa說的,讓狗選我們,而不是我們選他。世間的緣分,很難說的,不是嗎?
 
 
20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