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4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以柔的中文里程碑

Annie在前一篇網誌留言稱讚以柔,想叫她來看。忽然靈機一動,既然那篇是寫她的事,並且淺顯易懂,也許可以讓她唸唸看。
 
於是她和我擠到同一張椅子,開始就著我的電腦朗讀起來(就像我們一起唸書那樣)。沒想到第一段她朗朗唸來,除了食譜的「譜」字、還有詢求的「詢」不認得,居然唸得順暢無比,毫無滯礙,讓我又驚又喜。她長久以來學習中文讀寫,終於開花結果了。
 
如今大陸的羅馬拼音非常普及,這裡中國人辦的中文學校也是從羅馬拼音教起,更有人主張教老外由他們已熟悉的羅馬拼音(用的是英文字母)入門即可,不用再重新認識注音那些全新的符號。
 
我對用羅馬拼音沒有意見,其實無論是注音或是羅馬拼音,都不過是幫助認識中文字的工具,只要會唸中文後就可以丟掉。當時以柔還不過三四歲,我覺得認識注音符號對孩子小小的腦袋不是很難的事,也擔心孩子正在學英文字母時又要學羅馬拼音,X中文唸「西」,Z中文要唸「資」,有混淆的可能。又因為台灣的童書都是注音,所以我就選擇讓以柔學注音符號,才能唸我在台灣幫她買的書。果然她很早就在拼字版的輔助下,邊玩邊把注音符號學全,而且她的X和ㄨ、T和ㄒ、或是Y及ㄚ絕不會混淆。
 
幸運的是,以柔三歲就去張老師的幼兒園,現在還是天天在課後去那裡學中文。張老師由注音入門,為孩子解釋繁體中文的美麗和關聯性;當然如果中國的父母要求教羅馬拼音和簡體字,她也能配合。張老師的學校不像傳統的中文學校,老師在講台寫黑板,台下的孩子端正坐著照抄。她和孩子並肩坐在同一張桌子,要求孩子一律講中文,而她教的中文字大多與生活有關,也會從遊戲中學中文。因為很早就要求孩子寫日記,他們生活中最常用的字就自然而然的學會了。例如以柔很早就會寫「上」、「得」這樣難寫的字,因為她的日記裡常需要用到這樣的字。也因為常用,他們會寫的字就不會忘記,而不是在僵硬的教學中,隨學隨忘。
 
今年回台灣,試著幫以柔買字多一點的中文書,隨手買了一本東方出版社的「小公主」,厚厚一本,字小小的,也不確定唸這本會不會還太早,想說買了先放著也沒關係。沒想到以柔居然一個章節一個章節唸下去,唸的非常順暢。我把書拿去給張老師看,說這是以柔正在唸的書,也不知道是注音符號的幫助,還是真的認得國字,才能唸的那般通順。張老師很有自信的說,一定有很多的成分是在唸中文字,畢竟常常看,久了就認得了。她也常給以柔和其他小朋友唸台灣來的科學或自然的雜誌,他們也都唸得很好,已經開始不需要注音符號的協助。
 
其實我們小時候不也是這樣自然而然的擺脫注音符號的輔助嗎?只是因為以柔的涉獵不深,總難想像她真的認會那麼多的中文字了。直到昨晚她朗朗地唸完我的網誌,才乍然相信,她真的可以漸漸不靠注音符號唸書了。因為是難得的里程碑,茲將昨晚的過程記下來:
 
(一)不認識或認錯的字:
  • 奶油的味道閒閒的散在空氣中:閒閒唸成間間。
  • 餡、搓(唸成差)、鋁箔、純樸、油「膩」,嚐
  • 我的提示平均每個段落不超過五個字,其實就算不跟她說那些字,她也應該唸得懂整篇文章。也就是說,以她認字的程度,已經可以唸懂馬麻寫的淺顯易懂的文章了。
 
(二)唸英文真彆扭:
  • 以柔唸到”Grandma”,問我怎麼可以寫英文?這個孩子很呆板,因為我們之間講中文不可以出現任何英文字,所以她覺得我寫的中文居然出現英文,破壞規矩。我解釋因為她都是叫Grandma,所以我就照寫,與中英文無關。後來以柔每唸到Grandma,都會把兩手的食指和中指勾起來,是”quotation”的意思,表示是特殊的地方。
  • 等以柔唸到”muffin pan”,又問我為什麼寫英文。我聳聳肩,因為不知道muffin pan的中文,只好破例囉。以柔聽說馬麻也有不知道中文字的時候,笑的很開心。
 
(三)不懂其意的地方:
  • 馬麻:
    • 以柔不懂「麻」這個字,等我說那字怎麼唸,她還是唸不出ㄇㄚˇ ㄇㄚˊ的音。等我解釋那是她叫我的發音,她抗議地說,應該寫「媽媽」呀(邊用手在空中寫這兩個字)。解釋半天,她還是不能接受我這樣寫白字。
  • 受寵若驚、怡然自得:
    • 這幾個成語以柔並不熟悉,得慢慢用她懂的字句形容。記得小時候,以為「心花怒放」是生氣的意思,因為裡面有「怒」這個字,可是放在整個段落唸就很奇怪,後來才慢慢了解其實那是高興的意思。有時候中文就是要自己揣摩,唸多了自然知道是什麼意思。
  • 婆婆:
    • 文章最前面說的是,以柔問「我有沒有Grandma的基因?」然後下一段我就開始說婆婆的事。以柔唸到「婆婆」二字,非常疑惑,問這是誰?我說就是你的Grandma呀,她是我的婆婆。她說:「那你就要寫Grandma呀!為什麼要寫婆婆?」這也是我用的人稱不統一,才會讓以柔唸得這麼彆扭。我試著跟她解釋,剛剛說Grandma是從你的方向寫,現在變成馬麻在說故事,所以變成以馬麻的稱呼為主。這種寫文章的細微之處,還不是以柔能體驗的。最近一次的家長會,老師說以柔的作文都是點到為止,希望她能開始學習在寫作文的時候多延伸些,多點感觸多點想法。馬麻的文章當然不成範本,可是也許以後她唸我文章時可以點出某些地方讓她做參考。
  • 「粉混好後,以柔將分成許多等分」:
    • 以柔不懂這個「之」在這裡是什麼意思。才乍然發現,對我們很淺的字,因為以柔唸的書從來沒有出過這樣的句型,反而很難懂,得解釋一番才行。
  • 「她還是為以柔買了這件圍裙,含有祝福她能盡情享受廚房的深意。」:
    • 我很喜歡這一句,主要也是因為鍾情「深意」兩字。可是這兩個字雖然以柔都認得,卻不懂意思。我得怎麼解釋呢?很深的意義?可是「很深」又是什麼意思?最後我放棄從字面解釋,而是跟以柔說,Grandma希望以後你以後會很喜歡在廚房做甜點。
  • 「但願以柔會喜歡在廚房摸東摸西」:
    • 以柔嘟著嘴說,可是我沒有摸來摸去啊!照字面讀,還真有可能會錯意。
  • 可惜以柔生的太晚,她認識的Grandma已經體力衰退」:
    • 她喃喃自語:「沒有哇。」她一定是想,生就生了,哪有早晚的差別?
 
(四)不說人之短,寧道己之短
·       以柔唸到我描述婆婆的第一句話:「婆婆是個在廚房怡然自得又非常能幹的女人。」忽然用手掌將嘴巴蓋起來,湊到我的臉頰旁說小聲的說(即使沒有別人聽懂我們說的話,她還是要這樣說悄悄話來增加懸疑的效果):「馬麻,你沒有寫Grandma…吧?」她沒有說寫什麼,但是看到她鄭重的表情,我就知道她擔心我寫婆婆的現況。我搖搖頭,說不會,你看我是寫她很棒的地方。但是我指著「她的巧手做出不知多少美食甜點」,表示那是以前的事了。她繼續唸到「她認識的Grandma已經體力衰退」剎時間她眼睛睜的像銅鈴般轉頭瞪我,用手比著那句話指責我:「你不是說沒有寫Grandma不好的事嗎?」她指的是Grandma現在身體較弱,這樣的事Grandma也不喜歡,所以就不要講給人家知道。 我安慰她說,只是寫「體力衰退」,不是寫的很清楚,沒有關係。同時我也很感動,她會有不道人短的想法,即使只是敘說別人的健康狀況。其實這也是她受的教育,不批評別人的短處,例如身材(高矮肥瘦),或是評論是非(那個孩子很「壞」,或是很「笨」),因此以柔對這樣的事特別敏感。這也是為什麼她才唸到最前面寫Grandma,明明是寫好事,卻已經想到會不會有可能寫到目前的狀況,傷人家的心。她有這樣一顆柔軟的心,讓我感到十分安慰,也自我警惕,如果八歲的孩子都能這般為人設想,我在寫部落格時更要小心,也不要寫別人的是非才好。
·       後來以柔唸到「偏偏我才放幾個鋁箔模就不耐煩了」,馬上指著我大笑:「哈哈,你不耐煩耶。」她知道不耐煩不是好事,馬麻卻這樣寫自己,當然大樂。後來又唸到馬麻不用錫箔模的「懶人作法」,又哈哈大笑,不斷重複:「馬麻是懶人!」我讓她盡情嘲笑一番後,也即時教育一番:「你看,我們不要說別人的壞話,可是調侃自己沒關係。因為別人看到自己被寫不好,會不高興;可是如果看到寫的人說他自己不好,卻沒關係。」這是「勿道人之短,勿說己之長」的延伸,不知道她真的懂嗎?
 
當初開部落格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以柔日後能讀到我對她成長的紀錄。當初似乎是個遙不可及的願望,沒想到不過幾年,她已能慢慢地唸我的文章。更驚喜的是,因為我還得幫她,也意外的在互動中彼此學習到一些東西。例如以柔發現媽媽居然也會說自己的不好(而不是總是只說她),而我也決定要學習以柔不道人短這般溫柔的心。母女的互相學習成長,原是一輩子的事,而我的母語能成為學習的管道,則是更大的收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