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2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婆婆的廚房

我總是記得第一次見到公婆的情形。那是他們遠道而來探望兒子,V帶他們來實驗室參觀,一一介紹學生給他們認識,我很禮貌地站起來跟他們握手。當天晚上,去學校的音樂廳聽馬友友的演奏,剛好在大廳見到公公,原來V也帶父母來聽,趕忙跟他打招呼。因此公公總是常常唸起我們在馬友友演奏會的第一次見面(其實嚴格說起來不算,因為那天我們在實驗室已經見過了)。
 
幾年後,V打電話給父母,說現在有女朋友了。對方不是誰,就是他們見過的Janine。婆婆的第一句話就是,把她帶回來一起過聖誕吧。那是我第一次去他家過節,後來,除了一年因為我大腹便便即將生產而缺席之外,從來沒有例外。

                 1993年聖誕節,第一次拜訪公公婆婆。很難相信已經是十六年前的事了。)
 
每次剛下飛機踏入家門,就會聞到烤箱裡傳來的香味,是婆婆在烘烤Ham,慢鍋裡有V最喜歡吃的pinto beans,加了煙燻的肥豬肉慢慢地滷,混合了墨西哥人用的香料,在室內瀰漫一股辛香。 當晚的餐盤裡,可以在Ham上淋上apple sauce,加上婆婆煮的美味蔬菜,就是一道豐盛的晚餐。V跟我在一起天天吃白飯,終於嚐到睽違已久、又是媽媽親手煮的的pinto beans,真是滿足極了。
 
後來,婆婆身體愈漸孱弱,但即使手扶著廚房的爐台勉強撐著,還是堅持要作飯給初初抵達的我們吃。後來她已經無法主廚,pinto beans沒得吃了,但她教會從來不進廚房的公公如何烤ham,所以我們下了飛機還是有熱的晚餐能吃。
 
這次因為小姑比我們早一天到家,公公可能前一天就烤了ham,我們昨天到家,晚餐以前才在冰箱裡找東西吃,把已經吃了一半的ham拿出來,冰箱裡不知放了多久的麵包拿出來,可以夾ham吃三明治,一盤已經開始發黃的salad將就一下,遍尋不著salad dressing,還好有幾小盒take out 附的ranch dressing,也拿出來擺餐桌上,再來就是一些chips或是pretzels,隨便丟在桌上擠的亂七八糟。
 
嚼著冷冷的晚餐,有些食不知味。大家吃的沒勁,也不太交談,餐桌上靜靜的。我想著自從認識這家人,從來沒有吃過這麼落寞的晚餐。那時我就暗暗發誓,明天一定要燒點熱的晚飯給大家吃。
 
今天吃完早飯就開始擬菜單,加上小姑的建議,將未來兩天的菜單擬妥,我跟V就出去買菜了。公婆近年來吃的很簡單,尤其蔬果吃的不夠,我就選些漂亮的多買些,很快就堆滿了一車。
 
我決定做Annie教我的瑞典肉丸給他們吃。這道菜去年已經在他家做過了,但是因為第一次做,覺得有些硬。這一年來,因為父女倆愛吃,我常常做這道菜,尤其將培根裹在肉丸外面一起煎,很對他們的胃口。因為今年冬天做肉丸的手藝已非去年的生澀,想與他們分享。
 
一口氣買了三磅的牛絞肉,想多做點,過幾天還可以再吃。絞肉裡放了洋蔥碎末、加了牛奶的麵包屑,還有鹽和胡椒,我決定不加醬油,肉丸的原味很香的。攪拌的時候,就可以聞到牛奶的甜香,加上洋蔥的辛味,湊近點聞,可以感到已經成功一半了。我照Annie的囑咐,兩面煎黃後就蓋上蓋子悶,再打開時,用叉子在上面輕壓,熱水紛紛冒出來,肉丸又軟又嫩,但又被包的嚴嚴的, 不會散掉。我站在爐台邊,感到煎鍋傳出來的熱氣,鼻子聞到的是培根的香味。不禁覺得,雖然被婆婆沾染地熱鬧溫馨的廚房已然不在,但今晚再度讓廚房溫熱起來,好似過去快樂的時光也漸漸地回到我的心中。
 
V出門買菜的時候,聊到昨天吃的冷清晚餐。他感嘆地說,成長過程中,每餐都有母親做的熱騰騰的晚餐,他總是記得,每天放學回家,倚在廚房的爐台邊,一邊看媽媽準備晚餐,一邊聊當天發生的事。那是讓他最窩心的廚房。
 
我想起當婆婆開始衰弱,勉強做菜,又有些力不從心時,會對我說:「JanineDON’T EVER GET OLD!」口拙的我不知如何安慰,也只能同情地拍拍她的肩膀。這麼多年過去,我還是會想到她感嘆但又倔強的語氣。如今我能為她做的,也只是為她煮點好吃的晚飯罷了。
 
晚飯的時候,大夥兒各自拿了一個肉丸,幾匙的馬鈴薯泥,還有用肉丸煎出的肉汁炒的菠菜,配上一杯紅酒。雖然菜色簡單,但是大家都吃的津津有味。熱的食物下肚,話匣子也打開了,我們說起最近遇到的趣事,捧腹哈哈大笑。大部分的人吃完了又回去拿第二個肉丸,我和小姑又想吃,又不敢拿太多,所以兩人分吃第二個肉丸。我注意到一直沒說話的婆婆,也緩緩的將一個大肉丸吃光光。然後她抬起頭來對我說:「Yummy.
 
這是煮飯以來,讓我最有成就感的一句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