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8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健康的氣息――迎接2010

如果回頭看,這次會生病不見得無跡可尋。
 
其實感恩節那天我的身體就試著要警告我。那天喉嚨有點痛,頭有些昏沉,感覺快要生病了。可是客人晚上就要來了,火雞要烤、菜要煮、而當女主人的我,不容生病。我又用向來管用的「意志力」硬撐著,水一杯一杯的灌,該做的是還是照做,直到下午摘除四季豆頭尾時,覺得有些站不住,還是抓把高腳椅到水槽邊,坐下來繼續做。這樣子我一直強壓著隱隱的不舒服,一直到客人快樂的離去了才鬆了一口氣。照理累了一天,當晚應該睡得很好,但是我又隨即開始擔心聖誕節要訂的禮物等等,居然又失眠了一晚。這樣的情緒累積,居然沒有爆發生病,也算是很厲害了。
 
十二月份隨之而來,我的心理一直沒有放鬆。賀卡、盛誕禮物、旅行等等的焦慮,加上工作上因為年度即將結束,非常忙碌,我都得一一應付。好不容易到了婆家,照理可以輕鬆點,我又因為認床,整個禮拜沒有一天睡好。先行回家,終於回到熟悉的大床,總該可以好好睡一覺了,卻因迷看Great Expectations的結局,捨棄大好機會不睡,又半夜起床看書,睡眠更加不足。還好第二天我一口氣將書看完,終於好好休息了幾天。說是休息,上班的時候還是很忙,只是回家不用伺候老爺女兒吃飯彈琴,就輕鬆很多了。
 
1230日晚上開車去接父女回家時,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圓,即使高速公路的車燈連成一條燈河,還是擋不住月光的亮度,公路兩旁的原野映照著月光,寂靜而安寧。我一邊開車一邊貪看月亮,掩不住心中的興奮,想到忙碌的節日終於過去,我的工作也告一段落,可以和家人輕鬆的過個四天的新年假期,或是在家休息、或是出去逛逛街,隨便到處走走也好。那時並不知道,我的身體早已經厭倦一再給我「好像快要生病」的警告,又一再被忽視,這次就乾脆不再給我任何心理準備
 
還好,起碼我的身體還算尊重我負責的個性,沒有讓我在需要接父女回家之前就先病倒。一直到接到他們時都還好好的,只有一直要咳嗽的感覺。但是一到家我就開始頭痛,感覺很累,以柔上床後我也去睡了。
 
第二天是New Year’s Eve。起床後我就知道不對勁,頭重腳輕的,全身不舒服,吃完早飯後就又回去睡覺。因為發燒,身體的調溫機能完全亂掉,躺在床上只覺得很冷,再加被子也不夠;很難受時我就吞顆退燒藥,然後就會流一身汗,但又開始覺得熱得不舒服。於是,日與夜失去了界線,睡了醒、醒了睡、冷了吃藥,流汗了踢被,沒有夢,也沒有印象。唯一記得的,是有次睜眼時,黑暗中的鬧鐘亮著 "12:26 AM”。那時我不覺地告訴自己:「啊,新年了。」
 
2010年的第一天,我繼續睡。在流汗與畏寒、昏睡、睜眼與翻身之際,我沒道理的胡亂想著,這樣無窮無盡的睡下去,會不會最後起床時,已經人事已非?晚上V來叫我下去吃點東西,到了餐桌前,看到他幫我熱了半碗的Campbell (罐頭的牌子)chicken noodle soup,旁邊的小盤子還放了一個切好的法國麵包,是我平常最喜歡的。聞著食物的香味很想吃,但吃了兩三口就不想吃了,麵包完全沒碰。隨著健康的離去,食慾也成了身外之物。
 
生病的第三天,我雖然還是沒天沒地的睡,但是能夠坐起來的時間稍微長了一點。V帶以柔去參加朋友的生日派對(新年出生的小男孩,真好!)。他們走後,我到客廳去坐了一下,V走前幫我烤了半個bagel,我想到了就拿起來啃一口。一個鐘頭後,又開始不舒服,只得回床去睡。經過我們房間的浴室時,聞到V慣用的香皂味充滿了整個浴室,忍不住走進去,只見shower裡因為他出門前剛洗過澡,濺滿了水滴, 混著香皂的氣息,讓我忍不住深呼吸,啊,這不就是健康的氣息嗎?
 
轉頭看到鏡子裡的自己,已經躺了兩天多,也沒有梳洗,用「憔悴」來形容都算太好聽了一點。生起病來,連最起碼的生活基本都要放棄,也因此,平常不在乎的香皂味此時變得如此珍貴。
 
也沒時間自憐自惜,我又回去睡覺了。睡到地老天荒,睡到海枯石爛。
 
不過在這段沉睡的時間,總還有事情提醒我,時間的河仍在流動。
 
例如樓下傳來的嘻笑談話聲。有以柔清亮的聲音、間接穿插著V比較低沉的聲音,還有刀叉輕觸盤子的鏗鏘聲,在在提醒我家人的生活正如常地過。這也是一種激勵,讓我有醒來的動機。
 
有一天,我終於開始有作夢。第一個有記憶的是夢到以柔在吃三明治,配洋芋片。我沒好氣的對把拔說:「在Papa家吃chips就很夠了,為什麼回來又要買chips?」這是V常說的「連在老婆夢中都會受無妄之災(get into trouble)」的夢。這一驚醒,不但意會到這是幾天發燒來第一次有夢,並且還是典型的操心媽媽夢。那一剎那,忽然有些覺得病應該是快好了,才會開始擔心家裡的事。
 
果然,第四天的時候,只剩一點低燒,可以坐在沙發上看一下電視,也能開始進食多點。V到此時,又是洗衣又是照顧女兒三餐的,也開始有些狼狽。星期天晚上,他來問我如果去買Pizza回來當晚餐行嗎?我當然是不會吃的,但是他們要吃我也不反對。其實他哪裡需要我的許可?但是從他靦腆的神情,我就知道出此下策他也是有點罪惡感,才會想要「請示」。那時我心裡嘆了一口氣,想,於公於私、為家庭為自己,都該好起來了。
 
星期一是上班日,早晨還是很疲倦,體溫卻總算是恢復正常了。在這說起H1N1病毒人人變色的時候,公司的規定是要退燒24小時才能上班,我也就請了病假,待在家裡讓體力回復點。秤了體重,五天內掉了五磅,也難怪會沒力氣。起床後先用電鍋做了稀飯,配點肉鬆和醬菜當早餐。然後又用電鍋煮了一鍋的香菇雞湯。其實這兩樣東西是燒漸退之後,最想吃的東西。明明操作很簡單,但是想到還要教V份量與步驟,就失去了動力,現在總算可以弄來給自己吃。
 
我獨自坐在餐桌前,緩緩的喝著湯,咬下香菇的時候,甜汁就湧出來。不禁想到幾年前以柔肺炎,脫離呼吸器甦醒過來後,我也是做這湯給她喝。那時她什麼醫院的食物都不願吃,就是要吃我每天帶去的香菇雞腿/湯,而且吃的香甜不已。這道簡單的湯,是剛來美國時姊姊教我做的,也陪伴我度過許多孤單的唸書時光,每次只要暖暖的雞湯滑到肚子裡,就感到無比的滿足。近年來會做的菜多了,反而很少拾起這道菜,只有生病的時候,才會想要用這道湯撫慰被病菌侵蝕過的身體。
 
那天下午我終於有力氣走入浴室沖澡,將數日的流汗與頭髮的汙垢全部沖走。當我坐在梳妝台前將頭髮吹乾時,才感到也許可以將這次的生病拋到腦後,並且能開始迎接新的一年了。
 
在充滿肥皂香味的浴室裡,悄悄地許下了新年的新希望:今年要放慢腳步,不要過於認真求全,照顧自己的身體最重要。
 
就這樣,我的2010年,雖然比別人晚了好幾天,終於也來臨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