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8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GATE的門檻(上)

那天晚上,隱隱地感到V的臉色有些沉重, 但是問他當天過得如何,他又說很好。吃完晚飯,以柔才離開餐廳去樓上,V就掏出一個信封放在我身前,說:「GATE的成績出來了。」
 
我把那封信展開來,看到以柔的成績在全國排名大約7080%percentile),表示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學生比她好。乍看還過得去,但是仔細看,就發現考的試題不多,有幾個項目她卻錯了幾乎一半。才不過幾個月前,老師拿以柔在學校的測驗給我們看,無論是數學或是閱讀,以柔的能力都很強。這樣錯誤的比例,實在有些出人意料。
 
然後我讀到一句粗體字:「因為考試成績未達95%你的孩子目前沒有資格(does not qualify)加入GATE
 
我的眼神從信紙移開,見到V嚴肅的表情,霎時間了解為什麼整個晚上都覺得他神情有異。
 
GATEGifted and Talented Education)是加州的education program,四年級到九年級的過程,將”Gifted and Talented”的孩子編到一班,給他們特別的課程。我們只知道這個名稱,對整個program並沒有太多的了解。只是,幾乎我們所有認識的朋友的孩子都在GATE的班上,加上每次家長會老師總是說以柔的學習能力強,因此V很早就認定自己的女兒上GATE一定輕而易舉,才會看了考試的結果如此訝異。
 
我卻沒有那麼驚訝。
 
這可能跟我的成長背景有關。有個笑話是,如果孩子考了90分,美國的爸媽會非常高興的稱讚孩子寫對90分,但是台灣的父母卻會問,為什麼那10分會錯?我雖然在美國,還是免不了用台灣父母的心態看待孩子。
 
因此,不管婆家的成員如何誇獎以柔有多麼聰明,我總當作是美國人無可救藥的樂觀加上對自家孩子的偏愛,並沒有多理會。我自己不是資質多麼優秀的人,因此並不覺得自己的孩子會多麼天才,畢竟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我放下以柔的成績單,平靜的對V述說幾個疑問。第一,GATE篩選學生的憑據,是只有這個測驗嗎?老師的推薦算不算數呢?第二,只有這次能進GATE的機會嗎?未來的六年,是不是每年再測驗一次,重新分班?
 
後來的幾天,我們積極的蒐集資訊,才發現我們對GATE的想法與事實的落差太大。
 
原來,GATE真的是「一試定江山」。三年級考的這一次,合格的人(95 percentile top 5%)能申請,這些學生從此都是GATE的學生,不會再重新測驗。沒考過的人,未來的六年還有三四次的機會,但只是候補(waiting list),GATE班上有人轉學才能遞補進去,還不一定是同樣的學區。
 
僅僅靠一次的考試成績決定申請的資格,讓我和V都非常驚訝。美國的教育不是最重理解的嗎?一次的考試成績到底能證明什麼?老師天天與學生接觸,不是更能公平測量嗎?最重要的是,怎樣的孩子才算是Gifted and Talented,如何的考試題目才能測出這樣的資質?
 
我們注意到通知單上寫著,如果家長認為成績與孩子的程度有差距,可以在一個月內自費重考,但是並沒有寫可以去哪裡考。一位好朋友建議我可以讓以柔接受educational counselor 的測驗。如果通過,就可以與其他三年級的學生一起分發,才不會等到四年級以後,即使通過還是要候補。
 
我決定跟以柔討論這件事。我先問她有沒有聽過GATE這個名字,她搖搖頭。這下子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GATE算是資優班嗎?什麼又叫資優班呢?這樣解釋會不會讓以柔覺得自己是次等人?
 
最後我只說GATE是某種學習能力的孩子去上的,九十五分以上的人才能去,而她的考試成績沒辦法去。即使說的這麼婉轉,她還是一下就聽出這是不好的事,說:「你為什麼要對我說這種事?」意思就是我傷了她的心。我問她記不記得當時考了什麼?為什麼有的幾乎錯了一半的題目?她先說不記得,我再問了幾次以後,她的語調一變,哽咽地說:「老師只說那個是GATE的考試,沒有說GATE是什麼,我以為寫完以後會全班討論,所以」她這樣一說,我就恍然大悟。
 
以柔不是個認真嚴肅的孩子,能夠不做的事,她就不做。我可以想像,因為她不知道考試的重要性,以為只是練習,反正等一下要全班討論,就隨便寫寫,才會有如此出人意外的成績。
 
我對老師這樣的作法有些微詞。我可以想像他不跟學生說考試的重要性,是想在他們沒有心理壓力的狀態下測驗出真正的能力。但是每個孩子不同,態度認真的孩子無論如何都會好好寫,但是像以柔這種不經心的孩子,不說重要性,她就不會認真做,直到成績出來才知道嚴重性。
 
看她都要哭了,我溫柔的跟她說:「你不能去GATE沒有什麼不好。馬麻只是想知道,你的程度在哪裡。如果你去GATE,可是上課都聽不懂,我也不希望那樣。但是如果你去普通班,上起課很無聊,也不會快樂。這就是為什麼馬麻想知道你那次考試的時候,有沒有盡全力。如果沒有,你想不想再考一次,我們確定一下你的能力在那裡?」
 
以柔想都不想,就說:「要。」
 
也是她矛盾的地方。雖然平時很混,說到要再考一次,又開始緊張。她問我是不是會考學校教的東西,然後又不放心的說:「可是馬麻你知道嗎?我有時候明明知道mountain怎麼拼,可是寫的時候就會不小心漏幾個字母。」聽到這裡,我不由的笑了。筆試本來就是這樣,理解與答案不一定一致,尤其以柔是個不在意細節的孩子,這樣的錯誤本來就很自然。但是如今有了壓力,就開始無謂的擔心,上床時還要我考她九九乘法。她一向是大而化之的快樂孩子,我從來沒看過她這麼患得患失,只好告訴她,我也不知道第二次的考試是怎樣,等我問好了再跟她說。
 
我們終於與educational counselor聯絡上。他向我們解釋,學校的筆試方式不一定是最合適(optimal)的測驗,他用的測驗是The Wechsler Intelligence Scale for Children (WISC),到時候他會在一個半鐘頭的時間與以柔一對一的測驗,只是測試孩子的能力,不會考什麼數學。沒有什麼需要準備,只要睡飽,身體狀況良好即可。
 
這樣一聽,我就放心了。趕緊跟以柔解釋,不會考試,只是去跟一位叔叔聊天,只要放輕鬆,不要擔心說錯話,想什麼說什麼就好。她似懂非懂,但是我知道她還是會緊張。測驗前一天,她坐到我身旁,仰頭對我說:「馬麻,跟叔叔聊天以後,不論我可不可以上GATE,你都會很驕傲,對不對?」我感到有些心疼,摟摟她,說:「你去跟叔叔聊天,就已經很勇敢了,無論結果怎樣,馬麻都會很驕傲。」
 
三年級的孩子,原不該有如此的壓力。無論我如何不將GATE與資優畫上等線,也絕口不用考上或考不上、成功與失敗的字眼,敏感的以柔還是感受到了。我不知道怎麼跟她解釋,我們只希望她能在適合自己的環境成長,GATE or no GATE
 
因為這禮拜我從早到晚都在受訓,以柔由把拔帶去見educational counselor。這位counselor一開始就問她會不會緊張。她點點頭。他說:「緊張是應該的。但是沒關係,我會從最簡單的圖片給你看,你答得出來以後就會放輕鬆,我再拿比較難的問你。」接著他解釋測驗的項目。拿出一張圖片,是一枝鉛筆,問以柔哪裡不對,她指著圖片說鉛筆沒有筆心。他又拿出一張畫,裡面畫著積木堆積,然後要以柔拿真正的積木在桌上排出看到的圖案。另外就是考字彙,要敘述每一個字的意思,例如他問什麼是island,以柔就說是一片被水圍著的土地。我想從孩子敘述的字彙,他也能測出程度。再來還有記憶,他說:「27。」以柔就要重複他說的數字,還要倒回來說一次:「72。」當然數字會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其他的項目也是這樣。
 
受訓的我,在以柔測驗的時候一直看錶,直到時間過了,才鬆了一口氣。我告訴自己,無論結果如何,都要以平常心面對,也要給以柔光明的態度。這幾天來蒐集的資訊,告訴我沒有什麼是絕對的。GATE出來的孩子並不一定就有光明的前途;沒有上GATE的孩子照樣上很棒的大學;更長遠的說,人生的路這麼長,上什麼學校,與人生過的是否快樂順遂,也沒有關聯。
 
終於下課了,我衝到外面聽V在我的手機的留言。他只簡單地說:「The test went well. Top scores across the board.」迫不及待地撥電話回去聽詳情,果然所有的項目都是高分通過。有些項目,那位counselor測驗到後來就跟以柔說,妳已經超過這個年齡的程度,不用繼續考下去。不過他也告訴V,有幾個測驗,以柔會錯意,例如要找橫排的patterns,她以為是直排的,但是因為是面對面的測驗,他很快就能明瞭是她誤解題目,可以再解釋清楚,才讓她繼續作答。不像筆試,如果孩子誤解題目,自然答案就會錯。這也許也能解釋筆試的低分。
 
測驗完以後,V帶以柔去喝Jamba Juice慶祝。但是他很明白的告訴以柔,這個不是通過考試的獎賞,而是因為她很勇敢的去接受測驗,才得到的獎勵。我也覺得這樣的解釋很重要。以柔來跟我講電話時,第一句話就是「馬麻,我可以去上GATE了嗎?」聽她細細的聲音,我又心疼了。九歲的孩子,不應該感到這樣的壓力。我不禁說:「對呀。恭喜了。」但是我又忍不住追加一句:「可是你去上學不用跟人家說,知道嗎?不能去GATE的同學,聽了會難過。」
 
這個GATE事件,至此應該算是歡喜落幕,但是我的心情還是很沉重。這幾天以來的思考,讓我對GATE的選拔方式,以及四年級就要分班,有很深的感觸。對這樣的教育系統,和對孩子的心靈影響,我有著深深的質疑。
 
今天先寫到這裡。下篇再細談我對這套教育方式的感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