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戀舊

以柔的衣櫥好早以前就應該整理了。
 
她的衣櫥是以前的媬姆擺設的,那時候都是嬰兒的衣服,我們在衣櫥內的地毯上設了架子,一目了然,不用開關抽屜。因為用慣了,到如今以柔還是坐在地毯上選衣服。
 
但是隨著她長大,衣服也越換越大件,小小的格子一下就塞滿了衣服,最上方的一格堆的太高還會掉下來,很不方便。我每次幫她放衣服的時候就想要重新佈置,但是過了又忘了。正好這個週末沒有安排別的事,早上喝完咖啡,正好將這拖了好久的事辦了。
 
先將衣櫥裡所有摺的掛的衣服全拿出來放床上,地毯上的活動櫃拿到樓下刷洗擦乾,再拿回來放到衣櫥一半高的格子上疊好,空間一下變得很多,其他毛衣,背心,和外套都掛好,衣櫥變得又好用又整齊。
 
以柔長大過程的衣服,通常換季時若是穿不下的就清出來,分送給朋友年紀稍小的孩子穿。但是這次整理衣櫥,還是又找出幾件當初沒有馬上送出去的衣服。撫摸到這些衣服,整理的手就不覺慢了下來。
 
-----------
 
先是一頂小小的粉紅帽。那是以柔一歲多戴的帽子, 那年爸媽和阿姨來訪,我們一起去Lake Tahoe度假,在湖邊以柔就是戴著這頂帽子。累了吃手,姨嬤和阿嬤就會頻頻說:「不要吃了,不要吃了。」湖水反射著燦爛的陽光,配著阿嬤臉上的笑容,是難忘的回憶。

 
2002年夏天。以柔習慣吃左手的大拇指,反著手掌吃,右手還得扶著。)

 
那年我們做的月曆,就有這張戴著帽子ㄔㄨㄛˊㄔㄨㄛˊ的臉。

 
2002
 
 -----------
  
還有這件綠色的毛外套,是婆婆還有精力的時候,特地去替以柔買的。那年聖誕節在婆家設Luminarias的時候,我照例爬上屋頂去排袋子。四歲的以柔在下方仰頭看我,非常羨慕。爸爸和姑姑鼓勵她爬扶梯去屋頂找媽媽,在他們的護衛下,她爬了幾格,猶豫不決,又下到地面,重複幾次後,大人說算了,明年長大點還是可以去,於是他們就走開去做別的事。
 
過不多久,我從屋頂見到以柔又獨自徘徊到扶梯的旁邊,仰頭看我的眼中有一點點的猶豫,但是有更多的豔羨。我再問她一次要不要上來?已經嘗試幾次都因為害怕而放棄的她,居然用力的點點頭。於是我蹲下來,扶著 ladder的頂端,要她朝著媽媽爬上來。當時四下無人,她戴著紅色手套的小手,就牢牢地抓著扶梯,一步一步地朝我爬上來。雖然有些顧慮她的下方沒有大人保護,但也意識到,其實這樣的扶梯,像極了她在公園時常玩的爬梯,對她一點也不困難。而她也不朝下看,只是仰頭專心地注視著我,就這樣一步一步地離我越來越近。我一手扶著階梯,一手掏出相機捕捉了那一刻的笑容。
 
人生中某些片刻,刻畫在心上,無論多少時光飛逝,永不消失。這張照片中以柔的笑容,混合著驕傲、喜悅、信任,是我終生珍惜的剎那。
 
Christmas, 2004
 
-----------
  
不久,我又見到一件紅色的外套,軟軟的,是以柔穿了兩三年的外套。那是她五歲的時候我們回台灣過年,阿嬤買給她的。初一那天,我們照例要去廟裡燒香,以柔穿了新的外套,迫不及待地要出門。阿公到客廳的時候,大聲說:「以柔妳穿的這麼喜氣洋洋,也知道過年要這樣嗎?」我指著他笑說:「你自己還不是一樣?」原來爸爸新年穿新衣,是弟弟從美國買的橘紅色的cashmere 毛衣,映著臉特別神采奕奕。忍不住讓祖孫倆坐一起,留下了這張顏色搶眼的新春照片。
 
 
2006年)
 
初三那天,天氣很好,阿公帶以柔出去買玩具,在淡水捷運街頭,她穿的也是這件外套,阿公的臉上露出含飴弄孫的愉悅表情。
 
 
 
但是真正讓我記憶深刻的,是一年以後,以柔生了一場大病,在加護病房救治了三天後才醒轉。後來我寫了一篇化作春泥更護花」,述說以柔出去溜滑輪時,告訴我人死了以後埋在地下,可以讓樹長得更好。大病初癒的孩子,穿著這件鮮紅的外套,襯著剛發芽的梨花,形成鮮豔的對比。那件喜氣的外套,象徵著以柔失而復得的健康,為我心中帶來無限的感恩,我永遠也不會忘記。
 
(2007年二月
 
 
幾番掙扎後,還是決定將這幾件衣服和帽子留下來。摺疊整齊後,放到我的衣櫥裡收藏。
 
衣服整理完了,我叫以柔去將她已經不看的書整理一下,我們第二天把衣服拿去給朋友,順便也把書給他們。
 
半個鐘頭以後,以柔整理出一小箱的書。但是她的床上,卻躺著一本小小孩唸的書。我指著問她,這麼簡單的書,怎麼可能還會看?她卻撲上去把書珍惜的拿到胸前,委屈的說:「可是我喜歡這本書呀。」
 
這本書寫著五隻小猴子在床上跳,一次摔下一隻,直到最後一隻都不剩的故事。用重複的敘述方法,讓小孩有興趣,也可以趁機數數。許多夜裡上床前,以柔和把拔用誇張的念法讀,總是快樂地哈哈大笑。這樣想著,我就不忍心一定要以柔將書送出去,更何況,我自己的衣櫥裡也有這樣的寶物,不是嗎?
 
於是以柔留下了這本書,我則是留下了幾件衣物。雖說都是身外之物,有些東西,意義太深,我實在送不出去。不過誰知道呢,也許再幾年想開了,又能義無反顧的送走?但是現在,還是來聽一下以柔唸這本書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